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姓段,段安平。 ”刘勇凑在赵进耳边说了句。

    赵进点点头,伸手一指前面的山东百姓,开口说道:“按你所说的,这里面会主香主的一定不少,都能认出来吗?”

    “请进爷放心,小的都能认出。”那段安平恭谨的说道,这位就是和鱼台县金家、崔家一起“襄助”赵字营的地方义民,说白了也就是闻香教安插过来的内应奸细,只不过这段安平自称是木淑兰的旧部,所以才留到今天,本想着回徐州细细审问,在这个时候却正好能用上了。

    这位段安平交待的事情不少,比如说闻香教的吩咐,就是让各处的会主香主主动帮忙官军和赵字营,尽可能的让双方两败俱伤,而加入赵字营的人少,大多数人都觉得官军此战必胜,早些过去奉承帮忙,两败俱伤不去管,最起码能去徐州财占便宜。

    因为闻香教耳目众多,这段安平的家小还在金乡县那边,他主动要求不要露脸,免得自己暴露,连累家小。

    “都能认得出?我记得你们教门里的规矩是单线联系,香主之间都互相不认识,难道你们还知道别处的会主吗?”赵进冷然问道。

    头套里的段安平出笑声,怎么听都是苦笑,闷声说道:“在山东地面上,没什么人敢管闻香教的事情,在城内大家还收敛些,在城外都是大张旗鼓的烧香聚众,彼此间按照身份地位排序相见,没什么不认得的。”

    赵进点点头,看来闻香教在山东势大,已经到了这等肆无忌惮的程度,他挥了挥手,立刻有家丁护着那段安平向人群走去。

    在那边段安平自然是不出声的,只不过他指向谁,立刻就有家丁上前抓人,人群或有骚动,立刻在利刃逼迫下老实安静。

    开始几个人被抓还在求饶,随着被抓的人越来越多,这边被俘虏的山东“士绅百姓”也反应过来,有人怒吼道:“叛徒,无耻之徒,你敢不敢露出脸来。”“你要被老母降罪,神火烧你一千年一万年!”

    还有人想要冲上去抓掉这段安平的头套,只不过护送他的家丁下手不软,血溅五步之后,也都咬牙切齿的认命了。

    在人群里遛了一圈之后,几十个人被抓了出来,其余的人都是战战兢兢,不少人都不敢抬头了,略微观察也就能知道这些人是什么出身,无非是教门教众,方才还有胆量看看赵进,现在是生怕自家被抓了。

    “短暂的休整后,后退十里扎营,这里的物资该不要的就不要了,不要耽误咱们回程。”赵进吩咐说道。

    “大哥,剩下的这些人要不要十抽一。”吉香问道。

    “都是些愚蠢可怜的百姓,杀他们做什么,把抓出来的人带走,其他的全部驱散了,不要的陈粮可以分给他们点,那些成色不好的牛马大车和物资也都留给他们。”赵进无所谓的说道。

    赵字营做事的效率很高,除却值守的家丁,其他人都是参与忙碌,这倒是让那边的山东百姓看得惊讶,他们和官军一起这么久,官兵从来不做这样的苦活,都要民夫们忙碌,没曾想这徐州反贼倒是勤快的很。

    接下来的事情让这些百姓们更加惊愕,这徐州的反贼妖魔,居然没有拿走那些粮食和牛马大车,反倒是将百姓们分为几波,让他们领取。

    看着一侧的尸,再看看不远处的粮食和牛马大车,百姓们都觉得不可置信,本以为出苦差要倒霉,怎么还得了好处,眼看秋收了,收成还要被官差刮走,正愁怎么过冬过年,香主会主的都在承诺这次做完会有神佛护佑,肯定有好事,没想到还真是有好报,只是这好报却从徐州反贼手里拿到。

    有百姓分到粮食之后不敢接,只是跪在地上磕头,有的是一大家子男丁来到这边,全家分到了牲口和大车,车上装着的粮食,他们可不在乎陈粮什么的,全家激动的不能自己,最后还是冲着赵字营磕头不停。

    “百姓心思比较简单,害怕强权武力,害怕神佛古怪,也最认实惠好处,这次见识到了咱们的厉害,又得了这些好处,对闻香教的心思自然就会淡掉,咱们不能留在山东,但也不能让闻香教痛快了。”赵进点评说道。

    相比于感激涕零,惊喜万分的百姓,那伙被抓起来的香主和会主则是急了,且不说被分掉的大车物资有不少是他们的私产,本想着算是这次去往徐州的投入,十倍百倍的赚回来,却没想到全赔了。

    更让这几十人心胆俱裂的是,自家明明没和赵字营打过交道,却还是被对方直接认出来抓走,以赵字营对闻香教的狠辣手段,这要是带到徐州去,到底会有什么遭遇等着,那可就是天大的祸事了。

    “咱们跟他拼了,死后也可以去真空极乐!”

    “大伙听着,斩妖除魔就在近日,和他们拼了,立地成佛!”

    有人不管不顾的吆喝,试图鼓动大家闹起来,可分到粮食和物资的百姓信众谁还会去折腾,反倒是乱叫的人被揍了一顿,所有人都被破布堵上了嘴。

    等到让百姓们离开的时候,战战兢兢的百姓们终于意识到自己真得了好处,而且对方真要放自家走,这下子磕头的人多了。

    “一人双马,带足盘缠,现在就出,必须抓紧和京城那边沟通。”赵进没理会百姓们的千恩万谢,只是催促下令。

    “大哥放心,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就走。”刘勇响亮答应,那边三人一队,正在汇集物资和坐骑,而洋人路易的通译正在那边紧张书写,这次出征,他也有随军文书的作用。

    信的内容不多,写完之后拿给赵进过目,确认无误后盖上花押和私印,然后用笔签名,一共六封同样内容的信,这也是为了万全保险,避免某队耽搁或者某队中途出事,信封上之后用了火漆,然后快马出。

    “大哥,接下来我们回营吗?”

    “回营,回徐州,等消息。”赵进轻松的回答说道。

    天启元年九月初,官军两路合计七千众南下剿贼平乱,在山东兖州府与乱民激战,虽杀伤甚多,奈何乱民数万,杀不胜杀,官军疲敝,无奈退守济宁州,济宁震动,山东震动,急报京师!

    传说告急文书上要说乱民十余万,总算保定总兵鲁钦还要些脸面,只写了几万,糊弄外面是一回事,济宁上下是知道底细的,心想这六千官军都败了,济宁州还怎么守得住,除了向济南求援之外,还在城内征民壮,准备守城恶战。

    不过接下来几天,保定总兵鲁钦还收拢了几千溃兵,然后各方面零零碎碎的消息,说是徐州乱民已经退兵了,这让人松了口气,甚至还有胆大妄为之辈说是徐州乱民不敢对抗天威,如果这个时候鲁将军出军追击,定有大功。

    如果不是当时几位亲信抱住了总兵鲁钦,说这个昏话的狂生差点就要被当场砍了脑袋。

    传回来的消息逐渐多起来,金乡县和鱼台县正在那徐州乱民回师的路上,也在战场附近,知道的信息当然很多。

    激战内幕从保定总兵鲁钦那边自然得不到太多有用的,不过那些溃兵和百姓们所说的不少,打了最多一炷香两柱香的工夫,然后官军大败了,被杀了近千,抓了近千,然后又放走了,营盘也被人抄了。

    这些消息报到济宁那边,大家都觉得匪夷所思,官军什么样子大家也见过,这保定总兵鲁钦虽然不怎么通关节,可带兵还是有点样子的,怎么就会如此溃败。

    不信这个,那么后续的消息就证明了前面的,有人看到徐州乱民的大车上装着大量的官军物资,别的不说,头盔毡帽之类的做不了假,那么大的数量只可能是缴获,还有官军的各色旗帜,就那么堆在大车上。

    然后济宁州地方去战场清点收殓尸体的人也回报了,一切作假,脑袋做不了假,那战场做不了假,这各方面的原因汇集起来,大家都开始相信这个战果了。

    相信这个战果之后,震动更大,大家都觉得骇然,什么时候徐州居然有了这样的力量,能摧枯拉朽轻易击败官军大队的力量,居然一直没怎么听过名头,徐州这个地名这些年说的人又多了,可说那边不过说那里人会生,搞了什么集市,做出什么好酒,怎么还有这样的大军?

    难道接下来就要造反了?那济宁州能不能挡得住?

    正在人心惶惶的时候,又有消息在济宁州这边流传,这消息详细的很,说徐州为什么要闹起来,原因就是鲁王府觊觎徐州士绅的财货,勾结阉党,意图兴起大案,吞掉徐州士绅的家产财货,徐州百姓忍无可忍这才闹起来,截断了漕运意图让朝廷知晓,好给个公道。

    鲁王府什么德行,大家都是知道的,一说这个事情,大家没有不信的,放在从前,只要不牵扯到自家产业,无非束手旁观,看个热闹,甚至还要凑过去搭把手,看看能不能有所分润,可现在却牵连到大家了,这如何能忍。

    感谢“甜蜜的甘蔗、用户井海峰、百川Ж到海、元亨利贞”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月初第一天,求月票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