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向前走了走,那边人说话已经是沛县口音了,却是今日里才加入的沛县江湖人,以往和赵字营还有徐家打交道都是不少,算是让人放心的力量。

    “..咱们徐州真是出皇上的地方,咱们沛县出了刘邦,立了大汉朝,那霸王项羽出身宿迁,古时候也是咱们徐州人,再往下数,南朝那个宋的皇帝刘裕,也是出身咱们徐州,这个宋可不是岳爷爷那个,还有啊,五代后梁的朱温也是咱徐州人,再说说,太祖爷出身的凤阳,距离咱们这边也不远..”

    说话这人有些学问,不然也不会知道南朝宋帝刘裕,大家都喜欢听人讲古,何况又是说徐州的光彩事,什么汉高祖、楚霸王一直算到大明太祖朱元璋,不是徐州的,就是徐州周围的,这不是说明徐州地面人杰地灵吗?

    不光那些人听得入神,就连赵进他们都停住了脚步,那人还在继续讲述:“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看出来,每隔几百年,咱们徐州就出一位皇上,我看啊,没准这进爷就是真龙。”

    这话在别处讲出来就是抄家灭族的死罪,可在赵字营的营盘里,谁还在乎大明的王法,大家跟着过来卖命,本就已经明确了立场,这话非但没有人觉得大逆不道,反倒让大伙兴奋起来了。

    “进爷当皇帝,那咱们大伙岂不是从龙,岂不是能跟着富贵..”

    立刻有人兴奋的说话,讲话那位刚要解释,稍一抬头,却看到了火堆外的赵进等人,双方目光交汇,赵进却知道对方的来历了,这位应该和贩私盐的齐二奎相熟,在齐家村的火并里还和自己见过一面。

    那位满脸都是惶恐,却让火堆边众人都注意到了,齐齐顺着看过去,却现赵进他们几人。

    “进爷!”“拜见进爷!”声音此起彼伏,这边惊动,其他各处的人也都被惊动起来,连忙过来见礼。

    刚说什么当皇帝从龙的那些人脸上都很是惶恐,这等事就算真有也不敢乱说,万一说破了进爷的机密,让对方杀人灭口怎么办?

    那个口若悬河谈徐州帝乡的老成角色也是反应过来,已经被吓得脸色白,站起后又是跪下,赵进笑着走上前,直接把人搀扶了起来,温和的说道:“等这一次打完了,记得去徐州找我。”

    这话说出,那位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赵进笑着拍拍他肩膀:“是好事!”

    再怎么惶恐担心,也能从赵进的言谈神情中看出这不是坏事,那位的脸色立刻从白变红,边上凑得近的人多少听到点,都是满脸羡慕的看着这位。

    看着凑过来的众人,赵进伸手向下压,笑着说道:“各位,现在是要紧时候,家丁团练都已经睡下,咱们声音小些,不要惊动了他们,耽误明日的行动就不好了。”

    赵进说得客气,态度温和,大家也都懂事的很,连连点头答应,刚刚喧闹起来的声音又是低了下去。

    “各位为赵某拼命,赵某牢记在心,不会亏待大伙,这话说多了虚假,在这里再说一次,日子还久,咱们且看将来!”赵进略扬起声音说道。

    这话换旁人讲,只会被嗤之以鼻,或者心里暗骂,可赵进说出来,大家却信服的很。

    赵进又和几个有头脸的角色聊了两句,这才告辞出营,这些跟随的徐州武人也都是懂做的很,赵进离开之后就各自散了。

    伙伴几个走了几步,各自都是沉默不出声,吉香也是低着头,快要走到赵进的营帐附近,赵进转身说道:“咱们现在扯旗造反,徐州上下,算上邳州、宿州只怕都会跟从,然后打山东、河南、南直隶都会势如破竹,可然后呢?现在偌大河南才三个守备,偌大山东才放着不到一万兵,等咱们闹起来,朝廷就会征大军,四面八方的过来打咱们,到时候杀的尸山血海,处处和我们为敌,不知道会有多麻烦。”

    “朝廷操练过的兵马尚且如此,那些没操练过的更不值一提,都不是咱们赵字营的对手。”吉香闷声说道。

    “我没说他们是对手,我只是说麻烦,但麻烦累积起来,很可能会有变化,那时候才是祸事,咱们不管怎么自信,说破天也只是牢牢控制了徐州和邳州两块地方,手里有几千人马,相比于天下,我们太小了。”赵进解释说道。

    吉香默默的点头,赵进这次解释的很多,可和从前比起来并无太多新意。

    “等我们更强更大之后,再去说其他吧!”

    第二日离开沛县拔营出,到中午停驻休整的时候,南北两个方向各有快马信使到了营中。

    山东的两千兵马已经完全和保定总兵鲁钦的大军汇合,按照快马信使出的时间,信送到赵进手里的时候,这大军应该已经到了济宁州。

    那边的消息来自清江浦,现在清江浦除了大量的物资转向海运之外,其余一切萧条,然后一切安静,凤阳、泰州、狼山各处的兵马全都是按兵不动,南京那边看不出来什么异常,也看不到调集兵马的迹象。

    “你不要以为天下只有南直隶江北和山东,这天下有南北直隶和十几个省,如果这次我们是扯旗造反,朝廷怎么会只派区区六千兵马南下,北直隶十余万兵马,山西和陕西的边军、河南的民壮团练、南直隶和浙江的驻扎兵马,就会一窝蜂的上来,到那时,你以为会这么轻松吗?”

    消息送来的时候,赵进正在马上,他直接把伙伴们叫在一起,有些事不说透说清楚,心里总是有个疙瘩。

    “现在看,我们预先谋划的差不多都已经达成了,我们不摆明车马造反,朝廷也就有了腾挪的余地,但堂堂中枢,手握天下兵马,又怎么会被区区乡下豪霸威胁,少不得要打上一场,现打不过时候,现要有胜算只能调集大军,甚至要耽误九边和辽东的防务,那就要细细考量,就会朝着招抚上面去想,王家叔父那边也会被放出来,可如果我们扯旗蛮干,那就没有了回转的余地,一开始就会把王家叔父斩杀,然后无论胜败都要打到底的。”赵进解释的很详细。

    吉香在那里点头,倒是陈昇简单说了句:“咱们别忘了闹腾这么大是为了救王家叔父,而不是为了别的。”

    赵进哑然失笑,吉香愣了愣也禁不住挠头笑,这次截断运河从端到现在,越闹越大,这次赵字营北上迎战,更是有了些决战的气氛,在这样凝重气氛的感染下,很多人甚至忘了目的是什么,只想着胜利和扩大胜利。

    在这一天的行军中,赵字营追上了朝着营地运送物资的车队,家丁们被动员起来帮忙出力。

    第二天中午时分,赵进到达了预先设在鱼台县境内的营盘,和在沛县附近扎营一样,这里的营地也是一处田庄,早就已经被徐州方面买下来的,鲁大的第一大队已经把上下都准备完毕,就等着本队入营,刘勇也在这边等待。

    “因为这次是驱散乱民,所以保定总兵鲁钦率队出保定镇的时候,并没有带上大炮,加上朝廷催促的一直很急,为了行军快,也没有在山东这边调拨,济宁这边应该没有大炮给他补充。”

    在屋中的众人注意到,听到刘勇的这句话之后,赵进松了口气,但随即严肃起来说道:“官军有没有带着火炮,这个一定要盯紧,有或者没有,这决定我们怎么去和他们打!”

    “请大哥放心,小弟明白要紧。”

    “闻香教有什么异动没有?”众人对火炮没什么概念,但对闻香教的动向却关心异常,那日骑兵北上扫平了曾家庄,大家对闻香教的战力很瞧不起,可这个要紧的当口,如果闻香教异动,闹出什么乱子来,不管对那边都是大麻烦。

    听到赵进的这个问题,刘勇脸上却有几分惭愧,低头说道:“自从大哥去过一次之后,郓城那边就防备森严,明路上进去看着一切正常,可想打听什么消息却千难万难,已经在那里折了几个兄弟,在山东其他地方,咱们布置的人少,也看不出闻香教的动向,只能说是现在很安静。”

    赵进脸上多了郑重,在郓城那边打听不出消息,这并不是内卫队的人办事不利,而是闻香教同样是在暗处,暗处对暗处,也就谈不上什么隐蔽隐秘,赵字营的探子很难瞒过对方的眼线耳目。

    “不如安排一千团练盯着郓城那边,如果他们敢乱动,这一千人足可以钉死他们!”陈昇肃然说道。

    赵进苦恼的摇摇头:“不能让团练来,我们庄园里那些庄户青壮,大都是出身山东,鲁南兖州的更多,这些人回到本乡本土,不知道要逃散多少,如果再被那闻香教煽动渗入,我们辛苦训练的力量就变成他们的了。”

    感谢“元亨利贞、吴六狼”两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