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赵进说得严肃,马冲昊连忙站起来肃然领命,快步转身离开,等这边门关上,赵进转头对孟志奇说道:“小孟,从今天开始你不用跟着我了,去学丁队那边,严抓火器训练,新式火铳会不断的送来,你看到练得好的,就招募到火器连队里面,有什么办不了的差事,过来找我!”

    谁也没想到突然插这一句话,孟志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的跪地领命,等站起后,脸上却有些不舍的神情,总兵身边的把总大过外面的都司守备,能在赵进身边听差传令,地位差不多和大队正平齐,现在只能去做个火器连正,这如何能舍得。

    不过孟志奇反应的也不慢,在这个当口,可不是自己挑三拣四的时候,只是站起肃立,却没有任何的虚文礼数。

    赵进直接把铜印和花押交给如惠,如惠快的写了一封文书,用印画押,然后赵进又把腰牌递给孟志奇,孟志奇懵懂的接过,快步出了屋子。

    看着孟志奇的背影,如惠笑着说道:“估计小孟是舍不得走的,不过老爷安排他去做这个连正,不服气的人肯定不少。”

    “各团各队的连正队正脑子都已经练僵了,觉得靠自己手里的十尺长矛加上那方队就可以横行天下,只想在长矛和方队上下苦功夫,什么火铳弓箭,什么骑马战船,统统觉得是歪门邪道,也就是学丁队里这种心思还不怎么多,还能练的出来。”赵进笑着解释了两句。

    “曹先生,安排一队人去鲁王府那边,不管他们是不是眼线,都一定要是专门的生意人,把咱们盐市和酒坊的契约文书都做出来,去鲁王府和他们交接,记得要说明一点,说最好是来到盐市和酒坊这边清点,不然不见实物,很容易有什么错漏,很容易被咱们做手脚。”赵进开口说道。

    如惠下意识提笔记录,写了几个之后手一抖,墨水滴在了纸上,如惠愕然看着赵进说道:“老爷,真要给他们?”

    赵进点点头,如惠迟疑了片刻,看看门外,却站起凑到赵进身边,低声说道:“老爷,给了这一次,就还有第二次,山东王府的要挟在意的话是大事,若不在意的话,也不比马冲昊那次大到那里去。”

    说完这个,如惠又是看看门外,瞥了眼不远处的牛金宝和孙大林,又将声音压低了些,咬牙说道:“进爷,当断则断啊!”

    赵进转头看向如惠,神情淡然,如惠却因为赵进这个表情心里大跳了下,心想着自己这句话是不是说的过了。

    “如果是你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觉得其他人会怎么说?”赵进问道。

    如惠微一沉吟,却是笑了,继续低声说道:“进爷这边或许会看顾,其他几位估计会和属下一样的念头。”

    赵进被这个回答说得又是愣住,想了想之后,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开口说道:“你去安排就是,现在咱们做得大了,和周边开始接触,鲁王府图谋咱们财货产业,潞王府难道就不是,这周王、福王、唐王什么的知道了难道不会吗?这南直隶地面上已经有过马冲昊那桩事,南京有个镇守太监,有个魏国公,凤阳还有个守备太监,两个巡抚,还有南京那些尚书之类的,咱们在徐州,在清江浦做的这般生,他们难道就不眼红吗?就算不眼红,我们财就必然他们少赚,断人财路,早晚就要你死我活,今天拿王兆靖的父亲牵扯谋反要挟,明天会说我们造反吗?这样没完没了的折腾,咱们还能不能做正事,所以要想个一了百了的法子。”

    一了百了..听到这个词,如惠的脸色也变了,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问道:“老爷要做大事?”

    听到这话,赵进却摇头失笑,开口说道:“你别和大香学,什么大事不大事的,咱们急什么呢!”

    此时的如惠却有些糊涂了,盯着赵进看了几眼,失笑说道:“也是,该怎么做,老爷做主就好,属下照着去做,肯定没差的。”

    说完后躬身作揖,转身大步出了门,看他这个动作,倒像是放下了心中纠结一般。

    赵进笑了笑,靠在椅背上双目微闭,似乎是睡着了,昨夜一夜未睡,很有些殚精竭虑的意思,的确是很累。

    “大林,喊陈昇、吉香和刘勇过来,就他们三个,其他人不允许进来。”就在孙大林准备去关门关窗的时候,赵进闭眼开口说道。

    尽管昨夜忙碌到很晚,可陈昇他们还没过来,王兆靖就已经来到了这边,满脸憔悴,眼圈乌黑。

    “没睡着吗?”赵进笑着问道。

    “大哥还不是一夜没睡。”王兆靖反问,赵进的状况比王兆靖好不了太多。

    赵进又是笑了笑,王兆靖脸上则没什么表情,自去屋角桌上拿出纸笔,准备开始忙碌,赵进沉默的看了他一会,这才缓声开口说道:“这话本不该问的,但牵扯重大,事关你的父亲,还是要问一句,你信我吗?”

    莫名的问题让王兆靖愣了下,随即郑重点头说道:“小弟当然信大哥,若不然,怎么会跟着大哥出生入死。”

    “好,那接下来你要做什么,一切听我安排,救你父亲我已经有了法子,这法子未必说是万全,但却是最有把握的。”

    听完赵进的话,王兆靖长吁了一口气,对着赵进拱手深深作揖,肃然说道:“那就全听大哥安排了。”

    “二爷他们到了。”门外响起了家丁通报的声音。

    到了六月初的时候,再迟钝的人也能看出有些不对了,可究竟有什么不对,大家却说不太清楚。

    赵字营各个团队的调动瞒不住人,但各个团各个大队的移动都是在各自的守备范围内调动,没什么稀奇的。

    再说了,赵字营向外派遣驻扎也才不到两年,本就没什么规矩可循,或许是赵进找到了更合适驻扎的区域。

    另外就是靠近赵字营学丁队的营地,总是能听到噼里啪啦好像放鞭炮一样的声响,大家都知道那边是在施放火器,这个也瞒不住人,因为集市上的商人们都知道,徐州这边收购火药材料的价钱提了三成,如果量大价钱还好说。

    造火铳什么的也不稀奇,天南地北的,民间连火炮都不稀罕,莫说是几杆鸟铳了,赵字营做这个不稀罕,做得这么晚才让人觉得奇怪。

    来自京师和山东兖州府的人被格外关注,即便是没什么江湖经历的商户们也能感觉自己被盯得很紧,而且总是有人询问这样那样的问题。

    对这个大家也不奇怪,赵进和伙伴们都是年轻人,对外面总是有好奇,南来北往的客商们都得到过类似的待遇。

    倒是有个别消息极为灵通的,隐约听说赵字营在山东四县没什么进展,和鲁王府的田庄产业碰撞冲突之后,就再也没有后续,看来是惧怕了藩王的权势。

    不过鲁王府的庄子也是安静,也没有去找补什么挨打的仇怨,也没有和赵字营派过去的江湖势力有后续的冲突,看起来也是被徐州武夫的强横吓住了。

    大家能看到和注意到的也就是这么多,其他的或者看不到,或者看到了也不会注意,根本不觉得有什么意义。

    比如说云龙山云山寺那边正在大兴土木,挖深沟修高墙,修缮拓宽山路,扩建仓库,然后一车车的粮食和物资运上山去,各处庄园的仓库也在扩建和清点,分布在各处的粮食正在朝着几个点集中。

    对这些,就连徐州本地人都没什么感觉,因为这些地方都是赵进的私产,根本没办法靠近和进入,然后所有动员起来的劳力都是赵进庄园内的庄户,算起来,这些人都是赵进的长工佃户,根本和外面无关。

    然后徐州江湖市井的活动自有规律,商户良民和百姓们自然看不到,他们或许能感觉到气氛的微妙变化,却不知究竟。

    快马赶往京师,又有运送金银的车辆赶往临清城,这些事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何家庄的常态,也是司空见惯了。

    实际上,就连赵字营的家丁和团练们都不知道将要生什么事,他们只知道训练加重,伙食变好,然后纪律更严了。

    “乔大人,这盐市是个下金蛋的金鸡,养好了每年都有金蛋,若是太急了,杀鸡取卵甚至鸡飞蛋打,那可就只能吃一年或者吃几个月了。”

    “你这话说得是没错,可局面这么兴旺,总没道理一文钱交不上去,听说这盐市上的商户都巴不得多交几年租金,大伙这么热心,咱们也不能驳回去,就先交个三年,常例份子这个不急,年底再收就好。”

    赵字营的使者很快就到了鲁王府所在的山东兖州府滋阳城,鲁王府的反应也不慢,很快就把人派了过来,来的人大家倒是不陌生,带队的居然是在邳州挨打的那位乔山乔百户。

    感谢起点“小俊”书友的打赏,谢谢创世和起点各位的订阅、打赏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