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闽粤南洋那边龙头海主的厮杀渐渐有了结果,三家大佬差不多将洋面平分,不过现在还有尾声,依旧不算太平,所以寻找火铳的事情还要耽搁,余家已经安排人去倭国那边打问,据说佛郎机人在那边也有火器的生意。

    他这边也知道赵进对辽东那里很关心,所以这次聊天也是着重介绍,因为赵进在清江浦的局面坐稳,加上沙船海路运货去天津再入京师和北地比漕运的确方便许多,余家船行的生意比从前好了几倍十几倍,各处港口多有往来联络,因为辽东战事,辽货和关外货物的价钱都是大涨,但随即跌了下来,因为出货量同样大增,然后购入的物资也是大增。

    “..。既然交战,关外的货物价钱涨起来应该,可出货量应该跌下去,但辽镇各港都比以往要多,登州那边出货也比以往要多,而且这购入的大宗物资里棉布、铁器和药材很多,辽镇的确需要这些军资,可朝廷自有供应..”余致远说得欲言又止。

    他这边吞吞吐吐,被赵进看了眼之后,余致远却反应了过来,在这个场合能有什么忌讳:“大哥,小弟怀疑这些买卖里搞不好都有建州女真插手,但辽镇上下也不干净,没有大明军将伸手,这么大宗的货物怎么能出来进去?”

    赵进沉默了一会,摇摇头冷笑着说道:“为了财,大义算个什么?”

    说完这个,赵进看向余致远,肃然说道:“关于辽东的消息你要打听,为了打听消息也可以去贸易往来,但你不要为了赚钱去做这些,日后说不清楚。”

    尽管双方已经颇为亲近熟悉,可被赵进这样的眼神一看,余致远却禁不住颤了下,连忙笑着说道:“请大哥放心,这等生意小弟不会去碰的,大哥这边的买卖,已经忙不过来了,不过辽东那边,徐州出产的烧酒就是宝货,不管是辽镇军汉,又或建州女真,都是喜爱异常,如果贩卖过去,一定会有大利。”

    “大明各省还没有处处都有,就不想着那边了。”赵进淡然说道。

    这个话题讲完,余致远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本以为说起烧酒在辽东的大利,赵进会有所安排,目前来说也只有余家能参与到这个贩卖,生意赚钱自然好,更好的是可以借这个和赵进走得更近,却没想到赵进的态度很冷淡,余致远一边琢磨自己做错了什么,一边告辞离开,生怕说多错多。

    余致远离开,驻扎在这边的董冰峰还有张虎斌以及周学智也是来到,他们三人进门的时候却正看到赵进用手揉着额角,似乎很疲惫的样子,赵进刚刚二十岁出头,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怎么会有这样的状态,没等大家问,赵进就自己苦笑着说道:“本以为自己足够冷静了,可遇到某些事,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好恶。”

    董冰峰和张虎斌不知道怎么接话,周学智却笑着说道:“老爷才这个年纪,正是有热血决断的时候,不老气横秋也是理所当然。

    今日腊月二十,赵进到清江浦的第一天,不过来到之后就丝毫不得闲,接待完余致远,又是自家伙伴和亲信,大家先对赵进道喜,董冰峰也感慨几句,接下来就是正事处置。

    董冰峰率领的第三团一切都很稳定,他们封闭操练,供应什么的也很充足,而且清江浦也没什么事情值得第三团出动,真要家丁摆明车马动手,恐怕清江浦都要血流成河了,而张虎斌这边的清江浦护卫团练则是有些麻烦,这十六个连是分散驻扎,八个连常驻营地,其余八个连分散各处维持清江浦的治安,这些流民出身的团练苦日子过久了,乍一看清江浦如此繁华,不少人都是按捺不住,觉得在营里的日子太苦了,不如到这花花世界去享受,结果一直有逃兵的情况出现。

    清江浦本地还有些不长眼脑子混的货色,觉得赵字营的这些团练精强可用,居然有收容逃兵的,但这些人便宜是没赚到的,下场倒是惨烈的很,最好的是也是抄家之后全家往邳州庄园做工,而逃兵的处置,张虎斌开始还不知道如何做,特意去询问了董冰峰,性格温和沉默的董冰峰给的答案也简单杀头。

    一颗颗脑袋砍下来,这血淋淋的教训终于让团练们躁动的心稳了,然后董冰峰、张虎斌、周学智三人商议,将规矩略微变动,巡视市面的人改为了赵家武馆和云山武馆的徐州江湖人,他们看到事,能自己处置的自己处置,处置不了的则是去请团练,团练维持不了的,自然有家丁出面,而团练们平时的巡视也是取消,改为和家丁一样的封闭驻扎,营地在那边,本身也就有震慑的作用。

    说这些时候,张虎斌额头上都已经见了汗,屋子里可没有热到这个程度,他的确是很惶恐。

    “团练毕竟不是家丁,不觉得自己有根底,也就沉不下心思去,出这样的事情也不稀奇,这不是你的错处,可咱们现在的家丁已经太多了,再多是个麻烦。”赵进笑着说道。

    这件事他早就知道,张虎斌当面禀报也不过是个程序,当时生就立刻急报徐州,不敢有丝毫隐瞒,赵进来这边也有了解决的反感,他安抚完惶恐的张虎斌,转头对站在边上的孟志奇说道:“你喊黎大津进来。”

    黎大津也在清江浦做事,但地位比先进来的这三人差一等,所以在外等候,等黎大津进来见礼,赵进开门见山的说道:“张虎斌手里的团练在这里安稳不下来,但地方上也不能总靠着江湖人来管,黎大津你原来的差事不变,兼着张虎斌的副手,在团练里拣选出六到七个连,把那些不安心、年纪大、心思活的都挑出来,安排他们维持地方治安,云山行分店马上要在这边开张,肯定需要大批的人手,就把这些人用进去,你明白我要把他们当什么用吧?”

    听到这个问题,黎大津沉吟了下开口说道:“老爷是想把他们当成衙门的差役来用?”

    赵进双手一拍,最忠心的是伙伴们和亲信,但论起见多识广,分析判断,最强的还是这几个投降过来的敌人,黎大津不差,马冲昊恐怕也是不差,念头闪过,赵进笑着说道:“就是当差役捕快来用,但要按照军纪来约束,可别败坏成衙门里那等样子,规矩是早就有的,等云山分店过来,你们商议着做。”

    话说到这里,黎大津明白自己的地位又升了一层,内卫队的大队正,手里又有几百人丁的实权,还管着清江浦这等富庶繁华的地方,地位实力都提了许多,连忙抱拳躬身说道:“请进爷放心,属下一定做好。”

    “成大器做你的副手,至于张虎斌,你剩下的人按照家丁来训练,以后一切按照家丁来办。”赵进说完了自己的安排。

    屋子里略一安静,大家都看向张虎斌,眼神含义各有不同,张虎斌本来脸色不太好,手下十六个连一下子被拿走一半,而且还被安排了地位差不多相等的副手,等于是贬斥削权,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激动起来了,手中有千余家丁是什么概念,这是等同于团正的级别实力,等于和赵进的伙伴们拉平了。

    尽管说“按照家丁”来办,可大家也都知道,张虎斌这又是小八义之下第一人的位置了。

    赵进这边下令之后,也要周学智写了文书,然后用印才能出去,王兆靖总说的那些规矩礼数,礼数这个赵进不喜欢,规矩还是要用的。

    大家看到周学智除了摊开纸笔之外,还把一本厚厚的册子放下,就都笑着告辞离开,知道这是有长篇大论要谈,在赵进属下里,王兆靖被大家认为是谋主,如惠和周学智则是并行的两位总管,他们管的局面多,事情也繁琐,每次禀报都要一个时辰以上,次数多了,大家也就有经验了,到这时候就退下,无非午饭晚饭时候再聚而已。

    年底结账,很多事情已经通过书信报到徐州,周学智倒是轻松,甚至还先开了句玩笑:“说起来进爷手下,升迁最快的就是当年冯家攻打流民寨那一仗的人,张虎斌守寨,黎大津攻寨,现在都不差了。”

    赵进也笑,不过周学智说得是没有错,张虎斌的确有大功,流民寨那次战斗相比于赵字营的历次战斗来说,并不能说最大最激烈的,但意义非同寻常,有了流民寨的流民和田地,赵字营才能快的膨胀,才有源源不断的后续,才有今天的局面,张虎斌这样的功劳,自然有这样的封赏,至于黎大津,的确是一次次见证了能力。

    “..。咱们今年手里的金银已经是个好大的数目,除了徐州金库存着的,咱们这边的数目也是吓人..”

    感谢“stargaze”在起点的打赏,求订阅、月票和打赏的支持,创世和起点都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