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鸿儒说完这些,却不顾什么体面,用力的推了把徐鸿举,怒喝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进城传令,没马就去抢!快去!”

    赵进本队的行动倒是和谢明弦所料的差不多,他们披甲重兵,根本没有办法纵马狂奔。

    不过这支力量也不用担心会被挡在路上,这一片区域,即便是闻香教也凑不出能比赵进这支骑兵强的马队。

    从赵进到下面的家丁,都知道不能在这边久留,毕竟这里不是徐州以及周边区域,对手又是信众奇多的闻香教,多留一刻,就要多出无尽的麻烦,既然走那就快走。

    在路上走了一个时辰多,曾家庄被远远抛在了后面,马队的度也暂时放缓,坐骑的度一慢,在赵进马上的木淑兰却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女孩睁眼后下意识的四下张望,神情紧张惶恐,好像在寻找什么,可转头看到赵进之后,木淑兰脸色迅轻松下来,笑容也是浮现。

    “小进哥哥..”木淑兰笑嘻嘻的叫了句,喊完这句后似乎觉得好有趣,又是叫了一声。

    赵进笑着点头,抬起手臂,让整个马队停下,每一骑的负重可都不轻,跑到这个距离上,后面一时没有追上来的危险,必须要短暂休整,不然马匹会被累死。

    “别急着说话,先把这肉干吃了,记得要嚼碎,葫芦里的水有些凉,你含一下,等温了再咽下去。”赵进将肉干和水葫芦递给木淑兰,一边叮嘱,一边把木淑兰从马上抱下来,马队专门空出了几匹马给他们乘坐。

    吉香急忙在地上铺好毛毡,赵进将木淑兰放在上面,然后开始整理马具,从上到下,每一名家丁都在有条不紊的忙碌,喂马,整理马具,甚至还要给坐骑擦汗。

    不管土豪乡勇还是响马杆子,能有匹马骑乘,分赃都要多拿一分,人前人后都威风的很,可在赵字营里,家丁们对骑马进入马队可不怎么愿意,原因就是太过絮烦,大伙都说是草原上那些鞑子诓骗进爷,故意把养马骑马的事情弄得如此麻烦。

    骑马的时候要定期喂马,不能长骑在马上不下来,要让坐骑休息,还要定期洗刷,检查马掌和马嘴,骑马出动的时候,牵马走路的工夫未必比骑马走路的工夫短,身上剩下最后一口干粮,宁可喂马也不能人吃,等等等等。

    大家在各个团里操练,每天自己累也就累了,总比骑马还要伺候这坐骑的好,但赵字营纪律严苛,要求了大家就必须要执行,也没有人敢不照做。

    不过大家都猜错了原因,并不是那些蒙古家丁蛊惑的赵进这么做,而是董冰峰和他的师傅们这么说的。

    董冰峰的几个师傅都是卫所里的土著,给武将做过亲兵家丁的,见识什么的都不差,加上卫所中出身,知道这战场上骑兵用马养马的规矩,不过他们在外面当差做事的时候,也没见几家认真按照这种规矩做的,只是传授的时候不藏私,把这一套都教给了董冰峰,而赵字营建立,一切都严格按照规矩来,真就把这一套东西执行下去了。

    结果董冰峰的师傅们过来看的时候,惊讶一回事,却又感慨万分,还着意指点了几句不足,这些指点,赵字营的马队也牢牢照做了。

    规矩虽然絮烦,骑兵把坐骑当成大爷一般的供着,丝毫没有什么威风爽快,可这么做却能维持住马力,让坐骑可以走的更远,在冲击的时候度更快,让骑兵的战力最大的挥出来,从另一面,也是最大的维持骑兵的安全。

    但从赵字营建立到现在,马队也没什么像样的战斗,大家感觉不出规矩的好,只是觉得辛苦麻烦,这也难怪。

    “小进哥哥,你还是这么认真。”小兰坐在毛毡上四下张望,看着忙忙碌碌的众人,别处几百人忙碌,就会显得杂乱无比,可在这边,大家做得很整齐。

    以陈昇、吉香和刘勇几个人的身份,都有人帮着操持,他们空下手来,都是来到这边打了个照面。

    “啊,大昇又高了些胖了些,大香也长高了,就是小勇个子还那样,好像也比我高了。”木淑兰看到陈昇他们,笑得灿烂无比。

    陈昇难得脸上有了笑容,吉香嘿嘿笑着,不住的挠头,刘勇脸上倒是没有被什么表情,却时不时的擦擦眼睛。

    “小兰,多吃点,今天晚上也得继续赶路,等到了高平山,咱们的马匹都在那边,会合之后,就可以加快了。”赵进开口说道,又是叮嘱木淑兰,又是叮嘱自己的兄弟们。

    木淑兰点点头,低声说道:“小进哥哥,徐鸿儒他们会派人追上来的。”

    这句话让众人一静,都是看向木淑兰,徐鸿儒会派人追上来这件事大家并不意外,意外的是木淑兰居然能想得到,不过大家马上也觉得正常,这么多年过去,大家都不是当年在货场上那些没心没肺的少年男女了。

    休整没有花费太久,赵进又在自己的坐骑上垫好了毛毡,将木淑兰抱了上去,赵进翻身上马的时候,犹豫了下开口说道:“小兰,就要回家了,你不用拘束,自在点。”

    木淑兰听到这个话一愣,盯着赵进看了一会,才甜甜一笑,打了个哈欠说道:“小进哥哥,我又困又累,等下就睡着了,可别让我从马上掉下去。”

    在马背上紧了紧大氅,朝赵进怀里靠了靠,就这么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出均匀的呼吸,好像已经进入了梦乡。

    木淑兰在郓城大牢那里等着被烧死,表面平静,内里已经是身心俱疲,这次突然被救出来,骤然的放松肯定带来深深的疲惫,想睡是必然的。

    赵进努力摆正身体,不让身体晃动影响木淑兰的睡眠,之所以说那句话,是因为从重逢见面到现在,木淑兰并没有真正的自在下来,她一举一动有自真心的,但也有很多是做作的,但人已经在怀里了,有些事也就不便深究。

    眼看着太阳西沉,算计路程,天黑前后过境巨野县城,如果不停的走下去,估摸着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能到高平山,这样的一路不停,必然还有马匹累死在半路上,不过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这么沉默的跑了一阵,几个伙伴却都靠了过来,陈昇在马上闷声询问说道:“为什么不血洗了那边?为什么不杀徐鸿儒?”

    这个疑问众人心中都有,既然木淑兰刚才挑明了,那么大家也就直接问。

    “那帮人还有用,不能杀。”赵进简短回答。

    大家相处久了,也能听懂这个语气,是不想让大家问下去,不过吉香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大哥,不杀这徐鸿儒,咱们可是要冒大风险,不说远的,出山东之前恐怕就要大打。”

    “冒这个风险,值得!”赵进的回答又是很简单,这下没有人敢问了。

    来时要小心谨慎,半夜赶路甚至不敢生火,就是怕惊动暴露,回程的时候没这么多忌讳了,半夜休整,直接在路边点燃篝火,木淑兰这才吃上了热汤热饭,一路沉睡,又有热食补充,木淑兰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不过女孩也变得沉默了,就是吃完之后蜷缩在赵进身边。

    点燃篝火,不仅是为了人马休整,还为了给大队四周的游动轻骑留个标示,夜里看着火光过来。

    “进爷,咱们在那曾家庄走了一个时辰不到,那边就派出了送信的快马,消息已经从各处传开了,悬赏十万两留咱们这一队人!”探马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倒不是因为风险,而是这个数目实在太惊人了。

    “十万两?”听到这个数目之后,连赵进他们都吓了一跳,随即哑然失笑。

    “估计是个号称的数目,不过几万两也是有的。”刘勇摇头说道。

    陈昇点点头,看向赵进说道:“这个赏格一下,整个山东恐怕都要疯了,不过能赶过去的也就是半个兖州府的人。”

    “响马杆子们要动,土豪的乡勇团练要动,搞不好官兵也要动,虽说想要截住我们只能骑马来追,可即便这样人也不会少,大哥,怎么办?”吉香开口说道。

    “冲回去就是。”赵进沉声说道。

    吉香本来的意思是能不能绕路,不过赵进话说到这般,他后面的话也就不必说了。

    “现在只在前面五里范围内留轻骑探马,其余的人全部向徐州赶,让那边到鱼台接应,大家都是骑马,咱们是走一条直线,其他各处要准备,要绕弯,能截住我们的地方也就是金乡和鱼台之间的某处,少不得就在这边打一场了!”赵进沉声说道。

    安排在周围的轻骑探马不住的回报,赵进他们这才知道,从郓城县出送悬赏急信的快马甚至还有和他们同路的,只不过远远的兜了过去,现在应该跑到前面去了。

    夜已经深了,马队家丁们忙碌完毕,又是牵马行进,就在这一次休整中,他们把褡裢口袋里的干粮都吃光了,人吃一点,马吃一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