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州贼众的骑兵来得很快,没过多久,总兵鲁钦就已经看到对方出现,这让他心里又是禁不住大骂,真真是混账东西,你带队突袭打了败仗回来,被人这么紧跟着还不知道,可有一点让鲁钦纳闷,这紧随其后也是跑了一段,怎么还敢这么冲,马力能跟得上吗?难道不考虑回程了!

    等贼众全部骑兵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保定总兵鲁钦又是忍不住破口大骂,什么千余骑,这最多也就是五百余骑,卫平芳这个混账东西今日里脑子被驴踢了吗?

    可即便是这五百骑兵也让严阵以待的官军大阵有些骚动,谁也没想到贼众居然有胆量偷袭,谁也没想到贼众居然有这样规模的马队,而且看着严整异常,队列森严,官军里稍有见识的都能看出来,这已经不次于官军马队了,更有人能看到贼众的衣甲和兵器规格都是整齐的很,能做到这样,官军甚至都不行..

    那些没见识的则是被对方的气势所压迫,不在地势高的地方,没办法俯瞰全局,也不知道敌人到底有多少,他们只看到贼众马队压了过来,严整好似铁壁高山,如果就这么冲我这边,我肯定抵挡不住,到时候还是先逃的好。

    “贼人身上穿着的那是铁甲?”总兵鲁钦揉了揉眼睛,不能置信的说道,随即鲁钦就是大急,怒声说道:“快些迎敌,都在那里呆着干什么!”

    谁也想不到贼众有这样的气势,整个官军大阵的反应都是慢了下,战场上瞬息万变,这丁点工夫就要耽误大事。

    保定总兵鲁钦怒骂着抽出了佩剑,在这个当口,搞不好就要自己白刃接敌,不然局面就可能彻底崩了。

    可下一刻,他抽刀的动作僵住,因为贼众的骑兵居然朝着自家阵列的左侧猛扑而去,那边做什么?那里是最弱的营头还有火炮放置,难道想打散了弱侧,然后再席卷全军,可这么做就打算错了,在那之前,官军各队完全可以反应过来。

    轰轰几声闷响,在如此噪杂中也能听得清楚,好似天边的雷声,这是火炮开火了..。

    吉香所率领的骑马家丁还有那些跟从徐州骑马武人,都是一人双马,保证在长途奔袭的时候马力充沛。

    距离官军军阵几里的地方,大家换了一次马,多余马匹都是留在原地,十马留置一人牵马看守,其余的则是全突进。

    即便前些日子下过雨,可这边的草木大多被村民拿回去烧柴,晴朗几天就干燥无比,马匹奔腾踩踏,尘土扬天,何况刚才官军骑兵大队更是跑回,这扬天尘土某种意义上也成了赵字营马队的遮蔽。

    就在换马的地方,一直在官军大阵周围游弋的赵字营探马侦骑也是回报,告诉了火炮确实的位置,然后这侦骑也是换马,他要给大队带路冲上火炮放置的地方。

    吉香骑马冲在队伍的最前方,穿胸甲,戴头盔的马队家丁都在前列,慢跑力,在局里官军阵型五百步左右的时候开始逐渐加,当能清楚看到官军阵列旗帜的时候,坐骑已经跑快了。

    他能清楚的看到官军阵列在骚动,吉香心中禁不住有些遗憾,如果趁这个机会冲进去的话,官军肯定会大乱,搞不好这几百骑马就可以立下大功,但吉香也知道危险,如果冲不跨,或者被对方的马队纠缠,那么自己这一边就危险了。

    吉香已经能清楚的看见放置火炮的所在,他甚至还能看到官军骑兵歩卒上上下下的惊愕,为什么放着能取得最大战果的地方不去,反而朝着最稀疏的左侧去,这样有什么用处?

    闷雷般的轰隆响声,吉香下意识的心里一抽,他看到了火炮在冒出白烟,吉香也清楚的感到坐骑的不安,也亏得他这匹马是精选的良驹,又骑的时间久了,驯熟的很,而自己身后,则是有马匹嘶鸣和骑手的惊呼,火炮轰鸣,马匹惊动,有些控不住了。

    更沉重的闷响随即响起,伴随着的还有惊呼和惨叫,吉香回头瞥了一眼,队列紧密,他看不清细节,却注意到有几个人不见了,队列中缺了口子,周围的人在惊呼,队伍开始有些混乱。

    而更外围的地方,则是有骑手和马匹血肉糜烂的躺在地上,身体已经残缺不全,在这一刻,一股寒意从心底蔓延到全身,光听说火炮威力巨大,没想到果真如此,如果砸到自己身上会怎么办?如果是赵字营的大队前来,这一炮轰下来,严整的歩卒队列是个什么下场,在这一刻,吉香突然明白赵进的用意。

    这火炮对赵字营来说威胁巨大,不拿下这火炮,整个赵字营就可能在战场上被轰垮了,怪不得大哥问我,怕不怕死,我不怕!

    “我不怕!”吉香高举长刀,在马上大吼了起来,随即又是大喊道:“冲过去,跟我冲过去!”

    有两炮弹落在了马队之中,打死十余骑,更有三十余骑受惊乱动,但整个大队前冲的势头不减,大部分骑马家丁身在马队之中,只能随着向前,根本没有转向变动的选择,除非想被踩踏而死,而且,领们都在最前面,进爷的兄弟吉五爷就在最前面,连正队正也在各队的最前,那就冲吧!

    官军的炮兵开炮之后,手忙脚乱的在那里装填,可随即就现不对,这贼众马队怎么是冲着自己这边过来的,战阵上要紧的都是大军大队捉对厮杀,马队彼此冲击,弓箭漫射,这支突袭而来的马队骑兵怎么会盯着自己这边过来,而且越来越近了..

    这炮已经固定在炮座上了,贼众骑兵动的这么快,再开一炮,还是落在刚才差不多的位置,根本打不到人,根本没办法挡住马队的冲击,而靠近炮阵的歩卒营头,本身就害怕炸膛躲得很远,眼看着贼众马队掩杀过来,更是没有勇气接战,也没人觉得护住火炮是什么要紧的大事,纷纷后退甚至溃散。

    看到这样的情景,炮兵也做得干脆利索,既然你们逃,我何必在这里伺候,我也逃命去,难不成这伙贼众还想缴获火炮,几百上千斤的东西你就算拖走也走不快,话说回来,就连官军炮兵自己也觉得这火炮在野战上用处不大,固定住只能打一个固定的范围,想要挪动就要花费大力气,而且一炮一炮的打的太慢,倒是攻城的时候会有大用。

    吉香这边已经咬牙下了必死的决心,却没想到对方这么轻易的溃散而去,他也顾不得这一拳打在空处的感觉,开始减慢度,手中长刀摆动,吆喝着下令,各队骑马家丁则是散开预备,按照事先的布置行动。

    到了炮阵那边,一干人手忙脚乱的跳下马,有人将炮阵上的各种工具都是收拢起来,把洗刷炮膛的毛刷,夯实火药的圆棍,都是拿着刀斧砍断砍碎,然后浇上皮囊中的火油,直接用火炮附近的炭火盆里的火点燃,又有人拿着粗大铁钉和铁锤到了火炮跟前,直接将那铁钉钉入炮眼和火孔内,也亏得赵字营有随军的铁匠,不然也准备不了这么多的东西,钉入粗大铁钉之后,还用专门的工具将钉子的钉帽切掉,还有人将装着火药的木箱直接掀翻,火药洒了满地。

    官军们自然看不到这一切,赵字营的骑马家丁正在装模作样的追击官军左翼,官军左翼都是弱兵,看到这样如狼似虎的贼众马队干脆没有抵抗的心思,直接就是后退,但官军阵列的其他各处却在集结,马队护住中军,歩卒营头也开始转向,如果赵字营的马队真去驱赶左翼滚动,那么很快就会陷入包围之中,他们冲不快,会被歩卒纠缠,然后会被官军骑兵封锁住退路。

    可赵字营的马队没有按照正常的战场应对来,他们只是做出个前扑的姿态,让官军不敢靠近,形成了个短暂的僵持,当然,这样的僵持也持续不了太久,官军很快就能意识到不对,开始向这里包抄过来。

    不过四门火炮的工具还有弹药,说破天也就是那么点东西,再加上赵字营在到来前早就有预案应对,很快该做的都已经做完,整个炮阵上已经狼藉一片,乱的不像样子。

    在这个时候,吉香才勉强松了口气,急忙上马,呼哨一声,大队急忙的掉头,又有不少人朝着地上丢下若干油纸包,打马向着来路而去。

    这动作让如临大敌的官军更是摸不着头脑,本以为贼众绕到大阵的右侧,就要开始从那边进行冲杀,谁能想到这帮来去如风的凶悍贼众,在阵列左翼不知道鼓捣些什么,然后就这么走了?

    直到赵字营马队向着来路而去,他们才反应过来不对,那游击卫平芳才吆喝着率众追击,可快马奔驰,那赵字营马队的马匹已经跑开了,另一方则刚刚起步,而且官军马队刚跑了个来回,骑手马匹都是疲惫的很,加上更是差了一截,追是追不上了。

    感谢起点“反对的话,风中龙王”两位书友的打赏,感谢创世和起点诸位朋友的订阅、月票和打赏。

    月底了,手里第二张月票不要浪费,投给大明武夫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