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开始时候,总兵鲁钦还以为有诈,询问了山东本地兵马后,知道他们也没有这样的待遇,就更是疑虑重重,就这么严加提防之下,慢慢的意识到地方上是真的在帮忙,保定军将们都禁不住感慨,这山东百姓还真是被徐州乱民害苦了,不然绝不会如此心向王师,官军一到,立刻箪食壶浆。

    问了这几句,总兵鲁钦沉默了下来,就这么任由坐骑跟着大军行进,军将们看着沉思中的主帅,也不敢打搅,就这么过了会,保定总兵鲁钦抬起头来,脸上已经多了些轻松神情,笑着说道:“徐州贼众还真是猖狂,居然要和我军堂堂正正的野战一场。”

    徐州贼众没有分兵,大军前行,而这附近没有什么起伏的地形,只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双方距离又不足三天,在这样的局面下,只能得出一个判断,徐州贼众选择正面迎击,堂堂之战。

    鲁钦下了这个判断之后,身后亲信军将都是轰然,你一言我一语的吆喝起来,言谈中都是戏谑和轻松。

    “这南直隶的兵马弱成什么样子,居然让这伙贼匪嚣张如此!”

    “真是自寻死路,倒是咱们兄弟轻松了,大功到手!”

    “俺这刀可是好久没有喝人血了,这次得让它痛快痛快!”

    “听说南兵整天都是吃米吃鱼的,天气又暖和,还有细皮嫩肉的小娘子,早就废了,这样的废物,难怪让徐州贼众猖狂起来。”

    说到这里,鲁钦却严肃的回过头来:“万历爷进朝鲜平倭寇的时候,打的最好的不就是南兵吗?往早了说,戚少保平倭镇守蓟镇,难道不是靠得南兵,战场无小事,你们万万不能轻敌!”

    众人都是噤声,总兵鲁钦又是说道:“虽说三十年太平日子,南直隶的兵马快要养废了,但不能小看贼众,徐州那边几个卫所,估摸着不少卫所出身的贼匪,勇悍之辈怎么也得有近两千,再加上几百亡命之徒,还是有实力的。”

    “什么江洋大盗,什么有名号的,咱们官军拉开架势动手,还不是砍瓜切菜!”有人嘀咕着说道,相比于啸聚山林村寨的响马匪盗来说,官军毕竟有一定的训练和配合,也有相对不错的装备,自然打起来轻松,在保定武将眼里,这徐州贼众也是差不多的样子。

    也不知道总兵鲁钦听到没有,他在那里继续分析说道:“我军不可轻敌,可贼众却是轻敌了,他们没有分兵袭扰侧击,也没有裹挟无辜百姓前驱,只是自家迎上,这分明是将我军当成了南直隶那些富贵兵马,骄狂自大起来,眼下这个局面,只要我军谨慎小心,勇猛向前,就是必胜!”

    “将主高明!”

    “将主说得对,大伙摆开阵势正面打,咱们保定兵马怕得谁来,就算鞑子都不惧,何况是这些土鸡瓦狗!”

    鲁钦身后一干人的士气顿时高涨,在他们想来,徐州贼人选择了堂堂而战,主力尽出,在平地战场上大打,那就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也不需要担心裹挟民众的麻烦,双方正面较力硬抗。

    可贼人说破天不过五千余,那两千勇悍,几百亡命,也就是过得去的盗匪层次,官军足足六千余众,更有近千骑兵,到了战场上,那岂不是砍瓜切菜,贼众的猖狂自大,反倒是给官军足够的方便。

    “没准不用打,到时候大炮一响,那伙徐州土棍还不屎尿横流,吓得磕头!”有人起哄说了句,大家都是大笑,连鲁钦都忍不住笑了笑。

    接下来保定总兵鲁钦神情肃然,扬声说道:“众将听令,全军加快向前,骑兵护卫前后左右各处,谨防敌军偷袭,今夜各营轮流戒备,防备敌军偷营,等此战之后,我为各位请功,定当重赏!”

    众将轰然答应,鲁钦吩咐完之后,却又放缓语气叮嘱说道:“这次出兵,可是魏公公盯着的,大家若想要今后达,可要卖力了!”

    大家答应的更加大声,官军大队扬起的烟尘变浓变大,大军队列好似一条巨蛇,加向前。

    实际上,赵字营比官军更加防备劫营的事情,而且赵字营时刻担心防卫单薄的徐州遭受偷袭,清江浦那边有什么反复,但幸运的是,一切都算平静。

    这样的局面让赵进多少宽心了些,这就说明朝堂中枢和自己是有默契的,再分清楚强弱,判断剿灭徐州要花费多少代价之前,大家都不想动手大打。

    和官军探马的判断不太一样,按照赵字营的预判,明日正午前一个时辰或者半个时辰,赵字营就可以和对方相遇,之所以比对方估算的提前,是因为赵字营的行军度远远过对方,平时操练的积累可不是玩笑。

    黑夜里大军是做不了什么的,夜间大队行动,稍有不慎就会导致逃兵甚至整个队伍炸散,稍有惊扰和波折就是大麻烦,何况白日行军疲惫,夜间继续行动消耗太大,疲惫兵马显然做不了太多。

    唯一的可能是用一支精锐兵马偷袭对方,可彼此的规模都不算小,要撼动对方,也得抽调足够的力量,这个彼此都是拿不出的,更何况,在这个时候,双方的探马侦骑都是撒了开来,对方稍有异动,另一边肯定能提前做出反应。

    在这个当口,官军上下已经没有人说贼众的侦骑探马无能了,因为官军侦骑的死伤开始增多,回来的禀报都说贼众的弓马厉害,而且悍不畏死,不少官军探马骑兵甚至不会离开大营太远,磨蹭一阵就回去禀报说一切如常,反正双方大队迎面而动,又是黑夜,没有多少时间,也不会有什么异动了。

    之所以这般,是因为赵字营放开了对骑兵的约束,在这个时间和距离上,消息已经变得次要,多给对方造成杀伤才是重要,憋气许久的马队家丁这次放开了手脚,蒙古家丁的弓箭骑术配上其他家丁以及江湖人,犀利异常。

    不过夜间散兵捉对厮杀,说破天也不过几人十几人的伤亡,双方都在沉默蓄力,等着明日的战斗,那才是真正决定性的。

    家丁们早早睡下,赵进和伙伴们却不能睡得那么早,巡视营地之后,还要轮流值夜,官军骑兵如果夜袭,也是大麻烦,必须要有所应对。

    “今日里一共三拨过来投军的,但稍微试探,就知道是闻香教派出的探子,按照大哥的吩咐,杀了为的,其余驱散,只有一拨过来了就说要见大哥,还喊出了兰姐的名字。”刘勇在营帐内开口说道。

    赵进摆摆手说道:“若没有十万火急的军情之类,直接扣押在营内,战后再见就好。”

    那边刘勇答应,赵进又是说道:“明日里用大车扎下临时的营盘,营内只有团练和民夫,你带着内卫队的人看守就好。”

    说完这个,赵进瞥向一边的吉香,吉香满脸镇定神情,可仔细看就能现,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都有些僵,赵进无奈的摇摇头,指着吉香说道:“你今晚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睡着,别明天打着哈欠去打!”

    吉香浑身一颤,忙不迭站起,动作太大,差点带翻了椅子,有些慌张的说道:“请大哥放心,小弟一定睡着。”

    赵进和陈昇对视一眼,苦笑着说道:“你肯定睡不着的,你躺下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什么都不想,没准就迷糊过去了。”

    “不光是大香紧张,我也有些不摸底,要说恶斗偷袭,其实倒是不难,无非硬撞进去杀就是,可这等大军阵战,到底要怎么打,听人讲过不少,你二叔从前也说过些,可还是想不太透。”陈昇开口说道,边上的石满强也心有戚戚的点头,那边吉香脸上却有点惭愧,他现在真是兴奋到了极点,这些事根本就没有想到。

    赵进沉吟了下,特意放轻松说道:“你领着你们团去打的时候,你要约束你的队列整齐,要命令兵卒用长矛刺杀,如果有几个团的时候,你可以把每个团想成一个士卒,各个团之间也要对齐,也要听令,也要彼此配合。”

    这说得很浅显,陈昇缓缓点头,若有所悟的说道:“记得那次徐州城下平定流贼,咱们三个队是个品字,三点各自照顾,互为尾,这次也这么打吗?”

    “不,要看明日战场,用兵要活用,而不是按照规矩走。”赵进耐心的解释了句,看起来,陈昇和石满强同样有些焦躁不安,毕竟严格说起来,这是赵字营第一次和敌军的正面野战,而且还是数量过自己的官兵。

    众人点头,赵进扫视了一圈伙伴们,笑着说道:“不瞒你们讲,恐怕今夜我也是睡不着的。”

    大家一愣,随即哄笑出声,到这个时候,大家才真正放松了些,赵进笑着说道:“不管咱们心里有没有底,不管咱们怕不怕,这一仗都是要打的,所以想太多无用,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

    感谢起点“醉后闻开鸿、专为曹小民、书友15o118o12439339”三位朋友的打赏,感谢创世和起点各位朋友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