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而且徐州盐市和集市日进斗金,是各处很大一处财源,柜上货物金银存着的也不少,真要有什么危险,肯定会先通知到自家产业撤离,就和上次马冲昊率众威逼过来一样。   .

    也正因为这个,内卫队和云山行都在集市和盐市的商户那边安插了明暗眼线,这些眼线能提供相当多的消息和动向。

    谋反大案,肯定震动朝野,这些商户的靠山背景各个消息灵通,断没有道理比赵进这边还晚知道。

    可现在这个局面却不合常理。

    “老爷,这么多人,各方势力,也不会联手做戏给咱们看,他们也没这个做戏的本事。”聂黑小心翼翼的说道。

    赵进沉默着走了一会,这才开口说道:“我会让马冲昊那边去京城打听,不过你们内卫队也要安排人过去,和马冲昊不要混在一路,要快,要仔细,不要担心花银子。”

    聂黑连忙点头答应了,这边赵进去了校场,看到陈昇神色和从前没什么区别,而吉香则是顶着个黑眼圈,满脸没睡醒的样子。

    看到这个,赵进眉头立刻皱起,他知道吉香有两个相好,而且他还知道到底是谁,年轻人血气方刚,又是自家伙伴,赵进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在这样的要紧关口,居然还在女人身上折腾,真是不知道轻重了。

    “昨晚翻来覆去没睡着,脑子里总在想事,索性来亲卫队这边看他们巡夜,点检了下兵器武备。”吉香干笑着解释说道。

    看着身边陈昇点头,赵进这才确认,如果吉香真是荒废正事,陈昇不仅会训斥,搞不好还会动手。

    不过吉香的这个情绪,赵进却能明白,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了看有序出营跑圈的亲卫队家丁,缓声说道:“我说过几次,咱们这个年纪不用急,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自然就成了。”

    “大哥,这个道理我懂,可好久没有上阵厮杀了,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吉香同样干笑着回答。

    看完亲卫队和第一团的操练,赵进又去何家庄附近的铁匠工场,现在洋人路易知道自己的重点在那里,以后不好说,但现在,能保质保量的做出火铳,这就是他的财富和前程所在,不过和赵进见面的时候,赵进也从这洋人脸上看出了些许忐忑。

    自家事自家知,路易自从离开神学院到现在,也不是没有过财,可每次有了起色就被变故打击的烟消云散,洋人路易的阅历要比徐州的大多数人都丰富,昨天突然紧绷起来的气氛,别人或许没有注意到,这路易却感觉到了,心想自己才看到财的曙光,难道又要一场空了,因为这件事,路易昨夜破天荒的祈祷了几次,尽管祈祷词都记不太完整了。

    赵进没理会对方的心情,只是强调了要保质保量,要用统一的量具,火药和铅弹不能有一丝的马虎,然后又给了五两黄金和五十两白银。

    看到这闪亮的贵金属之后,路易的坏心情烟消云散,立刻做出了赌咒誓一般的保证,赵进也给了通译赏钱,话说得很明白,不管怎么麻烦,也得教会这路易的老仆官话,他知道的同样有价值。

    打造火铳的铁匠们也得到了好消息,打造一干火铳,赏钱加了,原来是一杆火铳赏银一两,现在是两杆火铳赏银三两,这个可当真是重赏,大家的干劲又是变得十足。

    同时徐家工匠们之间还有消息流传,谁若是能懂得铸造火炮,或者认识铸造火炮的人,都能财,这一辈子都不用在铁炉面前辛苦了。

    有人说是姑爷喜欢,也有人说是外人打听,不过消息都很模糊,谁也说不准,毕竟这火炮是军国重器,私铸火炮那真是杀头灭门的大罪了。

    但忌讳归忌讳,铁匠们为赵字营打造了这么多家什,再迟钝的也能隐约猜到些什么,这火炮的传闻一出,大家打听的都很努力。

    骑马回到亲卫队的驻地,马冲昊已经在议事厅中等候,和昨日一样,屋子内只有赵进和伙伴们以及护卫,屋外的人都要躲开一定的距离。

    “如果银子上上下下都打点到了,能不能从天牢里把人弄出来?”赵进问的很直接。

    “能,银子用到了,在京城,在这天下没有办不成的事情。”马冲昊回答的也是斩钉截铁。

    边上细听的王兆靖顿时精神一振,赵进眯着眼睛看了马冲昊一会,拍了下椅子扶手,沉声说道:“既然这么讲,我们再安排一队人过去,人一出天牢,立刻快马送出京师,只要出了京城就不必担心太多了。”

    那边马冲昊弯弯腰,又是开口说道:“老爷,从天牢里出来不难,可这里面也是有风险的,如果出来之后,万一有变,哪怕是万一,有人鼓噪起起来,那就出不去城了,原本人关在诏狱天牢里没什么大事,这一次之后,只怕真成了重犯,三爷久在京城,想必也知道这个道理,天牢诏狱说起来名头吓人,在里面其实也没什么遭罪的,都等着外面斗出个结果,或者银子打通关节,可一旦劫狱不成的话..”

    他欲言又止,大家也能听得明白,现在局势还模糊,如果真要用强劫狱,只怕反而坐实了某些事。

    “只要人能出诏狱,凭咱们的精强,足以护送着人出城,就算有人阻挡,只要不是埋伏,短暂遭遇之下,咱们也能冲开。”这却是王兆靖说的,他已经有点急了。

    “三爷,小的冒昧讲一句,其实按照老爷说法,真把银子用足,上下打点齐全,救出来的把握很大,京师距离徐州千里,万一有个闪失,那就是大祸!”马冲昊声音略微提起了点。

    “真要有惊动,出城的路就那么几条,京城要是把马队派出来怎么办?那更是跑不了,禁军四大营的马队、锦衣卫的马队、京营也有马队,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也有,这些骑马的可都是精锐。”

    说到这里,赵进却用手切了下,看到这个手势,马冲昊立刻停住,那边王兆靖的脸色已经很差。

    “你抓紧联络京师那边,这边还有不少要紧事你也得盯紧了,这次的事情做好,大队正的位置有你一个!”赵进简短说完,挥手让马冲昊离开。

    马冲昊的话虽然是实话,却对王兆靖刺激太大,还是不必多说了,反正对这个已经有了布置。

    听到赵进的许诺,马冲昊满面笑容,躬身行礼后离开,他本就不是对王兆靖说这些,能让赵进知道他思维缜密周全,了解京师局面就足够了。

    “马冲昊现在不能完全信任,但也得给他足够的位置,他的才干本领足够了,不重视就笼络不住,更谈不上用了。”赵进解释了句。

    王兆靖呆呆的坐在那里沉默了会,突然开口说道:“大哥,小弟想带队去一次京师,小弟身上也有举人的身份,儿子出面也比旁人方便自然,我..”

    “想什么想,老实留在徐州!”赵进喝了一声。

    “这是小弟不孝,是小弟拖累了家父,不孝,我..”王兆靖的情绪有些绷不住了。

    “荒唐,你去了又有什么用,你也陷在京城难道就是孝顺了!”赵进说得很不客气,王兆靖刚要开口,外面却有通报,说是陈昇来了。

    陈昇进这里当然不用等什么允许,无非是知会一声,推门进来,却看到屋中王兆靖的状态,皱眉问道:“怎么了?”

    听完赵进的解释,陈昇冷冷说道:“平时脑子还算好用,一到要紧关头就糊涂,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你要是敢去,我就把你关起来。”

    “大哥,二哥..”王兆靖哑着嗓子说了句,双手捂住了脸。

    陈昇摇摇头,转向赵进说道:“昨夜我也想了想,如果朝廷要对咱们动手,徐州参将这边必然会有消息,就算觉得周宝禄不让人放心,也会安排人来接替,可那边毫无消息,的确是透着古怪。”

    赵进伸手在额头上拍了拍,苦笑说道:“灯下黑了,我都当没这个参将在了。”

    徐州参将分守区域广大,以徐州中心,北到济宁州、西到归德府、南到凤阳府城和清江浦、东到海州沿海一线,等于是扼守住大明东部的咽喉枢纽,徐州参将在兵部那边,在朝臣大佬们心里,都是有足够份量的强镇。

    这样的力量,又是在徐州,肯定是镇压徐州谋反的主力,兵贵神,那边行动,这边肯定也要知道消息,计算对这个周宝禄不放心,那么替换的人手或者布置,在这个时候也该安排了。

    但徐州参将人在徐州,身边师爷僚属都在,护卫却只有十几人,一共留了四匹拉车的马,一举一动都在赵字营监视下,他若有动静,赵字营各处早就知道了,而不会现在这种忽视过去。

    “这就让聂黑去查,或许我们漏过去了!”赵进闷声说道,说完之后,却拿下腰间的牌子递给孟志奇,传口信的时候必须要有赵进的腰牌,而且事后得到口信的人会来赵进这边对证,务求中间关节不出问题。

    感谢“元亨利贞、暮鸣、吴六狼、戚三问”四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双倍月票和订阅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