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营盘内和何家庄各处仓库都是大开,四百人和千余马匹的装备耗用都被源源不断的拿出,赵字营军需和云山行以及孙家商行各路人手的忙碌之下,很快就是配齐待命。

    这个忙碌仅仅是开始,后续日子的粮草装备,以及运送这些的牛马都在筹措之中,现在已经有人快马赶去黄河渡口,要凑齐足够多的船只装运这边的人马,还要过河去通知对岸准备接应和准备。

    马六陪着马冲昊来到徐州之后,自然不能和从前一样跟随在马冲昊身边,他在何家庄这边照看马冲昊的家眷,对外的身份就是马家的管家,日子过得轻松但憋闷。

    闲来无事的时候,马六喜欢去何家庄里外转一转,身后往往有个老实巴交的仆役跟着,马六知道这是赵字营安排的眼线,他在锦衣卫里面做得久了,自然明白这个路数,所以每次出门,还主动叫上对方跟着。

    在何家庄内外溜达,能看出很多东西来,马六对马冲昊忠心归忠心,但却不怎么情愿来到这边,总觉得只要身上有银子,去江南藏着岂不是更好,可来到这边却觉得马冲昊的选择对了,这舒服享用上不好说,安全是绝对没问题的。

    这次出来,正看到何家庄内外在那里准备不停,马六不知道生了什么,可眼前所见这一切,却能让他看出很多东西来,忙而不乱,大量的物资从仓库里被运出来,这些都保存的很好,整整齐齐堆放在那里被人分门别类的放。

    身为马冲昊的心腹,马六对放粮饷军械的套路很熟悉,在大仓里存着的东西一定是虫蛀鼠咬的烂货,拿出来的时候都腐朽不堪,说是里面镶嵌铁叶子的棉甲往往就是棉袄,说是大米麦子的粮食只剩下糠皮,想要拿到好货,一是自己置办,二是花钱买通管库上下。

    可眼前赵字营这个具备,似乎就是普通的仓库,可从里面拿出来的东西都是齐整无比,虽说不是崭新的上等货色,可却见不到什么锈蚀陈旧。

    马六已经把这边转悠的很熟,知道这样的仓库里里外外有不少,真正重要的仓库都不在这边,那么,眼前所见的景象就是普通的日常。

    “乖乖,真是了不得啊!”马六念叨了几句。

    比起大明官军的做派来,这的确是了不得,可究竟如何了不得,马六说不太清楚,可他知道,如果马冲昊看到这一幕,肯定会感慨更多。

    在何家庄这边各色人等不少,赵字营的忙碌也没有隐瞒别人,这个也和保密什么的牵扯不上,反正赵进离开何家庄去往清江浦和别处的声势准备也和这个差不多,而且这件事定下的太晚,来不及做什么遮掩了。

    看到赵字营这般有条不紊的忙碌,看到这么多物资拿出来分配,看到几百精锐披挂上马,似乎是早饭时候开始忙碌,午饭前就已经开始出。

    这么多的物资,这么多人马,居然在两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内准备完毕,开拔离开,这样的高效,已经震撼了许多人。

    赵进领着大队出,徐州团练和江湖上的附庸势力开始封锁道路,即便你知道赵进出去了,但在这个封锁之下,也不知道去向何方。

    渡河没有花费什么力气,黄河水势很平缓,一来是上游没有下雨,二来徐州这一带挖掘沟渠引水,分流减缓。

    上岸之后整队整备,然后重新上路,赵进率领的大队人马走得很慢,就是正常行军的度,但刘勇的内卫队则是打马狂奔,实际上,黄河北岸所有势力会骑马的人手都被动员了起来,熟悉山东那边情形的,去那边打探消息,不熟悉的则是沿途护卫,遮蔽道路。

    毕竟不能一头撞进山东地面,赵进率领的大队出是为了不耽误一点时间,他们要在行进中得到山东那边的消息反馈。

    渡河之后,夜里是在徐家庄子上渡过的,徐家竭力供应,赵进很少到黄河北岸来,和徐家大部分族人甚至也很少接触,大家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光听到那些煊赫甚至匪夷所思的传闻,徐家人敬畏的还是徐珍珍,前段时间清洗之后尤甚。

    这次终于见到了,四百多名全副武装的青壮武人,对这兵器和铠甲,徐家人并不怎么惊讶,因为很多还都是徐家这边的出产,真正让他们感觉到震撼的是赵进率领这一队的森然做派。

    尽管四百多人,可在号令之下如同一人,走近了接触,好像面对的不是分散开来的四百多人,而是一个如山的巨人,举手投足就可以把人轻易碾碎的庞然大物,看到这些沉默从容的年轻武夫,徐家人开始觉得马冲昊那伙官军被吓跑也不是不可能,姑爷领着的这些人马都不能用虎狼二字来形容了,这都是猛虎!

    除了这种进退间的森然剽悍之气外,让徐家人眼皮直跳的另外一件事就是这千余匹健马,马具齐全的健马,都知道赵字营豪富,可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鞍辔齐全的高头大马,还是让人震撼无比。

    整个徐家这么大的家业,也不见有多少匹马,需要用畜力的地方都是牛和骡子,甚至直接就是人力上去填补,可自家姑爷居然带着这么多马匹,而且一大半居然只用来驮着行李,真是豪奢不过日子。

    这一队人来到,大伙也就明白自家大小姐为什么有底气清洗徐家了,有这个男人在身后,腰板肯定硬实的很。

    和赵字营历次行军的规矩一样,寒冷天气时候,扎营地方能提供食水,就先不耗用自家的补给粮草。

    徐家家大业大,供应四百人千余马的粮草还是不难,不过要求他们的并不仅仅这些,云山行的人已经跟着渡河前来,抽调徐家的青壮,购买徐家的物资,准备在徐州和山东的省界附近建立营地。

    在徐家停驻一夜,第二天一早出,夜晚准备在沛县那边的庄园宿营,那边也是徐州团练的驻扎地之一,鲁大的第一大队应该在省界附近等候,在黄河北岸的团练们正在朝着那边集合过去。

    丰县和沛县的士绅豪强们同样不会放过这个巴结赵进的机会,云山行开价采买,征调青壮,各家都是争先恐后的竭力供应,钱粮花费的的确不少,可比起被挡住的辽饷,这又算不得什么了。

    过河之后,和赵进在一起的伙伴们都是情不自禁的观察赵进,想从他脸上看出激动和忐忑,不过赵进一直很平静,晚上和伙伴们排定班次,轮流值守巡视,然后给学丁和家丁们传授教授,睡得很早,好像这就是一次寻常的巡游。

    就在这第二天的深夜,消息到了,人是刘勇亲自领过来的,和衣而卧的赵进直接起来,牛金宝没有点灯。

    “大哥,闻香教教主徐鸿儒已经传信山东、北直隶、河南各处会主香头,说要在十一月十一这天做法焚化妖女,请各方派人观礼。”

    “消息可靠吗?”

    “是闻香教在曹州的一个香主,他的娘舅在徐州贩酒,已经拿了咱们的不少好处,还把两个儿子送过来了。”

    “继续打探,明早提向前。”简短应答之后,赵进下了结论。

    外面刘勇和传信的人领了消息,快步离开,赵进站在门前静立了一会,牛金宝边上沉默护卫。

    “今天是十一月初三。”赵进回去睡觉之前,闷声说了一句。

    第二天一早,赵进的亲卫家丁开始将命令传到每个人,进入山东,全队加,确定了人还活着,而且能在期限之前赶到,那就要越快越好了。

    大队上路,每跑两个时辰,下来休整片刻,更换马匹,然后继续前进,并没有不惜力的打马狂奔,但一直在跑,天黑之前一直没有停下。

    渡河之后的第三个黑夜就是在徐州和山东的边境上渡过的,赵字营的体系挥了巨大的作用,赵进这四百多人马到达这个营地的时候,粮草已经齐备,休息的营房和简易的马厩也是齐备,团练已经在这边开始布防。

    把这些前期的准备都做到位,赵字营来到之后,立刻开始休息,不用拖着疲惫的身体扎营操持,奔驰一天的马匹立刻能够补充合适的食水,得到休息,不会因为过度的奔跑而受伤猝死。

    大队渡河之后的第二天早晨,内卫队的眼线和探子已经把山东境内的消息向后传递,等赵进率领的队伍来到徐州和山东鱼台县交界处的时候,消息已经很确定了。

    这次消息之所以快捷准确,倒不是说内卫队的能力有多么强,而是闻香教教主徐鸿儒要在教内彻底宣告自己的强势和独大,这么多年下来,闻香教分为几支,称教主的就有三人,在京师的老教主王森,在滦州的正统教主王好贤,还有在郓城总舵实力最强的徐鸿儒,这三支各有尊奉,除此之外,木家以东昌府为中心打开一片局面,这片局面也是自行其是。

    感谢“暮鸣、元亨利贞、胖子舟”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