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禀报这个事情的时候,王兆靖并没有在场,赵进沉吟片刻,开口说道:“如果京师那边真在做事,恐怕派来的番子不止这一队,应该有人去往清江浦了,在那边咱们防不住,咱们派到京城的人手,恐怕也有人在盯着了,这个也要小心,虽然大家不怕死,可能不去送死还是不去的好。 ”

    说这些话的时候,赵进披挂齐全,何家庄内外都是人马喧天,忙碌异常,就在这天,赵字营第一团和第二团以及亲卫队开始渡河北上,何家庄这边由李五的大队镇守,邳州那边则是李和的大队。

    马冲昊脸上恭敬,心里却总是念叨,和赵进打交道久了,总觉得这位小爷很瞧不起京城那些大佬,开始下意识觉得赵进狂妄,可事后一想,京城那些位好像就是这样的货色,没可能让人瞧得起。

    比如说在京师的马六等人,他们通过那书坊向中枢传递消息,然后清江浦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这等大事,东厂、锦衣卫以及京城各路人马肯定要盯住马六等人,可马冲昊也知道,以京城各处衙门做事的习惯,十有会置之不理,就这么含糊过去,原因也很简单,既然没有大佬过问,没有朝廷旨意和公文,那就不是问题,自家多做多错。

    不过想到这里,马冲昊停顿了下,迟疑着说道:“进爷说得不错,若是从前,马六他们十有是没人盯的,可魏忠贤如今掌权,大明这规矩,但凡大珰或者大佬抓总,下面人好过不了,因为上面会不断的督促,由不得他们含糊,由不得他们不做事,虽说做多错多,可不做会有大罪过。”

    说到这里,马冲昊看了看赵进,现对方没有烦躁,而是很耐心的在听,马冲昊又是继续说道:“进爷,不管这次或是以后,咱们都不能像从前那么顺风顺水了,那魏忠贤会盯着,而且会动员方方面面盯着和动手,进爷,咱们要小心谨慎了。”

    赵进点点头,开口说道:“咱们做到这么大,本就不会和从前那么顺风顺水,要和方方面面冲突,至于这次,如果那魏忠贤是个含糊不做事的,咱们所有谋划就是一场空,人救不出来不说,只怕现在就得撕破脸大打出手了。”

    “进爷真不像是二十出头,倒像是在京城打滚了几十年的。”马冲昊咂摸了下赵进的话,失笑着说道,语气里全是敬佩。

    赵进上前拍了拍马冲昊的肩膀,开口说道:“好好做事,在我这里,你的前途比劳什子的锦衣卫要强得多。”

    这边马冲昊肃然施礼,那边赵进已经大步出了屋子,马冲昊直起身来看着赵进的背影,沉思片刻,又是摇摇头。

    赵进对保定总兵鲁钦率领的这一路兵马格外重视,这次他带了亲卫队和两个团,到江北之后还要和鲁大的第一大队会合,团练则是镇守地方,协同家丁行动。

    王兆靖和如惠留守徐州何家庄,李五的第一大队会同集合起来的徐州团练留守,刘勇已经提前进入了山东,在那边布置眼线和内应,跟随赵进的内卫队头目则是聂黑。

    早在赵进出之前,一辆辆大车已经用船先行运送到了黄河北岸,在境山的云山行和徐家都是全运转,大量的物资调集预备。

    和马冲昊率领两千骑兵北上那次不同,这一次的徐州武人们虽然知道朝廷派出了南北两路大军夹击,却依旧踊跃跟从,依附于赵进的各家都是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没有一丝保留,而徐州之外,淮安府、凤阳府甚至归德府,都有那舞刀弄枪的混不吝角色过来投奔,就连一直打着小算盘的徐州三卫,卫所子弟这次也都是踊跃的很,甚至还有那本来是徐州参将亲卫家丁的,也要过来帮忙。

    徐州和邳州这样的赵字营腹心,做出这样的选择很正常,大伙都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跟赵进走到底了,不然的话,不服赵字营有别的心思,那就是现在被杀光,跟着赵字营,如果朝廷官军剩了,以赵进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推断,日后追查,徐州邳州这些人恐怕都是从贼的共犯,也逃不脱抄家灭族的下场,与其如此,还不如跟着拼了,这么多年下来,大伙有一个结论倒是共同的,赵进他们做的,可是比朝廷做的好太多了,至于这之外的地方,则是一些卖命博取富贵的胆大之辈。

    对于徐州邳州之外的,赵进一概拒绝,对于徐州和邳州这两处的,则是精选,不论年龄,身家可靠,武技出众,弓马娴熟,经验丰富的方可入选,虽然徐邳一带尚武,但这样的角色也不是太多,一共选出了一百五十余人,都是各家的核心子弟。

    入选的人还好,尽管赵进目前没有任何承诺,可大家也都知道,事后赵字营肯定不会亏待了大伙,可没入选的就有些不服气了,特别是徐州三卫的不少子弟,他们对赵字营比旁人更加熟悉。

    “某某的武技和骑射还不如我,他都能在马队里做家丁,现在我来帮忙,凭什么不能入选,不是说不论年纪的吗?”

    以往赵字营招募家丁团练,对年龄卡的很紧,毕竟赵进和伙伴们都是年轻,家丁团练里如果年纪都相对大些,指挥和日后的成长都有问题,但这一次事情紧急,大伙只是临时过来卖命效死,可现在还是不够格,那就不理解了。

    对这个,赵字营的回答也很简单:一个家丁和你单对单,或许家丁不是对手,但如果十个家丁列队和你们打,能打你十几个或者二十个,最好的已经挑足了,没被挑中的,就请去何家庄那边等候安排,编入团练维持地方。

    对挑选而来的一百五十七骑,赵进带在自己身边,和吉香的亲卫队一同行动,毕竟这些人没有纪律约束,只有放在手边才安心。

    赵进和马冲昊聊完,走到校场的时候,吉香正在那里牵马等候,赵进走过去接过缰绳,在上马前转身看了看,所看的方向正是自家的宅院。

    大队出动,女眷们自然不方便到场,徐珍珍和木淑兰两位夫人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赵进也不准备隐瞒什么,生的事情都详细讲述,她们自然也知道朝廷大军南下北上,也知道南直隶那边被董冰峰偷袭打散,更是知道自己夫君此次出征是和北直隶的保定兵马作战。

    早晨赵进出门的时候,徐珍珍和木淑兰都强忍镇定,可赵进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个女人晚上都哭过,而且没有睡好,倒是赵凤天真无邪,觉得自己父亲披甲很有趣,上来摸个不停,至于赵龙,还在呼呼大睡。

    “你们不用担心,我说这个话不是安慰你们,而是我一定会得胜归来,在家等我就好。”赵进简单说道。

    “夫君..。你..。你一定要小心..。”木淑兰忍不住先开口了,在徐珍珍面前,她是不叫“进哥”的,可一开口就忍不住哽咽,说了几句连忙捂着嘴停住,再说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那边徐珍珍的状态也好不到那里去,想要说话,可一张嘴眼泪就流淌不止,拿着手帕不住擦拭,却怎么也止不住。

    到这个时候,赵凤才现不太对劲,咬着手指,有些慌张的来回看,赵进把自己女儿包起来逗弄两下,却是没好气的说道:“别的事情你们算是聪明人,在这桩事上,你们就是妇道人家,我说能赢就是能赢,什么时候跟你们说过大话,把家看好,等我回来就是。“

    这离别让赵进并不怎么舒服,不过也感觉到了牵挂,妻子儿女,血脉相连,这个是避免不了的。

    “大哥,这就出?”吉香小心翼翼的询问说道,自从临战,吉香很是兴奋,但却觉得赵进脾气不太对。

    赵进点点头,翻身上马,抖动缰绳前进,他这一动,周围大队都跟着行动,亲卫队第一连骑马跟在内圈拱卫,外围则是赵字营亲卫队的马队,再向外则是徐州邳州过来投奔的义勇,其中姜家和成家都有子弟在内,至于步卒和辎重,则已经出了。

    朝廷派兵会剿的消息已经传来很久,何家庄这边已经看不到什么外来的商户,至于本地人对赵字营的行动已经习以为常,年纪大的怕沾染祸事躲在家中,年轻人和孩子们则是兴奋的很,在他们眼里,赵字营就不可能输。

    大股马队走在路上,能听到路边百姓的喝彩,时不时的还有本地乡绅焚香摆酒,预祝赵字营旗开得胜,从赵字营崛起到现在,一次次洗过去,眼下徐州地面上不管士民工商,贫富贵贱,除了衙门里的流官之外,其余全是心向赵字营的。

    赵进神色淡然,但他也注意到家丁们几乎没有什么镇定和淡然,每个人脸上都有兴奋,也就是牛金宝脸上没什么表情,而最兴奋的莫过于吉香了。

    “大香,咱们这次不是造反,这就是这次我们的分寸。”赵进出声叮嘱了句,就在赵进身旁的吉香连忙答应。

    感谢“甜蜜的甘蔗,吴六狼、元亨利贞、戚三问”几位老友的打赏,下旬了,大伙手里有月票就投给大明武夫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