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这个时候,吊桥后的寨门还是大开着,可见前面这伙人回来的多仓促,什么都顾不上了。

    “安排百人进去,拿出一日用的粮食和草料,没有反抗就不要杀人,但也要小心暗算。”赵进下令说道。

    命令传下,立刻有一队人进入这寨子,一路上冲击作战,都是靠赵字营的本队,内卫队的不少人只能打个下手,可此时却显出他们的作用了。

    土围子里的青壮男丁,甚至男丁都被抽调出去壮声势了,里面都是些老弱妇孺,至于那先逃回去的十几骑,在百余赵字营的家丁面前根本不敢反抗,早早的就跪在了路边求饶,这土围子里面已经是哭声一片,生怕这些从徐州来的强人洗掠烧杀。

    不过让他们吃惊的是,这伙一身是铁的强悍兵丁根本不进寻常人家的家门,这让很多拿炉灰擦脸,准备上吊的年轻妇女松了口气。

    赵字营的家丁直接就去了这土围子最大的一户人家,也就是那什么“滚地虎石家”,按照内卫队的江湖人说,灾荒辽饷一次次的刮过去,寻常的百姓农户早就撑不下去了,也就是这等土豪还能保存元气,这等一村一乡的豪霸往往不用缴纳赋税,甚至还要盘剥乡邻,积攒了大批的粮食财货,只有这等人需要在盗贼蜂起的乱局中自保,所以他们纠集胁迫临近的百姓村民,修建砦堡土围。

    为了能够让土围内的民户百姓为他们效力,在土围里面的人家勉强能有一日或者两日的口粮,但这个寨主大户手里积存的粮食,可能够吃几个月甚至一年几年。

    石家也没有人守卫了,让人意外的是,仓库里面的粮食也不多,最多只能支撑十几天,石家老少的心思却比外面那些吓呆了的百姓们活泛,看得出赵字营的家丁纪律很严,不祸害民众百姓,几个婆子和老人过来哭诉,说是年景不好,自家也没存粮,希望大王们给大家一条生路。

    带路指点的几个内卫队江湖人都有些讪讪,觉得脸上无光,没曾想却看到一个石家的丫鬟拼命使眼色,顿时觉得不对。

    一旦现不对,下手可就没顾忌了,这石家的管事被切掉一根手指之后,立刻什么都说了,敢情粮食和财货都存在地窖里。

    外面的民户老弱脸上带着菜色,而这石家地窖里的粮食居然都有霉的,至于那些布匹财货之类,不少上面还沾着血,显见来路不对。

    现这一幕之后,全家哭天喊地的过来拦阻,直接被劈头盖脸的的打了回去,立刻把消息传到了外面。

    赵进安排马队把那些乱跑的土围乡勇圈回来,安排他们向外搬运粮食,并且准备给大队生活做饭,知道这个时候,赵进他们才知道这土围子的名字叫做石家寨。

    那些被抓回来的乡勇团练开始都是战战兢兢,等看到石家窖藏的粮食和财货之后,各个愤怒爆,自家吃糠咽菜,还要替石家卖命,甚至要把家里女人送过去,才能求个温饱,他自家却有吃不了霉的粮食。

    赵字营的人也懒得去约束,任由这些狂怒的乡勇团练把石家那几个为的活活打死。

    “..。那个使眼色的丫鬟是被石家霸占的,当时他哥哥不让,结果一次来了土匪就死了,却是身后被人刺了一刀,已经给她些散碎银子,安排了一个和她相好的,打他们一起走了..”

    食物的香气已经开始弥漫,坐骑都在低头吃着粮食,这寨子里一时间能准备的干粮也有限,毕竟马匹能吃生的,人不能吃。

    不过对于赵字营这一队来说,吃饱这一顿,让坐骑有个补充就足够了,因为距离高平山并不远了。

    人吃过热饭,马匹吃饱了马料,大家都是精神饱满,这才重新上路。

    大队没走出多远,就能看到身后那石家寨有烟柱升起,看着像是起火的样子。

    “小进哥哥,石家全家人都活不下来的。”木淑兰开口说道,她的语气很冷静。

    没人觉得意外,当着赵字营的面只是把石家家主等人打死,那是害怕赵字营干涉,等赵字营一走,石家就得被抢个干净,满门男女老幼所有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大家抢了粮食财货,可不想有什么后患。

    赵进没有回头,只是开口说道:“石家人要活着,那寨子里不知道还要死多少。”

    说完这个,大家都是一时无言,过了会,赵进却扬起手喊道:“大伙快点赶路,等到了高平山那边再歇息。”

    队伍的行动立刻加快,烟尘扬起。

    接下来到高平山这段路程,再没有什么胆大包天的势力敢上前招惹,也有零散骑马的人远远张望,然后又是打马远去,也有走路的探头探脑,随即狂奔离开,但接下来,前面探马再也没有什么拦截的回报。

    “建立土围子村寨,却不给乡勇团练吃饱和活路,明知道咱们是这么强的力量,却率众出来拦截,这石家果然是昏了头的傻子,就算这次不被咱们灭掉,下次也要撞到别的倒霉事。”吉香不屑的点评说道。

    沿路遭遇的这些,也有可能是偶遇,也有可能是对方的哨探,但只要稍有些理性的,见到赵字营这样声势的马队,也要掂量下,吃不下不说,别给自己惹祸上身,只有石家没想明白这个。

    就这么一路到达了高平山,赵字营的马匹都存在这边,后续的给养也都运送到这里,留守在这边的是三十几人,都是内卫队和徐州那些忠心的江湖人。

    赵进他们急进郓城以及回返这段时间,后续的给养也已经运到了这边,人需要的干粮腌菜,马匹的马料,都已经齐备,暂存在这边的马匹也都是喂饱,精神十足。

    “换马!”这是唯一的命令。

    每个人都在忙碌,把马具和行李进行搬运轮换,在这里勉强算得上安全,安排好警戒后,大队就在这边短暂休整。

    “几万两银子的悬赏,闻香教倒是真舍得在咱们兄弟身上下本钱。”看到备用的马匹,看到了充足的给养,吉香也是有些放松,调笑说道。

    陈昇冷哼了一声说道:“这算什么下本钱,咱们的命难道就值几万两吗?”

    难得听陈昇说这样的话,大家愣了愣之后,都是禁不住笑,木淑兰眨了眨眼睛,摇头说道:“你们现在口气真大,几万两都不在眼里了。”

    赵进转头看向木淑兰,沉默了一天之后,今天木淑兰自然许多了,他笑着解释说道:“小兰你不知道,咱们现在可是好大的局面。”

    木淑兰只是微笑,却不说话,赵进又是转回,这时神情严肃了许多,沉声说道:“咱们别因为今天这什么石家轻敌,这石家正在咱们的回程路上,昏了头出来堵截,这是他自己倒霉,可闻香教能传信到的各个地方,他们未必这么傻,他们自家不敢和咱们对抗,可如果凑起来的人多了,有了以多为胜的把握,他们肯定要试试。”

    赵进取下刀鞘,在地上划了两个圈,又用刀鞘点在那两个圈之间,继续说道:“这几万两银子足可以让很多人昏头,他们都会点起了能骑马的赶过去,若他们不傻懂行,肯定会估计咱们回徐州,那么他们肯定赶往金乡和鱼台之间的拦着咱们,那是咱们必经之路,时间也对得上。”

    大家都是点头,木淑兰只看了一眼地上的简略图案,就盯着赵进看,赵进却没感觉,只在那里自顾自的说道:“官军会动、绿林会动、地方上会动,他们未必会怕咱们这四百几十骑,他们也是骑马,又都是各自队伍里的强手,人凑多了胆气也壮,肯定会会和咱们大打一场。”

    “怎么办?”

    “打!这一次要把山东兖州府打怕了打服了!”

    赵进回答的很干脆,众人也都不觉得是什么难事,都是点头。

    “能杀徐鸿儒的时候你不杀,能绕过去的时候你不绕过去,兄弟们跟着你走,你自己别想错了就好。”陈昇开口说道。

    吉香和刘勇都一愣,赵进却笑了,伸手拍拍陈昇肩膀说道:“现在兄弟里面也就你能和我说这些了,放心,我没做错。”

    “小进哥哥,你没杀徐鸿儒吗?”木淑兰惊讶问道。

    陈昇咳嗽了一声,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赵进却忍不住笑,因为他看到陈昇脸上的窘迫,大家在一起习惯了,忽视了还有木淑兰在。

    赵进倒是很坦然,回头看着木淑兰说道:“小兰你放心,现在不杀,以后一定要杀的。”

    木淑兰盯着赵进看了会,却突然露出笑容说道:“我信小进哥哥,那些人里,其实我最恨的是我四叔木吾真。”

    拿下赵进人头一万两,全部拿下还有三万两的犒赏,加起来可就是十足的纹银四万两!这个数目实在是惊人,平时听到都会让人心跳喘粗气,何况这次是实打实的。

    感谢“书友2837287o,用户徐开雪,牛阿姨、用户会飞的猪、静湾、书友12756o5314、nnddidiao、烟波缥缈、用户花笑云白、用户g1en、用户剑舞扬、用户清源、自来卷儿、吴六狼、元亨利贞、用户282381994、用户亲切、再见某人、暮鸣、用户当爱已成往事、123”各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还要求更多,多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