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马匹跑不快,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冲势,没了冲击势头的骑兵面对步卒没有任何的优势,甚至还因为有马匹身体的遮挡,动作做不连贯。   .

    可赵字营的家丁动作连贯,骑兵和步卒就这么碰撞在一起,拿着马刀骑矛的官军骑兵没有占到一丝的便宜,他们手中的兵器比不得赵字营家丁的长矛长度,即便这边能够到,也很难破开赵字营自造的坚固铠甲。

    惨叫连声,一匹匹马空了下来,马背上的骑兵都被刺杀戳死,从马背上摔落,然后赵字营的家丁没有在乎这些鞍辔齐全的战马,只是驱赶开来,继续向前冲。

    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对战的敌人了,短兵相接之下,赵字营家丁的悍勇和一往无前已经把对方吓破了胆子,主将先逃更是让大家毫无战意,那三十几张弓洒下的箭雨也让人无可奈何,大家现在也只能逃了,

    先前簇拥列队的时候,想要转向都难,可短暂交锋之后,该死的死,该逃的逃,已经空出来足够大的地方,大家的选择都很明确,立刻一哄而散。

    本以为要殊死恶战的赵字营家丁越跑越快,就这么沿着原来的方向冲了出去,他们再也追不上官军马队,因为跑开了的骑兵肯定比步卒更快。

    官军马队骑兵三两成群,只是朝着没有着火,没有敌人的地方去跑,可那边往往是他们还没有溃散的营盘队伍,甚至刚刚聚集起来的步卒,这些溃散的骑兵彻底搅乱了官军的大营,很多官兵头昏脑胀的出了营帐,还不知道生什么,就被突然冲出来的自家马队冲了个七零八落,再然后,赵字营的队伍烧杀过来了。

    处处起火,哄堂大散,整个营盘彻底散掉了,而赵字营家丁和团练的各个连队才刚刚把这个营盘打穿。

    到了这营盘的边缘,在冲天火光的映照下,四周和眼前全都是溃逃的官兵,倒是不见骑马的,骑马的那些早就跑的不见踪影。

    “整队戒备!”到了边缘,董冰峰重新下令,家丁们听令照做,就这么冲进来打穿,董冰峰所率领的几个连队一共受伤五人,还是在奔跑中摔倒的轻伤。

    董冰峰回头看了看营盘,掀开面甲透了透气,秋夜虽然凉爽,可官军大营的火光冲天,烘的人浑身是汗。

    “还以为要多冲几次才能垮,没想到这么容易。”董冰峰念叨了句。

    “团正,这次还是有点风险,本以为官军毫无防备,没想到他们居然用马队来值夜。”一名连正闷声说道。

    对于夜袭大营的赵字营家丁来说,他们当然想不到官军的突袭急进也是今晚动,和对方马队碰上,还以为对方早有准备。

    董冰峰摇摇头,轻声说了句什么,然后扬声大喊道:“各队集合,肃清残敌,上马上车追击,追出三十里回转!”

    他大喊出声,兵丁跟着大喊将命令传递出去,至于先前他轻声说了什么,没人关心。

    那句话说得是“原来是这么草包,总憋着不动手干什么!”

    董冰峰命令一下,刚才已经黑下去的商户营地有部分区域亮起了点点灯火,一辆辆马拉大车被驾驭了出来,兵丁们就这么跟着马车开始向四处前进。

    官军夜不收们到了那两处火堆后,就现自己被百余名骑兵包围了,不想死的只能投降,那些马队将官军夜不收捆扎牢靠后一直没有参与到突袭之中,直到这个时候,董冰峰命令下达,他们菜开始出动。

    一个连队三辆大车,大车上备有食水,家丁团练们如果累了可以在大车上暂时休息,这样,可以让连队始终保持体力追击,度不会减慢,如果遇到了官军马队纠集起来杀回,在这平原水网地带,可以就近依托马车为工事战斗。

    而那百余名赵字营的骑马家丁,则不是突前,而是奔走在大车连队之间,随时准备后备支援。

    在这样的追击下,深夜逃出营帐的兵卒根本来不及停歇,只能不停的跑,很多人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整齐,手里连个兵器都没有,就这么跌跌撞撞的跑,精疲力竭。

    很多人已经被追的崩溃了,索性跪在地上求饶,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些突然出现的敌人没有杀戮,只不过搜走了身上的铁器,让他们脱光衣服,就把他们丢在那边不管继续前进不停。

    城池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宝应县城内自然知道,可看到城外官军大营燃起熊熊大火,杀声震天,然后看着官军四下溃逃,城头的人怎么敢动作,都只能抽调城内民壮百姓,填塞城门,严加戒备,至于城外的官军,就请他们自求多福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火焰已经熄灭,在官军营盘的简陋废墟上,一堆堆篝火升起,那是有人在生火造饭。

    一辆辆大车,一队队家丁疲惫的返回,董冰峰已经把弓箭背回身上,长矛上的血迹也已经擦拭干净,正疲惫的坐在那里喝粥,在这个时节,在运河两岸,米是不缺的。

    “让这附近的商户出来灭火,记得叮嘱他们一句,有什么说什么,不用替我们隐瞒,让弟兄们休整一个时辰,然后出回清江浦,老黎一个人在那里肯定支应的麻烦。”董冰峰简单吩咐说道。

    张虎斌在这个场合下就是董冰峰的副手,他率领的队伍倒是没有跟着出击,而是镇守住官军大营这边,为大队护卫基地和后路。

    听了吩咐,张虎斌答应了声,立刻过去安排传令,没过多久就是跑回来了,脸上有忍不住的笑容,笑着说道:“六爷,那些清江浦过来的商户都傻了,根本不知道我们也过来了,还有的人傻傻询问,问咱们时候来的。”

    董冰峰也忍不住笑,满脸都是得意神色,开口说道:“大哥的安排他们怎么能猜得到,一起吃饭,今天还得赶路!”

    凤阳巡抚郭尚友委托幕僚和董冰峰商谈约定,说是两家默契,各自驻守不战,事后上报,大家方便。

    商谈之后,董冰峰立刻把消息快马送到了徐州,对这个商谈,黎大津的态度很明白:“官贼不两立,大家口头默契,又没有什么文书约定,又没有什么抵押人质,凭什么信他们,要防着他们突袭行险。”

    而徐州的回信也很快,赵进的说法更是简单直接“打垮他们,打散他们,既然他们要双方不战,那就不该在附近屯驻兵马,咱们出兵直接打散了他们,让他们真真切切感觉到肉疼害怕,这才会遵守约定”。

    方针定下,清江浦这边立刻整顿兵马,在清江浦这边,有很多外面看起来和徐州和云山行无关的商户,他们动用车船运货也没人会注意什么,而大车往来于军营和各处运送物资也是正常的很。

    就靠着这些商户和大车漕船,赵字营第三团和清江浦大队的家丁团练不断的被运送到宝应县这边来,平时就充作伙计或者呆在车船之中,夜里才活动,在官军的眼皮底下凑齐了千把人的兵丁。

    他们当然知道官军人多势众,所以决定趁夜突袭,按照董冰峰的判断,他觉得官军既然和赵字营约定,那么肯定很懈怠,戒心不强,一旦被突袭,就会大惊大乱,肯定能够一举破营。

    只不过董冰峰没有想到,官军其实和他想法差不多,但行动上慢了几步,然后满盘皆输。

    太阳刚刚出来,赵字营的家丁和团练就已经收拾好了,开始向着清江浦出,一夜未眠,他们每个人都是疲惫异常,差不多都是拖着双腿行进,骑兵都下马牵马行进,边走边用干粮喂马补充。

    这一切在城头看得很清楚,宝应县上下即便不知兵事,也知道这些徐州家丁团练已经是强弩之末,搞不好现在一打就垮了。

    可没有人敢这么做,大家更多的还是看向官军营盘方向,昨日还堂皇摆在那里的大营,到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昨夜看着火光冲天,杀声震撼,然后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之所以变成这样,就是那些疲惫的年轻人做的,在城头上的官吏士绅,甚至都不知道下面那些年轻人究竟是不是徐州的人马,究竟是不是从清江浦过来的,隔着那么远,怎么就突然过来了。

    宝应县的城门直到黄昏时候才敢打开,这时候,无论那边还是官军都已经看不见踪影了。

    昨夜打破营盘之后,依靠马车进行的追击极为有效,靠着这个,彻底把这几千官军打散了,对于依托马车追击的家丁来说,即便是有小股官兵马队想要反扑,对他们来说也不是问题,只要背靠马车抵抗片刻,赵字营的马队就跟上来了。

    实际上官军的马队根本就没有反扑,杀声震天,火光冲天,他们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他们只知道自己败了,只知道跑得越远越好。

    在天黑之前,扬州境内下起了小雨,清江浦那边雨势稍大,在这样的局面下,道路泥泞,不适合车马行进,想要顺畅移动,只能依靠水运了。

    感谢创世和起点订阅我、投我月票、打赏我的各位朋友,谢谢你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