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昇和石头那边你知会了吗?”相比于吉香的紧张,赵进却很沉稳,在这个时候,亲卫牛金宝和路易主仆都在观察着赵进,通译则是脸色惨白的在翻译,赵进早就吩咐过,只要路易听到的都可以知道。

    “二哥和四哥那边都已经说到了,他们让小弟快些赶过来,这等事大哥越早知道越好。”雷财肯定答复说道。

    “他们什么时候能到南直隶和徐州边境?”赵进沉声问道。

    “应该还没到济宁州,小弟过鱼台的时候,内卫队那边曾有消息,那时鲁钦的保定兵马还停驻在汶上县左近,等待兖州那千总的兵马过来汇合。”

    “还没过济宁州。。”赵进点了点头,队伍继续向前移动,赵进也没有下达进一步的命令。

    雷财和吉香面面相觑,雷财要了干粮和凉开水,就在马上狼吞虎咽起来,吉香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建言说道:“大哥,要不要抓紧行军,早些赶过去。”

    “不必,我们现在已经没有耽误任何工夫,再加紧一些会让人马疲敝,快这一天半天没有任何用处。”

    “大哥,兵贵神。”

    听到这句话,赵进笑着看了看吉香,嘉许说道:“你长进了,兵贵神没什么错,但这次却不能神!”

    简单几句这就定了下来,队伍照常行进,不过马队行进的度本就快很多,在天黑的时候,就已经在沛县的庄子上和陈昇、石满强汇合了。

    尽管在路上一切按照原计划,可来到营盘之后,赵进却没有丝毫不紧不慢,在进入营盘之下,他在马上就已经布了命令,召集所有在营的探马侦骑以及附从的骑手。

    “官军大队正沿着运河南下,我要盯紧他们的一举一动,知道他有多少兵马,有没有带着火炮,何时到何处,所有所有的消息,我都要知道,任何一个消息,都会计入你们每个人的功勋里,赵字营都不会忘记。”

    在几百人的簇拥环视下,赵进朗声说道,大家各个听的全神贯注,这还是赵进第一次提到“功勋”,不过每个人都知道赵字营不会亏待做过事情的人。

    “这可是官军,你们去侦骑,他们也会遮蔽,少不得要在路上厮杀,没准还要丢了性命,赵某不会说什么不怕,只会跟你们讲,万一你们有个好歹,不用担心家小,他们肯定有人管着。”

    “进爷,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小的们跟着进爷来到这里,就什么都不怕!”有人吆喝着喊了声,这话引起在场的一片哄笑,充当侦骑的马队家丁,以及过来跟从的徐州武人,都是以命搏富贵的胆大角色,对他们来说,赵进说话算数,押注在赵字营身上可以博到将来,这就足够了。

    “不要逞强乱来,听安排,你们的功劳是按照消息而不是按照脑袋来计算,缺什么尽管提。”赵进又是叮嘱了几句,下面闹哄哄的答应了,这才各自散去,自然有内卫队的连正队正布置下去。

    等这边散去,吉香走了过来,他满脸的厌恶之情,压低声音说道:“一盘散沙,咱们一个连打他们三百个。”

    “堂堂之阵,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真撒出去探听消息,潜伏隐藏,咱们这边只有内卫队里的人才能做这个,可那些家丁的武技和骑术却比不上这些。”赵进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没等吉香开口,赵进又是继续说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卖命吗?”

    “咱们赵字营说话算话,报酬给的丰厚!”吉香干脆利索的答道。

    “你说得是原因之一,更要紧的是,他们不甘心一身本领被埋没,可在这大明,他们看不到自己的出头之日,在咱们这里他们看到了,知道即便自己不成,自己的后代子弟依旧有出头的机会。”

    听到赵进的话,吉香立刻跟着说道:“这个三哥和冰峰讲过,说是想在咱们大明封侯拜将,一定得有个指挥一级的出身,不然就上不了高处,肯定处处不顺,还说俞什么猷就因为出身百户,不知道被人抢了多少功劳,看葛指挥他们那边,全家哪有能操刀的,可家中子弟一出去做事,就是从千总起步的。”

    语气中颇多愤愤不平,赵进没有继续,既然没有听懂那也没必要刻意解释。

    尽管天色已经将黑,但还是有带着给养的轻骑探马出营远去,赵字营一队两团的营地在沛县县城以北,就在赵字营自家的庄园之中,因为是自家产业,所以住宿吃用都方便快捷的很,早在到来之前,窝棚和帐篷就已经在庄园内外搭建好,等大队一到,庄户们就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

    因为这种种方便,物资充足,赵字营的家丁团练们丝毫没觉得自己是在出征远行,而是从一个营地转移到另外一个营地。

    至于那些还没被派出去的徐州武人,更是高兴得很,本来已经下决心过来卖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却没想到一切和在家没什么区别,因为他们是客,庄园款待还比家丁要好很多。

    不过内外有别,家丁们团练和内圈,而徐州武人则是安排在外圈,过河之后得了赵进的吩咐,没有出的人则是兴奋的睡不着,聚在篝火旁边,低声议论赵进给他们的许诺,也在聊着官军的动向。

    赵进和陈昇、石满强以及吉香三人挨个营地巡视过来,家丁们同样兴奋的睡不着,这算是他们第一次远行出征,晚上小声聊天的人实在太多,看了三个营房之后,赵进索性下了命令,由连正队正监视大家入睡,闭眼睡了与否不重要,但要保持安静,不然军法伺候,辛苦走了一天,只要不说话,安静了会也就睡了。

    “。。这队伍真和带兵官一样,第一团厚重,第二团扎实,亲卫队则是剽悍,咱们兄弟做事都不含糊,还用怕谁。。”

    兄弟几个小声议论着在营内走动,石满强率领第二团驻扎在外,赵进这边不可能跟进,不过这次看了却很满意,从大处,从细节,都能看出石满强的一丝不苟,绝对没有含糊。

    相对于第二团,第三团相隔虽远,赵进了解的反倒更多些,因为内卫队和云山行都在清江浦有大量的眼线耳目,那边的风吹草动,都会及时传到赵进这边。

    正说话间,却来到了附庸徐州武人的营地,相比于赵字营扎营各处,这里就显得杂乱许多了。

    “土鸡瓦狗,连个放哨的都不设置。”吉香不屑的说道,现在他说话也习惯带几句典故成语什么的。

    “这是在咱们营盘里,有咱们的人守卫四方,他们不用担心什么的。”赵进笑着说道,然后吩咐牛金宝去和前面的哨位打个招呼,不用惊动里面的人,赵字营内家丁见上司的礼节很简单,可这伙徐州武人那种殷勤讨好,还有那些繁复礼节,却让人很不耐烦。

    安排完这个,赵进又是继续说道:“但和咱们比起来,如果他们自己在夜里野地宿营,尽管他们一个个的经验丰富,还是更容易被人偷袭,原因就是这个没规矩。”

    守卫的家丁没有通报,营地中的徐州武人都不知道赵进来了,他们按照彼此的出身和关系,各自聚在篝火边闲聊休息,赵字营的家丁们兴奋,他们同样激动的很,聊天谈笑不停,还能看到有几堆在传递皮囊和葫芦,酒气颇为浓厚。

    赵进对这些人也不想要求的太严厉,喝点酒还能早些睡,只要不酒后误事就好,已经出营出的那些侦骑探马都是得了叮嘱,喝酒就是死罪。

    众人围坐篝火,已经遮蔽了亮光,各个火堆之间其实很暗,大家觉得身在赵字营营中很安全,除了回帐篷睡觉和起身方便的,也没有人回头,赵进他们几个居然没有人注意到。

    “。。我跟你们讲,这保定的兵马可和咱们南直隶的不一样?你知道为啥不一样吗?那可是北兵,北边人都是长得人高马大,又是护卫京城的,肯定和咱们南边这些窝囊废不一样。。”

    “胡说八道,北直隶那边的人我又不是没见过,个子也没见得比我高,也没我壮实,照你这么说,进爷手底下那些鞑子伙计岂不是更高更壮。。”

    这话说出来,立刻被人反驳,那堆篝火周围哄笑一片,王自洋给赵进带来的蒙古青壮,身材比同龄的徐州人要矮不少。

    “操这个心作甚,进爷又不会让咱们顶在最前面,和你们讲,当年进爷领着几百人平围城流贼的时候,我也跟着的,那是几百对十万啊,进爷就这么走在头里,让俺们大伙跟在后面,这才几千官兵,怕什么!”

    “进爷威风,老哥你当时怎么不投在进爷门下,现在也是富贵了!”

    “别提了,家里老婆孩子的舍不得,现在后悔了!”

    徐州各方对赵进的信心就是建立在赵进的一次次胜利上,听着他们谈论,赵进几个也觉得有趣。

    感谢起点书友“meitao”的打赏,谢谢创世和起点各位书友的订阅、月票和打赏

    创世各位,第二张月票出来了吧,投给大明武夫可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