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路易现在已经能听懂不少官话,通译翻译之前,他脸上就露出为难的神色,有些尴尬的开口说道:“老爷,看到这个火炮,修复改进,或者铸造同样的东西不难,甚至可以做更大的改进,不过野战炮的炮座炮车和标尺,却是个精密的工作,小的可以摸索,但很快做出来不太可能。 ”

    赵进脸色变得不那么好看,转向一边的铁匠,那位出身徐家的工匠连忙回答说道:“有了样子造新的不难,就算这几门火炮废掉,徐家倒模铸新的也容易,只是老爷你画出那几样,做出来虽说不难,可要合用好用,就和这番鬼说得一样,一时间急不得。”

    那洋人路易也看出来赵进的脸色不好看,连忙补充说道:“老爷,小的已经给余老爷写了信,嘱咐他去何处找人,如果能在澳门或者吕宋以及南洋找到合用的人,那就快了。”

    赵进点点头,放缓了口气说道:“外面要抓紧找,你们自己也要抓紧琢磨着做。”

    说完后,赵进翻身上马却是去往身后的临时营地,吉香的亲卫队已经撤回来,在那里休整,赵进到那边下马,开口说道:“去俘虏里面询问,开炮的炮兵还在不在,如果还在的话,把人找出来。”

    立刻有人领命快步跑了过去,赵进又是下马,让人将刘勇找了过来,低声说道:“把那个人带到前面去,把他的东西都准备好,再给他准备一匹马。”

    战场已经打扫的差不多了,地上的尸体都被搜检过,武器被集合在一处,尸则是整齐的铺在地上,有民壮赶着大车过来,大车上装着生石灰,不断的撒下去,勉强算是消毒,毕竟这边距离徐州不远,真要因为尸体爆什么疫病,徐州肯定也要被波及。

    看着赵字营的人善待尸,不远处的俘虏们又是活泛了起来,心想对死人都这么客气,对活人肯定会更加善待。

    在俘虏堆里,有两个炮兵被指认了出来,本来询问的时候,那两个人想要躲起来,却被同伴们毫不客气的推了出去。

    大概询问后,赵字营这边也在感慨运气还好,官军可对这炮队兵卒没什么重视的,既然你炮阵毁了,火炮一时间也用不上,那就拿着兵器去肉搏,在交战的时候死了几个,这两个算是命大的。

    “咱们营内死十一人,伤二十六个,其中六个免不了残疾了,别的应该还好。”陈昇和赵进报上了赵字营自家死伤的数目,大家脸色都很沉重,每一个家丁都是下本钱练出来的种子,折损了实在心疼。

    “杀死敌军六百九十人,算上先前马队那些,敌军一共战死七百四十左右,活捉的俘虏一千一百二十个。”石满强则是报告了战果。

    两相对比,这是标准的大胜,不过赵进和伙伴们的表情都没什么高兴的,吉香更是念叨着“亏了”。

    “俘虏怎么办?押回去做苦工?”陈昇问道。

    赵进摇摇头,不屑的说道:“这些人身上的坏毛病太多,已经吃不了苦,又不是南直隶周围的人,到了咱们那边,不知道会生出多少是非,咱们打到这个地步已经足够,没必要让他们继续纠缠。”

    “大哥,就这么放走了他们吗?”石满强不甘心开口说道。

    “全杀了的话,我担心会撕破脸没办法收拾,京城那边没得转圜,可就这么放走,对方会觉得咱们心有顾忌。”赵进沉吟说道,说完后摇摇头,下令说道:“第二团动手行刑,敲鼓抽签,十中选一,抽中的人砍了,其余的人放回去。”

    石满强重重点头,回头叫起正在休整的队伍,将正在看守俘虏的第一团替了下来。

    第二团的家丁们威逼着俘虏站好队,一排排的排成队形,稍有慢下来的,立刻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过去,不服气的还有长矛伺候。

    看到这一幕之后,俘虏们开始有些心慌了,可在这个时候,他们手无寸铁,对方人数并不比他们少,也只能任人宰割。

    第二团的鼓手走到前面,开始一下下的敲响军鼓,敲了几声就是停下,紧盯着队列的家丁立刻冲进去把鼓声数目标注的人抓出来,用来行刑的人却是官军督战队的俘虏,他们手持大刀,擅长砍头,拽出去的人手起刀落。

    又有几个人被拽出去之后,整个俘虏人群开始慌了,他们也大概推测出了规律,知道这是要抽人杀人,每个人都被吓得魂不附体,生怕自己被抽中,有人在那里吆喝大喊“咱们和他们拼了”,但最外围几个乱动的被戳死之后,立刻没有人敢乱来了,因为大伙都觉得自己还有一线生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选中,鬼哭狼嚎挣扎不停的被带出去,有时候因为在俘虏队列的深处,还被同伴们七手八脚的推出去。

    人头滚滚,血流满地,跟着过来的民夫丁壮里,已经有人忍不住吐了,以往在这样的场面中,赵字营的家丁也会有不少脸色白的,可这时候,大家都是很漠然很淡定的看着这一切,即便有些人在战场上是后列,根本没机会见血杀人。

    赵进安排刘勇带来的两个人也都过来了,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因为这两人都是带着露出双眼的头套,身上穿着民壮的衣服,根本看不出身份之类的,其中一人还被绑着双臂,另一人虽然没有被绑,可看着紧跟他的内卫队家丁,也知道防备的很紧。

    这两人带过来的时候,正看到十中抽一的杀戮场面,能看出这两个人身子都在微微颤抖,显然被吓到了。

    “带乔山过来。”赵进说了句,刘勇打了个手势,那名被绑着双臂的人被带了过来,赵进点点头,这人的头套也被扯掉,正是来自鲁王府的仪卫舍人百户乔山。

    此时的乔百户脸上全是惊骇,满脸不能置信的表情,他却没理会那边呼天抢地的行刑,而是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缴获,一具具被整理好的尸,还有堆积在一边的兵器,都说明这一场战斗的胜败。

    就这么看了看,这位百户乔山的脸上血色全部消失,变得惨白一片,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惹得身边两个人连忙动手将他把住,生怕这乔山想要对赵进不利。

    赵进没理会对方的异样,只是开口说道:“朝廷派来的大军,就是眼前这个样子了。”

    “这是朝廷派来的大军?派了多少人?”百户乔山一直被赵字营扣在大牢里,对外面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被带到赵字营的行进队伍之后,还以为自己死期将至,直到现在才被放出来。

    “保定镇出兵四千余,山东出兵两千余。”赵进简短回答说道。

    来自鲁王府的乔山这时候好像忘记了恐惧,很是失礼的继续追问说道:“进爷你带了多少人来?”

    看着乔山越来越没规矩,边上的家丁就要动手,赵进摆手制止,开口回答说道:“不到五千人。”

    听到这个回答,百户乔山突然间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骨架再也没办法支撑自己的站立,身子直接软了下去,要不是身后身边的家丁出手架住,他整个人就直接瘫坐在地上了。

    “进爷,给小的一个痛快吧,也请进爷你慈悲,小的还有家小在滋阳城内,能不能将小的死讯托人送回去..。”乔百户有气无力的说道,说着说着,失声痛哭起来,语句都说不成调。

    赵进笑了笑,做个手势,刘勇掏出走了过去,乔百户整个人好似认命的低头不动,以为自己死期将至了,却没想到刘勇到跟前后,直接割断了绑着他的绳索,乔百户浑身剧烈的一颤,瞪大眼睛盯了眼刘勇,随即又是看向赵进。

    “我不杀你,眼前这个场面你已经看到了,徐州什么样子你也知道了,回去和你们王府里那些昏了头的人物说说,让他们老实点,然后把跟你同来徐州的那些人的死讯带回去,记得带我的话,这次懒得理会,下次就不是这么容易了。”赵进淡然说道。

    知道自己能活命,那乔山整个人都是放松下来,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边哭边是磕头说道:“进爷慈悲,进爷大恩大德,感谢进爷的不杀之恩,小的一定把话带到,一定..”

    抽抽噎噎的话也说不连贯,赵进对刘勇点点头,刘勇上前把乔山搀扶了起来,挨着的时候低声说道:“日久天长,以后还要打交道。”

    乔山身子又是大颤了下,只是拼命点头,却不敢出声了,乔山的东西已经被打好了包袱,他的坐骑也已经准备好,直到现在,乔山还不太相信自己有了活路,走向坐骑的时候,边走边心惊胆战的回头,生怕赵字营这边突然下杀手,等到翻身上马的时候,才意识到可能是真的,当即没命的打马离开,走的时候,还不时的在马上张望,到现在依旧不信。

    感谢“吴六狼、元亨利贞”两位老友的打赏,明天最后一天,大伙月票能不能投给大明武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