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马冲昊一脸郑重,肃然说道:“本官在南京接到急报,说那徐州赵进意图谋反,事急从权,本官一边向京师急报,一边先行出,防患于未然。 ”

    话说得冠冕堂皇,可刚才三人的神态动作都落在连平安眼中,也看懂了很多事,连平安神情依旧是恳切,言语却急促了很多:“几位大人这次是来做大事的,想必事情紧急,下官也不便打搅,车马劳顿,先奉上白银两千两,这平叛杀贼的耗费太大,这多少也是个补充,若有什么其他需要的,请尽管开口,下官若能办到一定去做..”

    言辞悲切的来,干脆利索的走,这个变化让大伙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不过“白银两千两”这个数目却让屋中三人眼睛亮了起来,这仓库大使连平安也看出来这次师出无名,只不过借势压人,觉得不怎么牢靠马上要走,在这样的判断下,还能拿出白银两千两来,算上盐商们的供奉,这一次已经没有白来了。

    如果能做成那好处能有多大,每个人心里都是一片火热。

    那连平安来的时候马冲昊没有出来迎接,送却主动出去送了,快要出门的时候,连平安迟疑了下,开口说道:“不瞒大人,那云山车行本来是下官的产业,却被赵进霸占,若是大人愿为下官主持公道,到时这车行还需要大人多多帮扶。”

    马冲昊脸上露出微笑,淡然说道:“事不成罢了,事若成,我要两成。”

    连平安也没有表示的太过激动,只是抱拳说道:“此去徐州,大人有几分把握?”

    “你若知晓兵事,就知道我这近两千的精骑到底是什么力量,话说回来,我锦衣亲军大张旗鼓去捉拿反贼,谁敢相抗,他或许不怕我这百余人,难道他不怕我这两千精骑,他即便胆大包天,难道不怕这朝廷,不怕大明天下间的百万大军吗?”马冲昊说得自信满满。

    连平安被说得停住了脚步,长吐了口气感慨说道:“天威浩荡,乡下鼠辈如何知道天威啊,大人这一席话,当真是拨云雾见青天,下官明白了。”

    本以为这位要说告辞的话,却没想到连平安又是作揖,笑着说道:“对于大人这边,下官还有喝茶住店的银子送上,区区千两,大人莫要嫌弃。”

    马冲昊心里明白,若没有外面这席话,连平安也不会有这一千两银子,他笑着说道:“这一千两就算在给本官这一队人身上了。”

    看着连平安还要再说,马冲昊悠然说道:“连大使,事成之后,咱们眼里还有这三千两吗?”

    连平安恍然大悟,笑着作揖告辞。

    话没说太多,银子却是实打实的送了过来,三千两银子也不是太大一堆,直接就在堂中摆开,灯火映照下,白花花的很是耀眼。

    “,这就是三千两?”徐铁彪喃喃说了句。

    施坪敖眼睛离不开银子,却在那里故作镇定的摇头晃脑,感慨说道:“总是听说此处富甲天下,却一直感觉不到,今日见识到了,见识到了。”

    马冲昊的呼吸也有些粗重,在那里闷声说道:“这还是被赵进那厮吓住了,他们不敢明着来,若是咱们在徐州的大事做成,金山银海都不稀罕。”

    还没等几个人说话,外面却又有通报声传来“..清江浦王家某某到了..”

    三人一愣,随即镇定下来,然后就是哈哈大笑,马冲昊却是招呼马六进来,开口说道:“快把这里收拾了,别让客人看到。”

    说完这句之后,马冲昊忍不住心中得意,笑着说道:“一会儿这里又要放银子了。”

    王家来了之后,和那连平安所作所为差不多,也是先说自家被赵进欺压,总算盼来了主持公道的人,然后奉上礼物,也没什么虚的东西,实实在在的纹银两千两,然后提出一件事,如果反贼赵进被拿下,清江大市和徐州的集市他这边要占股,具体分润和价钱都可以商量。

    或许每家都在这驻地外面安排了人手盯着,一家走了又来一家,彼此之间都不会碰面,可前后顺序又把握的很好,杨家、谢家、白家、李家,这清江浦最顶尖的几家依次来到。

    大家先是哭诉,然后询问根底,送上银子,提出自己的条件,都是走了同样的套路。

    清江大市、清江大市周围的产业,云山车行、徐州的集市和盐市、汉井酒坊、赵进在徐州的各处庄园产业,还有荒草滩上的庄园人丁,甚至还有蛤蜊港的港口,隶属于赵进,和赵进有关系的每一项产业,这些清江浦的豪商们都知道,而且都要分润,他们的胃口大的很。

    他们送上的银子都很丰厚,每家都是两千两,相比于这些银钱的付出,如果可以做成赌中,他们所得的远不止这些。

    每一位客人的迎来送往都是马冲昊自己进行,主客带进屋中,自有番子和外面的随从听差去套话聊天,没过多久,马冲昊就得到了些消息。

    敢情从马冲昊大队进入清江浦的时候,清江浦各路豪商就已经派人过来观察了,看完之后,各个都有个想法,那就是这干官军要比赵字营强很多,各路精锐汇集而成的队伍都是兵甲齐全,战意高昂,人人透着一股悍然杀气,让人敬畏凛然,而且在各家各户的认知里面,不管知兵还是不知兵,大家都觉得一个骑兵起码顶三个,一个打十个都是有的,略微懂些的甚至以为这千把骑兵可以以一当百!

    在这样的比较下,那些穿着粗布袍服,手持长矛,每日里总是做些枯燥无趣操练的赵字营怎么会是对手,有了这个判断之后,大家已经明白该怎么做了,但又不能太弯腰低头,大家也知道自己身家丰厚,稍软一点就会被人啃去一大块肉。

    可白日里见到马冲昊带队前去清江大市的声势,大家更是知道该怎么做,这么声势浩大的宣布赵进是反贼,这可是一个锦衣卫管事管差的指挥佥事领着精锐部众,在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出来的,那么此事即便不是板上钉钉,也是差不离了。

    看到这些,想到这些,还有最后的观望风色,等盯梢的人看到连平安进了这个驻扎之处,大家就都知道怎么做了。

    马冲昊的亲信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脸兴奋之色,马冲昊自己倒是淡然,马上又有客人来到,马冲昊转身进屋,脸上却有笑意浮现,他情不自禁的攥了下拳头,事成了,按照自己的谋划走下去了!

    最后李家的客人离开之后,摆在堂中的礼物急忙收了下去,大家还觉得会有新客拜访,等听到外面三更天的梆子声响起,才知道已经太晚了。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再没有客人上门,外面的护卫也紧来禀报,说外面已经没有人盯着等候了,马冲昊这才吩咐人把门关上。

    门关上之后,几个头目都没有急着休息,反倒把刚才送过来的银子都摆在了客厅之中,灯火映照下,白花花银闪闪的一片,看着十分耀眼,可马冲昊、徐铁彪和施坪敖几人却没有刚才的兴奋了。

    “这帮人居然比本官查的都仔细,有几项生意我都不知道。”马冲昊随口说道。

    徐铁彪俯身捞起一块银锭在手里抛了抛,闷声说道:“这帮做生意的从不做亏本的买卖,他们这么舍得花钱,说明那些肯定能让他们大赚,咱们可别被眼前小利弄花了眼。”

    施坪敖也是郑重点头,马冲昊笑了笑说道:“这银子咱们要,到时候分润的时候,该怎么来就怎么来,到那个当口,还有他们说话的余地吗?”

    三人都是笑,施坪敖盯着银子说道:“一个晚上,一万三千两现银,若不是亲身经历,怎么我也不信的。”

    “娘的,劲头上来了,老马,咱们明天早上就走,早去徐州,早去财!”徐铁彪把银锭朝着银堆里一丢,猛地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干劲十足的吼道。

    马冲昊嘿嘿一笑,却依旧端坐,他在那里悠然说道:“明天让这些商人送来酒肉,好好犒劳下面的弟兄,再分出三千两赏下去,让大伙口袋里有点硬货,跟咱们干也有底气。”

    “不去徐州了?”

    “急什么,大的来送银子了,明天中的,小的都得过来送,要是不收他们的银子就走,岂不是让他们提心吊胆啊!”马冲昊悠然说道。

    徐铁彪竖起个大拇指来,再也忍不住,坐在那里哈哈大笑。

    到了第二天,天气依旧湿热,可先前垂头丧气的南京和狼山来人,都是兴奋起来,酒肉的香气弥漫整个营地,每个人都拿到了一份银钱,各个喜笑颜开,若不是上司严令约束,这帮人恐怕就要出去狂嫖滥赌了。

    到现在,过江之后的忐忑和怨气早就一扫而空,在这清江浦都能拿到这么多好处,要去了徐州把事情办成又能拿多少好处,一想就让人忍不住笑。

    今日第二更,明天更新照旧!

下一章          上一章