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谢先生放心,临清州城内外,东昌府各处,连同济南府尊奉这边的那些分会,都已经作了布置,按说已经动了。 ”沈智肃声回答。

    谢明弦晃晃手里酒杯,神情完全轻松下来,那边沈智沉吟一下,又是开口问道:“教尊曾有令谕,说东昌府这边交由谢先生暂管,到时候再给个名义。”

    “我要回郓城,这边交给别人来管吧!”谢明弦似笑非笑的看着沈智,颇为轻松的回答。

    木淑兰失踪的第二天就被察觉了,在城内和城外几处都有惨案,上百少年都被屠戮,鲜血被放得干干净净,城内木淑兰的住处也是如此,少年少女都是惨死,鲜血流干。

    这样的案子透着诡异,积年办案的老捕快也觉得心底冒凉气,平民百姓听到更是害怕惊惧。

    随即就有消息流传,那木淑兰不是什么圣姑,而是妖魔所化的妖女,她之所以积德行善,就是为了假借闻香教的名头,抓捕童男童女喝他们的血,用来增长自己的修为。

    这等传闻实在是玄乎,可那么多尸摆在衙门门前,摆在城外庄子空地上,看过的人回来失魂落魄的描述,又怎么可能有假的。

    再然后,临清州内外开始有百姓告官,说自家孩子失踪多日,开始以为是拐子拐了,现在想想,会不会被这妖女抓去吸血做邪法了?

    消息自临清州蔓延开来,各处的消息又是向这边反馈,不仅是临清州这一处有这样的案子,府城聊城,高唐州以及各县都有孩童失踪,又有有心人现,凡是这圣女,不,妖女木淑兰去过的地方,就有孩童失踪。

    孩童失踪,被抓去吸血,又有城外的惨状实景,由不得让人不信,看到之后各个胆寒心惊,谁还会想到那些丢了孩子的是什么时候丢的,或者真丢了假丢了,至于各处流传的消息,那更是越传越离谱。

    偏生此时木家人全部消失不见,亲信护卫和教众死的死,散的散,剩下的人也被兖州府和济南府过来的人收编,根本没有人出声辩解。

    人心脆弱无情,先前大家感激感念木淑兰做的种种善事,治好多少人的疫病,怎么出面筹集粮食棉衣赈济贫苦老弱,恨不得天天烧香供奉,可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从前这些善事都成了掩饰作恶的幌子,想起就让人后怕,这那里是什么圣姑菩萨,分明就是妖魔鬼怪。

    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之后,多少和木淑兰毫无干系的案子以及传闻都成了木淑兰做下的事情,甚至连这辽饷都成了木淑兰做下的恶事,还有人说什么木淑兰在京城皇宫里有一个分身就是那个郑贵妃,蛊惑驾崩的万历皇爷不上朝,还弄出辽饷,并且做妖法连泰昌皇爷都弄得驾崩了,就是为了祸乱整个大明天下..

    消息越传越匪夷所思,连街上的流民灾民都对木淑兰愤恨厌恶,前些日子得了吃穿赈济,还感激的跪下磕头,觉得这木淑兰和观音菩萨差不多,可现在,每个人都恨不得去木淑兰住处吐上一口唾沫。

    一个个消息出来,终于有人讲了,这是兖州府有大神通的真人徐鸿儒看不下去了,出手拿了这木淑兰,准备做法镇住除妖,然后就不用担心再有什么祸事,再有什么孩童丢失被吸血的惨案了。

    怪不得两边都是闻香教却是水火不容,现在大家总算知道了,敢情兖州府那边是正统,东昌府这边的是幌子,天可怜见,那兖州的徐真人大家早就知道名头,果然悲悯世人,出手救咱们来了。

    消息不断流传,改换门庭被兖州府招揽的人越来越多,说起来,的确让人唏嘘,木家经营这么久,就好像海边的沙堆,潮水涌上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临清州官吏士绅来说,谁来传教拜神,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区别,只要别闹出乱子,能安抚百姓,能把信这个的上上下下哄好,这就足够了,徐鸿儒派来的一干人也懂做的很,最初的几个乱子压下去之后,地面上就一下子平静起来,再没有什么大案出现。

    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足够了,士绅们平时捐献的银钱也开始恢复起来,财雄势大的李巡检家给的格外多,其中原因大家也都是知道,死了那么多人,他家李玉良却回来了,现在正被关在家里禁足。

    不过李家却有几个心腹家人知道,自家少爷被禁足第一天之后,就拿了自己积攒的零花银子,偷了家里一匹马,现在已经不知所踪。

    李玉良可是李家的命根子,李巡检在临清州又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外面的传闻也瞒不住他,知道是闻香教的大火并,偏生自己儿子和其中一方纠缠的很深,被放回来已经算是给面子了,如果再闹出什么事,死路一条也不是不能,所以李巡检一边封锁消息,一边派出人到处寻找。

    这天气已经冷了,运河封冻,山东地面上又不太平,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骑马跑出去,实在是让人担心安全。

    现在已经没有人顾得上徐州了,或者说,没有人能管得了徐州了,赵进在这里实实在在的号施令。

    新设了五个大队正的位置,除了明确张虎斌的大队正之外、鲁大、李五和李和、黎大津四个人也都有了大队正的衔头,一个大队有六个连,两个连是家丁,另外四个连是团练,装备和耗费也按照家丁和团练的分别来计算。

    不过黎大津这边手下是没有六个连的,他只不过有这个职衔,然后跟着内卫队办差,算起地位来,黎大津在内卫队已经仅次于刘勇和雷财,大家对这个都没有异议,毕竟冒着生命危险潜伏在南京,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大功一件。

    张虎斌这个大队正手下也是没有家丁连队的,马冲昊率领各队人马冲到徐州期间,他在骆马湖东岸庄园的确编练出了一千家丁,只是这些家丁都作为新编大队的连队使用,但张虎斌管得人更多,清江浦那十六个连的护卫团练,已经明确在他的手下。

    董冰峰率领第三团去清江浦、石满强率领第二团去骆马湖流民庄园,陈昇第一团留驻徐州,鲁大的第一大队去孔家庄,李五的第二大队去宿州,李和的第三大队在邳州,将赵字营的实地护卫完全。

    而吉香的亲卫队这次也有扩编,八个连的家丁加上马队和弓队,总人数上已经过了其他各团,只不过这亲卫队是赵进直接指挥的,吉香更多时候只是做一个副手存在。

    除了这几个明确出的编制,有人传说,赵进的几个堂兄弟,赵完、赵松还有赵十一也都有了大队正的衔头,不过这个说法没有得到什么确认。

    也有人说,成大虎这次在清江浦也立了大功,现在也是大队正了,但内卫队的消息一向封闭,很不好打听,仅仅是传闻,没有任何人确认过。

    大家都知道家丁比团练要高,能从团练到家丁这个位置就是升级,家丁编制的队正,怎么也能在团练这边做个连正,而家丁编制里的连正,那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了,将来肯定能独当一面。

    不说别的,现在那几个大队正和团正区别在那里,也就是小一号而已,各自镇着一个地方,将来的荣华富贵可想而知,但家丁编制里的连正去做什么团练的大队正,这个就不好说好坏了,现在管着几个连团练的人不算少,那姜木头,那成大器,都有团练管着,可自家却没有什么名份衔头。

    更让大家捉摸不透的是,出来做团练大队正的居然还是李灿,这李灿大家都知道,那可是进爷母亲何家的亲戚,尽管进爷煊赫到这个地步,可何家却一直低调的很,就在徐州城外的何家庄安享富贵,绝不搀和赵家任何事,大家知道两个在赵字营里做事的,一个是李灿,另一个是何正。

    赵进是个孝子,尽管这个“孝”字会让人争执两句,父母这边的亲戚朋友也一直是厚待,李灿和何正在赵字营里做得也很出色,都被认为是前途无量的,怎么突然就放出来去管团练了?

    不过六个连的团练就是驻扎在徐家这边,徐家也抽出青壮子弟连同矿场工场的青壮共八百人来到徐州这边驻扎,就在城池附近。

    看到这个安排,明眼人联想到前段时日徐珍珍在徐家的大动干戈,就能推断出原因了,徐州危急的时候,徐家是整个徐州跳得最厉害的一处,那些举人秀才的还知道走远避嫌,这徐家直接很多人就要翻天。

    尽管事后被徐珍珍洗了一次,可谁也不敢担保会不会有第二次,明明是自家人却最不放心,这个也是个笑话,估计这安排团练就是硬手段了,下次再有什么不对,那就不用事后算账,直接就地动手了。

    徐州和各处关心这边的人,都自以为是的盯着赵字营连正队正之类的位置,却没几个人关心云山行各处分店的开设。

    今天心情不好,就一更了,希望月票和打赏能多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