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冷落了没有几天的何家庄集市和盐市重开,大家争先恐后的回来了,那些盐商们不管赵进提了什么样的条件,都是满口答应,连讨价还价都没有,一个劲儿地想要讨好进爷。 钱财是小事,性命是大事,得罪了赵进,事后想想就浑身冷汗。

    在这样纷乱喧闹下,已经没有人注意到马冲昊等人的动向了,这等人理会他作甚,害得大家陷入险境,这等人死活和大家没什么关系了。

    马冲昊一行六人,从徐州城西的庄园到邳州用了一天不到,但从邳州到清江浦,却走了整整七天。

    为了不让人注意,为了尽可能的掩人耳目,换成便装,甚至连马匹都丢弃不要,在这片区域,纵马疾奔太容易被人盯上了。

    马冲昊一行人戴着斗笠,背着包袱,看起来和普通行商没什么区别,甚至走得也不是那么急,就这么来到了清江浦境内。

    在清江浦这边打听消息很容易,果然如同马冲昊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前面几路人马来到这边,想去存银的地方拿银子,却和商会组织的大队人马对峙,到最后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什么也没捞着。

    据说当时场面很是盛大,所谓的大市护卫都已经刀枪出鞘,然后大车行的马车把周围的道路堵了个水泄不通,让骑兵根本跑不起来,看上去随时准备火并的样子。更离谱的是,山阳秦守备也带着兵马来了,说他们的职责就是保境安民,要是谁敢白日抢劫良民,就要问问他们的刀枪答应不答应。

    商会纠集了近四千人,而徐铁彪的骑兵加上狼山副将的骑兵,也就是一千出头,而且双方还不是一条心,盐商的那二百余人早已经跑回了扬州了,狼山这边和山阳守备本就一路,根本就没办法指望,再加上这些官军又要想着接下来怎么应付赵进,更是没心思打了,灰溜溜的离开倒也没什么奇怪的。

    虽说在马冲昊的预料之中,可这也不值得高兴,因为钱还是落不到他们的手里,只能进入商会头脑和山阳守备的腰包。

    顾不得想这些丧气事了,马冲昊一行六人在清江浦直接换乘民船,乘船一路到南京,这是最方便的走法,骑马的话,想在江岸那边带马上船很是折腾,也太过扎眼。

    清江浦是漕运节点,北上的民船到此为终点,只能折返,从清江浦往江南和水路沿岸的船只成千上万,搭船上路的人也是成千上万,混在这里面,肯定没什么可注意到的。

    上船之后,客人还没有坐满,船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行,马六本来想花银子把船包下,不过却被马冲昊制止,眼下这个局面,一切引人注意的事情都不能做,一定要小心才是。

    66续续又来了客人,有一名僧人身材高大,看着很是显眼,却是说一口河南话,自称是去福建那边挂单的,这来历也是清楚,估摸着就是嵩山少林去泉州同宗那边的,还有一个让人注意的是个年轻书生,布衣青衫,长得虽然俊秀,看着却不是世家富贵人,京师口音,自称去南京访友求学。

    大家萍水相逢,少不得攀谈几句,不过交浅言深,大家也都不是初次行走,说几句也就沉默下来。

    船只启航,一路向南,雨后涨水,船行水上走得也是很顺,大家一路无言,就这么走走停停。

    等经过扬州的时候,船只过江要补充些食水,还有些人下船,有新客上船,在这边要耽误了一天,船家和乘客交待了,可以上岸游玩,只需要在开航前回来就好,马冲昊带着人上了岸,打听了下消息之后,又是回到了船上。

    一打听才知道,扬州城眼下就有一桩大事生,原来的扬州第一家冯家这几年一直不顺,夜里遭贼,老少两代家主暴毙,然后这现任家主冯金德也得了急病,这两天没撑住也去了,正在出大殡。可让扬州百姓唾骂的是,继任的家主居然不在家服丧,反倒带着人去什么徐州,说是要给当地一个什么土豪去贺喜,真真没有良心。

    听到这消息之后,马冲昊和马六也是无言,他们在江北见过冯金德,年纪大了些没错,可身子骨硬实得很,喝酒玩女人样样在行,怎么就暴毙了,要说老人身子骨有风险也不奇怪,可结合这个继任的朝着徐州赶,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满盘皆输..”马冲昊黯然叹了口气,不过这阵子他都丧气得有些习惯了,所以很快就强打起了精神,早早的就回到了船中准备休息。

    尽管船上没有什么人认得,应该已经安全了,可事关性命,马冲昊几人还是小心异常,他们六个人在船舱中分做两班,一班睡一班醒,随时保持警惕,而且睡觉绝不脱掉外衣,兵器也不离手。

    一夜过江,看着不远处的江岸,马冲昊神色阴沉,心里的情绪已经低落到了极点。

    辛辛苦苦筹划近一年,在六月末出,在外一月,本以为是必成,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一开始自己是何等的神采飞扬?在途中自己又是何等的意气风?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景象,马冲昊都有些觉得恍若隔世了。

    如果能把赵字营钱财和产业全部拿到手里,自己就有了大本钱,然后可以回到京城,靠着这笔巨款开路,不管是和内宫大珰还是东林党人,都可以搭上关系,他们肯定也要借重自己在锦衣卫里的人脉和办差的手段,还有财势,绝对会信重自己。

    等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借势上行,做成一件件大事,一展心胸抱负,做功业,求富贵,成大名。

    到了现在,万事成空,什么谋划都已经付诸流水,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去想未来的飞黄腾达了,连现在的地位能不能保住都还心中无数。

    更别说尽管已经过去了快有半个月,可当日观阵所见依旧清晰无比,好像片刻之前,马冲昊无比清楚的记得,当阵列站成的时候,自己已经胆寒,等看到雨中的巍然不动的时候,自己已经丧胆。

    天底下怎么有这样的兵马?大明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这还不是官军,还不属于朝廷。

    看到这一支兵马的时候,马冲昊瞬时间心灰意冷,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有赵字营在,自己能回到京城又如何?能巴结上大珰,能搭上东林又能如何?能够打赢这样的兵马吗?如果打不赢,那根本就做不了功业,根本求不得富贵,有这个赵字营在,那就万事是空!哎,万事皆休了!

    “老爷,就要到码头了!”马六在身后说道,他语气里有如释重负,在江北他们一直小心翼翼,好似敌国,现在到了南京,总该万事无忧了。

    南京锦衣卫指挥佥事马冲昊点点头,咬牙说道:“等咱们回去,一定要砍几个脑袋,不然这帮没眼色的肯定要翻天。”

    徐州这件事没有做成,不要说什么国公和其他勋贵,南京锦衣卫内部也要闹起来,所以马冲昊早在船上就已经准备了雷霆手段,稳固住地位之余,顺便拿他们来出一出胸中的恶气。

    就在他还在遐想到时候如何处置那些浑人的时候,船身突然一晃,然后船家吆喝,这船已经靠上了渡口码头。

    因为是早上,码头上没有多少人,所以马冲昊一行人下了船,都是伸了个懒腰打了哈欠,整个人都松垮了下来,好像有一种重见天日再世为人的感叹。

    他们一路上紧张提防了半个月,生怕一不小心就失陷在江北,提心吊胆这么久,这下总算回到了自家地盘,那赵进再神通广大,难道还能把手伸到这边来。

    其他的乘客也从船上下来了,那名高大的河南僧人下了船,合十谢过船家,那位青衫年轻士子则是笑着下船,好奇的张望四周,边上又有一条小船靠岸,不过船上只有两个壮汉下船,而且没有离船太远,僧人和士子不漏痕迹的看了眼那船,然后朝着马冲昊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渡口上响起惊叫,沿岸船只也是一片慌乱,却看到一艘大船靠岸而来,似乎没什么章法,惹得大伙都纷纷闪避。

    “碰”的一声闷响,船舷挨到了渡口石头沿,心细的都能看到船板已经碰裂了,船上急忙放下跳板,却有人急火火的牵着马向下走,这人居然穿着飞鱼服,是锦衣卫的番子,难怪在路上这么横行无状。

    大家细看之下,他牵着的马匹浑身是汗,口鼻喷吐之间都有白沫,懂行的都知道,这马匹已经接近脱力,再折腾眼看就要累死了。

    可那个急火火的番子却顾不得这么多,他牵马下船,然后用马鞭又是狠狠一抽,驱动坐骑前冲,惹得渡口上刚下船的众人急忙闪避。

    只是那马匹根本撑不住了,跑出去十几步,就哀鸣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抽搐着口吐白沫,眼见已经活不成了。那番子却好像顾不得这么多,也没有拍打身上的尘土,扔掉了马鞭,爬起来就要朝着南京城池的方向跑去。

    临近月底,业内风云动,老白求各位订阅、月票和打赏,各位的支持越足,老白就会更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