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此刻的吉香却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他只是看着陈昇和王兆靖问道:“二哥,三哥,现在到底要怎么办?大哥准备不准备去救人?”

    陈昇没有理会只是带刀大步的走出了屋子,王兆靖摇摇头,看似无意的说道:“你先准备着,不去救你也不用出声,去救的话,估计你亲卫队也要动员起来。 {顶}点{小}说 3.23x.”

    “这个不难,我们亲卫队平时就是时刻备战。”吉香开口回答说道。

    王兆靖点头,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去王自洋那边打个招呼,马匹也要留足。”

    李玉良的到来,木淑兰这个名字的重新出现,没有对赵字营和徐州造成任何的影响,处处忙碌而又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生一样。

    尽管天黑了,可赵进今日回家还是比往日早,惹得内外一阵忙碌,母亲何翠花倒是高兴的很,笑着说道:“总算不用在锅里热着等你。”

    孩子有穷养富养,赵凤赵龙身边随时有十个人伺候着,祖母何翠花和母亲徐珍珍只需要盯着就好,赵进早回来,难得家里能一起吃个饭。

    赵凤才一岁多点,赵龙三个多月大,正是难伺候的时候,看到自己爹早回来,赵凤就拼命朝前凑,赵龙看到自己姐姐远离,就在那里张开嘴嚎哭,一顿饭吃的也不安生,不过一家人都高兴的很,赵进脸上也有笑容。

    可能母亲何翠花和徐珍珍商量好了什么,在饭桌周围,除了伺候孩子的仆妇之外,只有孟子琪能贴身伺候,明显是不把孟家妹妹当外人的意思,倒是孟子琪又是期待又是扭捏,低头束手,几次险些出错,弄得更是尴尬,看都不敢看赵进。

    不过赵进根本没有注意到孟子琪的表现,实际上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徐珍珍和赵凤、赵龙这对儿女身上,看得太专注,以至于有些走神了。

    家人很体贴,没有问赵进为什么早回,都觉得赵进很疲惫,饭后,赵进和徐珍珍就回到了自己房中。

    小孩子精神好,不过累的也快,赵凤高高兴兴的缠了赵进一会,然后就是哈欠连天,赵龙躺在摇篮里又哭又笑,没多久也是睡熟了。

    “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有什么辛苦的,这么多人伺候,妾身倒是胖了。”

    等卧室安静了,夫妻两个小声说道,赵进难得说这样的关心话语,徐珍珍笑着随口答一句,说完之后才意识到不太对,好奇的看向赵进,赵进坐在床上沉默,徐珍珍微笑着说道:“夫君有什么心事吗?说或不说都可以随心的,这事情没有一定之规。“

    “咱们成亲三年多了吧?可我现在还是不知道夫妻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是第一次结婚,什么都不懂。”赵进没头没脑说了一句。

    徐珍珍白了赵进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妾身也是第一次成亲,妾身就什么都懂了?”

    赵进一愣,忍不住笑了出来,徐珍珍朝着赵进胸口捶了拳,也是忍不住笑,他们夫妻两个婚后就各自操心自家事务,忙碌不停,难得有这样互相调笑的轻松时刻,不过也得压着声音,免得吵醒了熟睡中的儿女。

    “今天北岸那边送来一个少年,这人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见我,下面的听到了不敢怠慢就直接送过来了..”

    “耽误了进爷的事情,那可和天塌下来差不多。”徐珍珍笑着调侃一句,靠在了赵进的胸前。

    “十万火急的事情一定不小,我见了,没想到他让我去救小兰。”赵进坐在那里轻声说道。

    徐珍珍一愣,偏头看向赵进,屋中烛火昏暗,也看不清赵进此时的表情,只是模模糊糊。

    “没想到这几年小兰一直在东昌府临清州,被他那两个混账叔伯推到前台当幌子,吃了不少苦,临到最后,他们教门里大伙并,小兰被抓到郓城那边去了,这些事,我都是今天才知道。”依旧是轻声谈话,赵进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波动,好像在叙述和自己无关的事情。

    “夫君..”徐珍珍说了一句。

    没等徐珍珍说完,赵进就缓缓摇头打断开口说道:“从东昌府到徐州,快马不停也得三天四天,他来到我再过去,只怕人早就没了,我只是唏嘘,从那次不见之后过去几年,第一次听到消息居然是这个。”

    “夫君,这么大张旗鼓的抓,放出这么多消息做铺排,肯定不是抓了就杀了,搞不好还要大张旗鼓选定日子去杀,人或许还活着呢,还有机会。”徐珍珍略急切一点说道。

    赵进笑着摸摸徐珍珍的头,开口说道:“我和你说这些,不是要问你愿意不愿意去救,我只是说这件事而已,这才几年,大家都长大了。”

    徐珍珍没好气的在赵进胸前又捶了下,撑着坐正身体,正色说道:“眼下南直隶江北各处都敬服夫君,可山东那边却始终视同敌国,闻香教几次三番兴风作浪,每次都是退回山东就无事了,山东比起咱们南直隶又算得了什么,凭什么夫君要认这条省界?”

    赵进又是失笑,调侃着说道;“娘子这见识可真是了不得,我那几个兄弟里,能看到你这些的也就是两三个。”

    “夫君莫要调笑,妾身也是听夫君说得多了才知道这些,妾身知道夫君目前不想多生事端,可闻香教每次被教训之后才肯老实一段,还不如一次彻底打疼了,这次小兰妹妹的事情正好是个借口端..”

    “睡吧,我有些乏了。”赵进打了个哈欠。

    徐珍珍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将枕头和被褥收拾收拾,又去吹熄了烛火,这时候不远处赵凤和赵龙好像要醒的样子,夫妻两个同时放低了声音,过了一会,孩子没有醒来,两人才松了口气。

    “夫君,妾身只有小凤的时候,说这些话是虚情假意,可现在妾身有了龙儿,再提这个就理直气壮了,若是孟家妹子和小兰妹妹都要收入房中,妾身一定要小兰妹妹占先..”

    赵进躺在那里没有出声,好像已经睡着了的样子,平时言简意赅的徐珍珍却絮叨了起来:“妾身不是为自己考虑,也不是为了夫君考虑,是为了咱们的孩子..”

    “睡吧,睡吧!”赵进还是忍不住出声了,声音很低,语气却很坚决。

    徐珍珍嘟囔了一句什么,朝着赵进身边挨了挨,听着赵进均匀低沉的呼吸声,也缓缓进入了梦乡。

    按照老辈人的话说,赵凤、赵龙比起同龄的孩童来说,精气神和身体健壮都要远远过,比如说赵龙每天早晨醒的很早,哭得声音很大,他这一哭,就把赵凤惊醒,用更大的声音哭出来,然后保姆奶娘就要过去哄,赵家这一天也就开始了。

    在哭声响起之前,赵进就是翻身坐起,连带着身边的徐珍珍也被惊醒,还没等徐珍珍说话,赵进转身拍了拍妻子,笑着低声说道:“我出去几天,你在家安心等着就好。”

    没等徐珍珍接话,赵进起身穿衣,大步走出了屋子。

    “让陈昇、王兆靖、吉香、刘勇、如惠,来议事厅,早饭送到那边去!”赵进边走边说,他的脚步很快,家丁听到之后快步向着各处跑去。

    大家已经习惯了这样议事,赵进到了议事厅的时候,其他人也都到了。

    “王兆靖和如惠留守,陈昇、吉香、刘勇随我去山东那边救小兰!”赵进直截了当的说出了。

    众人都是一震,然后肃然起身领命,不过随即脸上泛起笑意,王兆靖更是出声调侃着说道:“大哥向来谋定后动,考虑万全,今日里怎么冲动了?”

    “我们还年轻,年轻人总要冲动些,你和曹先生留下来把家看好。”赵进笑着回答说道,大家都是哄笑出声。

    “小勇,你现在就安排人去山东打探,咱们会沿着一条固定的路线北上,开始几天会走得慢,让他们随时回报过来,能动的眼线都动起来,把能带上的精干人手都带上,黎大津、马冲昊这次都带上,现在就去吧!”

    “大昇,大香,抽调你们属下能骑马的忠心精锐,兵器铠甲都要配齐全了,要真正马上马下都能打的,合计凑出四百来,现在过去集合。”

    “曹先生,我要三日随身携带的干粮,还有五千两白银,还有五百两兑出来的铜钱,然后要组织粮草和给养,都装运在马队上,随时准备跟上供应。”

    “兆靖,你在徐州看好家,调两千团练和一个大队去丰县和沛县之间待命,随时等候我的消息。”

    每个被点到名字的人都是大声答应,然后快步走出去安排,清晨的何家庄周围,没有一丝平静,已经开始沸腾了。

    四百能征善战的精锐,把人挑选出来之后,兵器铠甲立刻也跟着配齐,马队自有的马匹和马具,加上王自洋那边的马匹马具,一千余马匹也很快凑齐,突袭快,肯定要一人多马才能保持机动的度和战力。

    谢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