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什么金家,崔家的,都是鱼台县内头等大户,现在都纷纷出粮出人,又是帮忙,又是巴结,可让大伙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这两家大户才入营三天,进去的人全都被抓了,连带着家宅也被如狼似虎的徐州人抄拿,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接下来居然是送到衙门问罪,罪名也很快流传出来,就是邪教妖孽,意图谋反,斩立决!

    百姓们可不知道什么秋决,只知道这边斩立决,立刻砍瓜切菜一样杀了十几个,其余的全都被带到徐州那边做苦力去,这伙徐州人真狠,大家都是战战兢兢。   .

    “兰姐那边安排人和聂黑那边一起设了圈套,在马厩仓库那边留下暗记,然后金家和崔家的人真上钩了,还派人在营外等着,这才确定他们就是闻香教派来的奸细,搜身搜查,现他们家里预备着兵器,还有人带了毒药进来。”刘勇闷声禀报说道。

    赵进站在营地下风处的空地上,那边弥漫着浓烈的石灰和药材的味道,十几具尸体躺在那边,这些尸体不是什么本地金家崔家的,而是跟随进入山东的徐州武人骑兵。

    “拷问搜检,人证物证都是详实,金家和崔家的确是山东闻香教的教众,说是受了他们会主的指使,伺机起事,还招供说其他人都不愿意过来,只有他们两家正好在鱼台县拒绝不得。”刘勇继续说道。

    赵进脸色很不好看,他看着地上的那些尸体说道:“如果让这些徐州英雄选择死法,我看他们宁愿战死在沙场,也不愿意不明不白的死在这些愚蠢无知的教众手里!”

    “进爷,这边已经传令下去,没有允许,没有三人以上,任何人不能随意进入村庄补充食水和借宿。”边上的陶贵开口说道,他是马队连正,又是从前江湖绿林出身,这次就是他负责联络。

    说完这个之后,陶贵看看吉香和刘勇的神情,又是补充说道:“他们也是大意了,真正老成的角色都是自己带足了食水,就在野外宿营,这些人弓马武技都不差,可小心谨慎却差了些,去村子里显摆徐州的威风,还借机讨要好处,却没想这边村庄大都是信奉教门的,他们这么去,就是自己送上门去。”

    那些跟随赵字营的徐州武人,有很多出去了就没有回来,之所以被现,是因为内卫队布置在这边的眼线,现有马具兵器和不错的马匹售卖,在鱼台县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齐整的家什,结果一查现却是那些消失的徐州骑兵,这些人出外遮蔽侦查,觉得村庄百姓无害,比不得自家武人强横,进去讨要食水打听消息,却没想到被人暗算谋害。

    当查出三个人的尸体之后,赵进索性将能撤的徐州武人都撤回来,筛检一遍,真正老成的二十多个被派出去,其余的纠集成一队,又从徐州那边调来四百团练,配上内卫队的眼线和人手,在鱼台县和金乡县的部分地方搜检村寨,结果又有这十几具尸体被搜了出来,目前外面还有几个失踪的,怎么想也是麻烦了。

    更让人气恼的还不是这个,有几个村子是闻香教的教众,认为赵字营是来祸害地方的妖孽,而更多的村子纯粹就是谋财害命,看着那坐骑马具什么的都值钱,又是个跑单帮的,琢磨着兵荒马乱没人在意,索性下了杀手。

    “所有参与的,都押回庄园里做苦工,这些人所在的村寨,等打完之后,也全部迁往孔家庄那边做苦工,孔家庄那边的庄丁,沛县和丰县的庄丁,有些表现好的就选出来,让他们来山东成家立业。”赵进语气里带着些森然。

    边上刘勇肃然答应,赵进沉吟了下,又是开口说道:“这些教训要和咱们的家丁说清楚,虽然他们严守规矩不会懈怠,可千万不能马虎,眼前这都是教训。”

    “请进爷放心,咱们家丁马队各个勤谨,绝不会如此大意。”站在边上的陶贵大声说道。

    “懂得窥伺,马术精良的都是鞑子出身,他们对路不熟,路熟的骑马又比不上那些草原上出身的,两面都能兼顾的能有三十个吗?你们还得好好去练!”赵进对陶贵没有一点客气,陶贵脸色顿时变得尴尬。

    “这些人都按照战死算,抚恤要给足,家里子弟想要进赵字营或者云山行,要尽量的满足。”赵进沉声说道,边上的刘勇连忙答应。

    赵进沉默了会,长出了口气说道:“现在的山东就是敌国,要处处小心。”

    边上人还没跟着搭话,却有一名亲卫快步跑来,到了十步外扬声说道:“进爷,探马蔡华军有十万火急的军报。”

    “蔡华军?”这个名字大家都不陌生,陶贵脸色更是一变,连忙说道:“他回来了,还以为出了事情。”

    蔡华军也被认为是失踪了,谁也没想到他突前那么远,赵进点点头,陶贵当时是以自己的身家性命担保蔡华军,因为当年在绿林上打混的时候,这位蔡华军很是照顾同乡,他们一直牢记在心,赵进之所以记得,则是这蔡华军和那蔡举人相关,经历出身实在是特殊了些,让人不可能忘记。

    “带过来见我!”

    赵字营核心议事的时候,能在场的外人不多,这次却和其他几次又有不同,多了个很让大家意外的人,或者说一下子多了两个,是洋人路易主仆,即便以陈昇的沉稳,也禁不住多看几眼。

    “你确定那是火炮?”

    “小的若有半句假话,便..”

    “不是要你赌咒誓!你能不能画出来!”

    蔡华军脸上有些古怪,心想这画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照做,用树枝在地上划出了大概的形状,不会绘画,自然歪歪扭扭的样子,但大概意思出来了。

    赵进满脸肃重神情,却是摊开了个本子,拿起炭条在上面大概描画了几下,尽管他也没有美术功底,可从小在本子上画出自己记忆画的多了,自然熟练,没多久一个火炮炮身被描画出来。

    “是这个吗?”

    “进爷了不得,画画这么像,就是这个。”蔡华军倒是懂做,先奉承了句,然后点头肯定。

    本以为这就告一段落,却没想到赵进的画笔没有停,却在那纸上继续描画,然后喊来那洋人主仆,在通译和生硬官话的帮助下,又是画出了些东西,又将蔡华军叫到跟前问道:“你看到有这些了吗?”

    蔡华军看过去,却是一对大车轮,好像是大车下面连着车轴卸下来的轮子,上面还有槽子,车轴上还有一根弯曲的“尾巴”,这图上单独一样他都认得,可组合起来却看着糊涂,当下摇了摇头。

    赵进用炭笔在那对大车轮上画了个圈,又是沉声问道:“这个你看过没有?有没有看到拆下来的车轮,或者叠放?”

    距离这么近,蔡华军又是个有胆略的,自然能看出来赵进的紧张,他倒想不通为什么紧张,但心里却有计较,这次自己搞不好真的立下大功了,心里这般想,脸上却是很笃定的摇头确认:“小的距离很近,看得真切,又是有些大木板,还有几个大木箱子,进爷所说的这种却是没见到。”

    赵进脸上流露出一丝放松,但随即又是郑重起来问道:“你说的这些可都属实吗?”

    对这个问题,蔡华军早有准备,询问了一句,将自己的战利品一样样拿了进来,在回营之前,他当然换回了赵字营的衣服,看到明军侦骑的兵器衣甲还有证明身份的东西,以及得到马队确认的明军战马,蔡华军所说的这一切得到了确认。

    在赵进的帐篷中,大伙看向蔡华军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充满了敬佩,不光打听回要紧的消息,还斩两级夺马而归。

    “如果这次打完,确认了你禀报的消息,那你就立了大功,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到时候蔡家可以回来,但以后你们蔡家人要多习武,那些读书的也要去云山行学管账做事,然后,你这一身本事,在家闲着太可惜了,出来帮我做事,会有个配得上你的位置。”

    听到赵进的承诺,蔡华军心里一阵放松,“出来做事”这四个字却让他有些为难,不过在这个场合上也谈不上什么推辞,犹豫了下,郑重大礼拜谢。

    “从现在开始,跟随的徐州义勇编为一连,连正就是你蔡华军了,先归在亲卫队之中,吉香和刘勇都能管你!”赵进随即说出了安排。

    原来不过是江湖武人,陡然就是赵字营的连正了,这提拔可真是罕见,即便是陈昇、石满强和吉香、刘勇他们几个,都有些愕然和糊涂,心想这蔡华军有功不假,不过看到几门火炮,斩杀两名官军侦骑,这就值得这么提拔吗?

    这样的提拔,蔡华军也是知道份量的,再怎么想推辞,也是恭敬跪下磕头谢过。

    感谢创世和起点各位朋友的订阅、月票和打赏,月底了,还有月票的话,给大明武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