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天彻底黑下来之前,赵字营的马队在侦骑的引导下,来到距离官道三里远的庄子边上,此处和石家寨一样,也是个深沟高墙的土围子。

    不过这一家没有和石家那般昏了头,看到赵进这几百骑上千匹马气势汹汹的过来,立刻吓得缩头不出。

    赵进他们也没有攻打这寨子,就是依托在土围子的东侧扎营,躲在土墙后的那些人看着赵字营的家丁们下马安顿,这才敢稍微露头,等看到对方带着的弓箭后,心里最后的一丝侥幸也是打消了。

    有这么多张弓压着,这土围子的高墙深沟根本挡不住对方,只要用弓箭压制墙头,其余的人可以从容的过沟爬墙放下吊桥打开寨门,等开了寨门,寨子里这些百姓青壮怎么对付外面这满身铁甲的虎狼?

    想明白这个,土围子里的人反倒轻松不少,居然敢露头问好汉爷的来历用意,还问只要不祸害这庄子,该供奉什么一定不含糊。

    赵字营的马队对这么一个小庄子当然不感兴趣,他提出的条件是让赵字营的家丁去里面的水井打水,借柴草和锅灶出来做饭,然后这个庄子整夜封闭,不得开庄,不得让外人入内,说完之后,直接丢进去十两银子。

    那银锭丢进去的时候,吓了土围子里墙头的团练一跳,等捡起来看出是银子,眼睛都直了。

    大家都这么敞亮懂做,这土围子也不敢怠慢,急忙的打开门放人进去,虽然确认已经震慑压服,可赵字营的家丁们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除了不骑马之外,各个全副武装,这一身铁甲加上长刀长矛,更是震慑了土围内的庄丁青壮,为的大户人家的几个男人话都说不利索了。

    但让这土围子意外无比的是,这般强势的兵马却没有要什么钱财,也没要什么女人服侍,只是监视着土围内的劳力把井水一桶桶的抬出去,然后锅灶柴草送出去,又看着他们封上了各处大门,重新拉起吊桥,然后在外面又撇了银锭进来。

    白花花的银子,不管掂量还是牙咬都看不出是假的,算算份量,围子里给出这点东西还有得赚,再说了,那锅灶就是借用一天不是不还,土围子这次真是不亏,到底是哪里的人马,这么雄壮,这么大方。

    本来还想着问问,可却看到有几十骑归队,借着扎营篝火的光芒一看,这归队的众人手里拎着十几颗人头,当真吓得胆寒,什么话都不敢问了,只盼着下面的煞星明早快点走,不然就招祸患了。

    “骑术不错,有几个身手也好,可那都是单打独斗的本事,连第二匹马都没有的,真追上也就杀了。”吉香说得很轻松。

    这些小股马队看着轻捷剽悍,但对上受过正规训练,没有什么缺点短处的赵字营马队,他们没有一丝的胜算,即便是要逃,也比不过一人双马可以始终保持度追击的赵字营,被杀也是必然。

    拿回来的十几颗人头对赵进来说没什么用处,直接丢在了营地外面,夜深天黑,也没什么人会看得到,不过其余几只小股马队再也不见踪影,他们已经知道了赵字营的手段,看见了冒险的下场,本钱小,自然不敢下场了。

    “小队灵活,所以敢撒开来找,想要提前过来占便宜,可大队不一样,他们耽误昊飞不起,他们要截咱们,只能走固定的路,去固定的地方。”篝火燃起,赵进和伙伴们巡视扎营守备之后,就围坐在火堆边商议。

    大队骑兵行动,粮草路线都不能含糊,不然的话很容易出乱子,不说别的,如果这么大队的骑兵撒开来乱找,自家很容易跑散,也很容易惊动不相干的各方势力,毕竟不是谁都能像来自徐州的赵字营一般官道疾奔。

    赵进盯着吉香和刘勇说道:“今晚把骑术最好,身手最好的,和对这边最熟悉的,都撒出去,估摸着该来这边的队伍,距离咱们不足三十里了。”

    吉香和刘勇领命之后就过去安排,陈昇坐在那里沉默了会,开口说道:“明天能来多少人截咱们?”

    “咱们人马数目瞒不住人,几百骑肯定不敢拦阻咱们,怎么说也得凑出千把骑才敢动手,几万两的重赏,几伙人分润也是不少,肯定不少势力动心。”

    陈昇点点头,然后站起说道:“我去看看下面,你先歇一会。”

    看着陈昇的背影,赵进笑着摇头,自从救下小兰之后,伙伴们就刻意的给他们两个留出独处的时间,毕竟大家还都是年轻,有些事做得教条,这一路急忙向回赶,处处拼命厮杀,那有什么心思重叙旧情。

    话讲回来,曾家庄重逢那一刻,的确是前尘往事涌上心头,大家都是感慨动情,可事后赵进也是现,不管是自己,或者是木淑兰,都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儿女了,各自都变化了很多很多。

    想到这里,赵进转头看向木淑兰,他们兄弟扎营后的合议,木淑兰就在他身后安静听着,大家都觉得很自然,好像从一开始就已经这样了。

    刚才的话木淑兰也都听到,女孩表情很平静,感觉赵进看过来,她也抬头对视,突然开口说道:“小进哥哥,这次如果回不去徐州,我就和你一起死了。”

    语气很平静,好像说得不是什么生死之事,赵进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刚才那前方有千余骑拦截的话让木淑兰听到了,自己这边四百余骑,前面则是有千骑,这样的力量对比怎么也说不上乐观。

    赵字营铁骑的战斗力木淑兰没有见过,血洗曾家庄的时候女孩正在大牢里,接下来就是跟着大队一路南下,至于石家寨那个战斗,实在不值一提,估计闻香教的人也能做到这个程度。

    有了这些判断,四百对千余,显见人少的处于绝对劣势,也难怪木淑兰这么悲观绝望。

    真正让赵进心悸的是木淑兰眼神中的平静,还有说起赴死时那平淡的语气,这几年女孩的经历可不像她表现的这样云淡风轻。

    但赵进还是笑了,伸手摸了摸木淑兰的头顶,笑着说道:“死什么死,你以为他们千骑,咱们四百,咱们就要吃亏吗?”

    木淑兰这时很冷静,也没有故作天真的说话,只是说道:“小进哥哥,四百比一千,要吃大亏的,咱们现在是不是回头或者绕路都没办法了?”

    这个判断没有任何错误,对这个时代的女孩子来说,能知道这些已经是极为出众,但赵进的笑得更厉害,只是夜间宿营安静,忍着笑声而已。

    木淑兰的眉头皱起,脸上也有恼怒的神色,她声音也变得很冷:“进哥,小兰不是小孩子了。”

    尽管木淑兰想要扭头甩落赵进的手,可赵进还是揉了几下,然后伸手指了指正在忙碌警戒的赵字营家丁,开口说道:“小兰,我的家丁吃得饱,练得勤,装备精良,他们为什么活着,就是为了杀敌作战取胜,可拦阻我们的人是为了什么,他们是为了吃喝享受,是为了横行霸道作威作福,他们不愿意把享受横行的时候去练,不愿意拿着吃喝玩乐的钱去置办兵器铁甲,这样的千余,怎么比得上我的四百。”

    “进哥,小进哥哥,你..”

    对赵进所说的话,木淑兰有些接受不能,明显跟不上了。

    赵进没有过细的解释,只是笑着说道:“明天你就知道了。”

    这一夜木淑兰都没有睡好,让她觉得惊讶的是,赵字营的马队依旧很规矩,这一路上木淑兰听到看到很多,她知道明日有大队千骑拦截的消息,整个马队应该都知道,可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平静的很,好像不知道明日有一场敌众我寡的大战,好像从开始到现在只是一场南下巡游而已。

    夜里分批分队的休息,差不多是两个时辰一轮换,马蹄声不住的响起,那是外面探马不住的回报。

    木淑兰知道,跟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赵进的亲卫,其中一个好像还是孙大雷的弟弟,这两个人守卫在身边,而赵进整夜都没有睡。

    就这么恍恍惚惚之间,木淑兰进入了梦乡,不过沉睡没有多久就被人推行,赵进的亲卫低声告诉她要出了。

    睡眼惺忪的木淑兰披着毛毡被人扶上了马,走了一段女孩才清醒过来,她本以为天快亮了,却没想到此时仍是深夜,抬头看看月亮的位置,木淑兰就知道自己才睡了不到半个时辰,这时距离天亮最少还有两个时辰..

    没有人出声,每个人都在沉默的骑马前行,难道要趁夜突破前面的拦截?可为什么不走快些,马队只不过是在小跑,而且跑了一段距离之后,众人又是急忙换马,一路上每隔一段还要拿出粮食喂马。

    这么走了不知道多久,木淑兰现队伍开始分开了,自己是和赵进这一队。

    毕竟夜里先是睡不着,后来又被吵醒,木淑兰的困意越来越重,终于忍不住在马背上打起了瞌睡。

    感谢“用户寒夜、烟波缥缈、用户282381994、元亨利贞、谷雨其实是小满、甜蜜的甘蔗”几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