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到这话,车夫立刻让马车停下,那几名押送大车的鲁王府中人还没反应过来,一人气哼哼的吆喝说道:“怎么停了,今晚还要在鱼台县城过夜,耽误了你吃罪的起吗?”

    正颐指气使,只看到眼前刀光一闪,耳边依稀有惨叫响起,这是他最后的感觉。 *顶*点*

    几十名家丁团练动手,杀这几个毫无防备的王府中人就和杀鸡差不多,干脆利索的做完,距离官道几十步的地方已经挖好了坑,大家一起动手,直接把尸体搬了进去,然后开始掩埋,没过多久就是做完,就连官道上的血迹都用沙土大概盖了下。

    然后将几辆马车的财货朝着其他马车均了均,载重变轻,马车行进的度也要变快了,那骑士在马上点点头,开口说道:“兄弟们早些回营,这些日子还有得辛苦。”

    说完骑马远去,下面的家丁团练吆喝着答应,更有人兴高采烈的说道:“能这么痛快,辛苦也就辛苦了,真恨不得在那几个贼厮鸟身上多砍几刀!”

    杀人的地方不光是这边,徐州的各处酒坊都在动手,杀人的往往就是最早过来投靠的那些人,杀完人之后,尸体直接裹在草席里运出去,附近早就堆好了柴草挖好了坑,手尾都可以料理干净。

    “这些王府里出来的人没见过银子吗?怎么一个个的这么贪心,整天过来说什么以后他们管事,不给他们够了,以后就不要想在这盐市上做买卖,我啐他一脸,连咱们东家是谁都不打听,就敢说这样的大话,再说了,有银子也不给他们,就算真是鲁王府接了这盐市,这么要紧的地方,能让他们几个杂碎管吗?真是笑话!”通和盐店在盐市上的掌柜愤愤不平,边说边骂。

    一边默默打着算盘记账的账房却开口说道:“真要到那一天,我看这盐市也开不下去了,除了赵天王那一帮,谁能管好这里,鲁王府这些人太贪了,肯定会杀鸡取卵,不会长久经营下去..”

    “掌柜的,卢管事来了!”外面响起一声伙计的要和,那掌柜啐了口,嘟囔着骂道:“每天过来纠缠,每天不给点银钱就打不走,说是王府出身,我看是叫花子出身。”

    “忍着点吧,王府里面的人没王法的,真要是局面不对,咱们想收拾走人还不能得罪他们。”账房叹了口气劝道。

    掌柜闷闷点头,随即在脸上堆起笑脸,快步迎了出去,以他的见识,自然知道这卢某在鲁王府可能也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但眼下还是不得罪为妙。

    “周掌柜,你也太不晓事了,让你拿出个三成来,以后每年的例份都不用交了,这样的好事,你怎么以为我在害你呢!这是我们王爷的意思,我们王爷算起来可是当今万岁爷的爷爷辈的,你这么推三阻四的干什么,小心官府来拿你!”这卢某声色俱厉,气势凌人。

    这周掌柜一边陪着笑,一边心里大骂,心想你这样的货色见没见过鲁王都不好说,拿来吓唬什么人,可想想将来,这样的小人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也只能捏着鼻子应对,估摸着折腾一会,再拿出散碎银子和铜钱请他通融通融,也就这么过去了。

    那卢管事说了几句现没有进展,却有些急眼了,指着那周掌柜怒喝说道:“姓周的,别把咱一片好心当成驴肝肺,今天你该拿也得拿,不拿我就封了你的店,让你滚出徐州去!”

    “卢管事,这..”

    没想到话说到了这样的地步,周掌柜强忍怒火,从怀里掏出早就预备好的银包,刚要递过去,那卢管事伸手就要抓,没曾想周掌柜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话也戛然而止,愣愣的看着他的身后。

    卢管事又是大怒,刚要说话,却听到身后脚步声急响,回头一看,却是两名赵字营的巡丁,这样的人物何尝在他们的眼里,早晚都要滚蛋的角色,这时候居然不长眼的过来打搅,真是麻烦,卢管事气不顺的很,马上山东那边又有人要过来了,而且还是在王府里管着自家的,这位一来,哪还有自己的好处,得趁着来之前先把该捞的银子捞到,不然接下来就只能眼馋别人了。

    这当口居然还有人打搅,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卢管事转身就要扇他们耳光,不过下面当差辛苦的杂役,以后要靠着鲁王府吃饭的废物,居然敢来打搅自己。

    卢管事想也没想就抬起了手,可他刚动作,那两个巡丁就一拳打了过来,这可是拳脚上有把式的壮汉,一拳就把卢管事打的弯了腰。

    “你..你..居然敢打我!”嘶喊着还没说话,髻就被巡丁一把抓住,不管不顾的直接向外拖去。

    那卢管事疼得大叫,在地上还要挣扎呼救,却又被重重一脚揣在胸腹间,大叫了声立刻不挣扎了,好像条死狗被拖了出去。

    从人进来到动手,一切生的太快,不光是那卢管事没有反应过来,就连这盐店上下都是愣,等人被拖到门口才醒过神,心里暗叫痛快,快步跟出去看。

    这时候,已经听到盐市其他各处响起的叫骂,以及此起彼伏的痛叫惨嚎,站在门口就能把街道上的情况看得清楚,这些日子越来越嚣张的鲁王府中人一个个在街上被拖行,他们本就没什么武艺在身,挣扎几下就被打得动弹不得了。

    看着这些情景,每个人都觉得痛快,这段日子着实收了不少闲气,跟赵字营打惯了交道,实在是不习惯这些万事都觉得理所当然的鲁王府中人,连赵字营那么强横的势力都按规矩做事,你们张狂什么?

    可痛快归痛快,大伙心里又觉得忐忑,不管怎么说,这提前三年的租金已经交了上去,现在看着鲁王府这边倒台了,也不知道赵字营还认账不认账。

    更有人深想了一层,赵字营这么和鲁王府撕破脸,难不成要扯旗造反,万一那样,这生意就别想做了,三年租金更是打了水漂。

    “我家进爷说了,那三年租金是云山行出面收的,既然说话就要算数,以后这三年的租金就不要交了!”有人敲着锣大声吆喝着走过,听到这个很多人才松了口气,甚至欢呼起来,觉得自家捡了大便宜,可深想的那些位却没什么高兴的。

    在何家庄附近住久了的众人对眼前这个局面没什么意外的,甚至很多人已经预料到这一天,可很多初到此处的客商行旅却觉得惊讶异常,即便是官府差役抓人也没见这么利索的,许多处居然能作到同时动,好似风卷残云。

    要抓其实也容易得很,鲁王府来人大都在盐市和集市上打转,每日里琢磨着怎么分肥,怎么从商家那边敲诈钱财,赵字营动手就和瓮中捉鳖一样。

    至于乔百户和几个为的,他们自然不用亲力亲为,每日里呆在客栈里吃喝玩乐,等着下面人孝敬就是了。

    以赵字营的能力,抓这些人断没有漏网的可能,所以乔百户他们所在的客栈一直没有收到风声,鲁王府仪卫舍人乔山现客栈内的掌柜伙计全都消失不见的时候,一个连的团练已经把客栈团团围住。

    看着佩刀的马冲昊走进来,百户乔山的脸色变得惨白,默不作声的跌坐在椅子上,而一同来的那位宦官头目却是大怒,指着马冲昊大骂说道:“杀才,你没长眼睛,敢..”

    话说半截,直接被窝心脚踹了回去,整个人踢翻在地上,嘴角都有血丝沁出,马冲昊狞笑着说道:“在京城的时候,那些没卵子的都不敢跟爷这么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这一狠,鲁王府的其他人立刻都不敢动了,任由凶神恶煞的团练冲进来抓人捆人,到这时候那乔百户倒是反应过来了,惨笑着说道:“你们还真敢造反?为了区区钱财,你们还真敢豁出去?”

    “不造反,这偌大的家业就得被你们吃干抹净,到时候死无全尸都是有的,你们这些门道你以为别人想不通吗?”马冲昊不屑的说道。

    乔山木然点点头,用同样木然的语气说道:“可造反是多大的事,用这么快地方和大明作对,大明可是有百万兵马,你徐州有多少,到时候,到时候..你们就不怕粉身碎骨,抄家灭族吗!”

    说了几句之后,乔山的语气猛地激烈起来,不过动作却是一丝也无,任由团练把他捆得结实。

    “他们一直都不怕的,只不过在找个最合适的机会。”马冲昊也懒得理会这乔山了,随口说了句,却立刻停住。

    赵字营做事却是雷厉风行,鲁王府中人贪墨敲诈出来的银子都被罚没,归赵字营和云山行的,自然都有账目,直接做账就好,至于敲诈商户的那些,则是让商户们过来认领。

    清帐之后,人都是带到黄河边上,干脆利索的来上一刀,捆着石头直接丢进河里面去,只留下了一个百户乔山,和潞王府那边的人一起,都丢在州衙的大牢里面关押。

    感谢起点和创世订阅本书、打赏本书,投月票给大明武夫的各位朋友,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