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白日里战斗撤离,这些情况大家都是亲身经历,对这个局面自然清楚的很,纪律归纪律,可也难免心里忐忑。

    “按照这个脚程,山东这边要安排人拦的话,明天天亮只怕就要碰上了,这人饿马饿的,怕是有麻烦.”

    “不用怕,咱们到明天饿归饿,又不是打不动,咱们这可是四百铁骑,山东地面这边又都是县城,一夜里谁能凑得出这么多人马挡住咱们,就算在徐州,只怕也得那周参将亲自出马了!”

    “也是,也就他手里才有几百骑,不过,现在他手里也没马了,听老哥这么一说,心里可就敞亮了不少,看着面生,是咱们营里的?还是徐州地方上的?怎么称呼?”

    “姓马,我才来的。”

    白天动战斗,然后直接离开,夜里赶路不停,然后给养全部吃光,一路上虽然短暂休息几次,可人马疲惫并没有得到缓解,度还是慢了下来,等天亮之后,赵进他们重新修订了时间,原本是太阳出来后一个时辰到高平山,现在看,要延后一个时辰了。

    此时已经过巨野县城二十里左右,能看着沿路村寨炊烟升起,尽管和正常情况相比,稀稀落落的很是冷清。

    从徐州北上来时,一路上尽可能走得隐秘,但也难保被沿途的百姓看到,可每个看到的人都慌不迭的走远多远,这四百多人马怎么也算是大杆子了,看见了躲远些是正常反应,可今日却不同了,沿途看到的居然不跑,反倒是探头探脑的跟着看。

    而且这些探头探脑的人,可不是什么无路可走的流民灾民,往复于大队和前方的轻骑回来,这些人一哄而散,然后又是重新聚集,还能看到有人朝着村寨的方向狂奔而去,这显而易见是报信去了。

    “进爷,五里外官道西边的一个土围子,里面出来了几百号青壮,正朝着咱们这边赶,还有十几个骑马的想要追咱,被射落了一个之后都缩了。”光天化日之下,又是这样的平整地势,大队人马的行动瞒不过探马的搜寻。

    听到这个禀报,赵进笑了,他身边的伙伴也禁不住笑,吉香朝着地上吐了口吐沫,笑骂说道:“这么大笔银子悬赏,还真是让人昏头了,也不想想,有胆子来,却没命回去。”

    “让兄弟们披甲备战。”赵进吩咐一声,为了节省人马的消耗,昨夜下半夜行动时都已经不穿铁甲了。

    “犯得上吗?赶羊还这么大阵仗?白白耗费力气。”陈昇皱眉说道。

    赵进摆摆手笑着说道:“谁说白白耗费力气,咱们的早饭就着落在这些人身上了。”

    命令下达,家丁们立刻彼此帮忙,把铠甲套上,披甲虽然繁琐,可彼此帮忙也有一套章程,效率已经很高。

    没多久披甲完毕,赵进却没急着下令上马,只是牵马前行,恢复不少精神的木淑兰这时很沉默,只是披着衣服骑在一匹马上,战斗开始,她就会被裹在队伍中央。

    沉默归沉默,木淑兰对眼前的一切都很好奇,木淑兰在东昌府也接触过训练这一块,甚至她训练童子营的法子都是来自赵进讲述的只鳞片爪,可木淑兰却从来没想到武夫可以是这个样子,沉静内敛,行动有序,令出法随。

    木淑兰还在队伍里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很有几个参加过当年的货场比武,当年孩童们的玩闹,今天居然到了这样的地步吗?

    五里的距离不远,披甲准备也耗用时间,此时已经看到前面乌压压的大队人马了,几百号人若是按照赵字营的队形排列,那看起来很紧凑,可如果没有队伍,当真好大一片,看着颇为唬人。

    “上马!”赵进说了句,吉香大声下令,众人纷纷上马,赵进人在马上叮嘱牛金宝一句:“等下开战,你护着小兰姑娘,不必管我!”

    牛金宝闷声答应了,赵进手中长矛举起,向前小幅度的一摆,马队开始启动,但没有什么冲击,就那么小跑向前。

    在这个时节,野地里连干草也不多,坐骑得不到什么补充,目前是饥饿状态,如果一开始就冲击起来,猝死的可能性非常大。

    不过面对眼前这样的乌合之众,也实在犯不着纵马冲击。

    对面那乌压压的队伍很是嚣张,打头的十几骑先前不敢追击,生怕被冷箭射下来,可现在却不一样,自觉的距离很近,又和后面步队不会脱节,胆气也就壮了。

    这能骑马的大都是土寨围子里出挑人物,不是什么寨主子弟就是大户男丁,甚至就是寨主和他的亲信,眼前这时候正要彰显自家的武勇。

    “这里是巨野滚地虎石家,前面可是祸害郓城的大盗赵.”这也是有说法的,江湖人聚众厮杀,报名号,说对方的罪过,这都是应有的,为了显示自家不是无事生非,有大义名分做这件事。

    当先那马上人中气充足,可话喊了半截就停住,好像被人突然塞住了嘴,赵进这边默不作声,却看到对方当先跑上来那十几骑各个急忙勒停了坐骑,好像齐齐撞上了面前一堵墙壁,甚至有人因为手忙脚乱,做得太急,直接从马上摔了下来,又挣扎着爬起翻身上马。

    没人顾得赵进他们了,都是调转坐骑,朝着来路就跑,这举动倒是让赵进他们愣了下,但也没有停下向前的势头。

    很快就和那乌压压的步队接触了,这伙人本来也是张牙舞爪,杀声震天,可看到赵进他们那马队过来,立刻安静无声,前面的停下了脚步,后面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这么拥挤着一步步向前,到最后完全停住。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妈呀”,丢下手里的家什,扭头就跑,这声叫喊开了个头,惨叫惊叫连连,这乌压压声势浩大的几百人丁瞬时来了个哄堂大散,管道两边的田地里,满是逃散的人群。

    “居然还有木棍和竹竿。。”赵进身边的吉香说了句。

    这四五百人的“大队人马”实在是不堪的很,前面百余号手里还有铁家伙,只不过这铁家伙里能有个三四十把兵器,其余的都是农具,至于后面的那些,拿着的不过是木棒竹竿,知道削尖了已经不错。

    而且前面还都是青壮汉子,后面的人甚至有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子,完全是充数壮胆用的。

    就这么一支乌合之众,也被那几万两银子的悬赏弄昏了头,想要过来捞一票,可见到赵字营这队骑兵的威风,立刻知道不是对手,那长枪大刀弓箭,那马具齐全的战马,还有那一身铁甲,这些东西他们听都没听说过,看都没看过,就算不说这个,看到面前这徐州大贼原来是四五百人的马队,这也不是他们小小寨子能抗衡的,看到这等大物,还不扭头就跑。

    “不要停,追过去!”赵进又是下令,整个队伍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小跑向前。

    人是跑不过马的,有那实在跑不动的,直接跪在地上磕头求饶,赵字营的马队根本不予理会,甚至骑兵还会让坐骑避开面前的障碍,免得磕绊。

    一路追下去,没多久就到了那土围子跟前,山东地面不靖,盗贼蜂起,地方村寨都要练团结寨自保,把自家居住的地方变成个简陋的堡垒,当然,这些村寨乡勇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若有落单的客商过境,他们同样会变成谋财害命的盗贼土匪。

    这寨子修的中规中矩,围着的土墙足有两人高,墙外还有壕沟,进出只有两个吊桥,此时吊桥已经被拉起,可土墙上却看不到一个防守的人,估计是寨子里所有的力量都被派出去了,此时正在外面漫山遍野的跑。

    “打开寨门,饶你们不死!”几个嗓门大的家丁上前吼道。

    土围子内外一片安静,好像一个人都没有,可刚才那十几个骑马的应该回来了。

    赵进摇头笑了笑,挥手说道:“弓手压阵,派人过去开门!”

    这么一个简陋的土墙深沟,无非派人翻过去爬上去放下吊桥,这又有什么麻烦的,命令一下,立刻有十几个身手矫健的脱去铠甲,带着短兵器下了壕沟,这壕沟也简单的很,里面的木刺竹刺都稀稀落落,直接拔掉就是,很快就在那边攀爬了上去。

    有人搭桥,抬着同伴向上,直接就摸到了土墙的边缘,再一用劲就要翻上去了,可就在这时候,墙头还是出现了人,手里拿着刀,看那样子,好像要去剁手。

    只是这边才一露头,“嗖嗖”几声破空尖啸,三根羽箭钉在这人上身,惨叫一声,直接朝着里面摔落,能听到里面稀落落的几声惊呼。

    然后下面又能看到有人在垛口处冒头,只不过一闪就缩了回去,看到几十张弓摆在下面,想不缩头也没那个胆子。。

    就看着十几个人翻上了墙,那吊桥也不过是绳索拴着,只不过因为在内侧砍断不容易,上去之后几下子就把这吊桥放了下来。

    还是定时布,在外面,今天就一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