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商货云集在宝应县城,自然让宝应县上上下下捞了不少实惠,对于一支大军驻扎在县城之外,也就没什么怨言了,而且大家也有担心,一旦在清江浦大打出手,兵灾就会波及到宝应地方,有这么一支官军在,多少让人放心些。   .

    而且凤阳巡抚郭尚友和凤阳守备总督漕运太监崔文升两位江北大佬,对这支兵马的供应都很用心,粮草军饷的拨付都算是及时,就地采买也不至于强买强卖,地方上压力也不算大,甚至还能和官兵做些生意,繁荣下市面。

    难得不需要盘剥地方,可地方上也有自己的担心,官军如贼寇,军纪一旦约束不住,对地方上就是大祸,但真正让宝应县官民意外的是,这伙名为平贼,却在宝应县止步不前的兵马居然约束的还可以。

    步卒被严令呆在营内,最嚣张跋扈的骑兵家丁,除了哨探传信之外,也是整日里不出营盘,封闭的很。

    “现在徐州反贼共派了八到十个探马往来侦查报信,骑马的也就这么多,暗地里或许还有探子,到了晚上,应该是在营盘到北边的道路上还有两骑值夜。”

    在官军营中,千总刘猛沉声禀报说道。

    抚营游击焦大勇点点头,开口说道:“白日里咱们如果动,那清江浦的徐州贼众就会立刻有戒备心思,咱们可以夜里走。”

    说完这句,屋中几位带兵千总以及那位名义上的总领道臣崔正贤都注意过来,焦大勇继续说道:“这几日都还晴朗,明日二更时分用夜不收拔了那两个探子,然后咱们趁夜出,向清江浦那边急赶。”

    众人神情严肃,焦大勇又是说道:“到那时,即便有人察觉也是追之不及,大家不要姑息坐骑马力,等到了清江浦那边,直接向着贼人营盘冲杀过去,破营杀将,那就是第一等的大功,到时候不管有什么耗费都会有成倍补偿。”

    这话说得众人士气更加高昂,这样的狂奔急袭,肯定会有马匹的死伤,这可是相当大的一笔损失,不过承诺成倍补偿那就让大伙放心下来,也让众人对打下清江浦之后的好处神往异常。

    之所以说营外会有探子,是因为现在兵营所在地方,外围就是商户们存放车马货物的地方,商人们倒也不是胆大,可宝应县内外的确没多少空地了,别人家快要收获的庄稼田地总不能去碰的。

    而这官军驻扎之地,却是地方官府征用的地方,大家凑过来跟着沾点便宜,何乐而不为。

    所有官军营盘外,整日里商货川流不息,大车装运货物,脚夫力工装卸,甚至还有商人之间的买卖贸易,依稀有些清江大市的模样。

    带兵的军将开始也想驱赶,不过商人们却很是懂做,大大小小的好处给过来,管事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怕如果赶走了商人就没有了外快。

    这一天依旧营盘紧闭,外面依旧热闹非凡,可官军营内的步卒在操练活动,骑兵们却都在休息积蓄精神,马匹也都上足了料,更有些精干兵卒便装提前出营,他们要在路上作为引导,一切就等着夜间动手了。

    夜深之后,率队的军将层层传令,白天已经做好了干粮,让准备出征的骑兵们先行吃饭,而十五名夜不收已经骑马在营门前预备了,他们都是各自营头里一等一的精锐,马术好,身手强。

    “你们看到那边没有,两个火堆,一远一近。”有人在营门前的木楼上指点说道。

    夜不收们都盯着那个方向,到了天黑,军营附近的商队也是灯火点点,但更远处却是漆黑一片,那两个火堆也明显的很。

    “那边就是贼兵探子的所在,晚上就在那边吃饭休息,已经快有五天了,想必已经懈怠了,你们抹掉了他们,大队就要出营。”指点的人肃声说道。

    官军的夜不收们都闷声答应,千总刘猛这时开口说道:“不要轻敌,不要懈怠,贼人死活不论,今晚做成了,你们每个人都是放双赏!”

    又是闷声答应,千总刘猛一挥手,摆在营门前的三角木栅被扯开,十几骑夜不收缓缓而出。

    十几匹马踏地,声音却不怎么大,因为每匹马的马蹄上都被用棉布包裹,马嘴也上了嚼子,务求安静不出声。

    官军营盘中靠近营门处的灯火全部熄灭,就是要让外人看不清这边的行动,夜不收们出营之后,刘猛就快步上了临时搭起的木楼,登高望远,在这个位置能看得更清楚些,如果那两个火堆熄灭,这边大队就要出营了。

    时间已经不早,商队货场营地的灯火也都次第熄灭,商人们都在县城内寻欢作乐,外面这些苦哈哈们都是睡得很早。

    算着夜不收已经出去了一段距离,军营这边的灯火重新燃起,偌大个营盘,总是伸手不见五指,很容易闹出乱子。

    正在张望的刘猛突然听到了一声破空尖啸,这是箭支破空的动静,声音不大,难道是夜不收们已经摸过去了,那边怎么可能听得到?

    是这边的!刘猛仅仅来得及判断到这个,一根羽箭准确的贯穿了他的咽喉,刘猛手抓住箭杆,想要把箭支拔下来,他就那么抓着箭杆从木楼上摔到了地上。

    箭支破空的呼啸此起彼伏的响起,灯火下的官军兵丁就好像是靶子,被一个个射杀在那边,但并不是每一支箭都和射杀刘猛的一样神准,受伤的士兵大声惨呼,还有的人大声示警。

    “有人袭营!”

    “有人打过来了!”

    官军营盘门前的人或者中箭身死受伤倒地,或者向着营内拔腿飞奔,外面的人却没有立刻追击,连着绳索的铁钩被挂在营门木栅上,这边吆喝一声,那些木栅被直接扯开。

    “列队!”“立正!”“对齐!”此起彼伏的整队声在外面响起,刚才还黑暗一片的营盘之外,突然有点点火光升起。

    一个个炭盆被拨开变得红亮光,一根根缠绕着浸透油脂的火把被塞到火盆里,立刻燃烧起来,然后被抽出分到列队完毕的家丁和团练手中。

    “冲,按照事先的吩咐,一直向前冲,打透营盘方可回头。”董冰峰大声说道。

    刚才射下木楼刘猛的那一箭就是他射的,不过此时他弓箭已经丢掉,手中拿着一根长矛,浑身披挂全甲。

    站在他面前的两个连也都是全甲披挂,一身是铁,这两个连手里是没有火把的,只是拿着长矛,在他们身边零零碎碎站着三十几个弓手。

    “五人一排纵队,跟我冲进去!”简单说完,董冰峰站在队伍第一排,长矛一摆,大步领着队伍向里面冲去。

    铠甲铿锵作响,踏地脚步声整齐划一,尽管先冲进去的只有两个连,可整个官军营盘都好像被震动了起来。

    前面两个连冲入,后面各连次第而入,第三团后面八个连里,还有两个连是全甲,另外都是部分披甲,但披甲的家丁一定是站在最外围最前列,以全甲连队为头领,其余各连为侧翼,而手持火把的团练们则跟在他们后队,家丁团练分成三个箭头,向着营盘内冲了进去。

    张虎斌手里的团练队伍,有四个连是部分披甲,这四个连队则是披甲人不拿火把,其他人拿着火把,在后面等待片刻之后,距离拉开,也是跟着冲进。

    董冰峰率领的前队一往无前,事实上在这个时候,军营中的步卒们大部分已经睡下,他们被外面的脚步声和动静惊醒之后,一时间都没有反应。

    军营夜间严格要求肃静,如果有营啸出现,十有就要炸营大乱,所以夜间出动静是要杀头行军法的。

    可第一时间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接下来想反应就来不及了,火把点燃了帐篷,点燃了营中的辎重柴草,官兵们惊慌失措的从里面跑出来,却看到了排列成队的长矛丛林,仓促间手里连个兵器都没,身上甚至没穿衣服,怎么敢去火并动手,仓促间只能转身就跑。

    可赵字营的连队是分为几个箭头冲突,到处放火冲锋,整个营地的混乱从营门处开始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大家跑到一处又看到这浑身是铁的敌人,只能继续跑,越跑越乱,甚至有兵丁从沉睡中被惊醒,跑出来的时候还不知道生了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大队去跑。

    也不是没有人想要聚拢队伍反抗,尤其是最先冲入的家丁连队并不回头,他们身后也留下了空档,可刚刚组织起来,张虎斌领着的四个连队又是冲过来了。

    偌大的官军营盘,里面足有几千步卒,单论数量足足是家丁团和团练大队的两倍要多,可夜间被突袭,整个营地都被分割的七零八碎,根本聚集不起百人以上的队伍,即便是刚刚纠集起来,张虎斌率领的四百人也是绝对优势,一点点苗头都会被彻底击碎!

    感谢起点”书友14o1312o2515o73,haifh“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