下一章          上一章

 

    倒是有些传闻,说清江浦的成大虎还有几个赵字营的强手都要来的,可出了赵进遇刺的事情之后,谁也不敢触这个霉头了,老老实实的原地驻防不动。   .

    这比武甚至连中都凤阳那边的宦官都惊动了,有一位在崔文升座下很有体面的管事宦官过来瞧了两场,还下了百十两银子玩了玩,心满意足的又是回返。

    却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位宦官半路又朝着何家庄去了。

    “..胆大妄为,肆无忌惮,你们这是目无王法,若再有此事,天下之兵汇聚徐州,将尔等化为粉碎..”

    在赵进面前,这宦官声色俱厉的说道,他在这里扬声,吉香已经是握刀站起,死死盯着这人,下一刻就要拔刀动手了,坐在那里的陈昇等人虽然没有动,可脸色也是冷然森然。

    那宦官被吓得退后两步,连连摆手,随即就换了个表情和语气说话,变化之快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这是魏公公的原话,在下怎么也要传给几位听,但几位也不必生气,魏公公的话另有一重意思,虽说不知道是谁派出来的刺客,可以后魏公公会严加约束,再也不会再有这等让大家误会的事情生。”

    “这是你自己加上的?”

    “在下怎么敢,这是崔公公担心几位会有误会,所以嘱咐在下解释一番,请几位放心,魏公公既然有这样的意思,那就不会再有了!”

    “那请将我等的言语传回去,若再有这等事,那就是一滴血一条命,京师那边要死人,漕运也要断绝,大家就是闹到不死不休。”

    赵进的回话让那宦官的脸都黑了,只是冷着脸点头答应,这宦官只是口信,说完之后就走,也没有留下什么落纸的凭证,可大家还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还是要小心防备着,不过那边也不会有什么动作了。”赵进下了判断。

    “能动用大军剿灭我等,肯定不会用什么刺客夜袭,当知道刺杀夜袭不成会有怎样的后果之后,只要不是疯子都不会乱来了。”赵进很冷静的分析说道。

    众人都是点头,大明现在能抽调的兵力并不多,在深冬初春时节,还要防备着草原上的蒙古各部,不可能总是针对没有任何“反意”的徐州乱民,何况已经有了一次大败,再动官军,肯定会被朝廷各方攻讦。

    但对于魏忠贤这等知道内情的大珰来讲,徐州的存在真是心腹大患,不除不能安心,明面上不成那就暗的,一些年纪不大的黄毛小子,对朝廷有了这样的胜利,肯定会骄狂无比,忘乎所以,趁这个机会派出刺客,只要杀了几个魁,这建立没有几年的队伍必然离散。

    而这个什么赵字营的关键,肯定不在那个被推出来当幌子的赵进身上,而是少年神童,清贵门第的才子王兆靖,能杀了这个人,几个莽夫根本撑不起来大局,再接下来就是乌合之众了。

    既然暗杀不成,徐州报复来的又是迅猛又是节制,京城内杀人,但能杀更多的人却没有多杀,证明了徐州明的不怕,暗的同样有狠辣应对,然后又不想把这个事情弄到不可收拾,以魏忠贤这等身居高位的大珰,自然知道如何权衡应对。

    在何家庄这边的几名伙伴凑在一起,加上马冲昊这个见多识广的,你一言我一语将魏忠贤的用意猜测出来。

    凭空猜测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相,可利弊却是实实在在的,只要不是疯子,都会做出正常的选择,不过做出这样的判断之后,比从前更加小心谨慎,严加戒备。

    总督漕运太监崔文升派来的这个使者算是为大伙吃了一颗定心丸,不管怎么讲,魏忠贤的表态和大家的猜测差不多,大家并不是盲目的乐观。

    宦官走后没多久,刘勇就起身问道:“大哥,小弟马上要去州城那边盯着,这比武,大哥要去看吗?”

    一听说这个,吉香立刻来了精神,满脸期盼的盯着赵进,赵进瞥了吉香一眼,笑着摇摇头说道:“临近过年,要去石头和冰峰那边看看,州城那里你自己过去盯着就好,不要理会什么徐州大局,那些捣乱混账没人顾着大局,你该动手就动手,不要手软!”

    那边刘勇答应,吉香则是无精打采的低下头,赵进站起笑着说道:“小勇骑马陪我走走,你们各自忙着去。”

    看着赵进站起,吉香刚要跟着,赵进回头说道:“你回亲卫队那边就好,我和小勇就在庄子周围转转。”

    说是就在庄子周围转转,可还是有五十几骑跟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不过跟上来的得了吩咐,不能靠的太近。

    任谁都知道这是进爷私下里有话和勇爷讲,刘勇自己也是心里有数,一直是静静跟着走动。

    “徐州州城那边怎么样?”赵进随口问道。

    “不敢说万无一失,但九成的把握不会出事,从开始到现在,可疑的人并不多,本来已经有几队被盯上了,可刺杀的事情一出,这些人都是撤出了咱们的地界,其实这次比武大会,只要大哥和几位哥哥不去州城,那就闹不起来什么事,那些比武的武人也只有那个时候才会行险。”刘勇沉声说道。

    赵进点点头,徐州州城那边目前龙蛇混杂,喧闹纷乱,却没什么大的乱子生,不是说那些武夫里没有居心叵测之辈,里面没有暗藏的刺客,而是在那里动手没有意义,反倒会招来祸患。

    不能杀了赵进等头领,反而会招惹到城内城外如狼似虎的徐州力量,那何苦来,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比武夺魁,要不然走人就是。

    赵进不露面就会一直如此,赵进也从没有准备露面,旁人看着热闹非凡,是武人较量,扬名四海的好机会,赵进却觉得无聊至极。

    不过说到了这个话题,刘勇在马上犹豫了片刻,惭愧的自责说道:“大哥,这次出岔子,是小弟的错,内卫队没有盯好人,结果出了这样的事..”

    话没说完就被赵进打断,赵进摇头说道:“不光是你的错,我也有错,我们大伙都大意了,觉得家丁就该忠心耿耿,不该有丝毫的2心,可人心怎么可能不变,咱们错在对这一块松懈了。”

    “大哥,没有大哥领着他们,没有大哥护着徐州,他们那里有今天的日子,恐怕一年到头没有吃饱的时候,豪强、流贼、辽饷、灾荒,一刮过来,还不知道能活下几个,他们不知道感恩,怎么就要变心。”说到这个,沉稳的刘勇也是满脸涨红,怒声说道。

    赵进笑了笑说道:“过得好的想过的更好,感恩的人少,不满不足的人多,这没什么奇怪的。”

    说完这句,赵进却是把马停住,刘勇跟着停下,后面的护卫则是远远散开,将这边围住,亏得此时是腊月年关,何家庄这边没多少人进出,不然的话,赵进骑马在外面游荡,跑半个时辰根本没可能有冷清的地方。

    何家庄名字上还有“庄”,可已经是个繁华市镇的规模,周围的田地都已经被平整,或者盖上房屋宅院,或者作为货场和畜栏,平时都是人来人往,车马如流,到处都是奔走忙碌的人群,也就是临近过年的时候冷清点。

    “原本说住在营内,可现在这军营已经被市镇围在里面了,能安全到哪里去?”赵进笑着说道。

    亲卫队和第一团的驻扎地就在何家庄附近,开始时候和何家庄的盐市以及集市远远相隔,彼此各不影响,可现在来到何家庄的人越来越多,宅院不断兴建,何家庄越来越向外扩,在规划的时候,大家好歹还记得这边是家丁的营盘,不能和百姓民居太近,所以仓库和货场都在这边,即使如此,也是不方便得很。

    赵进之所以笑着说出这不方便,因为这不方便的原因是何家庄的繁华,也是赵字营经营得法。

    “大哥,小弟也琢磨过搬到那里这件事,这何家庄是咱们赵字营的枢纽,也是大哥的根本之地,一刻不能轻离,若是大哥搬到外面去,每日来回奔走,且不说不方便,路上也有风险,更别说大哥不在何家庄内居住,外人看来会怎么想。”

    看到赵进点头,刘勇又是继续说道:“小弟想了想,大哥不如还住在原来的大院里,但大院周围的宅院全部买下来,这些宅院和街道就成了护卫大哥宅院的工事,白日里一起如常,夜间戒烟封禁,家丁驻守巡逻,巡丁在外围巡视守备,内宅再安排可靠忠心的护卫..”

    刘勇对这个应该考虑的很充分:“第一团和亲卫队到大哥宅院之间要有大路,平时可以通行车马行人,一旦有事,大队人马可以通过这道路赶来救援,不过这次之后,能进何家庄捣乱的只可能是乔装改扮的贼人,没可能硬碰硬打进来。”

    赵进笑着点头,感慨说道:“比起你来,大香更像是个带兵将,这些细密护卫的事,他的确做不来。”

    月底了,老白求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请大家支持大明武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