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对这个自然同意,宣布比武大会在徐州州城举行,何家庄冷清安静之后,全家就搬到原来何伟远大宅里面,那边大部分屋子已经拆了,只有何伟远的内院还在,那边正适合招进一家人居住,外面则是有亲卫队两个连驻扎护卫,一个定点守备,一个分散值守,内院则有牛金宝领着最亲信的一个队护卫。

    离开军营在这何家庄也好,生活上也方便,而且也能调剂下精神,总是在无比缜密规律的军营中,人有时候很难恢复,换到纯粹的生活区域,能够放松些,赵进偶尔也会和家里的女人讲讲公事。

    “大伙是不是都魔障了,我能看明白的事情,他们也应该看得清楚,怎么一个个这么执着。”回到家中,赵进忍不住抱怨说道。

    “几位叔叔也是为了夫君的局面着想,肯定不会有什么坏心思。”徐珍珍柔声相劝。

    赵进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抱着儿子,女儿赵凤总想去揪赵进的胡茬,儿子赵龙和父亲相处的时间少,还是有些怕生畏惧,只是好奇的来回看。

    “对这个辛举人你怎么看?”赵进随意问道。

    “妾身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好参与这样的机要大事。”徐珍珍笑着说道,赵进摇头看过来,徐珍珍才笑着继续说道:“若是放心可用,夫君招揽过来就好,不能用就不理会,何必这么伤神呢?”

    赵进愣了愣,却对一边的儿子赵龙做了个鬼脸,吓了孩子一跳,随即大声笑出来,赵进把孩子放下,让赵凤牵着弟弟,然后恍然说道:“你不说的话,我还想不通这个关节,你说的这个才是正理,无非是一个想要投靠过来的读书人,用不用,怎么用,都是早有规矩的,为何他们这么重视,无非是评话演义看多了,觉得像是赵字营这种要壮大展,肯定要有个诸葛亮或者吴用之类的人物,他们自己都不是,这外来的看着像,估摸觉得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赵进的感慨却让徐珍珍有些糊涂,莫名的怎么说到了这个,赵进却又是没头没脑的说了句:“演义传奇故事他们平日里可没少看没少听,你接触不到的。”

    明初有了三国和水浒,然后开始大兴,专有说这等故事的艺人,徐州兴旺起来之后,这等人也比从前多了很多,和大张旗鼓的唱戏不同,说书不过是一人一嘴就好,是这时代最吸引人最便宜的娱乐了,赵进知道伙伴们,或者说赵字营上下所有人都很喜欢听评话,不知不觉的也被里面讲述的东西所影响。

    这三国、水浒还有各种演义凡是要做大事的,身边必然有个足智多谋的读书人,诸葛孔明就是一切的原型,就连明太祖朱元璋建立大明都要有个青田先生刘基辅佐。

    有很多人都以为赵字营的智囊谋主就是王兆靖,但越是亲近的就越不这么想,大家都知道王兆靖平素在做什么,他和大家一样,负责某一处,而不是辅佐赵进管理全局,要说谁更接近这个角色,陈昇倒是比王兆靖更像。

    也就是说,众人眼中,徐州赵字营缺这么一个智囊谋主的角色,而这个见识高妙、沉稳内敛、文武双全的辛启韬一出现,大家都觉得这就是老天给赵进送来的辅佐谋臣,就是徐州赵进的卧龙,退一步讲,就算没那么大的本事,也是千金买马骨,招揽到更多足够价值的后来者。

    想明白这个关节后,赵进有些哭笑不得,但众人一番热心好意,总不能这么泼冷水下去。

    这边徐珍珍看着赵进心情不错,琢磨了下开口说道:“夫君最近一直招揽番人进工场做事,想要铸炮造火铳,可妾身听下面的管事和工匠们讲,这几个番人除了些新法子新点子之外,手艺什么的也很寻常,帮不上夫君太多?”

    赵字营的兵器工匠大都是徐家出身,现在也是徐珍珍这边管着,有什么消息自然会传上来。

    “不是寻常,是很差,别说那些老铁匠,甚至比不了一些刚上手的学徒。”赵进实话实说,这倒是让徐珍珍愣住。

    “但这几个洋人的新东西新点子却是咱们需要的,还有他们曾经见过用过的一些营生,这个咱们不知道,要靠他们琢磨出来。”赵进沉声解释,既然自己夫人提起,应该是徐家工匠们对自己重视几个洋人很不满,有必要解释安抚下。

    出现这个情况倒也在赵进的预料之中,赵字营愈兴旺,虽然最重武人,可其他各行业也没有被歧视,只要你用心做事,地位提升收入增加这都是必然的,在这样的局面下,工匠们自然也要争取自己的地位和利益,本来工匠们并不担心,大伙是主母的嫡系部下,赵字营的兵甲全靠徐家工场供应,虽说做得辛苦,可温饱甚至富贵都不愁的。

    没曾想突然几个不怎么靠谱的番人站在大伙上面,拿的银子比大家多很多,可手艺把式却含糊的很,任谁也不服气,肯定要有怨言反应上来。

    听完赵进的解释,徐珍珍笑了笑,柔声继续说道:“妾身也听说夫君这边安排人去广东和南洋招揽佛朗机工匠,那些在洋面上跑的人怎么会懂工务上的营生,只怕再找来的人也是不合用的。”

    赵进倒是没想到徐珍珍会说这个,但这也是他的担心,摇头苦笑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亏得是还没那么急,就这么慢慢找吧,总能找到的。”

    徐珍珍朝赵进那边靠了靠,却是笑着说道:“妾身想说的是,让厚生去南边招揽,他对铁炉和铁匠的营生可比寻常人明白的多,让他去招揽寻找,总比船上的那些人靠谱,而且厚生是咱们自家人,毕竟放心。”

    这次赵进愣住了,他有些愕然的看向徐珍珍说道:“放厚生出去,你真舍得吗?”

    徐珍珍抛头露面操持徐家,包括嫁给赵进,当初都是为了她的这个弟弟,这去往广东路途遥远,风险也是不少,而且还是和那些番人打交道,更有很多没法预测的麻烦,居然让没怎么出过门的徐厚生去做这些事,和徐珍珍从前的溺爱完全不同..

    看到赵进的表情,徐珍珍笑着解释说道:“没什么不舍得的,徐家安排几个人,夫君安排几个人,一路跟着看着,也出不了什么事,夫君现在的局面越来越大,厚生他没什么功劳就管着那么大一摊,难免有人不服,还是要实实在在的做点事才好。”

    赵字营的体系里,核心众人都和赵进关系亲近,但能有今天的位置,各个都有实在的大功在身,为赵字营的局面出过大力,但徐家这边则差很多,徐珍珍管着徐家的时候没有人说什么,而徐厚生靠着关系上去,难免有人不服,不要说赵字营这边,徐家内部有心思的人就不少。

    “有你这样的姐姐,厚生还真是幸运。”赵进笑着感慨了句,随即又是若有所思的说道:“厚生走上这条路,没准还真走对了..”

    本来徐家给徐厚生安排的路是科举求功名,或者是在家享受富贵,但徐厚生却对煤铁工务很有兴趣,一直在琢磨钻研,现在又主动揽过来寻找洋人工匠的差事,现在有没有足够的人和他竞争,赵字营壮大,他的路自然会跟着越走越宽。

    “既然要去,那就趁着腊月正月出,这时候连贼都回去过年了,多少清净点,各处找几个老成的跟着,看看是坐船还是6路,走前来我这边,我有些话要当面叮嘱。”赵进答应的很干脆。

    看到赵进答应,徐珍珍笑吟吟的点头,赵进此时很愉快,看着屋内赵凤和赵龙在玩布偶,这布偶却是赵进的明,和这时代的布老虎之类不同,赵进画出了憨态可掬的大熊形象,然后安排裁缝用好布料缝出来,可爱非常,孩子们一看就是喜欢,赵进又照做了几个,儿女都是喜欢的不离手。

    那裁缝倒也精明,求过徐珍珍之后,自己开始在何家庄售卖这种布偶,价钱卖的很贵,可来往有孩子的客商,都会买一个两个的,如今也算徐州的名产之一了,但云山行也有消息传过来,说清江浦已经有人开始仿制。

    看着满面笑容的赵进,徐珍珍犹豫了下又是说道:“夫君,有件事不知该说不该说,是木家妹子的?”

    听到这个,赵进收了脸上的笑容,转过头看着徐珍珍,徐珍珍神色倒是如常,只是放低声音说道:“木家妹子最近总是请些尼姑神婆之类的进内宅,妾身也不知是不是她那边的公务,不过这些姑婆麻烦的很,咱们家又是个要紧的所在,这些人能在外面见还是在外面见的好。”

    赵进眉头顿时皱起,随即叹了口气说道:“这些话你去说的确不方便,然后外面的更不方便报给我,居然有了灯下黑。”

    感谢起点“tedabright、悄悄流水”两位书友的打赏,感谢各位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