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袁应泰登时语塞。 {顶}点{小}说 3.23x.

    张铨不可能是个胆小鼠辈,这他是知道的。甚至他觉得张铨是辽东少有的能够务实、能够做事的文臣之一。在萨尔浒之战前,张铨就上奏给朝廷,断定杨镐不是帅才,统御不了杜松,刘铤、李如柏这些骄横的将领,而且对杨镐孤军深入的部署也颇有微词,但是朝廷并没有听他的谏言,最后萨尔浒一阵大败,损兵折将十几万。

    在万历四十八年夏天,他又再度谏言朝廷不要为了平息建奴之乱而在内地加派辽饷,以免激起内地民变,甚至用上了“竭天下以救辽,辽未必安,而天下已危。今宜联人心以固根本,岂可朘削无已,驱之使乱。”之类的话,道理都说得够清楚了,可是朝廷还是没有听他的。

    就算是身为上司的袁应泰,当自己觉得做法有问题的时候,张铨也经常毫不犹豫地提意见,比如当初袁应泰下纳降令,企图将投降过来的蒙古和女真人充实自己,张铨力争,说其中风险很大,但是袁应泰当时没有听从,张铨无奈之下只能叹了口气说“祸始此矣。”

    事后来看,张铨的建议是很有道理的,这些投降过来的人大多都不可靠,甚至里面还混杂有不少女真人那边的细作,很多时候女真人就是靠着这些内应攻下城池的,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沈阳。

    但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意义?袁应泰心里黯然叹气。

    他当初下纳降令的时候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风险,只是当时辽事实在败坏,而且明军内部已经对女真军怀有深深的恐惧感,因此他才想着要用这些能打仗的人来充实己方的实力,只是..

    “宇衡,我知道你心里有气,认为我等误国,我也无话可说,确实是我有错。但是现在大局为重,我等不要再做意气之争了..”沉默了许久之后,袁应泰长叹了口气,“宇衡,你明天就离开辽阳吧,去河西去,那里还需要有人主持大局..”

    张铨先是有些不解,然后突然突然好想明白了什么,接着恼怒得胡须都竖立了起来。

    “袁大人!你是叫我赶紧跑吗?把我看成是什么人了,我张铨岂是如此贪生怕死之辈!”

    “宇衡,我岂会看轻于你?”袁应泰也有些急了,“只是现在你留在这里也于事无补,何必如此?我是经略,不能擅离职守,等到辽东战事完结,能去那里收拾局面、为朝廷安抚住辽西地方的只有你了!”

    “局面,还有什么局面?全都完了!”张铨还在气头上,又大喝了一句,“我等皆误国之辈,还有什么颜面去说给朝廷收拾局面!只盼朝廷能派一二能员猛将,平息掉辽东局面,这样我等才有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说到这里时,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又都哑然了,显然对朝廷往后到底能不能“派一二能员猛将,平息掉辽东局面”没什么信心。面前的这支军队,大明真的还有谁能够荡平的吗?

    他们心里都没有底,但是都只能选择去相信。

    这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持续了一会儿之后,张铨终于又恢复了平静。

    “为国殉身,何其美事,大来你不跑,我怎可以让你专美于前?再说了,辽事败坏至此,我等皆有责任,现在大难临头,我岂能独自逃生!之后的事,自然有人来出面收拾,我等在此报效国家即可!”

    看到了张铨眼中的坚定,大明经略终于感受到这位同僚已经下定了的决心。

    他的心忍不住猛的一颤。

    也好,那就两个人一起在这里殉国吧。

    但是,当袁应泰还在心中感慨的时候,张铨突然又开口了,眼中满是沉痛。

    “事已至此,我等理当引咎自决,自不必说。可是辽事日益败坏,到时候该如何是好!”

    “大明三百年江山,天下人才济济,怎会拿建奴这样的小小蛮夷毫无办法呢?宇衡,不用多想了。”袁应泰笑了笑,但是语气却有些干涩,“好了,既然你也不想走,那么我们就一起留在这儿吧,这样也好..。也好..”

    就在这时,突然从远方传来了一阵激烈的鼓声,两个人连忙同时向建州女真金军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他们现一支打着蓝色旗帜的女真部队正脱离了阵列,向城下冲了过来。

    难道是想直接攻城吗?两个人心里同时闪过这样的念头。

    然后,他们突然现,在这群士兵后面,还有不少穿戴像是平常百姓的人跟着,正被押解着向辽阳城下奔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是想要驱赶平民攻城吗?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

    “不好,建奴是想要掘沟泄壕!”看了片刻之后,张铨突然喊了出来。“经略,快快下令拦阻啊!”

    “该死的建奴!”袁应泰也马上反应了过来。

    对城防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城墙,其次就是护城河了,如果护城河这样一道防御被去除了,那么只剩下光秃秃城墙的辽阳城是肯定很难坚持多久的作为大明辽东经略,袁应泰知道大明短期之内是根本凑不出太多军队来驰援辽阳的,甚至可以说,可能根本就不会有人来救援辽阳了。

    直接放弃城外,龟缩在城内防御也是不现实的。自古以来,守城的军队,如果和敌军野战一番的勇气都没有,那么就算龟缩守城也守不住多久,这一点,就算是之前没有领过兵的袁应泰也明白。

    既然如此,既然反正要死,那还不如稍微壮烈一点地死,袁应泰心想。

    一想到这里,袁应泰就没有再犹豫了,他看向自己的亲兵,然后大声喝令。

    “快去传令侯总兵和李总兵他们,本官要亲率他们出城,和建奴一战!”

    没过多久,穿好了盔甲的袁应泰,督领明军总兵官侯世禄、李秉诚、梁仲善、姜弼、朱万良等人出城五里,向建奴军队冲了过去迎战。

    在出城的那一刻,袁应泰就知道自己是打不赢的萨尔浒那种有几倍兵力优势的局面都打不赢,现在这个敌众我寡的局面更加是没有什么机会了,他只是想要尽量多拼杀掉一些建奴的士兵而已。

    “大人,万万不可啊!连番战败之下,将士早已胆寒,我等守城就已经如此艰难,如果出城迎战,那更加是毫无胜算啊!”在出城迎击之前,一位幕僚苦劝袁应泰,“辽事虽然艰难,但是既然圣上以辽事相托,大人总归还是需要辛苦操持的,何至于如此自暴自弃?”

    “我意已决,何复多言!”袁应泰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就转身慨然离开。

    看着袁督师离开的背影,幕僚急得直打哆嗦,但是最后只能狠狠地一跺脚,长叹了一声。

    你只想着殉国,你有没有想过大明天子派你过来是叫你收复国家山河的,不是叫你殉国的!

    这等文臣,平素能说会道,满口大言,结果事到临头了却什么都想不出,只想着事急一死报君王,你死了倒是能够给自己留个好名声,但是大明天子的期待呢?辽东生民的祸福呢?他们又该如何!

    “戕国者贪官污吏,误国者清流文臣啊!”也许是因为预感到了末日即将临头的缘故,这位幕僚也不在乎什么了,平日里小心谨慎的一个人,此时居然大喊了起来,满眼都是泪水,“大明朝廷现在两者比比皆是,充塞庙堂,我看怕是要完了啊!”

    这番感叹,袁应泰已经听不到了,就算听到了,他也不会有什么表示了。

    虽说是冲锋,但是其实明军的阵列并不严整,更别说有那种决一死战的悲壮气势了。士兵们在军官勉强的维持之下,手持着兵器,摇摇晃晃地对对面冲了过去,出了长短不一的呼喝声,甚至没有任何给自己壮胆的作用。

    而努尔哈赤看见明军出城迎击之后,没有放过机会,马上命令大军向明军动冲击。

    两支军队很快就碰撞到了一起。

    士气如此低落的明军哪里是久经战阵的建州女真金军的对手?

    穿着坚盔重甲的女真甲兵们,很快就切入到了明军的阵中,然后以娴熟的战阵技巧和强大的个人能力向周边的明军席卷而去,犹如锋利的刀刃般撕扯着明军的阵线。

    早已经胆寒了的明军士兵,在如此不利的形势之下更加完全失去了继续战斗的意志,他们很快就开始畏缩着向后退却,但是女真甲兵完全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一直追击着他们不断厮杀。随着厮杀的进行,明军的伤亡越来越大,而建州女真金军却没有多少伤亡,好像越战越勇了一般。

    终于,有一支小部队受不了这种完全没有希望的战斗了,他们转身就往后逃,口中还大声呼喝。

    “败了,败了!”

    仿佛是连锁反应似的,在看到了有一支小部队溃逃之后,剩下的明军士兵好像也受到了感染,纷纷退出了和女真部队的接战,然后死命向后溃逃。

    感谢起点读者”zz乙、立日十志城“两位书友的打赏,感谢起点和创世各位的订阅,双倍月票期间,请大家继续多投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