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放他进来!”严黑脸扯嗓子喊了一声,门前的盐丁立刻把人放了进来。   .

    那张三哥一进门,看到严黑脸之后直接跪了下来,哭着磕头下去,嘴里喊道:“严爷,小的盐被人抢了,还被人打了,小的怎么办啊!”

    在跪下之前,严黑脸就看到这张三哥鼻青脸肿的模样,身上的衣服也有破损,看到这个,严黑脸就已经觉得不对,听到这话却是一愣,如今敢在鱼台县贩私盐的,都是得了自己的允许,也就是赵字营的保证,敢动手抢掠就等于是和赵字营为敌。

    别处倒罢了,这鱼台县可是知道赵字营厉害的,谁这么不识好歹,严黑脸在江湖市井中打滚多年,能听出这张三哥话里的不对,如果被抢了或者怎么,该说“请严爷帮着做主”,也就是严黑脸出面找回场子,或者报复回来的意思,可这“怎么办啊”,却是哭诉可怜,请严黑脸照顾照顾。

    “你被谁抢了,被谁打了?”严黑脸肃声逼问,几百斤盐是小事,在这鱼台县内谁还敢和徐州人对抗才是大事,有这么大胆子的一定不寻常。

    没曾想这边问出来,那张三哥却不敢说,只是哭着又是磕头说道:“严爷,小的家里还有老娘和老婆孩子要养,又是小本生意,这两百斤盐一没要人命啊,严爷可怜可怜小的,赊小的二百斤,等够本了..”

    “别他娘废话,被谁抢了,老子给你出气去!”严黑脸听得不耐烦了,这张三哥却不说了,只在那里磕头。

    这等做派更让严黑脸愤怒,翻手把腰里的短刀抽了出来,一把拽起那张三哥,短刀直接搁在了脖子上,怒骂说道:“再废话一句就断了你的脖子,快讲,谁干的。。”

    那张三哥浑身一颤,却闻到一股腥臊气,原来是被惊吓的失禁了,严黑脸当年也是市井中的豪杰,手上人命也是不少,凶恶起来当真可怕。

    “..是鱼台县东的谷家庄..”张三哥声音小的好像蚊子叫,严黑脸眉头皱紧,他当然能听出来张三哥有话不敢说,不过问出地方来就足够了。

    带着名号的庄子,那就是本地的村庄,这等坐地的地方居然敢抢盐,胆子真是大到没边了,难道就不知道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事后追究过去跑不了吗?

    严黑脸知道这谷家庄在鱼台县的什么地方,靠着微山湖的庄子,距离县城两个多时辰的路,他刚来鱼台和单县的时候,曾经骑马把各处都走了一遍,好让自己熟悉。

    “把第六队的弟兄们喊上,每个人都备上一根棍子带着。”严黑脸吆喝着说道,他手里的二百盐丁编制在如惠手里,分到这边的是第五队和第六队。

    队伍很快就是准备停当,严黑脸也不骑马,自己拿着一杆朴刀,就那么带队出了鱼台县城,看着这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出城,惹得三教九流都是议论不停,心想这些徐州强人到底要干什么去。

    好事的闲人那里都不缺,不少人就想跟出去看热闹,严黑脸做事倒是谨慎周全,直接喊了城内的徐州力量,把所有看热闹想要跟着的全都挡了回去,一百团练盐丁对付个庄子很简单,可万一有个闪失,丢得就是赵字营脸,谨慎为先。

    严黑脸没在赵字营家丁团队里呆过,不过赵字营的做法他也不含糊,路上整队休整,该做的一样没有少,等快到谷家庄的时候,严黑脸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小题大做了,万一那张三哥是被几个蟊贼抢了,自己这么大张旗鼓的过来,事后岂不是要被人当笑话讲。

    不过这个倒也不奇怪,一听到赵字营的被冒犯,身在其中的人都要急眼了,何况这次足足出动一百人的团练,鱼台县有什么庄子能挡得住。

    谷家庄就在眼前了,能保证灌溉的水浇地总比看天吃饭的旱田要好得多,不过辽饷刮过几次的地方,再齐整也是有限,远远看着就有一种凋敝景象,看到这模样之后,严黑脸更是纳闷,就这么个三百户人家不到的凋敝地方,就敢动私盐,虽说那张三哥一人一车,但谁不知道私盐贩子被后都不含糊?

    这么排队前进的百余人接近,在外面游荡玩耍的孩童很快就现了,看到盐丁们拿着的刀枪木棍,就知道这帮人来意不善,急忙跑回去报信,没多久,就看到村口涌出来百余号青壮,同样是气势汹汹的样子。

    看到自家这么齐整的队伍,看到刀枪装备,不派人过来问好服软,居然直接就是准备开打,这谷家庄到底有什么仗恃,怎么嚣张成这个样子,严黑脸心里更是不住的琢磨,小小的鱼台县如果真有什么大人物,或者背靠什么大势力的话,内卫队那些耳聪目明的探子,应该早就查出来了。

    双方越来越近,盐丁团练的纵队始终没有散乱,步操练得勤了就有这个效果,可这样的队形自然就给庄户壮丁们一种压力,走得越近,那些拿着农具木棍的庄户青壮就越不稳,很多人脸上都有畏缩的神色,

    不过站在谷家庄庄户前面的三个人倒还算稳,他们穿着的衣服也和庄户们不一样,两个人细纹棉布,一个人则是缎面的棉袍,而且都是微胖,脸上还有点油光,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出身,再看头上的小帽,直到这是大宅子里的豪奴一等。

    “你们是干什么的,光天化日,这是要造反吗?”看着越来越近,那缎面棉袍的中年人也是绷不住了,出声吆喝喊道,倒是兖州府的土著口音。

    “我们徐州来的,是你们庄子抢了盐吗?”严黑脸粗声说道。

    一听这话,那三位豪奴模样的人立刻放松了不少,脸上的紧张表情一扫而空,反倒变得盛气凌人起来,先前开口的那中年人不屑一顾的说道:“那私盐是犯禁犯法的赃物,过路我们当然得管,你们难道是那盐贩子的同犯,几百斤盐,那可是要抄家掉脑袋的,你们不怕吗?”

    严黑脸听得烦躁,这几个豪奴模样的明显不是本地口音,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却是满口官腔,看着徐州大队人马来了,居然不怎么怕,这倒是见什么鬼了,而且严黑脸还看到这三个豪奴身后的谷家庄庄户,居然也是不怎么怕的样子。

    现如今在山东四县内,谁敢得罪徐州人,本地人听到徐州话都是要恭敬客气的,可这些庄户怎么就如此大胆。

    “进爷的盐,你们也敢抢,活得不耐烦了吗?”严黑脸也懒得废话了,直接报出赵进的名号,看看对方到底怎么反应。

    赵进的名号一报出来,严黑脸在对面庄户的脸上都看到了畏惧和震撼,但那三个豪奴却没有反应,缎面棉袍那位更是满不在乎的问道:“什么进爷,他在那个衙门任职?几品啊?”

    严黑脸只觉得脑袋快要炸开,那里来的混货,估计撩拨是非的吗?严黑脸朝着地上吐了口吐沫,开口大吼道:“打他娘的,给他们点厉害尝尝!”

    身后团练盐丁也都是齐声呼喝,迈步就是上前,这齐声呼和,齐齐迈步,声势煞是惊人,虽然拿着的不是长矛,可刀棍举起也足够威风了,这么一起步,言语嚣张不知赵进的那三人顿时变色,急忙向后退了几步,身后的那些庄户更是骚动惊慌。

    再怎么混账也是怕打,也不用讲什么废话了,动手打一顿再说,严黑脸了狠,刀没有出鞘,只当一根哨棒拿在手里,就要力动手,先打翻眼前这几个厌物再说。

    “我们可是鲁王府的管事,论起来,我们王爷还是皇上的叔爷,你们敢动手,你们想造反吗!”看着局势不对,那穿着缎面棉袍的中年人尖声大喊道。

    听到“鲁王”两个字,严黑脸下意识的停住了,这中年人的尖声大喊颇为凄厉,团练盐丁这边也都是听得清楚,也都是愕然停住,而那些畏缩逃散的谷家庄庄户则突然来了底气,叫嚷着向前走过来。

    这可是鲁王,是山东的一字藩王,可是姓朱的,是当今皇上的亲戚,动了他家的产业,这可就是谋反了,怪不得他们敢来抢私盐,鲁王府的人在兖州府从没有什么顾忌,要是跟他们动手官府肯定要偏袒,真要扯上谋反的大罪也不是不可能,进爷会管吗?进爷做得那么大,可还是低调行事,会不会弃卒保车,把自己撇出去?

    短短瞬间,严黑脸脑子里无数念头闪过,脸色也是变幻不停,不过他随即想到了一点,如果自己不动手,不把盐拿回去,肯定要被规矩处置,犯了错被处置这个事情可没有什么含糊,板上钉钉的。

    片刻权衡,严黑脸已经做了决定,他手里的朴刀一挥,大喊说道:“兄弟们,打他娘的。”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那几个鲁王府的管事高声质问,却被严黑脸上前一脚踹翻,剩下两个见势不好要跑,也被严黑脸手持朴刀直接在背后打倒,自然是用包着刀鞘的刀背去抽。

    感谢起点书友“恐吓改变”的打赏,起点各位的支持,多谢多谢

    各位创世的朋友,月底了,第二张月票出来了,投给大明武夫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