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屋子里短暂沉默,刘勇站起来开口说道:“大哥,小弟多说几句,虽然州城远大于何家庄,可若是这件事在州城那边就很难闹起来,因为州城那边有咱们控制的官府差役,有江湖市井的帮派,还有家丁和团练,还有地方上的各股势力,虽然地方大了,可耳目更多,稍有风吹草动都会传到咱们这边,可何家庄这边,只有家丁和团练,内卫队的探子拿不到明面上,很多事够不到,而家丁和团练是为了打仗用的,维持治安什么的远远不够。 ,顶,点,, ”

    你一言我一语,那边王兆靖说赵进不该住在这边,这边刘勇说何家庄的布置有破绽,其他人若有所思的点头,可站在下的马冲昊脸色却不太好看,尽管低着头,却不住的看向各处,生怕自家头领这话得罪了人,这不就等于朝臣指着鼻子骂辅或者司礼监掌印,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但出乎马冲昊意料的是,赵进脸上见不到任何恼火的表情,马冲昊可不会有什么侥幸,心想进爷这等英才都是肚子里做文章的,喜怒不形于色是基本,马冲昊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以后一定私下里劝劝勇爷,忠心办差是没错的,可也得讲究个方式方法,不能当面拆主家的台。

    那王三爷这么做,是所谓文臣直言,要得就是这个风骨做派,咱们厂卫一等要做的就是服从和忠心,上面怎么交办就要怎么做,万万不可多说多想。

    “你说得对,家丁和团练顾不到那么多细处,每日里训练,每日里巡逻,边角根本顾不到,你这么说,可是有什么法子了?”赵进不但没有什么怒气,反倒是很欣赏嘉许,这是马冲昊没想到的。

    “大哥,咱们何家庄有巡丁,这巡丁其实就是城内差役和江湖市井人物的合体,这两边能做的,巡丁都在做,可这巡丁只顾着盐市和集市,小弟想,不如将这个巡丁扩大规模,顾着整个何家庄一片,时刻巡逻盯守,和各方面打交道,想必防卫会森严许多,而且家丁和团练不方便做的,巡丁都可以做,还能做更多别的。”刘勇侃侃而谈。

    赵进和陈昇都不住点头,王兆靖面有诧异,吉香则是在那里琢磨,马冲昊倒是有些惶然,他回忆起刘勇和他聊过的些东西,原来是为了这个。

    “小勇不错,小勇很不错,现在咱们在何家庄,在清江浦,缺的就是巡丁这一种存在,官府差役对我们来说,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江湖市井众人和地方上,和我们不是一条心,可那些小事,比如说街头斗殴,邻里争吵,咱们也不能每次都出动家丁,那是战阵上的杀器,杀鸡总用牛刀,会把鸡吓坏的,有这个巡丁不错,可以维持住地方,可以让地方上知道做主的是我们,还可以让年纪大些的家丁和团练有个去处,还可以合情合理的收用各路人马!”刘勇起了个头,赵进却散开来。

    说完这些,赵进看向王兆靖说道:“兆靖,小勇没有读过什么书,小勇也不知什么大道理,可小勇知道为赵字营去想,他所想所作,都是对咱们现在和将来有好处的,你得学学他这边。”

    王兆靖苦笑了声说道:“若不是昨夜那一场杀伐,恐怕大哥还不会和小弟说这个,小弟明白大哥的意思,请大哥放心,不过小弟要问问小勇,这巡丁如果按照小勇的规制设立,可是仅次于家丁团练的武力,不知要放在谁那里管着?”

    诚恳接受批评和建议是一回事,权力分配又是另外一回事,眼下集市和盐市上的巡丁,是由云山行统辖,也就是说,在王兆靖、如惠和周学智三人的名下,新设的这个巡丁队伍要归谁管辖?而且现在各处的云山分店内都有一定的力量,等扩大化的巡丁设立,这些力量也要归于巡丁管辖了。

    虽然是自家兄弟,可随着赵字营的局面越来越大,彼此势力范围也分得越来越清楚,各自有所代表。

    如果方才这番话是赵进讲的,那么如何分配就是赵进决定,旁人只有建议不能干涉,可现在不同,赵进没有话,王兆靖自然不愿意手里的力量被划一块走,一定要问个明白。

    “小弟觉得,该由云山行和云山分店来管,但每一处每一队巡丁里,副手当有内卫队的人,里面也该有内卫队的力量。”刘勇考虑的很清楚。

    听到这番话,王兆靖沉默片刻,脸上却有佩服和惭愧的神情浮现,长叹了口气说道:“小勇了不起,小弟惭愧啊!”

    赵进伸手拍拍王兆靖肩膀,屋中没有人出声,谁都能看出来王兆靖有些失态,不过大家也觉得正常,昨夜里王兆靖亲手杀了辛启韬,想想这几个月的相处和打算,难免心神激荡,怎么可能平静下来。

    “巡丁设立是大事,咱们要抓紧,可也得详细谋划,我还要和小勇细谈几次再定下来。”赵进摆手说道。

    说完这个之后,赵进陷入了沉思中,和往常一样,王兆靖起身就要问一句,如果无事,大家就要散了,还没等他站起,赵进却沉声说道:“老马,有件事要交给你来主持,人和银钱就都可以通过小勇来调动,两个月之内,魏忠贤身边要死两个人,选那种位卑权重的心腹亲信动手,最好是当街格杀,能做到吗?”

    马冲昊迟疑了片刻,笑着说道:“请进爷放心,属下有八成的把握做到。”

    “不要让我们的人去送死,若是需要同归于尽,那就去花钱找别处的死士。”赵进补充了句。

    马冲昊脸上笑容更盛,只是说道:“只怕没人能想到这件事,没人觉得会有人敢当街杀人,杀得还是魏公公的心腹亲信,若属下没有料错,动手之后走得了!”

    “你去准备,徐州这边用你的地方还多,你不用亲自去。”赵进补充一句,马冲昊连忙领命。

    等马冲昊离开,屋中几人都是看向赵进,王兆靖神情慎重的谏言说道:“大哥,要以大局为重,魏忠贤这次没有得逞,想必也会收敛,何苦再结仇怨,万一再兴刀兵,总归对我们是拖累麻烦。”

    “就是为了以后的太平无事,才要做这件事,他能派刺客来,我也能派刺客去,沙场上我们不惧,这暗地里的勾当,我们同样不惧,如果不让京城这些人心生顾忌,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刺客派过来。”赵进森然说道。

    樊金榜的家人可没有那么灵通的消息,等到赵字营马队来到家门口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樊子夏倒是在怀里备了一把短刀,只不过这刀不是用来防身,而是自尽用的,可看着如狼似虎的赵字营家丁,樊子夏怎么咬牙切齿,也没勇气把刀刺在自己身上。

    被不屑的家丁将短刀打落之后,樊子夏才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为了妄想和怨气,把全家人都拖进死路里面,人被架着出屋子的时候就已经疯了。

    营属被抓可是大事,很多人都过来张望,不知道生了什么,赵字营的家丁们没有隐瞒,直接将昨夜的事情和别人讲了。

    进爷居然在何家庄那边被人刺杀,而且还是这忘恩负义的樊家内外勾结,这消息立刻让很多人震惊,并不是每个营属都像樊家这般心有大志,绝大多数人是知道感恩图报的,赵进没了,现在大家的温饱和体面也会没了,这樊家就是罪魁祸,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忍下去,那樊子夏被绑在大车上,就有人朝他身上丢石头,吐吐沫。

    对樊家的惩治这才刚刚开始,樊家的近亲也被抓了起来,在城门处示众三天后,会被安排到云山寺的庄园内做苦工。

    来往进出的那些外人都说赵字营慈悲,祸不及家人,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兴杀伐而只是罚做苦役,可徐州知晓这苦工含义的人都是心里寒,这可是真正的活罪难熬,好似奴隶一般的劳作,没有一刻闲暇,若犯错,就是重重惩处,而且这样的日子根本没有到头的时候,以往那些做苦工的,没几个能熬过一年,而活着的这一年,当真不如死了痛快。

    被罚做苦工之前,板子和鞭子是少不了的,因为有差役没掌握好分寸,打死了两个人,不但没有人衔恨,甚至还有说这个差役心软的。

    有温饱,有体面,挺胸抬头做人,这有什么不好,偏偏去勾结那些外人,放着好日子不过,这是失心疯了吗?

    城内赵字营和云山行的人都已经传下话来,以后大家彼此盯着,看到有什么古怪不对劲的人或者事,尽快来禀报,如果说对了,肯定重重有赏,甚至子弟也有功劳加身,如果知情不报,到时候少不得要连坐的。

    徐州城内进进出出的人太多,保甲连坐的法子一直没有实行起来,可旧有的制度仍在,这次就按照原有的名册给原来连坐的其他九户人家定罪处置,弄得鸡飞狗跳,人人惊惧。

    感谢创世”元亨利贞、顾无招“,起点”烂路虎2o15、一剑斩情丝v、乌龙铁观音“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月底了,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明日两更恢复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