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外面人还好,又有什么徐州龙气,半夜在赵进住处看到飞龙之类的无稽之谈,可徐州本地的读书人们却都犯了犹豫,来还是不来,他们身在徐州地方,比外人更能感受到赵字营的不同,他们时刻都有些惶恐不安,生怕自己所学以后没有用处,而且赵字营的态度更让他们不舒服,天底下任谁不敬文人士子,就连邪教乱贼都对读书人客气恭敬,可这赵字营完全不怎么理会读书人,特别是读圣贤书的士子们。

    这赵字营最看重的就是那些账房小吏之类的,这等人整日里就是和什么衙门细务,商铺账务打交道,那里知道什么圣贤道理,怎么明白治国平天下,可赵字营只看到这些小道小节,不理会圣贤道理,这那里是成事的样子。

    更可恶的是,因为世道艰难,很多读书人已经放下了架子去学衙门吏务,学商行账务,剩下的人在那里恨天怨地,惶恐不安,而现在,赵字营也开始招揽文人士子了,难道真的要做大事?难道只有举人他才看的上眼..

    对徐州的读书士子来说,这才是真正混账的,徐州这边民风尚武,文风不兴,秀才之所以不少,是以为在本地可以考,这举人就实在是少得很了,不然王家也不会那么清贵,而且这举人越来越多是苏松常三府的出身,江北的更是难上加难,怎么去考,细想想的确要骂天骂地,凭才学在大明没办法出头,可一个反贼居然也要看功名,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时候还有人想起了被革去举人功名,只能在隅头镇替人写书信为生的前举人杨忠平,若是这人能留到现在,没准也有大用处了,以这杨举人肆无忌惮没廉耻的行事作风,没准赵字营还真的需要。

    “你先接待就好,我家三弟亲自接待难道还不够高看的吗?怎么就轻慢了?”赵进笑着说了句。

    “大哥,现在咱们徐州气象兴旺,文武贤才四方来投,这对大哥的赵字营,对大哥的徐州,都是大有助益,大哥还是要慎重对待的好。”王兆靖说得很严肃。

    赵进摆摆手,他扫视屋中,现屋内几人都是赞同的神色,看来都是觉得王兆靖所说不差。

    “现在来到咱们这边的各路人等,第一有价值的是商人,他们能让咱们赚钱,能让各色物资汇集徐州,第二有价值的是这些武人,他们能被内卫队和云山行招揽,为咱们徐州卖命,第三就是形形色色的行人旅人,他们能看到徐州的繁荣,然后把这些传扬出去,让更多的人过来,至于这位举人,我不觉得他有什么用。”赵进回答的很诚恳,他特意说得很真诚,不然会让王兆靖以为是针对影射。

    “赵进,如果是人才的话,那咱们也不能怠慢,总归是对咱们徐州有好处的。”说这话的却是陈昇。

    赵进脸上的笑意收起,严肃的说道:“怎么,你们觉得眼下这个局面不是我们自己一刀一枪打下来的?是靠着运气?然后我们需要真正的人才,就和戏文里面一样,刘备要去找到诸葛亮就大事可成了?”

    没等下面人开口,赵进又是说道:“那些街面上游荡,或者张扬,或者故作声势的武人们,给他们铠甲坐骑兵器,单对单的时候或许能占点便宜,如果咱们的家丁列队而出,他们有胜算吗?能活着吗?可你让他们去拿着长矛训练列队,谁肯乖乖去做?这些武夫一个个自高自大,看着煞有介事,你觉得他们就比我们的家丁好用吗?”

    陈昇和吉香缓缓点头,刘勇若有所思,赵进又是继续说道:“我们赵字营的钱财怎么来的,靠得是商号里的管事、账房和伙计们兢兢业业,靠得是田庄里的庄头认真勤谨,他们早起晚睡,仔细盘算,按照规矩做事,不敢在账目上出现一个错漏,这些事是怎么运转起来的,靠得是那些学过吏务的人手们往复奔走,接洽运筹,他们怎么才能不走错做错,靠得是我们一层层严管监督,让他们不敢懈怠。”

    说到这里,赵进已经是站起,他神色肃然的对每个人说道:“能有今天,我们不是靠运气,而是靠我们自己一刀一枪一笔一划打出来做出来的,我们只不过比别人更认真更有规矩,而不是什么天命所在,也不必依靠什么突然出来的卧龙凤雏,我们不需要改变什么,就这么一步步的走下去,肯定能拿到我们想要的。”

    在赵字营体系里,王兆靖,如惠和周学智都算得上读书人,不过真正算上士人的也就是王兆靖了,其他两位更像是总管的角色。

    赵进说完之后,王兆靖坐在那里静了一会,大家也都看着他,谁都知道赵进这番话就是说给他的,没过多久,王兆靖摇头笑了笑:“倒是小弟心急了,不过千金买马骨,这位辛先生是第一个来咱们徐州的举人,小弟之所以让大哥厚待,也是为了能有更多后来者,这些年读书士子小弟也见过不少,这辛先生倒是难得,迂腐酸气全无,反倒有一种进取精进的刚健,而且除了书经学问不差,更难得的是经世致用的杂学十分出色,也只有这等世家才能出这样的人才。”

    “这些你都能做,为什么要选个我不熟的过来,何况他刚来此处,我们就这么急切,未免显得眼皮太浅。”赵进说得很直接。

    听到这话,王兆靖笑着拱拱手,开口说道:“也是小弟心急,那就替大哥再多观察几日,等确定真的可用,再加以招揽不迟。”

    “就算招揽过来,也要从下面一点点做起,在咱们这个体系里,后来人没道理能一下子到高位上去,费劲招揽他这样的,当日孙传庭到,我直接留下来不好吗?”前半句赵进说得高声,后面的却只是自言自语了,根本没人能听得清。

    赵进这样的表态,王兆靖脸上虽然有些许遗憾,不过笑容更多,如惠也是如此,屋中其他人不管神色如何,都显得很愉快,赵进这样,表面上是不积极招贤纳才,实际上却是对核心亲信利益的保证,牵扯自家,当然要高兴。

    如惠向前坐了坐,笑着说道:“其实除了过来投奔老爷的文武英才,不少大商家来到,也是咱们徐州的大喜事。”

    运河还在徐州的时候,这边就是南直隶和整个天下的交通枢纽,运河改到邳州的迦河之后,徐州立刻衰败下去,可如今却已经不同了,他成了中原几省物资集散的枢纽之地,在黄河边上,距离隅头镇和清江浦两处漕运重镇不远,说得宽泛些,更东边的海贸也能和这边挂上关系。

    沟通往来,交通便利,又有足够的运输队伍,还有足够强的力量确保安全维持秩序,这样的地方自然是商家们的选。

    如今的天下已经有了不局限于一府一省的豪商,他们身后往往是高官权贵,自身耳目众多,消息灵便,他们自然明白徐州的意义所在。

    “若是咱们好,他们就跟着一起财,若咱们不好,他们就上来把我们撕咬粉碎。”赵进对这件事倒是看得明白,不过他也不会和自己的钱财进项过不去,只要这等豪商只是为财而来,那么待遇和其他人一样。

    说是一样,其实不一样的地方有很多,最核心的集市和盐市上,已经没有空下的店面给新来的人了,即便是王自洋的畜栏被拆除后空出的地方,对于众多新来者来说也是杯水车薪,所以今年冬天各处庄园的劳力又有外快可赚,何家庄北边要平整出足够的土地,还要扩建去往河边和各处的道路,这活计可是不少。

    这眼界放在天下的豪商,其实清江浦那边已经占了不少,再就是江南几处的大商家,这些往往是南货的源头,然后还和海贸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其余的则是从京师和山西过来。

    “京师高盛和,山西大兴号,这两个都是辽货和鞑货的头号,背后起码得有一个尚书或是太监撑着,那边的军将,十有也要跟着分润的。”这是雷财传回的消息,因为这两家在临清那边分店已经开设了快有五年,李巡检对这个了解的很,本身也不是秘密。

    所谓辽货,大部分都是来自关外的特产,人参、毛皮、鹿茸、松仁和琥珀等等,这些都是产自女真各部地方,自从建州女真起兵,一场场打过来,这条商路就开始断绝,各色货物也是价格飞涨,可有趣的是,商路断绝,这些货物却从没有停止对关内输入。

    至于鞑货则是草原上蒙古各部的特产,边镇边地和草原各部的贸易早就光明正大了,不过能经营大宗草原特产的人物,基本上都是边镇大将,还要和草原上的贵人们关系密切,辽货也差不多是这个路数,只不过没有人挑破而已。

    谢谢起点和创世各位订阅、月票和打赏的支持,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