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昇和刘勇脸上都有赞同的神情,做了最好的准备,银子流水一般的花出去,每个人都绷紧了,照着龙潭虎穴来闯,却没想到稀松平常。   .

    “因为这里是大明的天下,他闻香教再怎么猖狂,也得避开朝廷和王法来行事。”

    “那咱们徐州还不是..”吉香笑着接了句,说到一半自己停了,摇头说道:“现在徐州不是了。”

    “别想得太轻松了,闻香教的中心就在郓城县内,内卫队聂黑他们的本领你们也知道,这样的人他们也有不少,加上信教的都是疯子,进城之后怕是要大打。”赵进缓声说道。

    陈昇在边上试了试腰刀的卡簧,森然说道:“挡着我们的,直接杀了!”

    最初的计划是在这边休息一天一夜,打听出消息,确定位置之后,直接冲入城中救人,大家到达这边之后,人马尽可能的隐藏休息,而各路探子则是出去打听消息。

    对赵进的本队精锐来说,他们并不担心暴露,但对于这些探子来说,这个时候的危险最大,现在的郓城县比起现在的徐州来更像是大明治下,可骨子却更不像,你进入城中,街头巷尾都看不出什么闻香教的痕迹,可你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闻香教众,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监视,稍有不对立刻就会被人注意到,接下来就是杀身之祸了。

    内卫队的眼线和探子们都能伪装的很好,甚至熟悉闻香教的套路,可放在郓城县内外就会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甚至连闻香教那些投靠过来的人都不能派过去,天知道城中到底有没有人见过他们的面孔,还记得他们。

    为了能够好好的打听消息,刘勇用的是云山行的耳目,这些是隶属于曹如惠手下的商人和掌柜,他们就是纯粹的生意人,南下北上是为了赚钱盈利,他们来郓城县就是为了做生意,顺便打听一点消息。

    赵进率领本队在荒丘乱林处休整一天一夜,其实也是为了等待他们跟上来,毕竟商人们没有办法这么一路急赶,不过云山行的行商们并不是在徐州出,而是在济宁州那边接到快马急信后就近赶来。

    每隔半个时辰,赵进就起身在营地中巡视一圈,看看各处哨位,看看各处的准备,然后回去擦拭甲胄,整理兵器。

    外人看着,赵进依旧镇定,可亲近他的伙伴们却能感觉到赵进的焦躁不安,赵进不断的检查短刀的卡簧,拿着刀鞘在地面上不断的刻画。

    临近天黑的时候,在队伍中隐蔽的生起几堆火,大家迅烧水热饭,然后迅的把火熄灭,避免被人现,正在这时候,听到一声尖利的口哨。

    营地中一静,已经有几人张弓搭箭的向高处跑去,随即又有人低声传回消息,是自己人。

    “..。徐鸿儒在距离郓城县东门十里处的曾家庄大会宾客,在那边接待各路人马,并准备在那作法除妖,木姑娘也被关在那边..。”

    “..曾家庄是曾员外的庄子,这人曾做过两任巡检,积累下偌大的家业,生了三个儿子,随时能号令五百壮丁,听说还有登州和青州的军兵在里面效力,早在十年前就全家投了闻香教,也是一方会主..”

    “..说是闻香教的总舵差不多已经搬过去了,从伺候徐鸿儒的下人到他手里的护卫..”

    赵进沉着脸听眼线的禀报,刘勇低声不断的号施令,有人急忙出向着东边而去,他们要过去查看,陈昇突然插言说道:“怎么打听到的消息,知道的未免太多了点。”

    以闻香教这种务求神秘的组织,一切不为外人所知,为什么现在却什么都能知道,的确诡异了些。

    “..。现在进出郓城县的人非常多,连县内的百姓都知道徐真人做法除妖,还要广撒福缘,沾染福气的人都会来生去往极乐,不用在人间受苦,还有人以为小的们是来参加这法事的..。只有曾家庄那边打听的麻烦,小的是说要去那边卖货..”

    听到这个解释之后,大家都是沉默着点头,赵进拿着刀鞘在地面上随意划了几下,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明早出,就去这个曾家庄,在明天我们出之前,不,放宽些,明天我们到达曾家庄之前,要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大概的构造和位置。”

    “这个应该不难,今晚趁黑抓几个人回来拷问就是。”刘勇边上接口说道。

    赵进在那里点头,刘勇立刻起身去选择夜间出击的人手,陈昇和吉香脸上都有轻松神情,确定了要在何处开打,而且还不是在容易出问题的城内,并且能做到知己知彼,这把握就非常大了。

    陈昇和吉香看向赵进,赵进却看着东边,口中喃喃念叨着说道:“曾家庄。”

    曾家庄上上下下都是把徐鸿儒视作神明,别看曾老员外和曾家几位爷都烧香信教,可得病也要去县城和州城请郎中问诊抓药的,之所以视作神明,是因为信教之后,曾家的家业足足翻了几倍,周围六个庄子的田产全都被吞并了下来,每年除了缴纳两成的香火供奉之外,其余全是自家的,能让自家生到这个地步,那就是神仙。

    徐鸿儒对郓城县周围的士绅豪强一直很笼络,只要愿意归附听从,那就有种种的好处砸过去。

    从辽东回来的护法尊者谢明弦将妖女木淑兰带回郓城县之后,徐鸿儒就来到了曾家庄这边,曾家庄有足够的力量,上下值得信任,又有足够宽敞的地面,可以做法,可以让别人观礼。

    再者,山东以及其他各处到来的宾客,很多人都是见不得官的,虽说郓城县的官差捕快根本不敢碰徐真人的宾客,但这些人看到官差总归不自在,而且城内变数太多,城门一关,那就真是瓮中捉鳖的局面,这徐教主已经抓了妖女,天知道大伙会不会被当成妖孽,为了让大伙放心,也一定要在城外举行。

    曾家五百多青壮,徐鸿举带着闻香教的黄巾力士,这一队足足四百,不是习武的青壮,就是各处收拢来的溃兵和亡命,实打实的一股战力,真豁出来厮杀火并,郓城县甚至济宁州的官兵都不是对手,此外还有谢明弦带回来的二百一十名辽东骨干,这些人大多是辽镇军兵出身,无牵无挂,作战极为悍勇,木家连起来的那支护卫和他们对上,半个时辰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三队加起来就已经是过千了,更不要说,在这郓城县和周围地面上,被视作活神仙的徐鸿儒一声令下,千万百姓都会为了死后入极乐世界拼命,所以尽管在城外,可安全是不用担心什么的。

    原本准备十一月十一做法除妖,留出这么多时间,就是为了让各路宾客赶来,越多人在这边,就越能彰显现任教主徐鸿儒的威风。

    不过今天才十一月初八,就已经没有什么宾客赶来了,因为该来的都已经来到,所有被邀请的人都已经赶了过来,每个人都尽快尽早赶来,没有人敢晚来。

    开始徐鸿儒接待各路宾客的时候,脸上还有笑容,到了后来,就变成了惯常的淡然和矜持,每个人都在谄媚和巴结,每个人都表示服从,徐鸿儒知道,自己在东昌府这一次做对了。

    木家以圣姑打开局面,然后勾结本地土豪士绅,在漕运上做文章,又在流民中招募人手,将东昌府经营的水泼不进,强势无比,不仅连滦州王家都表示善意,连周边各处都要服软讨好。

    正因为如此,闻香教下面各处分会分舵,甚至那些强有力的香主,都在鼠两端,都在观望下注,既然大家都说自己是闻香教众,那么大家拜的是同样的神佛老母,都有些香火情分在,你们又是教主,又是圣姑,我们下面到底该听谁的,自然是谁给的好处多就听谁的,谁亲近就听谁的,又或者我自己也可以弄出一摊,木家这圣姑传说的神奇,大家信教烧香这么多年,里面的门道谁还不清楚吗?

    在先前这段时节,原来那些唯唯诺诺的会主香主都腰杆硬了,从来没耽误过的香火供奉也开始拖延,郓城县总舵出去的人也不那么被人尊敬,令谕也传不下去了,总舵这边一直在忍气吞声,偏生还做不得。

    几次在徐州传教都是损兵折将,下面怨言四起,然后总舵还要放下身段去安抚示好,闻香教的局面越来越变得头重脚轻。

    可东昌府木家在一日内被摧毁,武勇沉稳的木吾真死于非命,圣姑木淑兰被俘获,木家的木吾家不知所踪,整个东昌府闻香教分会香头臣服于教主徐鸿儒,滦州王家自去教主尊号,这局面一下子翻转了。

    木家在东昌府经营的那么煊赫,看着势力那么大,还和官面上挂上了关系,木家那两个兄弟在闻香教内也是有名号的人物,这样的势力局面,区区一天之内就被扫平,那其他人又算得了什么,要知道木家可是占据了山东最富的一个府,木家都如此了,大家那还敢有什么异心,都诚惶诚恐的去往郓城,争先恐后的向教主表示尊奉。

    写了这么久,才是个四级作者,微信渠道都没有,真是让人惭愧无力

    感谢“牛阿姨、暮鸣、戚三问、用户寒夜、元亨利贞”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