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全是不屑和鄙视,说白了都是嫉妒而已,藩王府中出来的人尤其看不得那些白身富豪,心想你也没什么贵重身份,也没什么后台仗恃,凭什么就能财,凭什么比我们有钱,正说着的时候,却看到那位老成汉子眯起了眼睛。

    众人立刻噤声,还以为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但随即就注意到不是,这位老成汉子正在盯着赵进,不对,正在盯着赵进身后的一个胖大汉子,那人看着是有点古怪,好像个穿着俗家衣服的和尚,神情颇为沉静,就那么跟在赵进身后。

    那胖大汉子也朝着街道两边扫视,只见到老成那位急忙低头,装作喝茶,这盐栈里的潞王府众人都看出不对了,可气氛一时间颇为古怪,大家谁也不敢开口。

    等赵进这些人过去,盐栈管事也是回来,笑着支应几句就去忙了,那老成些的才抬起头,脸上又是紧张,又是兴奋,看着众人好奇,他忍耐了下还是没忍住,四下看看,压低声音说道:“你们还记得阮贵人家里的案子吗?”

    大家都向前凑了凑,有人纳闷的说道:“不是给阮娘娘的弟弟合药的那个,阮娘娘的弟弟和那道观几十口都死了。”

    “就是那个,管这案子的捕头和我有交情,说过这凶犯的相貌,右脸有颗红痣,刚才赵进身后那人脸上也有,长相身材都和说得不差。”这老成些的说话声音都有点颤了。

    “不是说那人死在徐州了吗?”

    “你傻了吗?这人就在徐州,你想不出关节来?”

    “6老哥..”

    “不要在这里说了,咱们今天就走,回卫辉,现在就走!”那6老哥雷厉风行的说道。

    潞王府这些人原本是要去清江浦玩乐几天的,但这位6老哥的威信地位都不低,他既然了话,大家也没有异议,何况稍一琢磨,就能想出很多东西,大家隐隐约约都有点兴奋了。

    盐市和集市来来去去的人太多,潞王府的人要走也没什么稀奇的,很快一干人就是骑马离开了何家庄,就这么一直沿着官道走,走到没太多人的时候,潞王府众人才算是放松了些许,也有人凑近问道:“6老哥,万一赵进身边那人不是凶手,那怎么办?”

    “不是凶手?长得那么像,又是在徐州,回去禀报阮贵人,你看是不是?”那6老哥说得很实在。

    众人一咂摸这话,都是佩服的点头,6老哥脸上露出笑容又是说道:“到时候再讲讲这赵进的奢遮豪富,这金山银海,你再看是不是?”

    被这么一反问,大家立刻回过味来,可有个常来徐州盐市的却更加谨慎,打马向前凑了凑说道:“6老哥,你来这边次数少,不知道先前生的是非,一个南京锦衣卫的官,纠集了两千多骑兵北上拿这个赵进,硬生生被赵进吓散了..”

    “缉拿反贼?我怎么没听说?”6老哥皱眉反问说道。

    “说是那锦衣卫的官虚张声势..”

    这次又说了一半就被打断,6老哥不屑的说道:“自行其是,当然没有人怕,何况这不过是个番子的头,还是南京的,咱们家可是王府,咱们王爷可是当今万岁爷的叔叔,能一样吗?”

    天启元年二月十五。

    山东,兖州府,滋阳城。

    若没有鲁王府的存在,滋阳也没有今天的规格,在山东地面上,即便是和济南城来比较,这滋阳也当得起大城这个说法了。

    滋阳城内鲁王王城的差不多要占去一半,在这里,兖州知府和滋阳知县什么都不是,只有鲁王府说话才管用的,而鲁王整日里也就是吃喝玩乐,炼丹服药,真正主持这一切的就是鲁王府右长史司文轩。

    右长史的官署在鲁王府内的一个角落,但这里就是整个王府的中心,就连鲁王自己都得对这位司长史客气几分,不然的话,就没有人给他赚来足够的花用,就没有人维持这偌大的王府运转,鲁王知道自己和家人做不了这个,被圈养了这么多年,早就什么都不会了。

    司长史的院子不大,但进进出出的人都是恭敬无比,这位司长史的一言一笑都可以让人富贵或者让人倒霉,怎么能不恭敬。

    “最近有六处报上来说和徐州那边的江湖人有了冲突,这个到底怎么回事?”司长史看完一封信之后,皱眉询问说道,他所在的屋内,听差恭谨的站在两侧,十几名管事账房一般的人物坐在那边,或者记账或者打着算盘,又有几个中年人穿着官袍站在司长史的身边。

    他这皱眉一问,立刻有人出来回答说道:“最近好像有了什么变动,徐州的江湖人进山东这边,什么都要管,什么都想赚,碰到咱们府里的田庄就有了冲突。”

    “真是好大的胆子,地方上难道不管吗?都干什么吃的?难道不想当这个官了?”鲁王府右长史司文轩连问了三个问题,平日里积威深厚,回答问题的那人额头上立刻见汗。

    藩王不得干政,这个是大明铁律,可若是王府说自己在地方上被刁民欺凌,地方官不管并加以袒护,那么朝廷肯定会收拾那地方官,从这个角度来讲,地方官对藩王也不得不畏惧三分。

    “小的..小的..也让人查过,说是那伙徐州绿林江湖人物背后是个徐州豪强,这豪强势大,地方上管不得。”

    右长史司文轩冷哼了声,不屑的说道:“说什么士人风骨,堂堂朝廷命官,居然被徐州的土豪吓软了,要是传到外面,岂不是丢咱们山东的脸?”

    在鲁王府以及相关人等眼中,他们就是山东的主人,平日里常有类似的言语,说完这句之后,司文轩却又皱起了眉头,开口问道:“这徐州豪强背后是谁,是地方上还是朝堂上有人撑腰,有什么官身吗?”

    “这个..这个小的还不知道..。”

    “那就去查,快去查!”鲁王右长史司文轩的语气猛地严厉起来。

    被他质问的那个人连忙躬身领命,转身快步跑了出去,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周围人虽然大气也不敢出,却也知道这位长史没有真的怒,这也不奇怪,区区一个徐州土豪,怎么会被鲁王府这等金枝玉叶放在眼里,说一说都脏了嘴。

    “等下去知府那边递个帖子,说本官要登门拜访,现在就安排人写信给巡抚那边,等我回来请王爷用印,信上就说王府的庄户被恶民匪类欺凌,请巡抚大人查问下。”每说一句,都有人答应了立刻开始忙碌。

    司文轩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向外走去,他的两个亲随立刻跟在了后面,鲁王右长史没有走出太远,只是来到了院子边上的偏房,这边看着就像是个普通的客厅,还有几个模样清秀的丫鬟伺候,一见司文轩进来,连忙殷勤的过来。

    “请乔百户过来,说是有点私事要谈。”司文轩开口说道,一名亲随躬了躬身,快步出了屋子。

    司文轩吐了口气,自己揉了揉眉心,在那边闭上了眼睛,读书求功名,但被安排在王府里面做属官,那就再也说不上什么前途了,即便是能做到长史这个位置,也仅仅是在王府这一片天地里独大,不可能调职,也不能迁转,只会在王府里终老,只能永远当这个王府的属官,这个品级根本不可能换到地方上去。

    前途如此,求不得功名,那只能在钱财家产上做文章了,鲁王府的大事小情都操纵在司文轩手中,几个承奉司的宦官也干涉不了,每年鲁王府的田庄产业,四分之一的甚至更多些的进项都到了司文轩的口袋里,这几年下来,当真说得上是富可敌国了。

    鲁王府右长史司文轩一直很清醒,他知道随着自己年纪增长,也会糊涂犯错,王府长史这个位置虽然是个永不可燃的冷灶,但也有不少人眼红盯着,与其等犯错被人揪住掀翻,还不如自己体面下来,当然,在这之前除了浮财之外,也得弄些传家的产业。

    司文轩在济宁州和临清州都置办了铺面和宅院,济南府附近的田庄也有几个,不过山东最好的良田都在兖州府,司文轩还是想在这边腾挪出些传家的庄子来,可已经没有多少空余地方了。

    自从知道孔府还有田庄在河南和北直隶,司文轩的心思也活泛了起来,山东既然没有地了,那是不是向外走走?所以他加紧在靠近南直隶的几处县城那边布置,不然的话,这几处荒僻地方他怎么瞧得上,却没想到刚刚动作就遇到了阻碍,这让司文轩心中很是恼火。

    正闭目沉思的时候,一名大汉走进了屋子,这大汉只是短袍罩甲,腰间挎着雁翎刀,一副凶悍模样,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司文轩却是恭敬,连忙抱拳作揖说道:“属下见过长史。”

    司文轩睁开眼,露出个淡然的笑容,伸手示意说道:“乔舍人客气什么,坐下来说话。”

    感谢“暮鸣、嘉er、戚三问、吴六狼、无衣懒出门、横鸠向天笑、用户小老道”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