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设计完毕,千疮百孔的铠甲就要回炉了,而负责学丁的队正则是将新造火铳和鸟铳收起,应该还和上次一样归入库中。

    “不必了,鸟铳入库,火铳到手里去,每天练习装填和射击,每三日练习一次实弹射击,弹药支取找曹先生那边。”赵进扬声吩咐说道。

    他这么一说,学丁队的几个队正没有立刻听令,反倒是小跑过来,询问到底该把这些火铳给谁。

    “表现最好的学丁才能拿到火铳,拿到火铳的人就是家丁了,单独成立一个连,就是火铳连,小孟,你做见习连正管着。”本来是一句简单的安排,说着说着,却多了一个连的编制。

    被点到名的孟志奇满脸不可置信,他本来是跟在赵进身边的护卫,怎么就突然成了一个见习连正,现在赵字营多少老兵还没到这个位置,不光是孟志奇惊愕,连过来询问的几名队正也满脸惊讶。

    “这学丁队有多少人不愿意学用火铳,觉得学了这个,这辈子就没有什么前途,还是学些真刀真枪的本事要紧,这个火器连队就是告诉他们,学好用火铳,一样有前途,小孟的火器学得最好吧!”赵进笑着说道。

    学丁队的队正也是无言,尽管赵进要求学丁队学习火器施放,但队正们都是家丁出身,觉得长矛无敌,这火铳次一等,教导学丁时候未免也带上这种情绪,学丁队上上下下都是以长戟论英雄,以用的好坏分高下。

    孟志奇很聪明,可做事也很实心眼,既然是赵进交办的那就一定要学好,前途什么的不去考虑太多,所以他的火铳技能最出色。

    至于今日被选出施放火铳的这些人,自然就是练的最好一干人,队正们教授的不怎么用心,但拿出来表现的肯定是最好的。

    队正们脸色都不太好看,却又带着几分敬畏戒惧,原来赵进亲自带学丁的时候,自然没有人敢搞鬼现在赵进不太顾得上这学丁队了,但里面的大事小情依旧清楚的很。

    不过赵进这个命令说下去之后,学丁们却都兴奋起来,学丁队说是家丁的预备队,可学丁想要成为家丁却不容易,由团练转过去的更多。

    今天赵进的这番话却让他们看到了一条出路,以后是不是在火铳上多下下功夫,然后就能成为家丁。

    脑筋快的还能想到一点,这个什么火器连队一共才三十多人,只怕队正队副什么的也会在这三十多人里提拔,如果扩充的话,连正什么的搞不好也在其中,看来自己要多努力,这可比使用长矛的家丁团队容易提拔多了。

    对赵进的这个举动,好多人有话要说,不过赵进却带着大家进了议事厅,那个洋人主仆和通译也跟着走了进来。

    议事厅内摆着一张方桌,桌布是白色的,桌面摆着一些大小不同的木块,这是从前没有过的布置,每个人都好奇的去张望几眼。

    赵进没有说桌上是什么,只是开口说道:“明日下令,每个团每个大队都要选拔出十分之一的人手作为火器家丁训练,火器暂时生产不出这么多,每一处临时两杆下去,平时用木棍训练。”

    陈昇、吉香都是动容,各团各队一下子选拔出十分之一的人手来训练火器,这可当真是重本了。

    “这么一来,方阵可就有缺口了。”对于赵字营的团正和大队正来说,他们对长矛方阵到了近乎迷信的程度,他们先没有去考虑什么选拔火器家丁的意义,而是先考虑被抽掉了十分之一,长矛方阵就有缺口。

    赵进失笑,有些没好气的说道:“缺的人会从团练和学丁里给你们补充。”

    陈昇面色严肃的建言说道:“赵进,刚才那火器的确是威力不小,可让这么多人来练,有这个必要吗?咱们赵字营强就强在这股血气刚勇,别因为练这个火铳把什么都荒废了。”

    “开弓射箭的弓手,怎么就没人说他们胆小了,施放火铳,看着敌人一步步靠过来,要浑身稳住,不能提前开火,放响了一次,敌人又冲近了一些,稳着再打一次,真等敌人到了跟前,轮着火铳砸过去,抽出佩剑佩刀去拼,你觉得这样的人,没有血勇,不沉稳的能做到吗?”赵进把火铳家丁接敌时,可能的情况说了一遍。

    阐述完之后,屋中安静下来,几个上阵带兵的人琢磨了下赵进的说辞,能做到这一点的,没有血气刚勇还真是做不到。

    “我说过几次的,咱们这样的方阵,真和对方真刀真枪的拼,咱们不怕,甚至对方放马来冲,咱们也不怕的,可如果对方用弓箭火器打怎么办,咱们这方阵快慢大家心里有数,对方打了就跑,你能追的上吗?那大炮更是在几百步甚至几里外轰打过来,你怎么办?硬挺着向前冲?”

    连续提出几个问题,屋子里鸦雀无声,赵进能想到的这些,其他人未必想不到,可大家往往不愿意去想。

    “有火铳,我们才不怕对方的弓箭和火器,我还要铸炮,但不能是那种安在城头不能动的大炮,要那种能跟着我们走的!”赵进说得很明白。

    说完这句,赵进转向站在角落的洋人路易,开口说道:“你懂造炮吗?就是你们国家战场上可以随着步兵行进,用马匹拖拽的那种火炮,如果不懂的话,现在承认我会原谅你,如果还是坚持自己懂,造出来合用的火炮,你会得到更多的奖赏,如果造不出来,你会后悔活着。”

    赵进的语气很淡然,可通译翻译这几句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了,谁都能听出这些话里蕴含着的森森杀气。

    听到这些,那个路易沉默了一会,他经历过太多事情,已经足够的涵养保持面不改色,权衡得失之后,路易开口说道:“我只是见过铸炮,也见过火炮,也大概知道如何开炮,别的的确不懂,不过,我可以给大人找到懂这些会这些的人。”

    通译翻译回来的时候,身子都有些抖了,心想这位说大话骗了进爷,而我一直没有现,到时候会不会被株连,而且这通译已经看到赵进身边那些年轻人脸上的怒色。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赵进只是摇头笑了笑,开口说道:“把我交给你的事情好好做,再多走多看多想,看看自己和你那仆人能做什么,你想得到重赏,并不在你说自己会什么,而是你自己能做什么。”

    说完这些,不理会深深鞠躬的路易和仆人,赵进转向自己的伙伴亲信,自嘲说道:“老天没那么善心,不会安排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洋人过来。”

    大家都以为赵进在说笑,都跟着笑了两声,赵进伸手招呼大家走向那张方桌,指着方桌上的木块说道:“你们看,这个就是咱们的长矛方阵。”

    一个四方形的木块摆在当中,而在四周还有四个等大的小木块,赵进又是指着说道:“这个就是火器家丁,按照他们佛郎机的规矩,一个团的战斗兵要有一千六百人,一千长矛兵,六百火铳兵,然后还要带着三门火炮。”

    说到这里,赵进又指向摆在边上的一个小木块,陈昇和吉香死死盯着这些简略的图形,他们能明白其中的意义。

    “..火铳掩护长矛,长矛遮挡火铳,真正接敌肉搏的时候,火铳兵就是袭扰对方的散兵,或者冲到对方阵中的勇士..”

    “..还要有火炮,让对方的骑兵没有办法列阵,让对方的步兵没有办法列队冲锋,这火炮还要和对方的火炮对抗..”

    “..我们还要有骑兵,用骑兵去拔除对方的火炮,袭扰对方的后侧..”

    赵进以这几个抽象的方形木块作为示例,不停的挪动讲解,陈昇和吉香聚精会神的听着,唯恐落下一个字。

    等赵进大概说完,这两个人已经可以说是眼睛光了,赵进笑着说道:“不要看我,咱们弄回来这两个洋人,这路易懂得不少,他那个老仆却是个老兵出身,在佛郎机的步兵团里服役多年,经验丰富,这些东西不少都是这个老仆人说的。”

    “大哥,咱们能做到这些..”吉香激动的有些说不连续,要按照赵进刚才的描述,一个团会到什么样的层次,实在是让人不能去想。

    赵进笑着摇摇头,掀开白色桌布,拿出一本小册子丢在桌上,笑着说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先把火器练出来再说,按照这个图册上的动作一个个来,只要一点也不马虎就能练出来了。”

    陈昇拿起那本小册子,翻开来看,现就是一个个的动作,从装药到射击,每一个步骤都有图像,这图画不是平时看到的样式,而应该是那个洋人的手笔。

    “这个册子上是标准的动作,明日就会开始刻印,到时候会给你们每个人下去足够的数量,但有一点要注意,一本也不能流失,这些法子不能让外人学了去。”

    感谢“元亨利贞、我爱962、用户寒夜”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投双倍月票和订阅给大明武夫,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