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马冲昊神情变得肃然,郑重的说道:“回进爷的话,属下也只是猜测,如果真是图财,抄家之后再捞一笔,他们也会收手,毕竟文臣士子同气连枝,说不准就能找到谁,不及早收手会有麻烦,但属下也只是猜测,如果不是的话,花钱恐怕..”

    赵进点点头,又是问道:“花钱打听消息,你有办法,这件事先交给你去办,让你京师的关系去捞王兆靖的父亲,不要怕花费银子,你今天就找关系,银子的事情不用担心,会在你办事的时候送到那边。 ”

    “只是打听消息,京城那边有几个人很是可靠,请进爷放心。”马冲昊躬身回答说道。

    “这几跟着聂黑一起,不要办别的差事,随时等我吩咐。”赵进开口说道,马冲昊连忙躬身答应,告辞离开。

    等马冲昊离开,屋中几人脸上的疑惑更重,彼此对视,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王兆靖迟疑着问道:“大哥,银子这块怎么能快到京师,云山行调拨一时也来不及。”

    “先让临清李家那边调,他做巡检,不知道多少商人要巴结,那里距离京城也近。”赵进随口回答了一句。

    这个根本不是众人关注的,大家彼此看看还是沉默,赵进用手拍了下桌面,站起来说道:“该准备的已经准备了,该动作的也该动作,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沉下心打听消息,各自去忙!”

    他语气里带着一丝烦躁,本来是和大家描述火器,讲述完整的长矛方阵的,结果突然来了这么一个消息,很多可以徐徐动作的事情,变得急促了,急促的话必然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和漏洞。

    屋中诸人各自告退,他们要忙的事情都有很多,王兆靖特意落在最后面,等所有人都出去,他到了赵进跟前,面露决心,深吸了口气想要说话,可嘴张开又合上,脸上却又有游移的神情。

    “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你不用想太多,把你的事情做好。”赵进沉声说道,他能猜到王兆靖想说什么,可这样的话,身为人子,哪有那么容易轻易决断。

    王兆靖点点头,眼中似乎有泪,不过低头掩饰了过去,赵进拍了拍王兆靖的肩膀,又是说道:“不管是劫狱还是怎么,肯定会把王叔从京城救出来,这你放心!”

    去京城劫狱,说起来是天方夜谭,匪夷所思,可赵进说得斩钉截铁,王兆靖伸手擦了一下眼角,躬身就要拜下,才要动作就被赵进搀住,盯着他说道:“自家兄弟,这些都是应该的。”

    王兆靖深吸了口气,赵进放缓了语气说道:“回去早些歇息,明日开始就要忙了。”

    临辞别前相对,王兆靖一句话也没有说出,赵进送他出了院子,走出去的时候,已经能听到急促的马蹄声处处响起,然后又是远去,已经开始向各处传令传信了。

    但何家庄集市盐市以及赵字营势力所及各处,目前都感觉不出太多的不同,因为一切都在照常营业,可每个人都知道有事情要生了。

    尽管安排了大伙的家人去往骆马湖东岸的田庄寨子,可赵进没有打算让徐珍珍、木淑兰以及儿女离开。

    “如果我护不了你们,徐州邳州这方寸之地,你们又能去那里?”赵进知道自己妻妾的性子,他说得也没什么遮掩。

    徐珍珍和木淑兰也是表现淡然,只有赵凤和赵龙不知道生了什么,一个笑,一个哭,然后过了会,又是变了过来,让屋子里热闹无比。

    “那境山铁场外面的活计生意都先停了,给夫君打造兵器铠甲,徐家上下的青壮也不少,编练起来也是夫君的助力。”

    “目前看,事情有些蹊跷,但还到不了这一步。”赵进闷声回答,前后分析,加上马冲昊的判断,这件事疑点重重。

    以往一直防备着徐州相关牵扯到谋反的罪名上,可一旦被落上这个罪过,却又不是对着徐州来的,总感觉古怪别扭。

    “进哥,如果朝廷要动徐州,闻香教内必然有飞签传信,算算日子,最迟后日就能得到消息,到时候就能更准些了。”

    即便徐珍珍知道木淑兰手里有一套人马,关于闻香教相关的事情,木淑兰也只会单独和赵进来讲。

    “徐家和王家在京城都有布置,这样的大事,又不是相关闻香教的大事,飞签会走得急,但不会太机密,妾身安排的几条线都能截到知道。”

    木淑兰说得很明白,不过吃过晚饭后,赵进单独和木淑兰谈话并不是为了这个。

    “小兰,我想派人进京劫狱,你这边能不能帮上忙?”

    “我二伯和四叔这些年凑起的人手已经散了,目前还在慢慢捡起来,京城那边怕是没有,小良他们家倒是和京师里熟,不过带路这样的事情,也是指望不上。”

    赵进沉默下来,王兆靖等人离开后,赵进没急着去忙,只是关上门询问说道:“凑齐一队精强好手去京师劫狱,你们有没有把握?”

    屋中孙大林和孟志奇脸上都有震骇的神情,牛金宝和聂黑则是神色平常,安静一会,聂黑摇摇头说道:“没把握,京城太大,杀进去倒是不难,救人出来也是不难,可劫了天牢,必然关城大索,即便救出来只怕还要被抓回去。”

    “聂兄弟说得不差,老爷手里精强好手不少,京城那些人享受惯了,没胆子厮杀的,可麻烦就麻烦在,一旦惊动,四面八方都有人来,这京城又太大,只怕还没冲杀出去,城门就关上了,那时候真就是插翅难飞。”

    “如果把银子都使到地方了,上上下下全部能买通,咱们派人过去只是护送着人出来,防备个万一的话?”赵进又是问道。

    既然这帮番子是为了敲诈银钱,那就给他们银钱,赵字营聚敛了这么多金银,正是该用的时候。

    听到这话,聂黑和牛金宝都不出声了,又是沉默,聂黑才开口说道:“或许有几分把握,但在京师地方,万事都不敢有什么保证。”

    “明日找马冲昊,先问清楚京师道路,如果能知道关押那处的明细最好,先在徐州搭建起来演练。”赵进闷声说道,这就是当日冲入冯家之前的规程了。

    不过大家也知道急不得,消息还只是个信使的一面之词,现在王友山到底如何还不知道,甚至是不是关在所谓的诏狱天牢内都不好说,一切都要等这边的人去查,这一来一回,最快也得十几天..

    和木淑兰那边交代完,赵进晚上却是和徐珍珍睡在一起,临睡前,徐珍珍小声说道:“夫君,要不让小凤和小龙跟着木家妹子去流民寨那边?”

    “不要胡思乱想。”赵进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或许觉得自己的语气太重,又是解释说道:“就算真到了那一步,也不是去流民那边。”

    “妾身自小管家,性子也强,家中长辈总说妾身以后嫁了会吃亏受气,可跟了夫君之后,一切顺心如意,妾身满足的很,觉得这是福分,就有一处熬人,每隔一段总要提心吊胆,担心两个孩子,担心夫君,也担心自己。”躺在那里的徐珍珍幽幽说道。

    赵进一时间也是无言,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道:“这次之后,你也不会担惊受怕了..可能还得连着担惊受怕一年或几年..”

    这话却让徐珍珍忍俊不堪,扭了赵进的胳膊一把,捂着嘴在哪里低笑不停。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醒来,赵进现自己睡得不错,按说牵扯到谋反大案,接下来即将是狂风暴雨,可自己却不怎么担心,这也是奇怪。

    赵进知道自己足够镇定,但这牵扯谋反却是他一直担心的,因为到这一步,就是彻底撕破脸要做将起来,从前偶尔想到,都会辗转反侧,这次真正碰到却没那么担心了。

    要说悬着的石头总算放下也不是,或许昨日询问出来的疑点太多,根本没有办法落实的原因。

    以往赵进晨练都是体能和武技,在洋人路易来到之后,就开始学着施放火铳,用新造的火铳,按照路易图册上的标准动作,一丝不苟的进行装填射击。

    当晨练结束后,一家人吃过早饭,然后忙碌的一天开始,和从前相比,今日里格外不同,昨天交办下的各项事务,今日里就要开始反馈了。

    “各路送信的都已经出,州城那边已经开始动了。”

    赵进照例先去亲卫队和第一团的校场,在半路上,聂黑已经跟了上来,聂黑所要说的是另外一桩事。

    “老爷,盐市和集市各处都不见一点反应,各家私宅里也都是一切照旧,不见任何异常。”

    听到这个,赵进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才是真正诡异的地方,集市和盐市都是各路豪商开设的店面,其中清江浦的豪商和扬州盐商牵扯颇多,有些枝蔓甚至还能牵扯到河南、山东的几处贵人家里,这些人靠着背景自然消息灵通。

    请多多支持双倍月票

    感谢起点“niuyutu”书友的打赏,感谢创世和起点订阅打赏的朋友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