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家都知道进爷这边做事是讲理的,从不会无缘无故的蛮横处置,这次明显有些不讲理了,不过大家也明白,这就是杀鸡给猴看,让所有人知道害怕,让所有人以后知道怎么做。

    已经有些消息流传,说城内要重整保甲法,这次由云山行新设,而不是官府来做,除了这个,还有消息,却是对江湖市井中人的,他们里面不少武勇之辈因为年纪略大,或者错过时机,所以没办法成为家丁,而去内卫队效力又不够格,但现在却有新机会,据说做了之后就和衙门里的捕快差役差不多,算是有身份了。

    这可是让很多人心动的很,捕快在大明算是贱役,可实际上却威风的很,在市面上行走,称呼上都要带个“爷”的,而在赵字营的体系下面,当差做事的都是体面人,连官面上的卑贱都没有了,虽说赵字营这块不是官府名不正言不顺的,可人在江湖,还不是快活一天是一天,何况在徐州地面上,官府才是坐不稳的那个,进爷他们这么年轻,十年二十年的还是撑得过。

    不过一切都是传闻放风,再多的消息也就打听不到了,眼下大伙也熟悉赵字营的做事风格,大凡要实行什么,往往会提前透露出传闻,看看反应,然后让大伙做个准备,免得措手不及。

    杀了一批人,抓了一批人,本以为要闹很大的风波却一切低调,原本预料中的风暴没有到来,徐州城这边抓了人之后甚至没有大的举动。

    当然,也是上上下下的注意力被越来越近的比武大会吸引了,虽说进爷是个讲规矩的人,可每次进爷要做的事情,总会有点新东西,让大家觉得有趣,对于那些一窝蜂涌过来却没个头绪的各路武夫来讲,就更是如此了。

    看着城外空地上圈出的平整地面,搭起的木台,大伙还以为是让大家去那边打,一步步分出胜负来。

    却没想到这预选就和大伙想的完全不同,在城外圈出二十块地方,每一处地方十步方圆的大小,每一处地方都有一位用竹木护具包裹全身的壮汉,你要比器械,就要拿着长短木杆和这些壮汉动手,那木杆上都沾着白灰,那竹木护具都是黑漆漆的,只要击中就必然留有痕迹。

    你要上来打,你也穿着这么一身,能击中对方要害,或者能撑满半柱香的,那么就算合格,不然就没有参加比武的机会,如果你想比试拳脚,这边也有人手陪着,规矩是差不多的,护具却从竹木变成了棉垫和皮垫。

    这法子倒是好,比起来不会受伤,又能试出真本事来,那些作为对手的汉子,想必都是赵字营精选的好手了。

    而且这里面很难作弊,要动手之前,都会在一个坛子里摸牌子,那些做对手的也会摸牌子,牌子对上才是对手,这法子倒是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徐州人看这个都是唏嘘感慨,好像想起什么旧事一般。

    除了对位上很难做手脚,连官方选定的对手也不会给你做手脚的余地,因为大家都看到,上百精壮汉子定时轮换,不会让你的对手疲惫,而且每隔几天,这些精壮汉子也会有大批轮换。

    唯一让人不太习惯的就是,每场比试之前,都有人大呼小叫的招揽下注,没什么赔率,就是输赢,稍有点脸面的武夫都觉得自己和骰子一样,是别人的玩物。

    徐州没有选太难缠的对手,这些汉子都是中规中矩的武人,应对很娴熟,但没有太出众的技巧和力量,大伙私下里议论,都觉得徐州的强手应该在后面,现在派出的只是最普通的家丁部众。

    不过大伙也没什么怨言,你要连这样的都打不过,那还谈什么比武,还讲什么对付天下英雄,那就是笑话了。

    但没有人想到,这些家丁并不是特意选出,就是亲卫队和第一团以及两个大队的轮换,也有些团练被用在其中,这次的战斗实际上是个训练,培养每个人单打独斗的经验,这样的机会毕竟不多。

    一试过去,很多人被刷了下来,很多人仗着几分勇力蛮横,就以为自家了不起的都是灰头土脸被淘汰了下来,有人索性回去过年,有人则还想留下来看看热闹,但输家得不到什么好待遇,没人招揽,人人耻笑,实在是呆不住。

    这一波试过去之后,也就剩下了五分之一的人不到,每个人都得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自家的名字和数目字,然后就是当众摇号了,这法子莫说是比武的人看着新鲜,连那些看热闹的商人们也觉得有趣。

    一个大号木桶,把写着数目字的纸条丢进去,然后把木桶封闭,放在架子上转动混合,然后桶上还有一个小口,抓这个纸条的人也不是台上的,而是用丢沙包的方式,回头乱丢,被砸中的上台摸号。

    虽说这些程序繁琐,可稍动心思就能想明白,这是让大伙放心,主持比武的人没有动手脚,而且看着也觉得新鲜有趣,很多人甚至觉得做生意也可以用上,这次来不光是看热闹,其他方面也让人受益匪浅。

    有人去打听,说这些巧妙有趣的法子都是谁想的,回答倒是异口同声,是我家进爷琢磨出来的。

    不过信的人不多,心想赵进一介武夫,又怎么会懂得这等机巧之事,又有人想,赵进这等雄才大略之人,又怎么会顾得上这等细枝末节。

    除了这些,也有人看到了另外一件事,每日里的比斗里,大笔大笔的赌金进了赵字营的口袋,事先觉得这赵字营举办这比武大会是为了图谋大事,什么诛杀天下群雄,扬威四方之类,现在看着怎么好像是做一场大生意财。

    天气寒冷,大伙比武时候的状态都不好,但这寒冷却挡不住四面八方来客的热情,清江浦和扬州来人尤其多,江南富豪也是不少,只有这几处繁华富庶之极的地方才有这么多的闲人,他们才觉得这年节没什么趣味,想来这边追求个新鲜刺激。

    原本主持徐州议事房的马冲昊已经来到前台,可现在不得不退回幕后,一来是有京师那边的事情要操持,二来是江南那边来客熟面孔太多了,已经有南京勋贵乔装成富贵人等,在锦衣卫的护持下来到。

    这让已经紧张戒备的赵字营更是提防,但观察下来之后,现他们就是来这里看热闹赌钱的,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为求万全期间,安排在徐州州城已经足有三百家丁,八百团练,还有所有的徐州义勇,随时差不多能动用两千余人的力量,连带着成家、姜家这等已经壮大的家族,对比武众人来说更是有优势。

    不过这徐州义勇和徐州各处家族子弟,不少都已经下场比武,而且都过了筛选,已经打第二轮第三轮了。

    赵字营核心层面里,在这个时候只有一个每天都是眉开眼笑,管着金库的陈宏每天看到大笔进账实在是忍不住高兴。

    先被赵字营的家丁淘汰下去大部分,然后抽签捉对厮杀,很快就只剩下不到百人了,剩下的人都不是无名之辈,或者在各地闯荡出名号的,或者是武艺精强的,在台上对战已经变得很精彩。

    按照事先的传闻,不管是彰显赵字营的威风,又或者什么将天下群雄一网打尽,到这个时候,赵字营的强手也该出面了,可现在却没有丝毫的动静,这让大家很是纳闷。

    原来大伙在外地,只听到徐州几位小爷名声响亮,不清楚底细,等来到之后才知道有什么八人杀败百余大盗的战绩,这等武勇,上得擂台上肯定也是无敌,还有那赵进的保镖牛金宝,更是一身横练功夫,刀枪不入什么的,据说这次比武就是为他设置,可这些人都没有来参加参与,这就让人摸不到头脑了。

    在河南卫辉府城内,潞王王城几乎占去了一半的面积,在前门后门偏门外,都有各种各样的店铺,这些都是做王府中人生意的。

    让人想不到的是,王府附近居然还有当铺,而且还不止一家,有些心照不宣的事情,比如说王府的属官和宦官从王府里倒腾出什么好东西,直接就可以在当铺这边换钱,有什么不方便亲自去做的,也可以找当铺帮忙,这也是天底下常见的生意之一,莫说是王府内的官吏奴仆,甚至世子郡王这等贵胄也会拿着东西出来换银子。

    潞王府外院设有账房,里面三个管事,操持整个王府的田庄和产业的金银流动,位卑权重,是有体面的人物,他们手里当然不缺银钱,可那个三管事李振南却总是朝一家当铺跑,有些暗地里嬉笑的传言,说这李管事养的外宅太多,花销太大,一到月底的时候就腾挪不开,所以去当铺周转一番。

    “我能打听到的就这些事了,你们当家的被刺杀,潞王府现在还不知道,只怕我是第一个知道的,其他人还没收到消息呢?”

    感谢创世“元亨利贞、顾无招、用户黑暗中的光明”起点“醉后闻开鸿”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下午还有一更,请大家把月底的月票投给大明武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