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崔文升把这桩事前后都仔细想过,每次都忍不住感叹,能掌握好这样的分寸,这徐州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从前可能是那都察院的御史王友山,现在可能另有其人,或许这就是那王友山当年定下的自保之道。   .

    而且这高明的人物还知道让把几个年轻气盛之辈推到前台,这等年轻莽撞的武夫只知道一时的风光快活,却没想到闯下滔天大祸之后,自家也要担着罪责,想必这赵进就是那被推到前台的人物。

    崔太监听人说得多了,这次来前又仔细打听了一番,倒是不再以为赵进是被人推到前台的,而是猜测这赵进搞不好另有其人,或许是个年纪四十多岁的老道人物。

    可亲眼看到这个高大沉静的年轻人之后,崔太监的所有猜测和推断都是烟消云散,尽管对方只是站起说了一句话,并没有别的言语动作,可那份沉凝气度却不是假的,崔文升从小到大,当差近四十年,在大内也曾身居高位要职,见过多少人物,自然能看出这只有久居人上,令出法随才能养成的威势气度,隐约间身上还有肃重杀气,更是让人凛然不已。

    尽管这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尽管身上穿着的不过中人之家的服饰,可崔太监立刻就知道,对方的确就是能在徐州做主令的领,看来赵进不是幌子,他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徐州枭雄。

    崔文升眯了下眼睛,一时间有些恍惚,面前这人二十岁出头,可崔太监恍惚间觉得对方是四十余岁的年纪,没有岁月的沉淀和积累,有些气质仪态根本就不会有。

    到这个时候,崔文升才定神打量对面的五个年轻人,当中的是赵进,在他左边是位胖大沉稳的年轻人,这人也是稳重淡然,身上也带着中年人才有的沉静,不过他这种早熟很自然,少见但不稀罕,而不像赵进那种的古怪,在赵进右手边则是一名年轻士子,看着丰神俊朗,很是出挑的人物,崔太监也能猜到这是何人,心想这等读圣贤书的俊杰人物,居然从贼,实在可惜了。

    在左第二位则是那个先前反问的年轻人,颇为剽悍的样子,崔文升虽然不屑,却觉得有几分熟悉,京师东厂和锦衣卫里,那些刚出头的年轻人,为上进和好处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很多都是这个样子,至于赵进右边第二位的那个矮个年轻人,也有和年龄不符的气质,让崔太监觉得有趣的是,这位做派倒是和厂卫以及顺天府里那些老练的管事头目相似,低调周密..

    确认了面前的年轻人是赵进,那么其他年轻人想必就是小八义了,想起先前自家的种种做派,崔太监一时间也有些羞刀难入鞘,不过这崔文升应对的倒也从容,当即干笑了两声说道:“还真是出人意料。”

    说完这句,就在预备好的座位上坐下,屋中桌椅布置也是古怪,按说这招安对谈,理应将朝廷派来的使者安排在上座,可这屋子里却摆着一张长桌,双方相对而坐,亏得是座位一般高矮,若是高度不一样,崔太监少不得又要作,觉得对方摆出公堂审案的架势,对朝廷来人是大大的侮辱。

    “崔公公请坐,我这里一切简单,没什么招待,还请崔公公见谅。”赵进客气的说了句。

    “还真是简单的很,咱家都以为这是慢待了。”崔文升怒火未消,语带讥刺的回答,他能看到对方有几人在皱眉头,既然肯谈,那么让对方心浮气躁一点也不是坏事,但让崔文升失望的是,赵进没有被这话影响。

    赵进没有任何虚文客套,开门见山的说道:“自从王家叔父被抓,咱们彼此耽误了太多工夫,还是尽快进入正题的好,我徐州百姓激于义愤,拦阻漕运鸣冤,想让朝廷知道几件事,一个是王家叔父是被冤屈的,请朝廷诸公体察冤情,尽快放人出狱,这个朝廷已经做到了。”

    大内和地方上沉浮多年,经历过风风雨雨,崔太监向来自认涵养和城府都不差,可听对方自然无比的讲这些话,还是忍不住心中怒气,你们是徐州的乱臣贼子,怎么就能这么理直气壮,一个徐州知州才不过从五品,而你们只是无品无级的小民百姓,怎么就把自己和朝廷放在平等的地位上,而且面前这年轻人说这些的时候,并无一丝嚣张跋扈的神情,满脸自若,好像理应如此,这让崔太监更是怒火中烧。

    “王友山已经被放出来了,人已经到了徐州,这难道还不够吗?怎么运河还在断着?”崔文升冷笑着反问说道。

    “这次百姓们聚众鸣冤,不仅仅是王家叔父的冤情,也有朝廷几次妄动刀兵,徐州以及周边各处惊扰不安,民不聊生的缘故,所以希望朝廷从今以后,在徐州、淮安府、凤阳府的宿州,山东单县、鱼台、滕县、峄县、郯城,河南归德府,以及山东、河南、南直隶三省交界之处方圆五十里,不要妄动刀兵,不要乱收苛捐杂税..”

    “..你们..你们这是想让朝廷割地吗?”太监崔文升勃然变色,拍案而起,满脸都是激动神情。

    他注意到屋中坐着的几人,赵进神色如常,那胖大稳重的年轻人则是淡然安坐,而那位先前反问的剽悍青壮嘴角挂着冷笑,坐在赵进右的那个读书人模样的年轻士子脸上则是颇为古怪,似乎尴尬和苦笑兼而有之,至于那个右第二位的矮个子,则是盯着崔文升看,似乎在观察他的表情。

    “你们可知道,本朝以两宋为鉴,绝不和议,誓不割地,你们不过取得小胜就如此猖狂,真想要和朝廷抗衡到底?真想要在朝廷大军面前化为粉碎吗?”崔文升声色俱厉的说道。

    “崔公公,您来这边是为了招抚我等,这割地是怎么讲?”那年轻士子缓声问道,他应该是王家独子王兆靖。

    “不许朝廷妄动刀兵?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哪有大明地方不能放置大明兵马的道理,不许朝廷收取苛捐杂税,皇粮国税那是天经地义的道理,不缴纳国税,那这里还是大明之地吗?不设兵马,不缴纳税赋,你们是要将这边变成自家的地盘吗?”他这边激动说完,那边赵进却是摇头笑了。

    王兆靖也是摇头,脸上却没有笑容,只是陈述说道:“崔公公,我家大哥说不要妄动刀兵,不是说不设官家驻军,说不要乱收苛捐杂税,不是说不让收税,崔公公莫要自行挥揣测。”

    太监崔文升深吸了几口气,却没有任何尴尬神情,只是厉声说道:“咱家内书堂出身,写字办差,几十年到了今天,言语文字上的花样不必拿到咱家面前卖弄,既然你我关门商议,那有话直说就是,能谈的就谈,不能谈的,那就等着大军会剿吧!”

    到这个时候,太监崔文升反倒不怕了,若是这等同割地的和议拿回去,莫说功劳苦劳,这脑袋也就保不住了,既然如此,在这个时候何必客气。

    “刚才所列几处的驻军,若有调动增减,必须提前知会徐州,不然则等同为意图兴兵开战,若调动增减和徐州无关,我方自然不予干涉,刚才所列几处的赋税,按照律条所定,应缴的一文不少,但加派规费常例等则一概不交,崔公公,这两项条件,那里和割地有关,那里像是造反了?”王兆靖陈述完毕,反问了一句。

    太监崔文升脸色变幻,深深呼吸几口,他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崔文升觉得自己脑子有些糊涂了,这两个条件说是苛刻,但实际上很容易做到,甚至就是让已经存在的勾当变为官方承认,做到这两点,他徐州有什么好处,还要收税缴税,难道想要占包揽赋税的便宜,自己将加派规费常例等等捞到手,想要自己收取辽饷?

    但崔太监也知道这不可能,从自家在徐州和宿州的见闻种种,若是收辽饷刮地皮的话,徐州和宿州断不会那么整齐,早就民生凋敝了。

    这几个年轻人到底要干什么,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诡计在,可自己怎么想也想不通,如果答应了报上京师那边,如果被其他人看出来的话,自己肯定要落下大罪,到时候可就大麻烦了。

    正在崔太监犹豫的时候,那王兆靖又是继续说道:“崔公公,我家也不过求个朝廷不注意而已,我家大哥只想着太平财,顺便照顾照顾乡亲们,并没有太多别的心思,崔公公何必疑心那么重呢?”

    说到这里,王兆靖停顿了下,笑着又是说道:“若是崔公公能把刚才所说几处报个灾荒,请朝廷免除三年赋税,那么这三年赋税的半成就归崔公公了。”

    “荒唐!可恶!你们不要以为咱家能被区区几千两银子收买!”这次崔文升真的大怒,抬手指着对面的王兆靖说道,这年轻士子简直就是个斯文败类,居然当面贿赂,以为自家是什么人?没见过银子的土棍吗?

    感谢起点“风中龙王”老友的打赏,感谢创世和起点各位兄弟的支持,我需要订阅打赏和月票,请多多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