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次宴会之后,没有给大伙恢复的时间,也没有让大家去赵进面前讨好客气,而是直接按照地域行业分门别类,说明赵字营今后的安排。

    淮安府邳州、凤阳府宿州和归德府的永城、夏邑两县,正式不用缴纳辽饷了,按照朝廷标准的税赋浮收两成,一成归赵进,一成归地方上负责征税的人,一般都是地方上的吏目差役和徐州团练。

    按照大明这么多年的规矩和惯例,朝廷定下的税赋是十,地方上加上自己火耗摊派,实收的总数差不多要到十六十七,而辽饷则是一下子收到了四十甚至五十,民间自然不堪重负..。

    赵字营定下的规矩,等于是让地方上收十二,这么一来,除去上缴的部分,地方上的好处被大幅削减,而且徐州团练还要加进去分润,每个人能分到的更少,断人财路是最结仇的勾当,各处的吏目差役,在此次马冲昊北上的事情中表现都不差,最起码也做到了中立,以赵字营一向不亏待别人的作风,这么做实在让人觉得奇怪。

    更何况现如今其他各处征收辽饷,固然民不聊生,但经手的吏目差役各个肥的流油,这么里外一比较,肯定会让人怨气更重,早晚要出乱子。

    可细究起来,大伙就会现和所想的不同,因为在这几个区域,没有任何人可以免税,不管你是身有功名,又或者家里养着若干丁壮,在赵字营的刀枪面前,这些什么都不算。

    偏生在收十二的这些地方,大部分田地都是被土豪乡绅们垄断,从前大部分的税赋都是压在那些没有多少田产的百姓身上,在归德府边境,在邳州、在宿州,这几处的土豪乡绅们在这一次大部分都没有看好赵进。

    少数几个忠心的在工商业上得到了丰厚的补偿,其余的大部分只能在刀枪威逼面前屈服,连锦衣卫凑起来的几千精锐骑兵都未战溃散,别的更不值一提。

    此消彼长之下,各地收到的税赋总额,比起从前每年收上来的,反倒是大幅度的增加了,大家能分润的也是多了很多很多,百姓们缴纳的比从前少了很多。

    至于地方上的知县知州们没有收上当年的辽饷,怎么应付上司的追责,那是他们的事情,顶得住,能在这十里分一杯羹,顶不住的,丢官去职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地方上抗命不交辽饷,又不是全部不交,这也算不得谋反,也犯不上请官军下来平乱,话说回来,真到了那一步,反倒是要担个激起民变的罪责。

    不过,以赵字营所了解到的,这几处地方官能做文章的数目最多也就是六七的样子,差役和吏目们实在是太贪了,对此,赵字营只是默许,目前他们要求的是,最多收到十二,赵字营要在里面分润一成,其余的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了,清洗要循序渐进,总不好一次把所有人都逼到绝路上去。

    辽饷已经把这几处的百姓农户逼得奄奄一息,连中小地主都觉得快喘不过气,赵字营的法子一出,到处都是感恩戴德,不过赵字营也不是白做善事,这几处都要进行普查,吏目、差役和团练们去收取赋税的时候都会提前说得明白,之所以少收,是因为地方不靖,进爷随时要办团练,到时候抽调到谁家别不答应,谁不答应立刻征辽饷,答应了的,则是全家免征。

    在这样的局面下,除了地方官和身边亲信之外,其他人都觉得这法子还不错,各自好处不缺,地方官这边,要么就是苦熬,这样的收法,虽然被上司追逼,在辖地内毫无官威可言,但多少也有点好处,还有一等受不了这个气,直接辞官,最会做的则是利用这个局面,让自己高升一步。

    比如说已经调任商丘县令的孙传庭,他也是拒收辽饷,认为是残害百姓,这举动非但没有被上司训斥,还不知怎么传到了京师,被士林交口称赞,认为此时正是革新气象的时候,这样的年轻俊彦理应得到重用,所以孙传庭在河南归德府永城县和商丘县都没有做太久,直接就调任京师吏部,成为清贵一员。

    至于在徐州和清江浦营业的商人们,早就已经议定了增加的数目,比往年少赚了两成上下,换来的是能够活命,或许远期还有种种生意机会。

    这次风波之后,赵字营差不多控制了近一百万的人口,每年几十万银子的进项,还有大笔的实物出产。

    说起来骇人听闻,实际上也没太多稀奇的,这位也没有扯旗造反,不过是生财有道,聚敛有术而已,你说匪夷所思?当年徐阶致仕还乡之后,在松江府和周围占地数万顷,又大肆经营工商之业,未曾向国家缴纳过一文钱一粒米,因为盘剥本乡太狠,死后甚至不敢葬在本地,害怕被乡亲鞭尸,这位控制的人口似乎也不下百万了,几十万两银子也不在话下,至于什么松江知府之流,又何尝在他眼中。

    倒是有明白人容不下徐阁老这等聚敛,想要用法度惩治,这位还是应天巡抚,还是名震天下的海瑞,还不是被来了个釜底抽薪,直接罢官回乡,事后如何,徐阁老安详天年,得了美谥,国家也依旧太平。

    话说了这么多,就是让人别多管闲事,知道不知道南京锦衣卫指挥佥事马冲昊哪里去了,还不是妄图对地方上的豪强士绅下手,到最后身败名裂,只能被迫消失无踪,也多亏是消失无踪了,不然的话,在南京等着他的也是抄家灭门的罪过,做了让大伙劳民赔钱的混账事,自家的靠山又彻底倒了,难道不该给个交代?只是有点诡异的是,不仅马冲昊不见了,他一家老小也早早的不见踪影,难道是因为仇家暗地里下手了?这样的事情南直隶倒也不少见..

    “小的把家人安置在暗处,当初是为了防备进爷下手,做这等事就是去赌,凶险自不必说,该防备的都要防备了,不然稍不小心就满盘皆输了。”那次杀鸡儆猴的宴席之后,马冲昊就被喊到了赵进跟前,而且不用跪在那里回话,只需站着就可以。

    赵进询问的第一件事就是马冲昊的家人在那里,让赵进没想到的是,马冲昊居然把家人安置在清江浦的一处宅院。

    双方做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任谁也想不到马冲昊居然会把人放到赵进控制的地方来,而且马冲昊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如果自己死在外面,或者到了年底也没有消息,他们就会拿着积存的银子在苏州、常州这两处置业长住,隐姓埋名。

    谁也没想到这个小心的安置和做派,却在此时保全了家人,也把自己保全了,家小主动交待出住处,而且愿意搬到这边来,这样的投靠才会让人相信。

    马冲昊交出了住处地址,还拿出了自己的信物,刘勇安排手下过去接人。

    “你这次谋划看似荒唐,没有什么名义名份,可你做的没有任何错误,唯一的问题是遇到了我,如果不是我,这次你就做成了,你做很好,你的本事很不差!”赵进评价的很诚恳。

    见马冲昊的时候,赵进所有的伙伴都在座,听到赵进的话,大家先是愕然,沉默了会之后,却不得不承认赵进的评价。

    有明二百年,天下人谁不敬畏大明朝廷,谁不畏惧大明的王法和官军,多少如龙似虎的强人,也啸聚了若干的人马,也有自己的局面,大军一到,甚至仅仅是旨意一到,立刻是烟消云散,土崩瓦解。

    这里面也有藩王,也有朝廷方面大将,有边境的豪酋,平时在当地的威风等同于帝王,赵进的吃穿享用和威风做派和他们比起来就是个叫花子,可不管他们是否谋反,只要朝廷认定谋反这个罪名,在会剿的大军没有来到之前,就会众叛亲离,理智的人就会觉得这是一条死路,必将败亡。

    更何况是本朝,三大征,入朝鲜平倭、西去宁夏灭哱拜,西南平播州杨家,这是赫赫武功,谁人不惧,即便是最近在辽东有几次挫败,可也不过是小败而已,不值一提。

    什么人敢于对抗人口亿万,雄兵百万的煌煌大明,天威一到,什么人还能站着?什么人还能不怕?

    每个人都这么想,村夫愚妇或者不知道,可读书识字的人知道,和官府打交道的人知道,卫所的人知道,越有见识,经历越多的人,就会越深刻的知道。

    知道的越多,就会越觉得大明的不可战胜,平时猖狂跋扈罢了,对抗地方官府,欺凌官员也就罢了,真到了大队人马一来,看到天子亲军锦衣卫,看到了大明官军的家丁精骑,立刻就要知道末日将近,绝望崩溃,那还会顾得上什么旨意,什么公文,只能是战栗跪地,任人鱼肉。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