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为了确保这封奏折能送出南直隶,巡抚郭尚友准备了三份,其中一份走最快的向北官道,快马加急,另一份则是去往河南再去往京城,还特意安排了一份走海路,为得就是送到京师那边。   .

    他甚至他特意安排人盯着奏折能否送出南直隶,因为这必然要经过徐州邳州地面,如果对方严禁奏折出境,那可真就大事不好了,不过让郭尚友和南直隶一干官僚松了口气的是,奏折和公文还是能出南直隶的。

    难道就任由这伙徐州人拦着漕运,让相关的人都没得财,秋粮秋赋的日子就快要到了,这么折腾下去,今年岂不是没得收获,连打点的银子都没有,那以后还怎么生,京城和南京的大佬们还怎么讨好?

    既然这伙徐州人并不是要造反,只不过求个放人,何不把人放出来,那岂不是大家都好说。

    京城里那些没卵子的内官胆子越来越大了,都察院的御史也是好抓的?那是个马蜂窝,随便一个七品御史,天知道背后站着什么人,你就敢扣上谋反的罪名抓人?

    即便这个御史已经没了朋党,没了靠山,可你怎么就知道激不起那些读书清流的同仇敌忾,万一这帮人闹起来,要出大事的,这伙内官一点分寸也不知道,肯定是魏公公新近提拔起来的生瓜蛋子,给大家惹出了大祸。

    不过细究起来,抓王友山这桩莽撞事,没有激起京城言官清流们的鼓噪,反倒惹得地方豪霸拦河,这实在是古怪的很。

    想归想,凡是和漕运相关的官员豪商,不再认为赵字营是自寻死路,等朝廷灭杀之后大家分尸分肥,而是开始想办法顺着赵字营的意思做,看看能不能把关在大牢里的王友山放出来。

    但大家也都明白,这些事是要做的,可不是马上要做,保定总兵鲁钦率领的官军虽然做不到日行千里,可算计眼下的路程时日,不过半个月,这北直隶和山东的四千余兵马就要进入南直隶了,等出了结果,才是真正选择行动的时候,现在,大家做好准备就是。

    北直隶、山东、南直隶,不知道多少人在关心鲁钦所率兵马的进城,现在大家已经知道,这支兵马已经出了东昌府地界,进入兖州府了。

    抽到这个去往徐州侦缉反贼,查明敌情的差事,栾宏一直觉得倒霉,要不是那晚上多喝几杯烧酒,晕乎乎的和其他几个百户抽签,怎么也不会捞到这个凶险的公事,出京之后,栾宏在路上一直骂个不停,抽签的时候,其他人一定做了手脚。

    锦衣卫出京办差,最好的差事莫过于问罪抄家,可以狐假虎威,上下其手,这侦查敌情的消息非但没好处,还有送命的危险,是最坏一等。

    百户栾宏也是拔刀见过血的,不是那种养废了的草包,知道在这个当口上不能耍什么锦衣亲军的威风,所以在进入山东地面的时候,就招呼着大伙换上了便装。

    事实上栾宏也明白,他所在这个千户能出来办差做事的也就是自己,其他人都是养废的,这次就算抽签没有抽中,只怕差事也会用别的方式掉在自己头上。

    因为这差事催促的急,所以一路快马急赶到了鱼台县这边,然后才装成行走四方的商贩,背着包袱什么的准备步行进入。

    这山东同样不是什么太平地方,教门会党处处,要是被他们以为是过来刺探的,那就会横生枝节和凶险,所以栾宏在山东境内就小心的很,在鱼台县的时候,他们住下的那个客栈齐整归齐整,但掌柜伙计等人明显不地道,虽然殷勤招呼,可话里话外都在套话打探,甚至还有鬼鬼祟祟想检查他们行李的。

    栾宏看出对方的伎俩,可也不敢说破,只是吩咐大家小心,早早离开了店铺,在进入徐州境内之前,栾宏还特意吩咐手下们,一定要三五人一小组行动,一定要谨言慎行,千万别被徐州那些人看出了破绽。

    等过了卡子,进入徐州境内之后,也就是走出了百余步,栾宏这五个人就被手持长矛的徐州乡勇团团围住,搜身之后捆了个结实,然后丢在路边等待,开始栾宏他们还纳闷,不知道在等待什么,不过看着后边过来的一组组同伴都被抓过来的时候,才知道对方的打算。

    “在金乡时候,一个个牛气哄哄,满嘴京城官话,到了鱼台那边倒小心了,真以为我们是傻子啊!”抓人的头目很是不屑的说道。

    听到这个,栾宏才知道破绽是在那里,总归是越靠近目的地才会越小心,可谁能想到徐州反逆居然在山东就有自己的耳目。

    等把腰牌告身搜出来之后,百户栾宏也是端起了架子,准备来个死中求生:“我们是天子亲军锦衣卫,来南直隶办差,你们这么强逼威吓,难道是想要造反吗?快些放我等离开,莫要自误!”

    如果能唬住人,算是运气好,如果唬不住,不试试怎么知道唬不住,栾宏挨了重重一耳光之后,知道唬不住了。

    本以为自己是要被带到什么山寨草窝之类的地方处置,却没想到就这么被带着过了黄河,进了徐州州城,然后居然来到了徐州知州衙门处,这让二十几名锦衣卫番子错愕异常,他们看到了照常办公的吏目和差役,尽管一个个无精打采的模样,不是说徐州造反吗?怎么还敢带我们来官府。

    当即就有锦衣卫番子大声呼喊,表明自己的身份,他们以为反贼想要含糊和模糊过去,结果衙门里的人只是瞥了眼,根本没有理会。

    更让番子们错乱的是,他们居然被关进了州衙的大牢,每个人都觉得古怪异常,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办差的地方。

    不过接下来他们就来不及想太多了,和他们当年提审别人一样,现在自己也是一个个被抓出去问话。

    百户栾宏心里有个计较,这次来办差,下面的番子所知并不详细,问不出什么,至于自家,栾宏倒是有些硬气,既然对方要造反,肯定没自己的好下场,不如就咬咬牙忍过去,殉国就好。

    没多久,栾宏就被带到了刑房,询问的人是两名年轻的差役,开口询问,栾宏咬牙不说,那两名差役威胁用刑,栾宏装出一副不屑的神情,本以为接下来要受苦,但让栾宏没想到的是,门外却有人招呼那两个差役出去,又换了一个人进来。

    “马..马都堂..”栾宏下意识的惊呼,喊出了这个名字。

    穿着一身差役服装的马冲昊,笑嘻嘻的看着栾宏说道:“听说抓到了京师来的番子,我就要过来看看,想知道有没有我认识的熟人,还真认识几个。”

    栾宏到这个时候倒是反应过来,怪不得这位到了南京的马冲昊在万历皇爷驾崩之后消失不见,家人也都不见踪影,让那些准备清算的势力气愤异常,原来是躲到徐州来了。

    看到这个从前的上司居然从贼了,栾宏心中怒火顿时高涨,狠狠的朝着地上吐了口,咬牙说道:“狗贼,等朝廷天兵一到,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京城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你的脑袋。”

    马冲昊倒是笑容不变,开口说道:“你先不用担心被拷打,也不用担心送命,这点情分还是有的。”

    “马冲昊,你也是在亲军里做过事的人,你以为把我当成人质,就可以逃过大军会剿吗?”

    “这个我比你明白,也犯不着用你做人质,只不过将来还要让你们去传话,但我问什么你最好说什么,你在这里硬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家住什么地方,不知道你家里有几口吗?你觉得我在京师杀不了人吗?”马冲昊笑着反问了几个问题,栾宏的脸色顿时变了,他当然知道对方能做到。

    “..进爷,这个派过来的百户所知道的也不太多,但王老太爷已经被严加看管了,想要见一面或者做什么,得拿到魏忠贤的牌子才行,而且锦衣卫里有地位职司的都在纳闷,说王老太爷到底牵扯到什么,居然厂公亲自话要善待严守..”

    在问完之后,马冲昊快马赶回了何家庄,向赵进禀报询问的结果。

    “..那个动厂卫抓人的宦官已经被锁拿了,也看押在大牢里面,听说还被用了刑,鲁王府派往京城的人也被抓了起来..。”

    听到这些禀报,赵进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点头说道:“看来我们的话递了上去,差不多按照我们的意思做了。”

    “进爷,那魏忠贤办了这么多年差事,肯定是个缜密谨慎的人,进爷所说事情的风险太大,他未必敢去承担,而且他刚刚进了司礼监做厂公的位置,正是要显出自己本事的时候,不管是击败平定咱们徐州,还是招抚,总归是他的功劳,不过,这里面风险也是巨大,咱们一步不慎,恐怕立刻就有大麻烦。”马冲昊多说了几句。

    感谢起点“v5帝豪、中网汤姆猫、中网汤姆猫”几位朋友的打赏,感谢创世和起点各位朋友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