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终于现没什么自己可以忙的,能做的只有等待了,他站在那里四下看了看,最后还是看向了大牢的方向。

    进攻前有两个计划,一个是直接扑向大牢,可那样的话,很可能在突入前,里面的守卫就会杀人灭口,第二个就是直接扫平这曾家庄内的抵抗,抓住这些头目们下令,由上到下的执行,这里也有个风险,那就是会陷入纠缠,到时候木淑兰或者被转移走,或者被杀。

    权衡利弊之后,还是选了后面这一种,赵进脑子里千回万转,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拼命回忆木淑兰当年的样子,却突然现自己的记忆很模糊了。

    远远的能看到十几骑护送着一个白衣人向这边走来,牛金宝是跟着人过去放人,可骑兵不止是这十几个人过去。

    越来越近,赵进情不自禁的站直了,边上陈昇和吉香他们对视一眼,尽管没有掀开面甲,可都能看到彼此眼神中的笑意。

    刘勇和吉香低声嘀咕了一句,命令很快传开,却有几十人拿着弓箭站起,一部分人盯着土台大棚下,一部分人则是警戒着四周。

    徐鸿儒那一干人都情不自禁的朝着里面缩了缩,他们可是明白,赵进的弓手开始了警戒,稍有不对就要动手了。

    护送木淑兰的队伍来到跟前,牛金宝对着身后打个手势,大家都是向四处散开,背对此处,一边是避嫌,一边是戒备。

    十一月初的鲁南已经很冷了,木淑兰的衣服已经显得有些单薄,正披着早就准备好的毛绒大氅。

    赵进皱眉打量着木淑兰,刚刚见面,他没关心木淑兰的模样,而是要看到木淑兰有没有被严刑拷打过。

    还好,虽然神情疲惫,脸上满是疑惑,却没看出什么受苦的样子。

    小兰长大了,可样子还没怎么变,看到第一眼之后,眼前的女孩和记忆中那个女孩一下子重合了起来,记忆一下子变得清楚了,无数经历过的大事小事都涌上心头。

    已经几年不见,可此时相对,却好像才过了一天,好像女孩昨天还坐在院子里看自己练武,今天就和自己一起来到山东。

    赵进甚至还注意到木淑兰鬓角处的细微疤痕,那是小时候不小心擦伤,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可木淑兰却对那里很在意,总是问赵进能不能看见,那疤痕更淡了,不仔细的确看不见了。

    木淑兰脸上还是有诧异神色,刚才把她放出牢房的人什么都没有说,就是给她披上衣服,让她跟着走,可面前这个包裹在铁甲中的人是谁?

    这铠甲的样式似乎见过..。可当年看到的那种是篾片和木板做的护具,这个是?

    木淑兰注意到了面甲缝隙处的双眼,这眼睛很熟悉,从牢房出来的时候,木淑兰还很懵懂,不知道生了什么,当看到满地闻香教众的尸体之后,她隐约觉得自己得救了,疑惑和放松下让她看不到那么多的细节,稍微定神之后,她注意到了。

    女孩死死的盯着那双眼睛,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眼泪控制不住的流淌,可这些年圣女的训练和经历让她的外露仅仅而已。

    终究是几年不见了,原来怕见血怕见尸体的女孩,在这样的修罗场中,可以做到视若无睹,根本不去理会,寻常女孩,看到这么多铁甲刀枪,凶神恶煞,早就吓得魂飞胆裂,怎么这么镇定,怎么会注意到这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木淑兰站在那边没有动,眼泪却越流越多,女孩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手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在这个时候,赵进才意识到自己的面甲还没有掀开,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赵进难得的呆住了。

    周围很安静,每个人都把视线转开,家丁们或者戒备,或者紧盯着残余的闻香教众,自然也没有人提醒什么。

    赵进有些尴尬的掀开了面甲,看到面甲下的脸,木淑兰笑了,笑靥如花,笑得很灿烂,只是眼泪流淌的更厉害了,就这么一边流泪一边笑,看着赵进灿烂的笑。

    掀开面甲后现自己一直站在原地,赵进终于现自己这个时候有些手足无措了,自己应该走过去,可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赵进却突然想起了自己家中的妻子儿女。

    终究还是过去了几年,这几年彼此都没有一点消息,毕竟有些陌生了。

    心里这般想,赵进脚下却没有停,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木淑兰控制不住情绪了,笑终究还是变成了哭,眼泪依旧在不住的流淌,她不住的擦拭眼泪,却瞪大了眼睛盯着赵进,生怕闭眼之后就再也看不到面前的男人。

    赵进终究还是站在了木淑兰的面前,几年过去,他已经比木淑兰高大了很多,站到近处,低头看着女孩。

    “小兰..。”

    说出这个名字之后,赵进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好像被堵住了,下一个字怎么也说不出来,几年不见,原来她就在距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搞不好还曾经擦肩而过,如果自己来晚几天,这个一起长大,一起笑过哭过,一起出生入死的女孩子就要被烧死了。

    在这个时代,想要重逢,真得很不容易,还能再见,真的很不容易,见到你,真的很高兴。

    赵进突然现自己有千言万语,可在这个时候,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木淑兰边哭边伸出了颤抖着的手,在赵进冰凉的胸铠上摸了下,然后攥紧白生生的拳头用力砸了上去,砸了一下,两下,越砸越用力,可对于赵进来说,这没有丝毫的撼动,他就站在那里任凭木淑兰挥拳,砸到第四下的时候,木淑兰拳头已经变得通红,赵进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木淑兰软软的倒了下去。

    这一次赵进抓到了,他伸手抱住了女孩,赵进看到怀里的女孩脸色虽然苍白,却仍有呼吸,吊着的心总算放下。

    尽管怀里抱着,可女孩很轻,就好像怀里什么都没有抱一样,一直背对着这边的牛金宝转过了身,征求赵进同意后,伸出手指在木淑兰的人中试了试,翻开眼皮看看,轻声说道:“应该一直等死今日得救,又和老爷重逢,绷紧的那根线断了,等醒来好好调养就是。”

    牛金宝在少林寺呆过,又曾闯荡江湖多年,也算是久病成良医了,而且他的判断,明显是符合眼前的景象。

    木淑兰一昏倒的时候,陈昇、吉香和刘勇都是站起看过来,他们故意不看这边,却对这边生的事情注意的很。

    听到牛金宝的话,吉香和刘勇却都是朝着大棚下的人看过去,随着他们的站起转头,他们身边的弓手立刻把弓开满。

    大棚下的人一直紧张无比的盯着木淑兰这边,看到木淑兰昏倒,很多人的脸色比昏倒的女孩都要白,看着这边弓弦开满,很多人再也维持不住,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吉香闷声问道,话里杀气森森。

    “本教准备让这木淑兰体体面面的被烧,这样才能彰显本教威势,镇服四方,所以一直对木淑兰照顾的不错,没有任何拷打亏待。”徐鸿儒算是镇定,却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其他人话都说不出了,也只有谢明弦能开口,他苦笑着给出了这个解释。

    吉香和陈昇都是回头看向刘勇,刘勇点点头,却是对身边人说了几句,那人领着几个人却朝着远处去了,别人不觉得如何,只觉得这人是刘勇内卫队的亲信,陈昇和吉香却知道这人就是马冲昊。

    没过多久,马冲昊所去的方向响起了惨叫声,开始是男的,然后又变成妇人的惨嚎,这声音凄厉无比,好像在经受着极大的痛苦,不仅是大棚下的闻香教众人,就连赵字营本队的人都有些坐立不安。

    好在这凄厉惨叫持续的时间不长,马冲昊就是快步跑了回来,附耳在刘勇耳边说了几句。

    在不久之前,马冲昊还是堂堂南京锦衣卫指挥佥事,可现在却只是刘勇手下的一名内卫家丁,让人不知该敬佩还是怎么,他没有丝毫的抵触和不适,做事勤谨用心,自家在锦衣卫里的那些经验套路也悉数分享,丝毫不藏私,态度也放得很低,好像从未当过锦衣卫的高官,也从未领着各路人马进逼过徐州..

    听了马冲昊的话之后,刘勇对吉香和陈昇点点头,朗声说道:“没做过手脚。”

    这话赵进自然也听见了,抱着木淑兰的他点点头,开口吩咐说道:“把这边所有的人都捆起来,庄子的人都吓住。”

    空场上的活人已经没剩下太多了,这曾家庄绳索什么的倒也不缺,直接让他们彼此捆绑。

    闻香教这边自徐鸿儒以下,在当地也是一方大豪,不把官府放在眼中,随意处置人命的角色,黑白通吃那是一定的,往往自家都是江湖上的大人物,可在这个时候,谁也硬气不起来了,刚才那马队横冲直撞进来,把场中那些看似精强的武人践踏成肉泥,早就让大家胆寒了,再一听说是什么徐州赵进,那些玄乎夸大的传闻也从脑海浮现。

    下飞机的时候,希望看到我的订阅、月票和打赏都是涨起来,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