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满强这边则是和卫所一位千户的女儿成亲,这个媒还是董冰峰的父亲做的,吉香找的是知州衙门一位书办的堂妹,尽管吏目是不入流的,可在徐州地方上,这也算是书香门第了。

    让人意外的是刘勇这边,刘勇等同于孤儿,家里没有长辈,不过这也不是大事,勇爷可是咱们徐州管着厂卫的大人物,多少大户人家、江湖龙头眼巴巴的想把女儿和妹子送上去,而且进爷肯定会给他挑选一门好亲事。

    赵进的确为刘勇考虑了,甚至连徐珍珍都在这个事情上操心了,两口子合计之后,准备将徐珍珍的一个堂妹说给刘勇,亲上加亲,也省得刘勇孤零零的没个仗恃。

    但刘勇没有让大家操心,他给自己找了一门亲事,对方年纪不大,长得也是中人之姿,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出身,居然是云龙山下某庄园的庄户,而且还是流民庄园的庄户,说是兄妹三个,两个哥哥一路上护着妹妹来到这边,又幸运的熬到了赵进开庄园收拢,家里在山东的亲戚全不在了,就这么兄妹三人相依为命。

    也不知道刘勇是怎么找到的人,而且以刘勇的身份地位,怎么也不该找这样的女孩为妻,几个伙伴都过去劝,刘勇则是很坚持。

    对刘勇的选择和坚持,赵进明白他的用意,只是说了一句“你不必这样苛待自己”,刘勇回答也很简单“这么做不用连累别人”。

    这件事就这么成了定局,雷财的消息大家都是不知道,不过赵进能推测出结果,接下来十有,雷财会和刘勇做出一样的选择。

    倒是如惠那边很简单,他只是将自己的外宅扶正,说起来这外宅是如惠出家的时候置办的,已经给他养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到现在不过是有个名份罢了。

    一门门亲事说定,不管这背后牵扯什么,又有怎么样的意义,但这喜气洋洋的气氛已经开始酵了,刚紧张混乱过去,大家也需要放松玩乐,整个这些喜事的热闹可以凑凑,对于外面各方势力来说,现在的他们唯恐和赵字营各处打交道的机会太少,现在有这个定亲成亲的仪式能参加,那是巴不得的。

    到现在已经有不少人过来打听各项仪式举办的时间,开始准备采买礼物,要好好凑一凑这个热闹。

    “进爷,在沛县那边拦住了一个小子,听口音是山东那边的,说是有十万要紧的大事要找进爷,只能和进爷当面禀报,人正在朝着这边赶,我们先快马过来打个招呼。”

    黄河北岸报过来的消息,现在徐州和山东边境的几条道路上,赵字营查的很严,官道大路上直接用丰县和沛县的官差拦路设卡,这也是装个幌子,毕竟在外面看来,这徐州还是大明王土..

    这位被现的少年就是骑马过来的,人已经憔悴疲惫,那匹马也到了崩溃的边缘,看到有设卡拦路的,这位骑马少年下意识就要冲过去,看这个样子,大家根本不想拦住,你一人一马进徐州地面能干什么,还不是关门打狗的结局。

    所有人都束手旁观,也有骑马的慢悠悠的上马,放这么一个进来,怎么也要追上去的。

    不过这少年和马匹应该到了极限,才冲过卡子十余步,少年的坐骑嘶鸣一声,直接瘫倒在地上,少年也从马上摔落。

    大家短暂愕然之后,急忙过去查看,马匹已经脱力而死,少年也摔得爬不起来,懂行的人能看得出,坐骑就不必说了,少年只怕两天没吃饭,要不然不会狼狈成这个样子,很可能路上还遭遇了什么事,身上还有血迹和伤口,但内行人还看出点别的,这少年家境很不错,那衣服虽然破损脏污,却是上好的料子和做工,佩剑和马具也都不含糊,想来是大富之家的公子哥。

    这样的人物落到这般境地,想来是生了什么事,大家对这个事很感兴趣,可也懒得问,只有人没好气的说了句:“你脑子坏了吗?居然敢在进爷的地盘撒野!”

    结果这句话却让那紧咬牙关装作昏迷的少年睁开了眼,用沙哑的嗓音问道:“你们说的进爷可是赵进?”

    一提到赵进的名字,所有人都郑重起来了。

    “赵进不是只在徐州州城那边有名吗?”少年又问了一句。

    “如今整个南直隶,谁不知道进爷的大名,那可是吓退朝廷上万人马的赵天王,可不光是徐州。”事情越传总是越夸大,大家说得玄乎,也觉得自家脸上有光。

    “我要见赵进,我有十万火急的大事要见赵进,快送我过去,不然耽误了,你们谁都吃罪不起!”没曾想说了这个,那少年又是吆喝了起来。

    若不是有人走南闯北,很难听出这少年官话里的山东口音,加上这穿着打扮露出的家世底气,还有这一身辛苦痕迹,让大伙顿时重视起来。

    是不是十万火急要请进爷判断,可真要耽误了什么事,事后追究起来,那只怕不是自家性命能交待的了,而且眼下想瞒都不能瞒,天知道身边有没有赵字营的内线在,有时候半夜喝酒的醉话,第二天都能让赵字营知道..

    一帮人忙碌起来,有人弄了辆大车,把那少年装上去,又去讨了些热汤水喂着,几个骑马的跟在一旁。

    这少年果然是饿极了,加了盐的高粱糊糊喝几口下去,立刻有了精神,有人就凑上去闲谈盘问,总不能什么人都送到进爷跟前去献宝,万一有个差错又是麻烦。

    不过这少年连自己的姓名都不报,口风严到了几处,只是说自己在路上曾被黑店盯上,虽然逃开了,可路上又碰上了劫道的贼人,结果折腾的一路都没有休息。

    山东地面上太乱,第二年的辽饷刚过,盗匪蜂起,连官道都不安全了,这个倒是大家都知道的。

    就这么走到天黑,少年说自己姓李,吃完热汤热饭之后,体力和精神都差不多恢复,他拒绝了休息一晚的提议,说事情紧急,晚一刻都有可能耽误大事,咱们晚上快马赶路。

    看着这李姓少年的紧张急切,大家越意识到这件事不简单,一方面安排他走夜路,一方面加紧朝着的何家庄那边传递消息。

    陪着李姓少年的人不住变换,内卫队几个强手轮流出面套话,等过黄河的时候,和这少年同船就是马冲昊。

    “..大概是东昌府那边的人,出身大富之家,武功底子很不错,的确有急事要求见,口风很紧,别的就问不出了..”

    消息不断的报过来,赵进却有些哭笑不得,心想说破天也不过是一个少年,能在赵字营的地盘上掀起什么风浪,到自己跟前的时候,随身带锐器都不可能,也不知道大家担心什么。

    不过赵进也知道手下们的心态,更别说这少年来得这么蹊跷和匆忙,还总说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至于这东昌府,赵进对他们的印象很简单,只是隔河相望的那个队伍,其他没什么值得记住的。

    见这个少年的时候,陈昇、王兆靖、吉香和刘勇都在座,牛金宝破天荒的站在门前,这样那少年进来后直接就被他控制,这样的对待,说小题大做也行,说雄狮搏兔也不是不行。

    少年很敦实健壮,脸上有出这个年纪的成熟沉稳,进来的时候已经被搜过,甚至特意从内到外换了衣服。

    “这是我家进爷。”有家丁开口说道。

    “你就是赵进?”那少年跟着说出的这句话可和早熟沉稳不沾边了。

    “我就是赵进。”赵进有些好奇的点头,现在云山行各处分店开设是最大的事,如果不是说什么十万火急,他才不会来凑这个热闹。

    “没想到你是这个样子。”少年又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赵进开始不耐烦了,他没有时间陪着莫名其妙的人胡闹,只是那少年下一刻就跪在了地上,开口说道:“进爷,快去救我姐姐,我姐姐木淑兰被闻香教的人抓走了,再不去救,只怕有大麻烦了?”

    刚才这少年要跪下,屋中已经有几个人下意识的准备拦阻,就是防备这少年暴起,却没想到说出这么一个名字来,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门前和屋外护卫的家丁们听不到这句话,屋内除了赵进和伙伴们之外,只有孙大林和牛金宝。

    木淑兰这个名字,只有牛金宝不知道,可他看到屋中其他人的表现和态度,也是站正了身体,看到自己弟子孙大林正在好奇的看向赵进等人,禁不住瞪了一眼,孙大林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缩头。

    即便是稳重如陈昇,反应过来这个名字之后,也忍不住看向赵进,而最下的吉香和刘勇都已经站了起来,王兆靖也是满脸震惊的看着赵进。

    赵进脸上没有表情,他也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木淑兰这个名字他一直记得清楚,甚至经常梦到这个女孩,尽管赵进极少做梦,睡得一向很好。

    月初,保底月票,订阅、打赏、一个也不能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