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这个时候没有人讲什么和气生财了,不讲任何情面的严查到底,那些已经在何家庄这边做过一段时间生意的商家诸人也没得例外,要一遍一遍过筛子。 顶点. .2 3  x.

    没人有什么怨言,且不说昨晚的突然刺杀,王三爷险些折在里面,还有传闻,说是进爷大怒,已经不会讲任何情面了。

    赵进的确很愤怒,这突然的袭击没让他怒,战斗的事后他也很冷静,可将妻儿从地窖里叫出来的时候,看到木淑兰紧张的拿着,徐珍珍捂着赵凤和赵龙的嘴,生怕孩子们出声被外面现,他这才大怒。

    在天刚亮的时候,何家庄的快马四出,有的是通知徐州城内,有的则是去追查连夜离开的那些商人,天知道他们是真有私事,还是趁乱逃跑。

    徐州城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戒严,家丁和团练全部进入备战状态,徐州知州衙门的差役到处敲锣喊话,要求各自呆在家中,不然后果自负,所谓后果大家都知道,就是格杀勿论。

    在这个当口上,大家进一步的确认了马冲昊的地位,因为出事之后,马冲昊立刻赶回何家庄,那边有很多事需要他处理。

    “进爷,这不像是锦衣卫能做出的事情。”这是马冲昊的第一个判断。

    “..这林林总总一百多个,里面抱着必死之心的死士差不多有六十,京城锦衣卫这样的人手一共能有二百就不错了,而且还是被各家大佬抓在手里的私兵,而且从派人来到现在,花费可是重金,现在锦衣卫里谁舍得花这么多银子,有这笔钱的话,肯定要大家分了去置办田宅,孝敬上司..”

    第二件事则是去查那些被“胁迫”的掌柜和伙计们,说很可能会有人借着这个脱身,一查就有结果,京师那边估计也知道马冲昊在这边,所以没派什么熟面孔来,可行事风格却很难改了,穿衣打扮,贴身隐秘处放置的东西,抓到一个,很快就能拷打出来其他人,十几个活口抓到。

    辛启韬的书童和随从也没来得及走,这位辛举人考虑的就是万无一失,所以没有让自己的下人做出任何露破绽的事情,这两个人虽然不知道内情,可多少见到听到了些事情,他们可没有咬牙扛过拷打的意志。

    “..大兴号这样的买卖家,就算锦衣卫指挥也不是随便能动的..”

    这次配合的主要是京城的商号,有几家是背景深厚,锦衣卫也要忌惮三分的那种。

    战场上三刀六洞不眨眼的勇悍,和面对严刑拷打之下闭口不言的坚定是两码事,马冲昊阴着脸走了几圈,很多人还没有被上刑就招了。

    结果和马冲昊所说的差不多,是魏忠贤魏公公的推动,在魏忠贤的严令之下,东厂和锦衣卫搞出了这次夜袭暗杀,也只有掌握中枢权重如山的魏公公推动,厂卫才会咬牙拿出自己的本钱,京城那些背景深厚的大商家才会破财支持,而且还做得这么快,本来按照熟悉京城办事风格的人推测,京师那边最早也要到明年三月才会有反应。

    问出来的东西不止这些,有一名百户为了少遭罪,主动讲了件事,他隐约间从上司那边知道,这次出动的人虽然多,但真正要紧的却不是他们,上司也说,那边防备森严,丢这么多弟兄们过去肯定是送死的,可这次指望的也不是弟兄们。

    “难道那边真是盯着你来的?”这结果让大伙面面相觑,那夜彼此开的玩笑搞不好是真的,这次的夜袭暗杀最重要的目标是王兆靖。

    拷问辛启韬的仆役也很快有了结果,他们只知道自家少爷有慷慨报国之心,不过因为父辈的关系,在京师却处处碰壁,本来正消沉的时候,却有几个体面大老爷找来,然后自家少爷就异常振奋。

    “搞不好外面真以为这些事都是三爷谋划,将进爷你推在前台,进爷莫要在意,如今这世道就是重文轻武,大家都觉得武夫没脑子,做不成什么大事,谁又知道进爷是天纵之才,不出徐州就有这般伟略,外面人琢磨几位爷,肯定觉得主心骨就是三爷。”马冲昊说这些的时候一直在看王兆靖的脸色,随时准备停住。

    以往王兆靖听到这些,肯定会不自在的解释几句,但现在却嘻嘻哈哈的不在乎,等到马冲昊说完,他还接口说道:“外面都觉得我有卧龙凤雏的韬略本领,却不觉得我真会剑术,真会杀人,这大明天下,真正文武双全的士子能有几个,辛启韬那般剑技,杀我肯定如杀鸡一般,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安排。”

    这年头的文武双全都是奉承话,大部分的文武双全不过是身体壮健,能把佩剑舞动两下罢了,所以亲眼见过那辛启韬的本领,听闻王兆靖的武技,自然会认为前者比后者强。

    表面上的嬉笑并不能掩饰王兆靖的心情低落,说完这些,他还是禁不住叹了口气说道:“这辛启韬有见识,有决断,这深入敌营,敢于军中杀人,这份胆略就很值得招揽,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你自己教几个出来就是,外面的不放心!”边上陈昇不耐烦的说道。

    本来新婚之后还要在城内多呆几天,一听说这个,陈昇立刻骑马回返,回来后,亲眼看到赵进和王兆靖之后才放心下来。

    “大哥,小弟觉得城内那些参加比武的人也不可靠,不如挨个查一遍,不听话的,心思不对的,一概杀了!”吉香杀气腾腾的说道,这次的事情赵进和王兆靖都没有训斥埋怨,可吉香自己却觉得很是愤怒羞惭,因为护卫何家庄是他的亲卫队来负责,这次的事情出在他眼皮底下,吉香觉得被人重重扇了几个耳光。

    虽然赵进和王兆靖都是安然无恙,家丁的死伤也不多,但吉香还是觉得自家丢人,一定要通过什么方式找回来。

    “州城那边不要紧,真要闹起来,全杀光了也简单,不过各家长辈不能再住在城内,都要搬过来,免得被人钻了空子。”赵进严厉的说道。

    吉香刚要开口,却被陈昇看了眼,立刻不敢说话,赵进又是说道:“这刺杀不稀罕,夜袭也不稀罕,咱们做这样的事情,就得对这个有准备,让我纳闷的是,家丁居然有人做反,还是亲卫队里的家丁,已经去抓人了吗?”

    这话却是问向刘勇,昨夜闹得那一场,负责内卫队的刘勇同样灰头土脸,虽然没有像吉香那么杀气腾腾,可此时同样脸色难看。

    “大哥,人已经去抓了,那个樊金榜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快要疯掉。”刘勇站起回答说道。

    “这话我只在这里说,出去说就不算数的,大多数的家丁对我们是忠心的,可我们也得想到,一年几两银子几石米麦,他家里人也好收买的很,没道理就觉得他们忠心耿耿,一定要找个法子盯住。”赵进语气很平静,刘勇点头答应。

    刘勇这边答应后迟疑了下,看了眼马冲昊之后说道:“按照那樊金榜所说的,勾结他家的人是锦衣卫的番子,细算起来应该和马队正有关系,马队正讲讲这件事吧!”

    马冲昊上前一步,躬身说道:“进爷莫要怪罪勇爷这边,这件事其实和属下脱不了关系,若不是..。”

    这还真是马冲昊的手尾没料理干净,当日里他率队北上之前,曾经向徐州派过来各种探子,其中颇有些精锐骨干,事败之后,马冲昊自己逃进徐州,其他人也都是做鸟兽散,但这些人对徐州熟悉的很,也已经摸到了门道。

    “..。属下最信重的那些档头之类,估摸着都跑回京师了,如果京城那边谁有心招揽的话,肯定能用得上..”

    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马冲昊的逻辑说得通,估计距离真相也差不了太多,一想到自己地盘上可能有别人在作怪,而且这作怪还能威胁到自己,谁也不会高兴。

    “抓来那个樊子夏好好问吧!给他们一个教训,让营属们都看到这个教训。”赵进长出了口气说道,刘勇连忙答应。

    王兆靖和陈昇交换了下眼神,又看了看其他同伴,站起肃声说道:“大哥是万金之体,一举一动牵扯赵字营的局面,所以不能轻忽,大哥本就不该住在闹市中,这次如果大哥还在军营内,那就不会这么凶险,为了大局,大哥一家要忍忍这不方便了。”

    赵进苦笑着摇摇头,王兆靖说得不好听,但没什么错,看到他的反应,王兆靖开口说道:“大哥,其实也没那么麻烦,要么大哥回营内居住,要么将此处改为石堡,一方面护卫大哥全家,一方面可以作为要塞震慑整个何家庄。”

    “还是回营居住,这里好不容易兴盛达起来,不要把人都吓走了。”赵进下了决定。

    屋中诸人都是无奈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感谢“元亨利贞、吴六狼、顾无招、用户黑暗中的光明”几位老友打赏,感谢各位的订阅、月票和打赏,月底了,别让月票浪费,投给大明武夫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