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受到的重用,惹起了奥斯曼帝国宫廷中另一批教士们的嫉妒,这批教士是属于东正教会的。 自从希腊和巴尔干半岛被奥斯曼帝国人的军队征服之后,东正教会就一直是奥斯曼帝国宫廷当中的重要一派,享有特殊地位。

    这些东正教会的教士十分排斥西欧的天主教会人士,受到了奥斯曼帝国人重用的路易自然也成了他们厌恶和排斥的对象。虽然路易几次表示自己不是来传教的,并且根本不在乎天主教会和东正教会的差别,而且还宣誓自己随时可以皈依东正教会甚至伊斯兰教,但是仍旧没用,他很快就失去了自己原本就不牢靠的宠信,最后被派到了希腊沿海的一个港口,负责督造战舰。从离开君士坦丁堡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又都已经化作了泡影。

    在海岸的生活枯燥无味,无聊到甚至让路易快要忘记自己原本的梦想。

    在对大臣回心转意的希望当中,他无数次在爱琴海边的沙滩上徘徊。慵懒的海风夹杂着沙粒和一丝海腥味,吹拂到他的脸上,让他只想着在蓝天白云之下快点入眠。在这里逗留而感觉不到那种幸福的气氛,也不会领略不到排除了野心和挂虑之后的恬静淡泊的人生乐趣。空气和轻轻的涛声里充溢着梦幻。沙滩在低语,时而忧郁,时而欢快,时而金光灿灿,时而暗淡无光,却丝毫无法引起路易的任何共鸣。

    在进入到第三年头之后,路易终于明白大臣再也不可能回心转意了,自己的梦想在奥斯曼帝国再也没有实现的可能性。在一个下午,望着海面上渐渐西沉的太阳和满天的霞云,他最后只能无奈的现,自己在奥斯曼帝国这里再也没有了出头之日。

    他叫上了自己仆人,让他为自己打点行装,就这样,在某一天晚上,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钱财,路易和仆人静悄悄地离开了这片海岸,迎向了生命中新的篇章。

    仔细估量了自己的形势之后,路易觉得自己在欧洲大6上大概已经没有了多少可以出人头地的机会,于是他就把目光放到了欧洲之外的地方他打算去美洲。

    作出了这个决定之后,他立刻搜刮了自己能够动用的所有钱财,然后直接带着仆人动身,冒险家的气概被伪装成了传教士的激情,他又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传教士,就这样跑到了美洲。

    此时的美洲正在被西班牙人一步步征服,在墨西哥在秘鲁,原本一个个辉煌的文明纷纷灰飞烟灭,原住民们要么被大肆屠杀,要么就得被迫改信天主教,而西班牙帝国对传教士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他们需要传教士来改造当地土著的思想,顺便为自己探路。

    在尼德兰就和西班牙军队有过合作经历的路易,当然对此没有任何心理障碍,他一到美洲,就积极地在各个西班牙军队还没有踏足的地区探索了起来,深山高原、原始丛林一点也没有成为他的障碍,他不仅是为了寻找还没有被上帝感召的羔羊,还要寻找未曾被现的财富。

    为了一些不可信的传言,他不惜踏足到最危险的丛林当中,想要在那里找到印加人最后埋藏的宝藏,他带着自己的仆人,足迹遍布了美洲每一个荒僻的角落,当地的教士人人都感叹他的传教精神之坚韧。

    然而,经过了许久的努力之后,路易并没有得到令自己满意的成果。他疯般在印加人留下的各个遗迹当中四处穿行,想要在里面找到金子,或者找到任何值钱的物件,最后他失望了,正如印加人已经被屠戮一空了那样,这里的财富也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了一些残存的遗迹,证明一个文明存在过。

    在持续了一百多年的侵略扩张之下,西班牙人已经基本控制了美洲,一船一船的金银不停地从美洲输送向世界各地,留给他来掘的东西却越来越少。就算是土地,也早就变成了一片片当地有钱人的庄园。

    几年的冒险还没有财,对金钱的渴望终于侵蚀了路易的理智,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当中,他试图侵吞一位西班牙军官劫掠的黄金,然后却被那位军官现了,在被追杀的惊恐当中,路易被迫踏上了一条离开美洲的航船,踏上了前去亚洲的旅途。

    这艘船载着许多乘客和一大批白银,驶向了西班牙在亚洲的殖民地菲律宾。

    此时的菲律宾,正因为同亚洲的贸易而变得繁华兴盛,大量的白银被从美洲运过来,然后换成东方的瓷器、丝绸和香料被转运到了欧洲去,形成了巨大的商业网络。来到了菲律宾之后,因为对自己的来历讳莫如深的缘故,路易和当地的天主教士们圈子格格不入,花了很大力气才使得当地的教会确认了自己的传教士身份。

    稍稍站稳了脚跟之后,路易就开始追逐自己的梦想。因为已经被西班牙人统治了多年,所以菲律宾和美洲一样并没有多少给他这样的外来人士提供多少展空间,于是路易不得不在亚洲其他的地方寻找起来。

    辗转了几次之后,他跟随一艘商船来到了日本的长崎港,然后把自己伪装成了传教士,开始在日本活动,一刻不停地寻找财的机会。

    虽然他起初是想要自己学习日语,不过很快他就现日语是他学过的最难的一门语言,在假名之外还混杂有大量从大6传来的汉字,根本让人无处着手,于是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和当地的天主教徒混迹在了一起。

    好在经过西班牙和葡萄牙传教士多年的传教,日本在北九州和长崎等地区已经有了大量的天主教徒,还有不少人学会了西班牙语和拉丁语,因此路易倒也没有碰到什么障碍,很快就同当地的天主教徒圈子打成了一片,也初步建立了个人在当地的声望。

    为了自己的财梦想,和当时的大多数传教士一样,路易也用自己的医学知识在当地看了几次病,误打误撞地也治好了几个人,其中还有当地的商人,因而也得到了商人的感激。利用自己建立的影响力,路易鼓动那位商人参与到了海贸当中,让商人挣了一大笔钱,然后自己也从中收取了不少好处。

    这个传教士,这个冒险家,到今年已经快四十岁了,不过因为多年在外饱经风霜的缘故,所以看起来更加苍老一些,金色的长头有些已经开始白,额头上也出现了几丝皱纹,看上去简直跟个五十岁的人没有多大的差别,不过他那灵敏锐利、充满了勃勃野心的眼神,倒不会让人怀疑他已经老迈昏聩。

    他的额头比较宽,脸色苍白,而且总是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再配上严肃的表情,虔诚而且庄重,而且因为受到了当地人的敬重和挣到了一笔钱,所以他的神情变得愈庄重了起来,整个人都似乎可以被当做传教士的范本。

    然而,正当路易以为这一次他的梦想终于能够实现时,仿佛是上帝有意要阻碍他一样,新的灾祸又不期而至了。

    此时的日本,正从纷乱厮杀的战国时代过渡到了相对稳定的德川幕府时代,国内的军阀混战慢慢走向了尾声,尤其是在1615年,日本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康攻破了大阪城,杀光了之前的统治者丰臣家族之后,德川幕府在日本的统治已经逐步稳固。

    在用刀剑建立了对日本的直接统治之后,德川家族开始寻求在其他方面稳固自己的统治,而思想统治作为重要环节,当然没有逃过德川幕府的掌控。为了巩固思想统治,德川家康有意扶持佛教,并且排斥天主教在日本的传播。

    同时,虽然日本已经进入了相对和平的时代,但是各地领主对农民的压迫和榨取却还是和过去一样,不堪压迫的日本农民纷纷起来反抗,同时将外来的天主教作为了自己的精神寄托,在当时的日本,天主教徒们动的起义一揆时有生。

    幕府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同时他们也不认为是自己的压迫引起了农民的反抗,反而认为是天主教败坏了人心,于是决定在日本国内禁绝天主教的传播。

    在一六一二年,日本幕府在幕府自己的直辖地先颁布禁教令,禁止西洋传教士传教,第二年便把这一法令推行到全国,到了1616年,日本幕府更加把这种禁令扩展到了对外贸易上,规定欧洲船只只能在平户、长崎两港停泊交易。

    作为天主教士的一员,路易当然也被幕府当做了危险分子,当地的官员直接召见了他,命令他不得在日本传教,如果胆敢违反的话就会有性命之忧。

    本来就对传教不甚关心的路易,当然很轻松地就答应了这个命令,但是日本幕府限制海外贸易的政策却让他痛苦不已。在幕府的刀剑的逼迫下,他不得不停止了自己在日本各地的活动,回到了长崎港当中,打算在那里重新延续自己的事业。

    感谢“用户寒夜、元亨利贞、zf669”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