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他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很快学院所收藏的那些杂学知识都被他看了个干净,还学会了拉丁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等当时欧洲通行的几种语言。 同时,他也得到了一位老师的看重,最后在他的推荐下,毕业之后的路易德罗什福德来到了罗马,成为了一位教廷主教同时也是老师的朋友手下的教士。

    看到了上进希望的路易,一心想要在教会中升迁,搏到自己的富贵,于是加倍努力地为这位主教做事,也搏到了对方的欣赏和认可,成为了他的心腹手下。

    正当路易觉得自己前尘似锦,很快就能出人头地的时候,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打击就突然降临了。

    因为出身于同一个神学院的关系,路易和主教都从属于圣多明我会,而此时在教廷内部,作为一股新兴势力的耶稣会正在教会内部强势崛起,并且尽一切努力排斥不属于他们派别的神职人员,而主教路易等人自然也就成为当其冲的牺牲品。

    教会内部的权力斗争之激烈,神职人员的倾轧之狠辣,过了年轻的路易的想象。没过多久,主教和路易就被打到了威尼斯去充当地方神职人员。

    受到此种打击之后,路易不得不断绝了在教会内部攫取权力的希望,转而想要在威尼斯这个繁华的商业地区寻求财的机会。

    此时的威尼斯,虽然不及全盛时期的富贵奢华,但是也仍旧是意大利最为富有的地区之一,商船遍及地中海各个地区,金融业也十分达。为了挣钱,路易慢慢试着了解了一些商业规则,并且把自己不多的积蓄也投入到了商业投机当中。

    在号称水城又唯利是图的威尼斯,路易经常乘坐扁舟在各个交易所和港口间徘徊徜徉,疯般的寻求商业投机的机会,一点也没有将神职人员的体面放在心上。也就是靠着这种勇气与执着,他渐渐地熟悉了商业运作的规则,也让自己拥有了一笔可观的财富。

    然而,接下来的打击却让路易一时间陷入到了绝望当中。

    在一六零五年,威尼斯共和国为了打击教会,有意因小罪逮捕了两名神职人员,并颁布法律限制教会占有6地财产的权利,其与教会再次生了冲突。教皇保罗五世认为这些都是与教会法相违背的,要求撤销这些判决。在遭到拒绝后,教皇对威尼斯出了绝罚令。共和国对绝罚令无动于衷,命令境内神父继续进行圣事。共和国的行为引了和教会的尖锐冲突。法国对此进行干涉,并提出一项妥协方案,于是一年后教会绝罚令被撤销,而当地的神职人员们则受到了教会的惩处,而路易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财产,则在这种风潮当中丧失殆尽。

    处在两个庞然大物夹缝中的路易,不得不面对自己再次倾家荡产的现实。在教会体系内无法晋升,在威尼斯无法财,种种打击让路易几乎陷入到了绝望当中。

    在消沉了很久之后,路易德罗什福德心中的火焰又重新燃烧了起来,他又给自己找到了新的机会之地尼德兰。

    在此时的尼德兰,信奉新教的联合省,正在其执政、“沉默者”威廉之子莫里斯亲王的带领下,为了独立而与信奉天主教的西班牙帝国进行着如火如荼的战争,西班牙人“宁留一个贫穷的尼德兰给上帝,也不留一个富裕的尼德兰给魔鬼。”的叫嚣也持续了好几十年,路易利用自己的教士身份,拜托了主教和其他教会里的关系,终于被派到了尼德兰地区当神父。他一点也没有在乎战火中的危险,极其狂热地参与到了西班牙帝国在尼德兰地区对新教徒叛乱的镇压,多次为西班牙军队打探消息,甚至还几次为西班牙军队镇压叛乱带路。他这样做当然不只是为了帮助上帝净化尼德兰,还是为了从这些异端中拯救出他们的财产。

    在多年的漂泊当中,他第一次找到家乡气息,就是在荷兰南部的一个风景秀美的村庄当中。那一天,他来到了这里。这个地方种植不同品种的无花果和水果,满地的甜瓜,甘草,还有西班牙的蝴蝶花,意大利的夹竹桃,亚尔群岛的茉莉花,一应俱全,在和煦的晴空下,磨坊的风车随着温暖的春风慢慢摆动。

    莱茵河就在他的脚下,可以从高处俯瞰那恣肆汪洋的水流,当地人数百年间修建的水渠引导着水流不至于淹没大地,然后引入到了田地当中进行灌溉。在那碧蓝的天空上,时而会飘过一片片浮云,不论站在哪里,都能看到这片云彩赋予这壮丽景致的每一细部的无穷变幻。

    多么美丽的地方啊,简直就像家乡..

    在抑制住了内心中不由自主产生的激动之后,他带着西班牙士兵将这个村庄付之一炬,也从当地最有钱的一家人当中搜刮到了大笔钱财。

    因为一直跟军队打交道的关系,这位原本从神学院毕业的虔诚教士也渐渐明白了一些基本的军事和兵器常识,甚至为了防身自己还总是随身带着枪。比起上帝的仆人来,倒更像是个冒险家,甚至他还去过造枪铸炮的工厂作坊,见识了水力驱动的机械运作,要知道,在战争期间,制造贩卖军火可是暴利..

    过得不久之后,和路易的愿望相反,西班牙人在和尼德兰人的战争当中开始显现出颓势,主动的进攻越来越少,也让路易的活动越来越艰难。正在这时,跟他关系密切的一支部队当中,有一位老兵因为在一次战斗中弄伤了右手,老兵一直没什么积蓄,所以并没有得到多好的照料。偶然了一次善心的路易花钱让人诊治了他,这位老兵伤愈了之后就没有回归部队,而是跟从他成为了他的仆人。

    当一座座火堆从尼德兰的土地上燃起的时候,路易也从自己为西班牙帝队的服务当中捞取到了一大笔好处,重新让自己成为了富翁。同时,拥有了一大笔钱的路易,为了让自己的钱能够得到增殖,也将其中的大部分投入到了当时新兴的船运行业和海洋贸易当中虽然从事海外贸易的人大多数是北方的新教徒,但是路易并不在乎。

    然而,属于路易的好运气很快就用光了。

    几十年中疲于征战的西班牙人,终于厌倦了打仗,被迫于一六零九年和北方的叛乱者们签署十二年停战协定,事实上承认了联合省共和国的独立。新生的荷兰共和国也正式让路易的好时光宣告终结。

    没有了战争,西班牙人也就不再需要路易的服务,而尼德兰人则还记得路易之前犯下的罪行,更让路易觉得绝望的是,因为一次船难,他在海外贸易商的投资也大半打了水漂,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重新变得几乎一无所有的路易不得不带着自己的仆人仓惶逃离了尼德兰,重新寻找自己新的机会。

    他这次没有沉寂太久,就又给自己找到了新的机会。

    通过自己的消息渠道,他听到了一个传闻:奥斯曼帝国大臣正在欧洲各地招募人员,想要扩张自己的海军。没有经过多少犹豫,血管里沸腾着的激情和财的梦想就让路易作出了决定。

    此时的奥斯曼帝国帝国虽然已经日渐衰落,但是仍旧维持着庞大帝国的体量,它仍旧在为了地中海的霸权而与威尼斯共和国针锋相对,为了这个目的,大臣决定不顾一切地扩充自己的海军。

    奥斯曼帝国人是异教徒,还占领了基督教世界的圣地君士坦丁堡,但是路易在作出决定的时候并没有经过任何这方面的顾虑。只要能够让他大财,就算是为异教徒服务他也不在乎,更何况还多了一个打击威尼斯人为自己报仇雪恨的因素。

    经过一段漫长的旅程之后,他带着自己的仆人一起来到了君士坦丁堡,然后用自己在荷兰学到的知识得到了奥斯曼帝国人的留用。在对君士坦丁堡的游历当中,奥斯曼帝国人壮观的宫殿和大臣奢侈的生活让他叹为观止,更加坚定了他一定要出人头地的愿望。

    没错,他跑到奥斯曼帝国人这里,不是只为了当个技术方面的顾问而已,他还想着要讨得奥斯曼帝国苏丹的欢喜,成为他的顾问甚至臣仆只要能够成为奥斯曼帝国大臣,那么什么荣华富贵不都是随手就能够得到的吗?

    很快,由于他的知识,在面见了一位奥斯曼帝国大臣之后,他真的被奥斯曼帝国人任用了,担任造船的顾问。这些奥斯曼帝国人给了他许多薪水,甚至偶尔还有面见大臣的机会。看到了新的希望之后,路易加倍努力了起来,想要在这个异教国家中扎下根来视线自己的梦想。

    然而,他再次事与愿违了。

    今天就一更,刚才某位读者谩骂催更的时候,我才知道昨天是什么节,

    感谢“用户剑舞扬、书友47364692、真佛只说家常、乌鸦、元亨利贞、用户风桦、戚三问、暮鸣”各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起点那边的订阅和打赏,请继续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