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鱼台县上下都怕了,原本这些人还指望借辽饷的东风吞并土地人口自肥,却没想到百姓们那边刮不出钱粮了,官府会拿着他们下手,鱼台县相邻几处都惨得很,下场他们都看得清楚,能撑到现在都是借着咱们徐州狐假虎威。 ”

    “这也难怪,县里没有什么太大的豪强,这些人在官府面前就是一盘散沙,怪不得撑不住。”

    简单对答,大家明白了事情原委,吉香在那里沉吟片刻,却开口说道:“大哥,不如再让徐州的各路人去杀,今天给他们的时辰短了,若是时间足够,这些追兵肯定会被杀个干净,到时候这兖州府的力量更弱,咱们趁机拿过来。”

    赵进笑着摇摇头,看看陈昇、吉香和刘勇的神情,放低声音补充了句:“不让他们杀尽,和我留下徐鸿儒不杀,是一个道理,时候不早,早点休息吧!”

    三名伙伴都是愣了下,随即若有所思,没想多久,陈昇先是站起,闷声说道:“想什么想,跟着做就好,我去营里面走一走。”

    刘勇和吉香对视一眼,都是摇摇头,也站起跟着走向了营地。

    第二天一早,赵进就带着大队踏上了回程,过来接应的各路人马都见识到了赵进的豪阔大方,按照来到这边的人数多少,每一队都分得了或多或少的马匹,而且这些马匹的鞍辔马具都是齐全的,一匹马具齐全的战马价钱可是不低,过来接应的各路人马里能凑齐整挂马具的不过六十人,这样的分配自然让他们感觉到厚重,这还不算有斩获缴获的那些,这些还有额外的赏赐,战利品也是归于个人,各路人马都觉得皆大欢喜,都觉得这次没有白来。

    “这样的行动实在是耗费太大,以后要谨慎再谨慎。”各路人马觉得赵进慷慨,赵进和伙伴几个却觉得花费太大。

    “所以说还是步卒家丁最好,这一匹马的花费顶得上六个人十个人,这一次咱们急行急退,差不多把一个团家丁一年的花费丢进去了,家大业大也不是这么花的。”刘勇的账目算得很仔细。

    不过刘勇说完这个才觉得有些不对,干咳几声,偷眼看向木淑兰,木淑兰只是笑着摇头,表示不必放在心上。

    赵进笑了笑,骑马前行一阵之后,他才开口说道:“这一次救小兰回来是主因,让兖州府这边各方势力知道咱们的厉害也是一个原因,这么多年,咱们一直守着规矩不过省界,让这边很多人忘乎所以了,杀一次露露刀,让他们不敢乱来,让咱们可以有个进山东的理由。

    队伍进入徐州后就轻松了很多,疲惫和状况不佳的骑兵和马匹直接留在第一大队和团练的驻地以及庄园内休整,赵进身边留下百余骑已经够用了,接下来的路还是有些赶,因为不能在靠近何家庄的渡口处渡河,黄河就要封冻,下游却没有冻严实,赵进这一队只能从徐州和河南归德府毗邻的地方渡河。

    不管怎样,回程的时候都要在境山徐家那边停驻下,毕竟这是赵进的岳家,总得表示些亲近,只不过这一次带着木淑兰,多少有点不自在。

    但不自在的原因并不在木淑兰身上,徐珍珍的父亲徐本荣自诩名士,喜欢的是诗书风月,寻欢作乐,和赵进这样的武夫打不了交道,而徐厚生太过老实,听人说过自己姐夫的事迹,在赵进面前总是战战兢兢的,连头不敢抬,至于木淑兰这边,反倒没有什么人注意到。

    “姑爷你也看到了,偌大徐家,若没有我那苦命的侄女撑着,不是里面这些贪心不足的徐家人败坏掉,就是被外面的虎狼吞了。”目前在徐家主事的是徐本德,徐珍珍的叔叔虽然也很庸碌,但好歹还在用心做事。

    不过徐本德来找赵进并不是为了感慨,却是为了另一番诉苦:“姑爷,这鸟铳的打造能不能放松些,一根鸟铳即便用心打造,两个熟手师傅忙碌二十天也就够了,可你这要求每一根都要打响,若是有差错就要追究打造验货的罪过,他们可都是怕杀头的,找谁都不敢来做,这么下去,别耽误了姑爷你这边的要紧事。”

    赵进笑着摇摇头,言语里却是寸步不让:“一根鸟铳在要紧时候打不响或者炸膛了,没准就要了我家丁的性命,打造这鸟铳的也就成了凶手,难道我不该找这凶手算账吗?”

    徐本德在赵进面前自然硬气不起来,只是陪笑着继续说道:“姑爷你说得也没错,可能上工打造鸟铳的,也都是咱们徐家作坊的熟手工匠了,挖煤炼铁只需要有把子力气,可打造兵器铁器,全靠这些老师傅带着学徒帮工在做,也不好弄得太僵。”

    在赵进从前的记忆里,这些人就是所谓的技术骨干了,虽说也是被雇佣做活的,但地位什么的却高很多,也不能太硬来,赵进沉吟了下,开口说道:“让他们刻上名字,每打造出一杆,我按照名字给白银一两,拿着名字领银子,我安排专人放。”

    这话说出,却让徐本德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说道:“姑爷何必如此,为你打造鸟铳这是自家事,给他们加一些工钱也就罢了,怎么能给这么多,这个,这个,手脚快的,一年工钱等于翻了三倍还不止..”

    赵进摇摇头,徐本德也是替赵字营着想,不过却想不通关节,赵进想要的是质量上佳的武器,而徐本德则是省钱,他却没想到这一两银子相对于这鸟铳给赵字营带来的提高实在是不值一提,赵进笑着又问了一句:“按照我这个法子,铁匠们不会不愿意写名字了吧!”

    “当然愿意写,姑爷你要是愿意多给,他们恐怕还会把帮工学徒的名字都写上去,只不过,这还是太耗费了。”也怪不得徐珍珍用徐本德做管家管事,这省钱算账的心思的确了得。

    “这个银子会由云山行专人专门放,徐家就不要插手了。”赵进没理会徐本德的感慨,自顾自的说了安排,徐本德对这个自然没有异议。

    给工匠激励,让他们觉得做这个有利可图,设立奖惩的机制,做好了有银子拿,做不好也会追究,这才能让徐家的这些工匠尽心尽力的去打造鸟铳,赵进从董冰峰那里听了不知道多少官军使用火器的典故,什么打不远打不响,离近了就会炸膛等等等等,之所以有这个原因,无非是打造火器的匠户形同奴隶,没有报酬一般的做苦工,做好了没有奖励,做烂了也没有人追究,督造的一干人还要不断的克扣材料,还要指使工匠做私活,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兵器打造出来。

    徐家这边给工匠工钱,倒是避免了官坊的很多弊端,可铁匠们打造别的和打造鸟铳都是一样的工钱,自然不愿意用心,也不愿意担责,可每一杆鸟铳能得一两银子,这格外的奖励就极为吸引人了,熟手铁匠一年也就是十两银子的钱粮,这一杆鸟铳得到的可就是他年入的十分之一,这一年下来打造二十杆可是不难,等于年入翻了一倍,有这样丰厚收入的诱惑,他们自然会用心精工打造,自然也不怕把名字刻在鸟铳上被追究了。

    但徐本德不知道的是,赵进也不愿意花费这笔银子,银子虽然不多,但鸟铳并不是赵进想要的火器,可松江余家那边寻找制式西洋火器一直不怎么顺利,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先用鸟铳了,赵进也知道余家那边不是拖延推搪,现在海上风云变幻,几家大海主龙头彼此合纵连横,攻伐不停,连带着来自倭国和佛郎机的洋货价钱都是飞涨,这西洋火器实在是不好找。

    赵进也动过将那杆短火铳研究改装的念头,但仔细拆解后现,这短火铳的结构似乎和长火铳的不太一样,也就断了这个想法,免得在错路上走远,到头来费力费钱。

    徐家对赵进的到来极为殷勤,这次奔袭山东,赵字营这一队的甲胄兵器都多有损坏,徐本德就劝赵进将损坏的兵甲留下,等修好了再送到何家庄那边去,原本赵进也是打算如此,但和徐本德关于鸟铳一席谈之后就改了主意。

    “兵器放在你这边,甲胄要在何家庄那边修,你把打造过这个铠甲的工匠名单报一份给小勇,这些人都要去何家庄,这铠甲的样式和图纸什么的也不能留存。”赵进说得很仔细,徐本德也连忙答应。

    赵进设计制造的这身铠甲,相对于这个时代的披甲、锁子甲和棉甲来说,不管防护还是轻便都有过,这等军国利器若是被别人学去,肯定会是大麻烦,徐家这边的煤矿铁场实在说不上什么严谨,只不过是更大一些的作坊而已,赵进目前也不想安排云山行全部接管,云山行在各处开设分店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徐家这一摊子又是太大,想要接管过来肯定费力,暂时保持原状的好。

    订阅、月票和打赏!请支持大明武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