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路易脸上挂着谦恭的微笑,他见过别人怎么制造火铳,也见过别人怎么铸炮,但他自己却做不出来,可眼前就是机会,一定得抓牢了,至于以后怎么办,那是以后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赵进突然开口:“你会说英文吗?”这句话让整个屋子都安静了,齐齐的看向赵进,因为赵进这句话也是洋文,却和那佛郎机话不太像。

    赵进尽管面色严肃,实际上却有些尴尬,这英文说得怪腔怪调,因为好多年没有开口了,好在大家是听不懂的。

    路易脸上的微笑有些僵,他突然现眼前这位年轻的贵人恐怕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老爷,这洋人问老爷说得是不是英文,他不懂这门语言。”通译说英文的时候,直接就是用的佛郎机语音译,当然,这只是赵进的猜测。

    “你问问他,他的国家在这门语言里怎么音,他知道这个吗?”含糊对含糊,只能用这种最笨的法子确认一些事情。

    尽管神学院有相对完备的教育,可这个时代的英文并不是一门通用的语言,路易游历过这么多地方,大多说的是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英语实在是没有接触过,路易摇了摇头。

    赵进沉吟了下,开口对余致远说道:“多谢你帮我找到这两个人,这个通译我也要用一段时间,让他搬家到徐州,安家置业我来安排,工钱翻倍。”

    “怎么要大哥破费,小弟安排就好。”余致远笑着说道,看来自己找到的这两个人的确对赵进的胃口,那边的通译自然听懂了赵进的话,搬到徐州他没什么感觉,这工钱翻倍可是喜事,脸上已经忍不住笑容了。

    “你问问这两个洋人,他们想要什么,跟他们讲,我这人喜欢直接,不喜欢反复。”赵进直接对通译说道。

    “老爷,这洋人说他们要传播他们那个什么神..不..他又改口了,说想要黄金和白银,越多越好。”通译也是忍不住笑。

    屋子里众人都是哄笑,那个西班牙老兵仆役有些惭愧,而路易则是坦然的站在那边,他注意到赵进的脸上没有多少轻蔑,看来实话实说果然有他的好处。

    “找周先生,调一千两黄金和两千两白银过来,越快越好。”赵进笑着说道,从自己怀中取出一块牌子递给了孟志奇,孟志奇接过之后快步走出了门。

    接下来的问话很随意,这路易说自己的国家在西班牙的北边和尼德兰的南边,赵进对尼德兰这个词迷惑了很久,他并不是不知道尼德兰是什么,但西班牙语的音他不知道,路易懂几门语言,但通译和他只能用西班牙语来交流。

    赵进对欧洲地图还有些印象,大概推测了下,这路易可能是法国或者德国人,但这个时代还没有德国。

    路易说自己是多明我会的教士,说自己在欧洲的经历,说自己去过奥斯曼帝国,还有美洲、菲律宾和倭国,在讲述这些的时候,路易没什么夸张,他只是据实描述,因为这些经历足够丰富多彩了,不过他说得精彩,通译的词汇量却有限的很,大家听得也是磕磕绊绊,反倒是赵进因为从前的记忆勉强跟得上。

    孟志奇很快就办好了差事,在十余名家丁的护送下,几个箱子被搬进了屋子里,得到赵进示意,箱子打开,在屋外阳光的照射下,金锭和银块闪烁着诱人的光芒,赵进几人还算从容,而路易和他的老仆情不自禁的瞳孔放大,屏住了呼吸。

    就让他们看了几眼,箱子又被重新盖紧,然后运走,路易和那老仆都是转身张望,视线简直被箱子牵着,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吉香和余致远都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不屑神情。

    赵进却觉得很正常,这个时代的白人正因为这份对财富的贪婪才会漂洋过海,才会穷兵黩武,有不是什么坏事。

    “如果能做到我要求的,这些金银就是他们的,甚至能拿到更多,不过,要先学会咱们大明的官话,如果你能教会他们,这里面的金银也有你的一份。”这话前半是让通译说给路易他们两个人听,后半则是说给通译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通译的眼睛登时亮了,直接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小的一定做到!”

    看到了闪烁着光芒的贵金属,听到通译讲的话,路易的眼神也是炽热无比,满脸坚定的说道:“请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的学好。”

    赵进也没有安排他们立刻做什么,只是让人护送着这两个洋人先去徐州,并且招呼好了,在护卫的监视下,这路易主仆和通译可以去赵字营的各处看看,包括工场、田庄之类的要紧地方。

    和进来时候相比,这位路易教士离开时的态度已经恭敬到了极处,不过大家都没有注意这个,这洋人一走,余致远就颇为郑重的说道:“大哥,咱们天朝上国,有什么是没有的,这外洋的长处借鉴即可,若是这般重视,那就没必要了。”

    “他们有的不光是长处,还有些和我们不同的路子和想法,我想要的是这个。”赵进开口说道。

    众人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接话,正说话间,外面黎大津快步走了进来,先是站在门前,得到赵进示意后就走到跟前耳语几句,然后点头离开。

    内卫队这边的规矩和其他各处有些区别,不过在见客时候急忙过来,想必是要紧事,尽管大家不想打听,可还是下意识的看向赵进,赵进笑着说道:“山东鲁王府的第一波来了。”

    鲁王府仪卫舍人乔山乔百户得了司长史的命令之后,立刻叫了几个精干手下,大家都穿着便装,装成行商和护卫,一起南下去打听消息。

    靠近南直隶的山东四县现在也已经平静下来了,在那边的鲁王府庄子没办法调动官兵,而徐州和邳州的大队人马则是现成的,本来还因为这边鲁王府的身份缩手缩脚,得了赵进的命令之后,立刻放手大打,鱼台县那边活活打死了两个,连报官的人都没有,其他处也莫名其妙消失了几个人,至于觉得有鲁王府仗恃,想要动手的也都是死伤惨重,头破血流是轻的。

    赵字营显露出这样的雷霆手段,地方官府两方都是得罪不起,只能捏着鼻子装乌龟,而鲁王府的那些庄头管事都是被吓怕了,一边低头听吩咐,一边拼命的向滋阳城鲁王府那边告急求救。

    乔百户率领的几个人自然救不了这么多地方,他们本就没有想救,只是一路走一路看,打听着南下,原本鲁王府把所谓绿林江湖、响马盗匪看得和狗一般,用得时候便用,不用随手就丢,一向接触不深,所以对徐州赵字营也就没太多了解,可这一路走来,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也就越来越心惊胆战。

    不懂兵马的人就不知道赵字营的厉害,也不了解这到底是是个什么样的庞然大物,在外人想来,几千乡勇团练虽然数目不少,可各地的豪强也不是动员不起来,又是在徐州这样的穷苦地方,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南直隶北边的官军就有两万余人,想要动手轻易可以碾碎了什么赵进。

    可乔百户他们却知道,南直隶两万多官军也未必能动员起来千余骑兵,而这赵进本队加上附庸,千骑很是轻松,更别说这一路北上郓城,又一路南下打回来的所显露的强悍霸气。

    本来是准备浮光掠影的看看,可越打听越是心惊,乔百户决定细细查访,鲁王府和这样的大豪对上,虽说赢肯定会赢,但万一有个损失之类的,可别让那司长史怪罪,怪罪打听不细所以吃亏。

    乔百户有官身和王府的势力依靠,在绿林江湖中自然嚣张的很,大家都要给几分面子,这么多年下来也做了许多人情,在邳州地面上也是有熟人的,按照乔百户的想法,徐州那边太凶险不好久留,不如呆在邳州,让自己那老朋友想想办法去打听。

    结果他这边登门拜访,对方很是热情的接待,说了自己来意,又说银子什么的足够,不会让对方白做后,对方更是热情,然后到了晚饭的时候,突然被十几把刀围了起来。

    “不要怪兄弟报信,兄弟这满门几十口的安危更要紧,对不住了!”乔百户的老友满是愧疚的说道。

    乔百户几人看着凶神恶煞的对方,自然不敢抵抗,但习惯性的报出了自家王府的名号:“大伙留个情面,我是鲁王府的..”

    话说了半截,就被刀背重重的敲在肩膀上,这一下险些把骨头敲碎了:“王府算个鸟。”

    听到这个,乔百户几人都不出声了,沿途听着押送的人嘻嘻哈哈,倒也把被抓的缘由听了个明白“敢在进爷的地盘上打听进爷的阴私,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他那位老友听了他的来意之后就是心惊胆战,急忙去成大器那边报信,生怕自己晚了一刻,被有心人说出去邀功请赏。

    感谢“元亨利贞,戚三问”两位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