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番说辞让董冰峰和张虎斌都动心了,截断运河的起因就是王友山被关进天牢诏狱,既然对方能帮着脱身,还能体面的平息这次大闹,不知道会给赵字营减少多少麻烦,似乎没有事先预料的那么麻烦。

    “二位公子,看你们两位也都是英勇非凡,如果愿意为朝廷做事,我家抚台大人很愿意提携后进,虽然还没有回禀,在下提前用身家性命个誓,两年之内,肯定能做到一方守备,以后镇守一方都不是不可能,要知道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你们二位..”这幕僚顺杆爬的本事不差,看着气氛缓和,就开始招揽起来。

    不过话说了一半,就看到董冰峰和张虎斌的脸色变了,这幕僚立刻住口不说,笑着端起了茶碗。

    说到这里也算是言尽于此了,那幕僚知趣的告辞,临出门的时候,董冰峰还特意叮嘱了一句:“若是你家大人在京师那边真有些办法,尽快把王家叔父送还徐州,这事情就好解决的多,那就真的不必开打了,大家都方便。”

    “好说,好说,既然贵方也有这个意思,我家抚台大人一定会尽力的。”那幕僚满口答应。

    送得他们离开,董冰峰回来后只是说道:“抓紧给大哥那边去信,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六爷,他们做事就不替朝廷想想吗?难道不该派出大军过来打咱们吗?怎么却和咱们谈起来了?”张虎斌迷惑不解的询问说道。

    董冰峰脸上也有迷网神色,只是闷声说道:“应该都是这个样子,徐州卫那些当官做事也是这种。”

    这回答也算不上解释,张虎斌迷网的摇摇头,开口说道:“怎么觉得这些官和大户们一样。”

    凤阳巡抚郭尚友派来的一行人出了清江浦之后,和等候在外面随从汇合,可也不过十人而已,淮安府县官吏和山阳守备等人都没有过来迎送,在官场上,这已经是极为失礼的举动,放在从前,早就前后盘旋奉迎了。

    但巡抚派来的人没有在意这个,来自徐州和来自狼山的两位亲兵千总则一直很紧张,从进去到出来,满脸提心吊胆的样子,的确有人盯梢,但也不是盯得那么紧,离开清江浦范围后,盯着的人就回去了,可知道这时,这两个千总也没有放松下来。

    倒是巡抚的幕僚和那位亲随来时郑重慎重,回去的时候神情却轻松不少,只不过一路上也是沉默。

    他们这一队都是骑马,很快就是出了淮安府境进入扬州,等在宝应县外驿站停下的时候,大家终于彻底轻松了。

    凤阳巡抚、狼山副总兵、徐州参将三位虽然有上下分别,却各自相对独立,没有什么统属之说,所以歇息下来的时候也是各自分开,并不是聚在一队活动。

    巡抚上差来到,尽管没有进城,可宝应县上下还是落力巴结,不光是有酒菜供应,伺候的人也是齐全。

    巡抚幕僚和那位亲随坐在一起,而两位千总只说疲惫自回屋子休息了,看着那边紧闭的门窗,不管是那幕僚还是那亲随,脸上都有鄙夷不屑。

    “没见之前,还以为什么天王老子,没曾想就是几个毛孩子,几句话就能唬弄的团团转,这徐州和狼山的兵马未免太废了些。”幕僚抿了口酒,颇为悠然的说道。

    边上的那亲随没有出声,幕僚笑了笑,放低声音问道:“老姜,你是替焦游击过来看的,可看出什么了?”

    “你们小心成这个样子,我能看出来什么来。”那“亲随”随口说了句。

    即便是被喊破身份,这老姜依旧是伴当亲随的意思,丝毫看不出是武将亲信,他端起酒杯又是放下,沉吟了好一会才又是开口说道:“年轻气盛,能打恐怕不是假的,不过年轻人脑子不转弯,也只知道猛冲猛打,这两个看着就好糊弄,把这么好糊弄的两个人安排到这边,那个什么赵进恐怕也不是什么聪明人。“

    老姜说得很有分寸,但那幕僚缓缓点头,却是明白了这个意思。

    “大人,杨先生和属下把总姜虎所说的都很明白,那徐州反逆空有血勇之气,却未必懂得用兵之术,只知道在清江浦拦河,却不知扫荡周围的官兵,对付这样无脑匪盗,一支精骑奇袭定可大胜。”

    在凤阳巡抚官署内,书房中只有凤阳巡抚郭尚友和巡抚标营游击焦大勇两人在,听到焦大勇言语,巡抚郭尚友沉吟起来,半响开口说道:“咱们南直隶江北这几支兵马可都是吃过大亏,咱们何苦背这个罪责,你也要深陷险地。”

    “大人,朱巡按还有何巡漕那边已经向京师送了六百里加急的奏折,他们已经说运河这边是地方豪霸意图谋反,咱们只说是乱民啸聚,肯定是交待不过去的,而且乱民啸聚也要咱们出兵驱散,败了还是要担罪责,既然都要担责,为何不出奇兵突袭试试,若败反正也事先也准备上报败绩,若是能胜,可就是恢复漕运平定反乱的大功,怎么也值得做!”焦大勇虽说是个武将,可分析阐述却是头头是道。

    巡抚郭尚友又是沉吟起来,本来听亲兵千总刘猛的禀报,听徐州和狼山两处军将的回复,他已经觉得徐州赵家那边是个刺猬,宁可缩手被斥责,也不愿意去被扎个受伤流血,可派出幕僚谈判回来后,得到的消息却又让他觉得其中有机会,焦大勇这边听了之后,则是起了开打的心思。

    “当时那马冲昊领着两千骑兵可都被吓回来了,你怎么有这么大把握?”

    “大人,那两千骑是一团散沙,若是大人出面下令调拨,那是有王法大义在的,谁敢不尊自有军法处置,谁敢逃散,再说了,那徐州是贼人老巢,自然势大,可这清江浦距离徐州几百里,他们够不着啊!”

    看着巡抚郭尚友迟疑,那焦大勇又跟着说了一句:“大人,若是贼人势大,他们早就大张旗鼓造反了,又怎么会扭扭捏捏的拦河说是鸣冤呢?”

    “咱们标营不过千余兵马,人够吗?”

    听到巡抚郭尚友的这句话,焦大勇脸上露出一丝兴奋,颇有把握的说道:“咱们这边能凑出三百骑,狼山那边能有三百骑,请巡抚大人去凤阳那边再调二百骑,八百精骑急行突袭,足够了!”

    看着郭尚友神色淡然,游击焦大勇又是说道:“大人,徐州贼人在清江浦不过两千步卒,马队百余,骑兵对步卒可以以一当十,咱们能动这八百骑,那就是天大的优势,事出突然,定然大胜。”

    “你是说按照约定,先将大军推进到宝应县一带,然后骑兵向前,动突袭吗?”凤阳巡抚郭尚友脸上露出了笑容。

    焦大勇知道事情成了,笑着回答说道:“抚台大人果然熟读兵书,正是要这般用兵,清江浦那几个年轻贼酋太过天真,想必以为这约定就真是约定,而且清江浦周围又没有城墙沟壑遮蔽,正适合骑兵急进,到时候打他个措手不及,定然大胜,等这边胜了,漕运畅通,是战是和,那都是大人决定了。”

    凤阳巡抚郭尚友缓缓点头,然后沉声说道:“上报还是报乱民啸聚的好,等打完了,再上奏实情就是,免得干系太大,咱们这就开始准备吧!”

    代表狼山副总兵和徐州参将的两位千总又被召唤到巡抚这边来,双方密谈不久,徐州那边的千总被巡抚派人看押了起来,而狼山副总兵那边的亲兵千总则是和凤阳巡抚派出的传令使者一起,快马赶回狼山那边。

    除此之外,又有快马自泰州赶往凤阳,同时,巡抚一道道公文出,各分巡分守的道臣,以及扬州府、滁州、庐州府、凤阳府各处都开始调集兵马和粮草向高邮州左近汇合,准备会剿拦截运河的乱民。

    既然漕运河道被截断,徐州和淮安府的兵马就没办法调动了,而狼山和凤阳驻守的兵马则不受影响,汇集备战。

    这一切大张旗鼓,自然没有办法瞒住别人,消息不断的反馈到清江浦那边,又从清江浦急送到徐州。

    越是到这样的紧张时刻,赵进反而不离开何家庄附近了,每日里就是整训兵马,处理来自各方的消息,以及隔一段时间就骑马去一次黄河边,看看那边的船只准备,现在黄河北也有大量的物资运送过来,人员调拨也有不少要通过黄河水运,船只是最要紧的事情。

    清江浦的来信赵进收到,凤阳巡抚郭尚友派出使者所提的条件,几乎是契合赵进的心思。

    “他们能有这个想法就好。”赵进的评点很简单,然后即刻写出了回信,安排快马立刻送出去。

    说来也巧,给清江浦那边的回信才出去没多久,京师那边的消息来了,拦住运河,消息反馈到各级衙门,再由各级衙门汇集到朝廷中枢,然后朝廷中枢做出反应,加上路途上的耗用的时间,距离赵字营拦住运河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眼看这就要进入八月,天气也从那时的炎热变得凉爽起来。

    感谢“戚三问、元亨利贞、天下纵横有我”的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