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境山徐家休整了两天,然后一路向西,和在其他两处营地休整的队伍汇合,一同渡河来到了徐州南岸,然后向何家庄而去。

    来到这边,赵进和伙伴们以及队伍里的所有人才真正的放松下来,这是回家了,踏上黄河南岸之后,赵进就能清楚的感觉到伙伴和手下们情绪的变化,他虽然也是放松,却和陈昇感慨说了句:“我们控制的地方已经不小,可我们的人还离不开徐州,把徐州这边当成是根本。”

    “家在这边,也没什么奇怪的。”陈昇倒是没这么多感慨。

    赵进笑着说道:“以后我们要有很多的地方,总是离不开徐州,那就在别处扎不下根去,这要到了最后,岂不是我们还只抓着徐州一块。”

    “操心这个还早,你还是先想想回家怎么交待吧!”陈昇难得的开了句玩笑。

    “这次去山东,家里又不是不知道去做什么。”赵进满不在乎的回答了一句,说完之后,却还是禁不住回头看了眼,木淑兰在马背上很安静,好奇的看着徐州,这里是徐州,却和几年前完全不同了。

    “进哥,这里是徐州吗?我记得从前没这么热闹。”随着距离何家庄越来越近,木淑兰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疑问。

    别人问这个问题,赵进能平淡相对,不知为何,木淑兰问起,赵进心里却莫名的涌上一股自豪,在马上笑着说道:“你不在这边几年,早已经大变样了,现在咱们徐州,可不比临清那边差。”

    木淑兰笑着在马上点头,柔声说道:“两年前好不容易买通了一个人来徐州看,他回去和我说何家庄的繁华变化,我在临清听了,怎么也不能相信,却没想到一切都是真的,这边比我想得还要好。”

    陈昇扯了下缰绳,让自己落后一些,留给赵进和木淑兰两个人独处的空间,只有牛金宝依旧跟随。

    听了女孩的话,赵进沉默了下来,过了会才开口说道:“你怎么不让那个人告诉我,我一直不知道你在山东,我还以为这辈子咱们再见不到了,如果你和我讲,你就不用在那里受苦,这次弄得如此凶险。”

    相比于赵进的沉默,木淑兰反应的很快,女孩笑着撩了下鬓角的散,摇头说道:“我怕连累进哥,再说,再说当时进哥你刚成亲..”

    说到这个的时候,两个人一时间都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各自沉默,就这么任由坐骑前行。

    赵进和陈昇不在何家庄的时候,主事的人是王兆靖和如惠,他们回来的消息早早通报了过来,少不得一干主事头面人物都要出来迎接,王兆靖和如惠做事就比赵进他们周全许多,跟着他们一起出何家庄的,还有一辆专供内眷乘坐的马车,而且迎接的时候,是王兆靖和如惠脱离大队,带着马车走在最前面。

    等来到跟前,王兆靖和如惠都是笑着作揖下去,起身后,如惠后退一步,王兆靖温声说道:“大哥此去扬威,凯旋而归,小弟和曹先生在此恭贺了。”

    赵进和马上和陈昇对视一眼,哑然失笑说道:“自家兄弟,你弄这些假模假式做什么。”

    王兆靖笑着回答说道:“如今大哥的局面越来越大,这规矩也该立起来了。”

    听到他这话,众人都是肃然,眼下赵字营局面的确越来越大,以徐州为中心,西边已经控制住了归德府、东边将淮安府收入囊中,南边宿州也算是自家庄园,如今这北边手也伸到了山东境内,这样大的地盘,手下又有这么多如狼似虎的兵马,如此财雄势大,的确该做出个规矩来,王三爷果然是进爷的智囊谋主,这主意高妙。

    谁也没想到赵进直接翻身下马,大步走到王兆靖跟前,狠狠的抱了他一下,然后又是重重的拍了拍如惠的肩膀,笑着说道:“自己兄弟,自家人,弄什么虚文规矩,太假了。”

    如惠只是笑着点头,王兆靖却满脸无奈,赵进却好似故意,又是加力拍了拍,这下子王兆靖脸上的无奈变成了苦笑,大家都是笑着看这一幕。

    这边闹过,王兆靖才客气的对木淑兰拱手说道:“木家妹妹,好久不见了。”

    “兆靖哥哥,你一点都没变,不光是你,大昇他们也一点都没变。”木淑兰笑着在马上欠身,不过这话的意思大家也听得懂,赵进变了。

    就这么回到了何家庄中,赵进没急着回家,先和伙伴们一起来到了议事厅,木淑兰也跟着过去了,只不过呆在后堂,十几名受伤的家丁都是被人搀扶了过来。

    四百余骑奔袭数百里,从徐州进入山东,深入闻香教控制的地盘行动,回来时候又被各路人马围追堵截,一共才有十几名伤者,这个说出来足够惊世骇俗了,也足够证明赵字营的强大,赵进和伙伴们可以自豪了。

    但这一路勉强的惊心动魄也做不到万无一失,有铠甲护身,战斗中也免不了受伤,马匹驯熟,也难免会有摔落,尽管赵字营把伤员都带了回来,可最起码有七个人,再也不能作为家丁去战斗了,他们可没什么自豪。

    一路奔波,一直没来得及休养,每个人的神态都很萎靡,本来要把他们放在黄河北岸那边休养,等身体差不多了再回何家庄等候安排,可每个伤员都不愿意,索性都带了回来。

    “好好养伤,养好了身体就尽快归队,不能归队的,我这边也有安置,你们不用担心自己的将来。”赵进说得开门见山。

    那些轻伤的家丁努力站直,可那些已经残疾的却是神情郁郁,在赵字营里大家都不怎么怕死,因为只要一死,全家就有了保障,有田地、免税赋、子弟还可以继续做家丁,但受伤就很麻烦,尽管赵字营也有照顾和保障,可伤员也要在家被人照顾,也要吃饭耗费,等于给家里增加很大的负担,日子会很不好。

    赵进自然知道他们的顾虑,他继续在那里说道:“不能归队的,等伤养好了,就去云山行各个分店做学徒,你们不用哭丧个脸,在那里做学徒,将来要替我去管下面的,你们光知道舞刀弄枪,不去那边学了本事规矩,难道就这么下去做事?”

    他说得很不耐烦,可下面家丁的脸色却变好了,赵进又是继续说道:“你们跟着我出生入死,是我最信任的弟兄,地盘打下来了,让你们去管着才放心,这出路难道比当家丁差吗?”

    听到赵进的问题,家丁们能跪下的自己跪下,不能跪的也是让同伴搀扶,都是齐声说道:“多谢进爷大恩。”

    就算再糊涂的人也能听懂赵进的意思,这可是去下面做地方官的意思,官吏们的威风好处大家都看在眼里,能有这个出路比起家丁来当然不差。

    “不要觉得跟我出生入死,就可以为所欲为,当家丁要有家丁的规矩,在云山行要有云山行的规矩,坏了规矩,这边有军法,那边的惩治也不会比军法轻,可别昏了头乱来,等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再后悔,拿出你们训练的劲头去做事,那就差不了。”赵进说得很实在,他和自己的家丁交待这些事,的确不需要什么委婉。

    “小的们知道了,小的们若是丢了进爷的脸面,千刀万剐都是应该的。”大家斩钉截铁的回答,此时脸上的郁郁都已经消散不少,赵进已经给他们指出了一条路。

    等家丁们散去,王兆靖点头笑着说道:“家丁们是跟咱们一起出生入死过,卖命见血的,这些人忠心肯定不会差了,既然大哥要用他们,那么从前退下去的家丁要不要考虑,现在云山行各处分店缺人缺的厉害,受伤家丁们正好补进去。”

    “能学出来,能做事的才能放出去,这个规矩要严,不然就一直养着好了。”赵进在这个时候说得很冷静。

    王兆靖和如惠两个人都是点头,赵进又是肃然说道:“云山行各处分店也是咱们的根本,替我们管着地方,收税收粮,征劳力,还要充当我们在地方上的耳目,他们事情多,却不用出生入死,权重利大,这里面很容易出问题,想想衙门里办差的吏目和差役,咱们分店里的掌柜伙计,不要到最后和他们一样。”

    听赵进说到这里,王兆靖和如惠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赵进转头看了眼刘勇,又对王兆靖和如惠说道:“话说在前头,云山行各处分店,内卫队会在里面安排眼线,会不断的明察暗访,有错就会揪出来,不过你们也不能光指望内卫队来查,你们俩自己找个法子,招募人手,专门纠察分店内的不法之事,要快,不然等分店多了,事情多了,就管不过来了。”

    王兆靖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刘勇,又和如惠交换了下眼神,却笑着对赵进说道:“大哥说的意思小弟明白,这就是都察院御史台,让他们风闻纠察。”

    感谢“元亨利贞、用户老杨、吴六狼”三位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