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而王森老教主仙去之后,又让自己的儿子王好贤和木淑兰结亲,闻香教中很多的实力派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大家都明白这个意味着什么,王好贤虽然昏庸无能,但有个正统的名义在,北直隶和山西还有不少分会以他为,而木家的东昌府那是实实在在的富庶地盘,木家兄弟也是能干的很,王家和木家结合,那就有了和徐鸿儒抗衡的本钱,或许这次闻香教会有北宗和南宗分立的局面。   .  .23x.

    如果分为两宗,那么给大家待价而沽的机会和空间都多了不少,好处无限,正可以左右腾挪。

    可就在这个局面形成之前,木家就好像是纸糊的一般,被徐鸿儒一日之间化为乌有,那个名声宣扬各处的圣女木淑兰也被抓了回去。

    这一下震动四方,外人只知道临清州出了个假扮圣女的妖孽,而闻香教内部的各股势力,甚至包括外围的棒槌会、红元教之类的都一下子战栗敬服,谁都能从这次的行动中看出徐鸿儒的强势,木家经营的那么大,一日间就是土崩瓦解,这样的强势和威风,谁敢抵抗,还不乖乖臣服。

    甚至连滦州王好贤那一脉都派人过来告罪,说只要徐教主在,王好贤只是教内尊者,绝不敢妄称教主。

    这些对徐鸿儒来说还远远不够,他要当众烧了木淑兰,并且邀请各方势力过来观礼,这就是对众人裸的警告,谁若不遵从,这就是下场。

    这种杀鸡儆猴的示威自然要越多人知道越好,尤其是闻香教内部从上到下,所以也就没什么保密,所以打听消息这么容易。

    最敢想的人也只能想到李玉良或许被评话传奇里劫法场的故事弄昏了头,单枪匹马来郓城这边救人,没有人想到李玉良会去徐州求救,更没有人会想到赵进居然真的率队北上来救人。

    双方暗地里的冲突不断,赵进兄弟几个城外中伏,小八义趁夜灭杀何家庄,城下平十万流贼,闻香教一次次安排人潜伏,看准时机派人刺杀,却没有一次成功,只是一次次的损兵折将,大批的人命丢在徐州。

    但这一切都有个默契,你不去山东,我不下徐州,冲突局限在边境上,毕竟彼此来说都是庞然大物,撕破脸两败俱伤实在是太不值当。

    甚至没有人能想到木淑兰和赵进的关系,在这几年里,从没听说两边有过什么联系。

    “有两种可能,他说是十一月十一烧人,我们不能尽信,要这么想,去了那边人如果还活着,那就救人,如果人已经不在了,那就直接回返。”赵进沉声说道。

    陈昇眉头一皱,闷声说道:“如果人不在了,我们就血洗了徐家,彻底毁了这劳什子教门。”

    赵进缓缓摇头,放低了声音说道:“是要血洗,是要毁了这混账教门,但不是现在。”

    刘勇看了看赵进和陈昇,咳嗽了声开口说道:“山东是辽饷第二年,各处都是破家破产,地面混乱的很,官道小路,大股的响马杆子和小贼都多得是,但这些人当不了我们的路,也不会给那边通风报信,可为了避免万一,咱们最好还是走黄昏和凌晨,白日里宿营休息。”

    大家撇开刚才的话题,都是点头,刘勇用手指在茶碗里蘸水,在桌面上比划说道:“过鱼台到金乡县也就是大半天,但过了金乡到巨野要走一天半,按照向导的说法,中途可以在高平山歇息一晚,然后长途跋涉不停,可以在正午的时候过巨野县,深夜扎营的时候,距离郓城县大概是二十里不到了。”

    “郓城县的城墙应该不难爬,先上去一个人其他人都跟着上去了,只是深夜到达,肯定疲惫辛苦,一定得休整之后才能开始,所有时间都算上,搞不好就要天亮,既然是十一月十一才开始,我们怎么也有时间,是不是在城外停留一天,等夜里再动手?”吉香眯着眼睛说道。

    赵进手在桌面上拍了两下,摇头说道:“白天动手,不管白天黑夜,无论怎么向里打,无论如何突然,他们肯定都会觉,肯定要打,既然要打,那就光天化日,最能挥出咱们实力的时候去打!”

    “会不会狗急跳墙拿小兰姐做人质?”刘勇喃喃说道。

    “难道其他的局面下就不会吗?”赵进冷冷反问,进入山东境内之后,赵进的脾气有些不自知的焦躁。

    一夜无话,第二天大队启程,队伍已经不是徐州出时的人数了,已经接近五百,有些人是黄河北岸赵字营的外围,都是最信得过的一批,还有人则是内卫队的桩子,他们不是和大队一起行动,分成小股围在赵进本队的四方,打探消息,遮蔽行踪。

    自鱼台过金乡去往巨野,这一线距离运河不远,却没有得到运河的什么好处,反倒吃尽了苦头,为了维持漕运的水量水位,漕运专设管泉主事,不允许运河两岸的人打井取水和挖沟引水,没有了水的灌溉,就只能靠天,想要有个好收成那是不容易的。

    这田地里本身就没有什么好收成了,然后又来了辽饷,第一年就如同狂风刮过,地方上纷纷家破人亡,今年已经是第二年,连中小地主都已经撑不住破产了,地方凋敝,盗贼蜂起,原本百余人的杆子已经算是大股,现在动辄啸聚几百号人,官差管都不敢管。

    如此大的响马杆子,田间地头都是他们的眼线,官道沿途不知道多少人给他们通风报信,赵字营的四百余骑兵行走路上,不可能不被注意到,可没有那一股敢妄动。

    笑话,这样声势的大队行走路上,谁脑子坏了才去招惹,挡在面前都肯定会被彻底碾碎,还是乖乖躲远点好。

    消息灵通的,也能知道这是徐州赵字营的人马,进爷那么大的势力,到底是朝着山东地面上伸手了,大家倒也没觉得意外,只觉得来得太晚了。

    想要隐藏行迹并不容易,毕竟四百余骑,上千匹马,不管走在那一处都会被人注意到,但过了金乡县之后,就变成了凌晨开始行进,太阳出来后停歇,黄昏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再出,天彻底黑下之后再停歇。

    如今山东地面上不安宁,大商户都是沿着运河南下北上,不得已走别处官道的,都是尽可能在光天化日间行进,天亮后出,天黑前及早的扎营投宿,避开那些肆无忌惮的响马盗匪,可赵字营这个队伍是让别人避开的,他们只是要尽可能的不被更多人注意到。

    “大哥,过金乡县的时候,闻香教这边肯定已经有消息朝着郓城那边送了,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我们到底去哪里!”刘勇低声禀报说道。

    闻香教在山东经营这么久,自然也有一套预警防备的体系在,甚至在徐州这边一次次筛查过去后,可能还是有漏网之鱼,赵进没有乐观的以为自己出后山东没有任何反应,但赵进能确定几件事,闻香教不知道赵字营进山东要干什么,闻香教不知道自己进了山东,闻香教也不知道李玉良过来报信的事情。

    即便知道大队的动向,即便沿途可以不露痕迹的盯梢观察,可大家还是觉得夜里就该扎营休息,夜里不能赶路。

    但赵进这一队没有在高平山休息,他们走了一夜的路,深夜过了巨野县,在天亮之前到达了距离郓城县二十里的位置,这边是一处丘陵乱林地,虽说不是人烟罕至,可在这个时节的确没什么人过来。

    之所以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是因为带路的人就是郓城本地人,就是当年和聂黑一起被赵字营俘虏的闻香教骨干,这次内卫队过来的人颇多这种出身,不过能被选拔过来,都有一个前提,家小必须要在徐州。

    一天一夜没有停下的奔波,半途短暂停歇都是为了马匹吃料,人则是喝凉水吃干粮,天亮时候停下,人还顶得住,马匹已经有几十匹死在了半路上,估计一天的休整下来,还会有更多挺不住的。

    马匹死掉,马具和装运的行李一定要带走,这些东西太扎眼了,又在闻香教的核心区域,要避免任何被现的风险。

    一半的驮马都留在了高平山,由后队跟上来的人看住,夜间急行之后,赵进率领的本队仅仅有三匹空马了。

    赵进率领的本队在丘陵间休息,严令不准生火,而那些在外面游动的外系也都靠拢过来,但他们没有到内圈,只是在外围游动看守,凡有靠近的,格杀勿论。

    内外守备森严,每个人的兵器都在手边,随时准备战斗,杀气腾腾,可实际上却很轻松。

    “本以为这鲁南鲁西和咱们徐州差不多,那闯进来要有多难,没想到连个归德府都比不上,早知道如此,这些年何必忍这个混账的闻香教,直接把咱们的家丁团练放到山东这边来,哪还有现在这么多的麻烦。”吉香把一切安顿好之后,却凑到赵进跟前说话。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