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藩王各项减天子一等,他们身边也是有宦官伺候的,这些人由京师的内廷派出,他们在王府内的地位,却又比王府文武属官要高不少了,因为这些宦官都和京师内廷的大佬有这样那样的关系。

    熊早熊公公比司文轩年纪要小,三十多岁年纪,胖乎乎的一个人,平时显得很和气,笑起来看不到眼睛,和寺庙里的佛爷一般,和王府上上下下的关系都是不错。

    “见过熊公公,一切都还好?”在府内地位高崇的司文轩却不敢对熊早怠慢,原来两个老承奉公公怎么死的,王爷的一个妃子怎么暴毙,他可是猜到了些缘由。

    “司长史好,这次来见咱家,莫非是那注大财要到手了吗?”熊早笑嘻嘻的说道。

    在这王府里,大家所仗恃的都是藩王的尊贵和权势,司长史想要用鲁王的名义去狐假虎威,去压服地方官府,就要借助这个内承奉的力,从前司文轩自己就能做到,现在却不行了,既然借一份力,自然好处也得分润。

    长史司文轩做事向来很稳妥,他知道钱是赚不完的,也知道有些大财一个人吞不下,所以自从熊早插手进来,他就干脆利索的分润,倒是和熊早把关系搞好了,王府的宦官出外也不方便的。

    听到熊早的打趣,司文轩苦笑了声说道:“这次来见熊公公,就是说那桩事的,打听消息的各路人都回来了,打听到的事情吓了我一条,怎么不声不响的在咱们兖州府南边就有了这么一条大虫!”

    屋中没有外人,司文轩做了仆役的活计,帮着熊早斟茶倒酒,一边殷勤伺候着,一边将知道的各桩事说给对方听。

    当说到赵字营的财势产业的时候,熊早听得双眼亮,开始时脸上还有些不能置信的惊疑,到最后就只剩下贪婪和垂涎,等听到赵字营的威风事迹的时候,熊早的表情才严肃了起来,到最后还带了几分恨恨。

    “..实在是麻烦。”这是司文轩的结语。

    熊早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道:“扣上个谋反的罪名不就得了,那边离咱们山东近,咱们总是能近水楼台的。”

    谋反是诛九族的大罪,谁被牵扯到就全家死无葬身之地,几十上百甚至更多条性命就要没了,可这熊早却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听到这个,长史司文轩却禁不住摇头苦笑:“熊公公,那赵进手里过万青壮,手上沾血也不少,南京那边的几千马队也被他吓退过,这谋反的罪名管不了什么用,官府敢拿他,拿得住他吗?”

    “过万青壮算个什么,大军一到肯定灰飞烟灭,南京那边真要去了几千马队,又怎么会散了,肯定有内情。”熊早的声音有些尖利,明显不耐烦了。

    “熊公公,真要大打的话,徐州那边可就打烂了,而且官兵什么德性咱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们过一遍,地面上还能剩下什么?”司文轩耐心的说道。

    熊早眼睛一瞪,随即又是泄气,焦躁的说道:“咱家两个侄子都跟着来山东了,他们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就等着咱家帮着置办产业,可谁能想到山东这么穷苦,难得有几处好地方却早就被王府和孔家分了,这么下去,咱家可对不起我那个早死的哥哥啊!”

    “熊公公,不光你着急,司某也想为后人留下些东西,可眼下山东这局面,实在是没处腾挪,好不容易看到一块肥肉,却是长刺带骨头的。”司文轩跟着感慨了句。

    两个人齐声一叹,司文轩给自己倒满茶水,摇头说道:“这赵进突然就冒出来了,我就琢磨着,难不成沈万三的聚宝盆被他家挖到了,也就几年的工夫,居然生到这个地步。”

    “算不得什么,咱家在京师不知道看到了多少,宫内宫外那些大珰大佬的亲戚,就算原本在街上要饭的花子,也能一朝富可敌国,刚才咱家还忘了问,这赵进背后不是两京的那位大人物吧?”熊早嗤笑着说道。

    司文轩摇摇头沉声说道:“没什么大人物,赵进的爹是县城守备,他的结义兄弟王兆靖的爹是都察院的御史,这个是最大的一个,再就还有一个守备,剩下的都是捕头商户这种,一个清贵御史,在徐州那等荒僻地方,也算是顶尖人物了,搞不好就是他撑起来的。”

    到这个时候,两人已经就是闲谈了,可说赵进这些人的背景靠山,却让司文轩想起了些什么:“..清贵御史,徐州的,应该不是东林中人,也没有人会护着,赵进这边就是靠着这清贵御史才有今天,如果.。。”

    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司文轩突然懊丧的把茶碗放在桌子上,闷声说道:“司某没办法了,都被派到王府这等冷灶来,京师那边又怎么会理。”

    熊早搓着光秃秃的下巴沉默了会,脸上却露出微笑,端起茶碗抿了口说道:“咱家结义兄弟的干爹今年已经进了司礼监,他现在也混上了差事,红火的紧,若是银子用足了,还是能办事的。”

    司文轩懊丧的神情一扫而空,紧紧盯着熊早说道:“熊公公,你说京城那边的关系可好用,若真能用上,咱们怎么也能在徐州啃下块肉来,弄好了,全吃下来也不是不能。”

    “怎么不好用,魏忠贤魏公公的名号在京师可是响当当的!”

    四月中的时候,赵进已经回到了徐州,赵龙已经学会了几个简单的词,咿咿呀呀的逗得全家开心,而赵凤则是学会了嫉妒,看到大家都关心弟弟而冷落了自己,总是会脾气或者哇哇大哭。

    没孙子的时候盼孙子,结果看到孙女这样何翠花又是心疼的要命,徐珍珍也是差不多的样子,按照赵进观察,似乎自己母亲和妻子更喜欢赵凤多一点,甚至连木淑兰都是这样。

    三月初,杭州大火,足足烧了一天一夜,六千多户人家被焚毁,死了上百人,这灾祸可以称得上是骇人听闻了。

    不过知道这个消息的渠道才是真正有趣的,并不是商户传来的消息,而是木淑兰这边告诉的。

    闻香教教众香众潜伏四方,消息传递都是用飞签方式,信使疾走不停,未必比朝廷的几百里加急慢了。

    “..徐鸿儒在东昌府安排了探子,但闻香教都是系出同源,妾身也可以安排人混进徐鸿儒的手下,其实,本就有那么几个人被安排过去,这些日子试着用了用,现还是能使唤的..”

    这就是木淑兰的成果,在公事上赵进一向直接的很,他听后只是询问:“会不会是徐鸿儒那边欲擒故纵。”

    “会,但妾身并不是用这几个探子打听那边的消息,只是知道飞签传信,这个不是假的。”木淑兰也回答的很直接。

    消息有多种,大部分都没什么意义,但提前比别人知道就有优势所在,木淑兰很明白这个。

    “杭州大火,只怕会被各路教门大肆宣扬,说是末日将至了,让大家求神拜佛入教得平安。”

    木淑兰说这个的时候很兴奋,赵进知道木淑兰兴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消息本身,而是她也能做事了,而且找到了自己擅长的。

    “你太好强了,在我身边不用这么累的。”赵进有些怜惜,木淑兰的回应只是嘻嘻一笑:“进哥,小时候你说过的,人这一辈子不能停,一停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杭州大火的消息对赵进来说并不重要,他正在等另外的消息,三月二十的时候,从京师王友山那边传来急信,说安静了许久的辽东又有动作,建州女真大军已经向沈阳而去,沈阳那边连续告急,不知道结果如何。

    辽东有两座大城,一为沈阳,一为辽阳,两座大城互为犄角彼此防护,只不过以现在明军的战力,互为犄角防护是谈不上的,只怕是一城危难,另一个也麻烦了。

    就在这密切关注辽东消息的当口,河南卫辉潞王府的人来到了徐州,这次的声势颇为不小,王府来了十余人,由一名仪卫舍人率领,卫辉府也有十余名捕快差役来到,带队的居然是一名推官,这推官可是掌握刑名罪案的文官。

    说起来也巧,赵进回到徐州后的第二天,河南卫辉潞王府的人也是来到。

    卫辉府的推官是七品,已经是正途的文官了,来到徐州后,少不得这边也要派出品级相等的接待,知州也要见面的,接待的很是客气。

    上次周管事一行人连官署大门都进不去,这卫辉推官却是由徐州推官亲自接进去的。

    “这案子涉及谋反,还请贵处立刻捉拿严办,潞王妃天天哭求哀告,王爷也是恼怒异常,临来前也有交待,说如果徐州拖延推搪,少不得要上奏天子了。”卫辉府的推官气势很足,茶水还没端上来就肃声说道。

    徐州这边的推官姓夏,已经五十多岁,做完这一任就要致仕告老的,他做了多少年的刑名,又是常在徐州,自然明白其中的关节。

    听到对方这么说话,夏推官只是瞥了眼站在一旁的年轻差役,然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张大人知道主犯是谁吗?”

    感谢“花笑云白、戚三问、寒夜、元亨利贞、甜蜜的甘蔗”几位老友的打赏,月底了,不管有没有双倍,都把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