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些默默无声、久经征战的部队,由于盔甲、武器和佩带各不相同,再加上打着不同颜色的旗帜,看上去五光十色,但又不失严整。 这支军队,好像要把前方的一切障碍都碾压一空似的,留着辫子的士兵们好似在效法道路四周的松林一样,面无表情,坚定地看着前方。

    在这支交织着金黄、银白、赤红、靛蓝色旗帜的部队后面,有一群不知疲倦的骑兵,在各个军阵中穿行而过,好象在天空中不停飞舞的信鸽一般,在部队之间游来晃去,传递各种各样的命令,维持整个军队的行进。

    除了这些行军的动静以外,整支军队都寂静无声。春风吹拂军将帽上的长缨,越衬托出士兵们凝神屏息的神情,只有无意中武器碰击而出的金铁声,和马蹄拍击地面所出的轰隆声,这些轻轻的声响犹如预告暴风雨的雷鸣,宣告了一个新兴国家的蓬勃生气,以及誓要摧毁一切障碍的决心。

    不过也有些细微的不同,大部分的兵马是沉默的,可也有少部分很是喧哗,八旗各队看过去,脸上都有不屑和轻蔑,而喧哗的那队却不自知,满脸都是快意和嚣张。

    这是在历次战斗里投降归附的明军,或许连他们自己都奇怪,当年和建州女真金军为敌的时候,一触即溃,根本不敢对抗,可现在投靠过去,居然如此骁勇善战,敢于冲锋,也敢顶着弓箭木石攻城,至于周围八旗兵丁的鄙视,这些降军并没有放在心上,投降本就该这个待遇。

    “这帮下贱货,打仗攻城见不到本事,在沈阳城里烧杀快活比谁都欢实。”有八旗牛录额真等不屑的议论。

    在这支大军的后方,紧紧地跟随着一小队骑兵,这支骑兵并不是普通的行军状态,而是始终围绕在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穿金黄色盔甲的人身旁,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他。并且,不定时有一些骑兵在他周边来来回回,向他报告军队的情况,同时去传递他的任何一个命令。

    每一支靠近这个人的部队,都忍不住将目光投射到这个看上去威风凛凛的男人身上,一种难以名状的热情在等候的人群中升涨,连脚步都好像快了几分。

    因为那是他们的大汗,带领他们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天命之人,这个人明明已经是个老人,可看起来却像是个精力充沛的中年,从内到外都有一股火焰燃烧!

    就是这个人,自从起兵起来战无不胜,将一个个部族征服,然后统御到自己的麾下,进行了下一轮的征服。经过十几年的征战,再也没有一个女真部族敢于抗拒他的光辉,所有人都匍匐在他的脚下,成为他继续征战的仆从爪牙。

    这种光辉,在不久之前走到了让人不敢相信的顶峰,就在大汗的带领下,他们以无所畏惧的气概,辗转出击,击败了几倍于己的大明军队,最后在萨尔浒的决战当中让大明军队全军覆没,貌似不可一世的大明在他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简直犹如摧枯拉朽一般。

    除了他之外,没有谁能完成这样的伟业!

    在打赢了萨尔浒之战之后,努尔哈赤简直已经被手下兵士们奉若神明,他们已经丢掉了最初的恐惧和迟疑,坚信只要跟在这个人身后,就不可能会再度失败,而这正是大汗所需要的士气。

    在众人的仰望和注视当中,大汗努尔哈赤镇定自若地下了一个个命令,维持着军队整齐的行军,向大明在辽东最后一个大城滚滚碾去。

    在偶然的间隙当中,他的思绪却没有停留在这看似没有尽头的行军当中,反而飘到了很远的地方,飘到了很久之前。

    是的,他此时并不像自己表面上那样平静,反而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激动,全身的热血似乎都在沸腾,好像丝毫没有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凛冽寒风一样。

    因为他刚刚夺取到了自己之前都不敢想象的巨大胜利,也通过这样一场胜利,夺到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辽东霸主的地位。

    在打赢了萨尔浒之战后,沈阳已经被他的军队轻松拿下,现在剩下的只有辽阳了,这座关外最大的城池,就在这条路的尽头,而且没有人,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他夺取这样一场胜利。

    只要夺下辽阳,那么关外还有什么地方不能够任他驰骋纵横?

    当他得知尼堪外兰将他全家屠戮一空的时候,当他带着自己的弟弟仓惶逃回建州的时候,当他只以十三副铁甲就慨然起兵,对着貌似不可撼动的大明宣战的时候,又何曾想过会立下如此的功业!

    不,这还不是功业的终点,他觉得他征服的并没有在这样的胜利当中消褪,反而燃烧得越来越炽烈了。

    杜松和刘铤号称天下名将,结果在交战当中一败再败,连性命都无法保全;袁应泰号称文武双全,是大明最高等级的文官,结果自己的军队面前一败涂地,现在只能龟缩在辽阳城当中,等着被自己一鼓而下。

    他知道,经历了如此惨败之后,大明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继续调遣更多的将领、更多的文官来和自己的对垒。

    但是他丝毫无惧。

    前所未有的胜利不仅给了士兵们信心,也让努尔哈赤本人也变得无比自信起来。

    这个天下,还有谁能够和我抗衡!

    胜之后的志得意满,还有满腔的豪情,让这位女真人的大汗不禁仰天大笑了起来。

    旁边的骑兵们不知道自己的大汗到底在笑什么,不过却感受到了大汗笑声中的豪气,他们只是静静地跟从在大汗的旁边,不一言。

    就在努尔哈赤仰天大笑的时候,几个骑着马的人从一列打着红色旗帜的军阵当中脱了出来,向大汗所在的地方驰来。

    如此不寻常的情况,当然吸引到了努尔哈赤的视线,他禁不住朝那边看了过去,然后现那群人领头的竟然是自己的二儿子、也就是正红旗的旗主代善。

    “代善,有什么事!”在那几骑即将来到自己的面前时,努尔哈赤直接喝问。

    不同于努尔哈赤的随意,代善在来到努尔哈赤跟前之前,立即翻身下马,恭恭敬敬地跪倒在地上,然后才大声回答。

    “代善有事要启禀父汗!”

    “起来说话!”努尔哈赤勒马向前慢慢前行。

    因为努尔哈赤的大儿子褚英在数年前就已经被努尔哈赤自己囚死的缘故,代善如今已经是努尔哈赤最大的儿子,也是他麾下一名重要的将领,于公于私努尔哈赤都会在表面上给他一定的尊重。

    得到了努尔哈赤的命令之后,代善不敢怠慢,连忙又骑到马上,和努尔哈赤一起慢慢跟着大部队前进。

    “说吧,什么事。”

    “启禀父汗,依目前的行军度来看,两三日内我们就能来到辽阳城下..”代善小心地看着努尔哈赤,确认对方没有生气的迹象之后,小心翼翼地问了一下,“所以代善想要先问问,父汗对接下来的部署有什么安排呢?等下也好我等去做个准备,不至于到了城下才仓促部署..。”

    代善的表情十分恭敬,甚至可以说是在平静中透着一点点恐惧,一点都不像后金国统兵上万的大将。他不得不这样小心,因为他心里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的绝对信任父亲猜忌自己,容不得自己分薄一点权威。

    就在去年,也就是天命五年,努尔哈赤以代善听从后妻的教唆虐待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为理由,让这两个儿子岳托、硕托与代善分家,并公开宣布废掉代善的太子之位。

    在逼迫代善杀掉了自己的后妻,并且要他与诸弟誓,今后如再怀恨众贝勒、大臣,甘愿受天地处罚之后,大汗这才原谅了他,因为他的威信已经被重重挫伤,再也没有办法同大汗争光了。

    从想明白了这一切之后,已经被重重挫伤了的代善就再也不敢在自己的父亲表现出任何的不顺从了,他害怕自己的父亲,害怕大汗在某一天像对待大汗的亲弟弟舒尔哈齐和大儿子褚英那样,把他也关起来,然后囚死。

    为了躲避这种噩梦,自从经历过这种挫折之后代善任何事都以大汗的命令为最优先,绝对不敢再表现出任何的不恭顺。他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勃勃雄心,只想着守住自己手中的既得利益,只要不触动自己手中的正红旗,他什么都不关心,什么都可以接受。

    他如此恭顺的态度,让努尔哈赤从心底里都感到了满意。

    看着远方的太阳,努尔哈赤悠然眯了眯眼睛。

    “你手下的人现在士气如何?”

    “大家士气高涨,恨不得早点赶到辽阳城下,然后把这座大城拿下来!把明人的财帛子女都夺过来!”代善连忙讨好地回答,“只要有战无不胜的父汗带领,我们害怕什么!”

    感谢“暮鸣、元亨利贞、吴六狼”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双倍月票期间,继续需要大家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