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徐邳怒火--明代徐州农民革命史第三卷第四章赵进反动军队的组建和初期活动

    就在农民起义以燎原之势之势席卷江淮大地,各路起义部队纵横于苏鲁之间的时候,徐州反动地主官僚不得不出“盗贼蜂起,良民不安”的悲嚎,当然不安的绝非是什么良民,而是血据徐州的大地主、大官僚、大奸商。

    在这一形势下,徐州城内城外的反动地主官僚,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他们所谓的“徐邳良将”身上,而所谓“徐邳良将”的代表人物就是反动军阀赵进。

    赵进在晚明封建军人之中,算得上最为狠毒阴鹜的一位,不但长于封建官场的内斗倾轧,而且对镇压农民起义也颇有一些惯用的得意手法,无怪徐州封建统治阶级将希望寄托在赵进身上。

    赵进出身于一个反动封建家庭,其父赵振堂就是一位镇压农民起义的老手,“世为徐州百户,从征于苏淮之间,屡破巨寇”,手上沾满了农民起义军的血泪,但是赵振堂犹嫌不足,“香匪起事,徐邳糜乱,振堂慷然请缨,全徐人心为之一振”。

    赵振堂所谓“慷然请缨”,封建文人多半语蔫不祥,但是查赵氏远支族人赵邓普书信,有“本为将门良家子,何故操屠夫贱业”一语,可见赵振堂竟然主动充当了屠杀起义人民的刽子手,可见其反动本性。

    赵进的母亲何氏,亦是出身一个反动刽子手家庭,虽然封建反动文人总是掩饰其出身,但是孔步更所谓徐州乡土志却揭露了真正底细,“世为西门屠夫”,其反动家族在经过几代经营之后,已经是徐州城的大地主,据我们调查的资料,光赵进的舅舅何有福就有地逾千亩。

    赵进出身于这么一个封建反动家庭,自小耳濡目染,自然对人民起义充满了仇恨,“十岁观刑,十三岁已能诛贼,世代将门,天生良将,尽得全徐之望”,但是封建文人的粉饰掩盖不住其反动本质。

    根据孔布更徐州乡土志记载,赵进在徐州乡间“横行无忌,常率家丁数十人同行,虽然官军而不能制”,明季家丁是封建反动军官的走狗。数千名反动军队之中不过一二百名家丁,赵进随意出行竟能带上数十名家丁,可见其对徐邳人民的疯狂压榨程度,无怪“全徐萧条,民不聊生”,这是赵进对徐州人民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只是赵进的这支反动队伍是怎么组建的?其成份又是如何?我们统计了一下赵字营早期几位反动高级军官的家庭资料,现一些极为有趣的资料。

    在这些反动高级军官当中,董冰峰家族世为徐州千户,占有大量土地长期奴役广大军户,陈昇也出身于徐州封建军队,而且还“世为巡检”是封建政权镇压人民的得力鹰犬,孙大雷家中是专门从事高利贷的封建买办,石满强家中是有着“铁匠数十”的大铁铺主,吉香家中兼具大地主与大商人身份,王兆靖其父王友山更曾是反动御史出身,号称徐州第一清贵豪门。

    无怪这些反动军官为了维护其阶级利益,在镇压农民起义之中表现得特别残暴,是农民起义最凶恶的对手。

    而徐州反动的封建官绅,对于这支反动军队特别寄以厚望,如王友山,他字望山,本为归乡御史,当时有一些封建文人看到其子王兆靖竟与赵进这么一个出身双料刽子手家庭的武人交往,常有议论,“士林非之,以为文清武浊,此事不宜,望山不以为然,常谓徐淮安堵,皆在一人。

    正如王友山所谓“徐淮安堵,皆在赵进一人”,这支反动军队自组建以来,就充分暴露了反动特质。

    写大明武夫是个很长很长的过程,我自己也需要写一点别的调剂,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谈论,写出了很多有趣的东西,这些我会在外传里放出,不是免费,需要大家订阅,这个也值得大家花钱订阅

    另外,会在这里和大家聊些有的没的,比如说,今天这个是定时布,我一天在路上,正式更新请等明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